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96章 举族归顺

图库夫斯基深吸了口气,愤愤的在帅位上坐了下来,满脸怒气的喘着粗气。
仅仅这三千多的俄罗斯兵马,就足足消灭了那逊绰克图上万骑兵。若是此时他还有一点脑子,就断然不敢再去外蒙古找俄罗斯拼命。
罗三元和岱钦乘坐马车抵达省府后,门外聚集了大量的百姓在看热闹。
罗三元边解释边搀扶起那逊绰克图的身子,岱钦也在一旁连忙把他身上的荆棘拿掉,让亲兵给他穿上了衣服。
“将军阁下,您先冷静冷静。我已经问过传令兵具体的战役了,他们先是和蒙古骑兵遭遇,打死上万蒙古骑兵。但是却在即将胜利的时候,遭遇到华兴军航空部队的袭击。他们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新型武器,可以在天空自由的飞行,还能朝下面抛扔一种可以爆炸的弹药。华兴军几乎没有出动地面部队,就能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全歼咱们三千人马,军事实力不可小觑。将军阁下,出兵内蒙古的事情还需要三思而后行,目前我们在外蒙古立足未稳。清廷答应给的粮草现在迟迟没有交付,我们要是再贸然进攻,肯定要吃大亏的啊!”
“好吧,那就看在岱钦省长的面子上,就去见见他吧。”
士兵一边禀告,一边想起当日的惨景,还忍不住哆嗦了下身子。
参谋长阿列尼切夫提醒了下,让帐外的亲兵把晕厥的士兵抬了下去。
岱钦在一旁更是高兴,那逊绰克图带着外蒙古诚心归降,那蒙古族就彻底统一了思想。他也不用再背负着蒙古各族的非议http://m.hetushu.com,证明他的选择都是正确的。
罗三元看着岱钦欲言又止的样子,轻笑着提醒了一声。饶有兴趣的看着岱钦。
参谋长阿列尼切夫思维严谨的冲图库夫斯基建议了声,在预感到安德烈要出事的时候,就已经想好了对策。
“多谢罗副司令,多谢罗副司令,这边请!”
“盟长大人,我相信你,我相信我们汉蒙两家一定会冰释前嫌,和平共处。走,咱们屋里说吧。”
参谋长阿列尼切夫耐心的劝告了一声,并不想太过于冒险。
“将军,你要冷静啊!”
参谋长阿列尼切夫连忙抬了下他的手腕,枪声在此刻响起,子弹嗖的下擦着士兵的头皮划过,把这个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传令兵直接吓晕了过去。
“罗副司令,还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原谅那逊绰克图吧。他也是一时头脑发热,现在也知道错了。”
围观的百姓不明所以,全都好笑的捂着嘴乐了起来。
安德烈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大将,而且还是他的表弟。在图库夫斯基心里,他就是未来俄罗斯军事变革的栋梁之才,现在竟然死了。
“盟长大人,你这是做什么呢!快些起来,别让百姓们看了笑话!”
岱钦一脸的苦笑,端起热茶轻抿了一口没有接话。什么话从罗三元嘴里说出来就跟玩一样。明明是凶险之极的战斗,他却说的这么随意。
“哦?有这样的事!”
“罗副司令,刚听闻你在城外全歼了入侵内蒙古的俄罗斯军队,和*图*书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啊!”
“大将军,请先原谅那逊绰克图的无礼。若是你不原谅在下,我就在这里长跪不起,直到将军改变主意。”
“那你的意思是什么?难道我们就这样白白放过华兴军了吗?”
“怎么了?你说什么?安德烈他死了?”
“将军阁下放心,此时我早已准备妥当。咱们和大清现在是合作的关系,他们不出工也总改出点力。清廷的百姓就和华兴军长得没什么两样,我已经用重金收买了他们。他们在进攻外蒙的时候,就为我们服务过,派他们去就最合适。就算被华兴军发现了,那该杀就杀,该死就死。反正又不是咱们俄国人,咱也不用心疼。”
那逊绰克图穿上衣服再次跪在地上发起了毒誓。
罗三元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,抓起那逊绰克图的胳膊冲他点了点头。将他搀扶起身。
那逊绰克图用他那蹩脚的汉语诚恳的道了一句,在地上砰砰就给罗三元磕了三个响头。
“这个?”图库夫斯基眉心紧锁的细想了半天,还有些疑惑的反问一声,“我们现在正和华兴军交战,他们一定会对我们严防死守。我们的样子又与中国人不同,混在人群里异常的扎眼,怎么才能派出间谍搜集情报?”
那荆条可不是唱戏用的树枝,为了表示诚意,那逊绰克图背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酸枣树。背上已经被荆棘炸的浑身是血,但是这个蒙古汉子却没有皱一下眉头。
罗三元和岱钦在亲兵的护卫下穿过人群,门口便是光裸着hetushu.com上身背着荆条的那逊绰克图。
“是这样的,罗副司令。刚刚那逊绰克图又带着外蒙古的骑兵返回归绥城,他没有脸见你,所以就求我向给你同传下,他也好向你负荆请罪!”
“参谋长,马上召集各将领开会。我要带着大军亲自进攻内蒙古,杀光所有中国人,为安德烈报仇雪恨!”
“将军阁下,打仗就跟打猎一样。要想猎捕一只黑熊,就要知道他的行为秉性还有它的优势劣势,然后我们再攻其弱点,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。现在我们对华兴军一无所知,只有先排除可靠的人手赶赴归绥城打探华兴军的消息。还有一点,就是马上给沙皇陛下去信,让他对外蒙古增派人马,以防止华兴军对我们实行突袭。最后一点,不管做什么都要填报肚子。我们也不能总在这里啃牛羊肉,先派点士兵到东北催催清廷的皇帝,让他们尽快为我们补充军粮。”
士兵跟哭丧似的,扯着嗓子哀嚎了一声。
罗三元故作惊讶的连忙上前,俯身就要将那逊绰克图搀扶起来。
库图夫斯基不满的紧皱着眉心,脸上浮起一阵阵的凶色。
参谋长阿列尼切夫阴冷的建议一声,满脸都是奸笑。
“哎,这就对了吗。以前都是在满清鞑子的教唆下,我们两家才结了仇怨。现在既然我们和清廷都撇清了关系,早就该这样彼此信任,共同进退了!”
“将军阁下,完了,安德烈上校和三千的骑兵全完了。”
“岱钦省长,有什么话就说吧。现在我们同是新中国和_图_书的一员,没有什么好拘束的!”
图库夫斯基怒不可待的掏出恩菲尔德手枪,就要在士兵的身上钻上一个窟窿。
“将军阁下,这事情也不能怪那些士兵。安德烈上校为国捐躯实在可惜,但是要是现在杀了那些士兵,恐怕引起军中骚乱啊!”
“盟长大人,有什么话咱们府里谈吧。我并没有生你的气,援助你们外蒙古就是我此番的任务,你也不必如此。”
航空中队刚刚回到归绥城的华兴军军营向罗三元复命,传令兵就在作战室外大声的禀告,归绥省长岱钦在门外求见。
岱钦看着罗三元诚恳的样子,也不再推三阻四,直接把求见罗三元的原因说了出来。
罗三元随即让新一军军长徐耀招呼航空中队的弟兄,他则让传令兵通知岱钦去书房会面。
罗三元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,他只想给那逊绰克图一点教训,让他乖乖的安分守己,并不想过多的与他为难。
华兴军的军事实力已经完全将那逊绰克图征服,在华兴军的面前,他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。人家给蒙古族面子,没有全部剿灭他们,还帮助他们对抗俄罗斯大军。但是他却不知好歹,在会议上当场破口大骂。
图库夫斯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,起身就紧攥住士兵的领口大喝了一声。
岱钦为了外蒙古的同族,也是豁出去拉下脸求情来了。
岱钦一进了书房的大门,便兴奋的对着罗三元抱拳恭贺了一声。
“大将军,我那逊绰克图对着成吉思汗的在天之灵发誓,以后再也不对华兴军和-图-书抱有二心。诚心归顺新中国,与新中国一起共进退。若是有违此事,人生公愤,就让苍蝇啄瞎我的眼睛,就让秃鹫啃食我的血肉!”
“对,是真的,安德烈上校他阵亡了。华兴军派来了会飞的舰船,从天上扔下了大量的炸弹。那种炸弹一爆炸就弹片横飞,安德烈少校带着弟兄们全部被炸死了。只有我和几个外围的传令兵逃了回来。”
“没什么可喜的,只是一只小苍蝇,顺手就给拍死了,上不了台面。”
为了喀尔喀蒙古族的延续,那逊绰克图也不要什么脸面了,只求罗三元能够原谅他的无礼。
罗三元一脸不在乎的摆了摆手,亲自给岱钦斟满了热茶,招呼着他在客座上坐了下来。
罗三元轻笑着挑了下眉,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,事情也确实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外蒙古土谢图汗部,图库夫斯基正在蒙古包中等待着安德烈大闹归绥城的消息。谁知道没过了四天,便有安德烈的手下灰头土脸的回了帐中,跪下身子就冲他汇报起了军情。
上行下效,自从乔志清把办公地点设在书房后,不管是政府各官员还是华兴军的各军官,全部把办公地点都设在了书房。一来表示对乔志清的尊重,二来也显得自己艰苦朴素,不会铺张浪费。
“废物,统统是一群废物,连你们的上校都保护不了,你们害回来做什么!”
亲兵们在门外绕城一圈,紧紧护卫着省府大门的安全。
岱钦一时激动地就站起身子,伸手邀请罗三元随他一起出了军营的大门,前往归绥城的省府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