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60章 宿命之地

各路兵马立即骚动起来,当下就有一支上千人的帮派反抗,带着所有人冲进了恭亲王府,要和王隐林讨个说法。
“长老有令,敢作乱者杀无赦!心慈手软,怎么能干大事!”
漕帮也派人把消息带到了京城求援,于是三长老当机立断,正好拿僧格林沁的骑兵开刀,给满清鞑子一些教训。
如此北京城的局势很快就平定了下来,众头领也都得到了实惠和许诺。既然建国之后的封赏比现在多得多,谁还肯冒着生命的危险不听从指挥,靠着抢掠发财。
其他的杂牌武装气的大怒,以为是王隐林过河拆桥,要独吞故宫的财宝。但是说归说,他们也知道这两军的战斗力,乖乖的服从了命令,不敢正面起冲突。
“我说了,你马上带着手下后撤!否则,别怪我不讲兄弟之情!”
还没等他做决定,兵勇们已经给了他答案。在义和团冲进一百米的距离之后,兵勇们已经全部停止了开火,拒收高喊“我们投降,我们投降!”
“好好好,那咱们就商量下具体的对地之策。我们三个在北京城里等你们凯旋而归,等秋分日登基大典,皇上也为你们封侯拜将!”
他也感觉开枪不合适,毕竟北京城是在大家的合作下拿下来的。刚胜利就自相残杀,也太不仗义了。
“师长死了!”
僧格林沁本来的任务是率骑兵事先在京城的外围大造声势,意图就是通知京城内防守紫禁城的护国军,大清的军队又打回来了,想给他们坚持的希望,也给荣禄率领的护国军大和图书军争取时间。
耿飚再次警告了一声,伸出右手已经让手下拉开了枪栓。
段飞虎在此时只能有两条路可选,一是投降,而是继续抵抗。没有了弹药粮草,最多也就是再坚持半天。
僧格林沁率兵进攻通州城后,漕帮的首领便带着手下上了货船,在水中与僧格林沁的骑兵周旋起来。
护国军一个师的兵马,经过两天的战斗还将近九千多人,只有三千多人阵亡。
“砰、砰、砰!”
义和团的上层首领经过协商,也开始对内城的满人动手。所有的满人将全部削为平民,不再享受任何的俸禄补贴。而且内城不允许满人居住,三天内所有的满人必须无条件的搬出内城,否则军法处置。从前满清朝廷的官员也将查抄所有的家产,若是有反抗者格杀勿论。
很可惜护国军没有,军队中的大部分士兵也就是北方的流民,被荣禄招募进军中后混口饭吃。
此事过后,再也没有一个帮派再敢作乱。为了安抚城内的各派联军,王隐林也让人取出了一部分的金银,分给了他们。同时也定下了日子,决定在秋分时节举行登基大典,奉朱复明为皇上,依旧沿用明朝的国号。而且在举行开国大典之后,要为各个功臣按功封赏。
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是汉人,在满人的皇帝已经撤出京城后。面对汉人武装的进攻,他们为满人皇帝在这里拼命,确实有些兄弟相残的意思,他们也没有必要选择为满人的皇帝尽忠。
王隐林指着地图对众将介绍了下,满脸都和_图_书是严肃。
其他三座城门,在大清门被攻占之后,地安门、东安门、西安门上的守军也相继投降。
但是当他刚率兵南下抵达顺义县后,就见到大批的满族难民从城内逃难出来,朝着东北的方向逃难而去。僧格林沁这才知道,义和团竟然已经攻占了紫禁城,护国军举兵投降。
孟来财紧接着吩咐了一声,他永远都是一副亲近的模样,脸上挂着轻松。他对手下的火枪兵也充满了信心,事实已经证明,骑兵在火器面前完全不堪一击,但是僧格林沁却固执的抱着骑兵不放手。
蒋万山也神色紧拧的问了一句,环顾了下座下的众将。
这九千多人分别被编入了七煞军和威虎军中,两军暂且封锁了紫禁城的所有城门,禁止任何的部分的将士进皇宫疯抢。
一个军队的战斗力关键不在于武器,而在于这个军队有没有信仰,敢不敢为这个信仰坚持到最后一刻。
一时间,将近数千发子弹从四面八方崩裂而出。
耿飚冷斥了一声,当下也不再给陈雄机会,冲手下的将士挥下了右手。
经过多次的战役,这些县城早就城墙断裂,无险可守。而且驻防县城的都是义和团的杂牌武装,也是江北各地投靠义和团的小门小派。
通州城是一座由运河带来的城市,通惠河只穿城内而过,该河也是京城的主要运粮通道。
老二张奎神色紧凝,连忙伏在耿飚的耳边轻语了一声,眼看着陈雄就带人闯了过来。
陈雄当下就被成了筛子,身后的上千号弟兄也http://m.hetushu.com一层层的被子弹剥开,哀嚎着躺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天亮后,两路大军将近三万多人东出城门,往通州城支援而去。其中还有刚刚收编的九千护国军,已经被打乱编入了各队之中。
“请三位长老放心,我们保证完成任务!”
僧格林沁终于在这些义和团的身上找回来一些自信,一路凯旋而进,直到打到了通州城。
蒋万山点了点头,为三人鼓了鼓气,众人接着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讨起了具体的应敌之策。
这些人手持大刀长矛刚走到门口,就被威虎军团团的围住。
僧格林沁郁闷的要死,暗骂华兴军不是东西,让自己白白浪费了两天的时间,这才致使护国军投降。当下就要给义和团教训,报复性的带兵就扫荡起京城外围的县城来。
僧格林沁打又打不着,追又追不上,被漕帮骚扰的疲惫不堪,气的都快吐出血来。最后无奈下,便退出了通州城,在城外暂时进行休整。
驻防通州城的刚好是归顺义和团的漕帮,本来就是吃水路这饭碗的,自然水上的功夫了得,拥有三十多条一百多吨的大船,还有数百条小船。
现在义和团已经从流寇逐渐的向统治者改变,再用流寇的行径做事,用不了几天他们就得从北京城滚蛋。
义和团的这些乌合之众哪里有什么战斗力,刚享福没几天,就遇到了十万的骑兵冲击,完全没有战斗的意志,想也没想就四散而逃。
“师长自杀了!”
段飞虎知道义和团肯定饶不了他,方才给他机会的时候和_图_书,他却下令继续开火。当下万念俱灰,拔刀就朝脖子上抹去。
威虎军的大帅耿飚手持洋枪站在最前面,冲那支队伍的首领陈雄嘶吼了一声。
“刚才给你们看的情报都清楚了没有,现在僧格林沁已经带着十万的铁骑南下,现就在京城东面的通州城进行休整。通州城是北京的东大门,而且通惠河是北京的粮道。要是通州城被僧格林沁占据,北京城也将门户大开,我们也将断了粮草补给。现在驻防在通州城的是山东漕帮的两千兵马,战斗力不用我告诉你们,他们远远不是僧格林沁的对手。”
政令刚下发一天,北京城外就传来了紧急军情。三位长老连忙威虎军和七煞军的大将召集了起来议事,商讨应敌之策。
“僧格林沁可有十万的骑兵,你们科都有信心吗?”
蒙古骑兵虽然厉害,但是却不能下河游泳。漕帮在水中如同蛟龙一般,不断的对僧格林沁的大军发起偷袭。只要僧格林沁的马队在河中饮水,漕帮便在船上密集的放箭射击。
他们当初本是沂蒙山落草的山匪,义和团转移到沂蒙山发展后,陈雄便带着弟兄投靠了他们。
“耿飚,是兄弟的话就给条路走。老子就想找那三个老不死的理论一下,他们还讲不讲江湖道义。老子的兄弟抢的可都是满清鞑子,为什么他们也要被枪毙!”
“我们三人的意思是,要么不打,要打就打个大胜仗,好好震慑下满清鞑子,让他们不敢再打北京城的主意。所以我们三人决定由你们两军各出动一半的兵马,想办法和_图_书将僧格林沁全歼在通州县!”
耿飚和陈雄倒也相熟,二人都是山东老乡,没事在一起也喝过几次酒。
不管是清官还是贪官,在义和团的高层首领眼里都没有一个好东西。他们的财产当然是搜刮的民脂民膏,查抄后正好充实了国库。
但是他理解的东西,别人未必理解。众多的山寨帮会首领以为天地会要大权独揽,排除异己,独占财富。在安民告示下发的当天,就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,依旧我行我素。在城内肆意横行,一天之内便发生了数百次奸淫掳掠。
“陈雄,带着你的弟兄回去吧!长老有令,谁要是再敢上前一步,格杀勿论!”
“耿飚,今天我若是退了,还怎么当这些兄弟的大哥!有种你就开枪吧,让天下的英雄都看看,你们天地会是怎么过河拆桥的!”
陈雄满脸的愤怒,早就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,继续带着手下向前冲击,双方仅仅相距上百米。
段飞虎自杀的消息很快传遍了
僧格林沁一路南下,以骑兵向步兵冲击,不费丝毫的力气就连克几座县城。
沧州五虎的大哥耿飚还有塞北七雄的大哥胡烈风同时起身大喝一声。
王隐林气的大怒,决心好好整治军纪。让威虎军在街上巡逻,把犯罪的士兵统统抓起来砍头。
“大哥,怎么办,要不要开枪!”
陈雄丝毫没有畏惧,他在江湖上行走,靠的就是个义字。现在兄弟被枪毙,他当大哥的就是拼了命也要为兄弟出头。
王隐林再次下发安民告示,严禁城内的所有士兵再肆意抢掠杀人,否则军法处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