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62章 大兵压境

当初在山东,和护国军作战,几乎是屡战屡败。因为双方的武器差距实在太大,护国军要么趴在地上,要么躲在战壕里。义和团完全就无法瞄准射击,反而成了护国军的活靶子。
僧格林沁直面义和团的枪阵嘶吼,发白的辫子已经完全被狂风吹散,嘶哑的喊声在战场四处游荡。
蒋万山和王隐林的意见一样,他们比将领们看的更多一些,现在撤离无异于自乱阵脚。
此时义和团的阵地已经结束了战斗,冲进枪阵的数千匹蒙古战马和骑兵无疑不是血肉模糊,被刺刀捅的千疮百孔。
“拿枪来!”
大军顿时就掉转枪口,全部后撤。让所有人意外的是,当大军撤到十里之外的时候,突然左翼就传来阵阵的枪响声。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紧接着右翼也传来了阵阵的枪响。
胡烈风和耿飚显然吃了一惊,那子弹刷刷刷的就飞了过来,一时就把七煞军和威虎军第一层的兵勇全部放倒。
其他两路分别从左右两翼向义和团的后方包抄了上去,准备把这股义和团的军队全部吞下。
“对,只要皇上登基,那天下自然归心,我们反清复明的大业必成。”
“王兄弟和孟兄弟说的没错,我们既然来了北京,就断然没哟再回去的道理。当年李自成拿下北京城,清军一入关他就带着大队人马仓皇逃窜。结果你们也都知道,他的兄弟立即就分崩离析。北京城就是众兄弟聚合在一起的动力,离开了这里,你们以为我们和*图*书还能聚齐这么大的兵马吗?以我看,明日便举行登基大典,安抚军心民心。只要大家齐心协力,一定能守住北京城!”
“干了,和护国军决一死战!”
“没错,我们不能学李自成!”
战火四起,硝烟弥漫。护国军依托着优良的后膛步枪,把义和团打的毫无招架之力。
他们无不担心满清鞑子又回到京城秋后算账,到时候刚刚才剪掉了辫子,肯定会被满清鞑子砍了脑袋。
威虎军和七煞军在八里桥补充了粮草和弹药,想趁着士气正旺的时候,再立新功。
众将全都面面相觑,窃窃私语,脸上又稍稍恢复了一丝的自信。
护国军在密云经过短暂的休息,也终于抵达北京城外的十里处休整,准备第二天便对北京城发起进攻。
“不就是打了次败仗吗!你们一个个都像个什么样子!”王隐林指着众将呵斥了一句,冷着脸继续说道,“我们的武器确实落后于护国军,但是你们不要忘了,我们占据的可是北京城。这里城高墙坚,护国军匆匆到来,军中又没有重炮,要想攻下北京城也非易事。若是我们现在逃回山东,带着这么多的金银,必然受到各方势力的窥伺。估计还没有走到山东,就被各路兵马节节阻击!为今之计,只有拼死一战!”
在这里就听到了僧格林沁全军覆灭了消息,又惊又怒外,正要找义和团报仇,没想到前方的侦察兵却传来了义和团主动来袭的消息。
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八里桥一战,义和团气势大增。京城所有的百姓几乎都认为,大明朝的皇帝却是在天上护佑。当初被满清鞑子抢走的江山,现在确实又要回到老朱家的手里了。
战斗从早上已经持续到了黄昏时分,战场上完全被枪声笼罩,到处都是冲杀嘶叫。
这四千多的义和团还是刚刚投降的护国军,他们也同样手持后膛洋枪。因为已经选择投降,担心荣禄责罚,于是坚持一路走到黑。
上千米远的战场上,只有两匹战马冲枪阵疾驰而来。带头的便是一身戎装的僧格林沁,此时已经将近六十的他在夕阳下显得异常的苍老。他的身后紧跟的只有一个执掌军旗的传令兵,那蒙古汉子仍旧腰板笔直的端着黑色的僧王大旗,跟着僧格林沁,义无反顾的冲着枪阵而来。
“大帅快看!”
“是啊,王长老。护国军这次举兵围攻北京,我们的武器却是和他们相差太多。此次防守北京城,只怕是凶多吉少!”
大军一路向北,刚行进到了密云县附近,正好碰见了从承德南下剿匪的护国军。
二人的心里同时咯噔一下,看来护国军这次是举兵前来。他们的目标肯定就是北京,清廷完全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衰弱。
孟来财神色严肃的朗呼一声,也主张决战到底,把利害关系给众将陈述了一遍。
双方完全没有可比性,护国军不断的匍匐射击,抢占阵地。包围圈越缩缩小,最后除了四千多的义和团m.hetushu•com将士突围而出后,威虎军和七煞军的三万将士全部倒在了护国军的枪口之下。
那些跟着义和团,拿满人出气的年轻汉人,更是叫苦不停。只怕满人们重新返回北京,到时候恐怕会把当日的羞辱,加倍奉还。
“撤!快撤!”
“王长老,不如抢了故宫的金银,回咱山东去吧!护国军的洋枪和华兴军完全一样,咱们和他们作战,屡战屡败,根本就无法抵抗!”
“我同意王长老的看法,虽然我们在武器上稍逊一筹。但是我们却站着地利,人和。北京城可还有三十万的汉人百姓,只要肯和我们一起防御北京,一定会打退护国军的进攻!”
三万人的枪阵在方圆十里的战场展开,洋枪如林,兵勇如豆。不管愿不愿意,都抱着必死的决心,和护国军一战到底。
八里桥一战,蒙古骑兵全军覆没。连不可一世的蒙古亲王僧格林沁也战死沙场,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突然传遍了四方。
他二人此时对这个蒙古亲王突然生出一丝的敬意,决定亲自送他一程。有一种称作英雄的人物,总会以这样悲壮的方式,划上自己人生的句号。
三位长老很快找来众将议事,商讨应敌之策。议事堂中再没有往日的那般轻松,众将领全都是拉长了脸,眉心全部紧蹙在一起。
义和团的两路精锐在密云打败,京城在一个月内风云不断变色,让城内的百姓应接不暇,人心惶惶。
在义和团将领的指挥下,最后也终于突围,逃窜进了m.hetushu.com北京城中。
荣禄当下就让士兵在阵地设防,护国军十万人马,兵分三路。一路在义和团的必经之地挖设战壕,准备和义和团打阵地战。
三万多人的队伍排成层层的枪阵,一排排的冲护国军就冲击了上去。
沧州五虎的老大耿飚率先开口到了一句,满脸都是垂头丧气的模样。
“孟大哥,你是什么意思?”
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宿命论,也许八里桥就是僧格林沁的终点。勿论他怎么躲避,终于还是逃不过这场劫难。
“砰,砰!”
胡烈风和耿飚相互观望了下,面色冰冷的点了点头,相互对身旁的亲兵下了命令。
“蒙古骑兵!冲击!”
消息传到南京后,连乔志清也感到莫名其妙。在他那个时代,僧格林沁也只是在八里桥和八国联军打了场败仗,也不至于到丢掉性命的程度。
左右副将吉达和哈布其克带着最后的数百蒙古骑兵走了,在他们的心里,老亲王已经疯了。他们不想再陪着他疯下去,他们也不需要这样发疯的荣耀。
护国军十万余人成环形包围圈,完全把义和团的三万余人环形包围了起来。
二人也不想和护国军拼命,连忙就下了撤退的命令,准备撤到京城,依托城墙和护国军拼杀。
义和团的众将这才意识到,面前的这股鞑子军显然是自己的老对手,护国军。
“报告,大帅,不好了。后方左右两翼都发现敌军,咱们被包围了!”
第二日,双方果然在阵地上碰面。胡烈风和耿飚士气正旺,m.hetushu.com当下就命令士兵们结成枪阵向前密集冲击。
其他的将领默不作声,没有一人轻言抵抗。此次确实是性命攸关,他们在山东好几次都差点被护国军打的覆灭,要不是躲在沂蒙山中,早就被全歼了。
蒋万山和王隐林同时看向孟来财,他从来都是众人的主心骨,也总能想出化险为夷的好办法。
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固执的选择在这里和义和团拼命,明知道不敌,却仍旧拼尽了全力。
“狗娘养了,咱们跟护国军拼了!”
荣禄一路昼夜兼程的赶路,刚刚翻过了长城,抵达了密云附近。
众将领大吼一声,也不再后撤,结成枪阵就原地防守起来,等待着护国军的冲击。
双方相距一千米的时候,战壕里的护国军顿时就枪声大作。
或许是蒙古骑兵昔日的容光落寞后,他四处受挫已经无法承受心理的落差。死在冲击的战场上,也许是他最好的结局。
传令兵很快把消息通告给了胡烈风和耿飚知晓。
两声枪响过后,那黑色战马上的老人突然翻滚下马,满脸不甘心的仍旧直视着义和团的枪阵,到死都没有闭上双眼。
塞北七雄的老大胡烈风也感叹了句,满脸的不自信。密云一战,若不是他和耿飚拼死杀出,现在恐怕早就下了地府了。
“是,是,是,孟长老说的是!”
胡烈风和耿飚刚整顿好了枪阵,手下的副将便指着前面的阵地大吼了一声。
义和团的三位长老也一时自信心膨胀,决定出兵承德,主动向满清鞑子的皇帝发起进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