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552章 杀熊(九)

“领命!”
老毛子恢复自由后,还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福亮,叽里咕噜的询问了几声。
右师长周智勇皱了下眉,他们的任务本来就是防守东门口,结果现在却让老毛子从眼皮子地下逃走了。
乔家也有过这方面的贸易,但是当江南太平军之乱后,他们跟老毛子的贸易就断绝开了。
“兄弟们,一路走好!”
王远志指着老毛子各自翻译了下。
李福亮凝神的又追问了一句。
“砰!砰!”
商讨到夜半时分,夜空中竟然冷不丁的又传来数声枪响。没过一会,三个身穿俄罗斯军装的老毛子便被士兵们带了上来。
李福亮和三个师长都轻笑了下,明白王远志一定是在吓唬老毛子了。
李福亮盯着老毛子玩味一笑,身上的那冷意让王远志都打了个寒战。
“我记下了,叔父。”
他掏出胸前的酒壶喝了一口,酒壶竟然是干涸的。最后只有两三滴倒在了舌头上,但是那辛辣的伏特加,还是让尤里·洛德金全身一热。
“军账好,三位师长有礼!”
“副军长,咱们还是找个避风的地方休息一下吧,士兵们实在是冷的受不了了!”
果然,王远志的话音刚落,一个老毛子便弯腰操着鸟语求饶了起来,满脸都是惊恐之色。其他的两个老毛子倒是有点骨气,挺着胸脯声色凌厉的瞪了王远志一眼。
尤里·洛德金刚要再劝,前方不知道多远处却突然出现一条火龙般的长队。看那阵势足有上万人,在hetushu.com夜空中蜿蜒盘旋,一下就把所有的老毛子都吓得打了个哆嗦。
李福亮淡淡的冲刘奎解释了下,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说真的放过老毛子。不放他,他是个死。放了他,他还是个死。
黄昏的夕阳斜撒在战场之上,满地的尸体显得越发的惨烈。
“不行,我们是徒步而行,不抓紧时间赶路,天亮后便会被中国军队追上!”
李福亮看着老毛子那嚣张的球样,不高兴的询问下。
“他们说什么呢?”
帐中的所有人都轻笑了下,都说洋鬼子的腿不会打弯。但是面对死亡时,跟普通人都一个球样。
这些人都是长期与老毛子通商的晋商子弟,从前到江南贩卖茶叶和瓷器,到中俄的边境贩卖给老毛子。
草原的四面没有高地遮挡,大风刮过来足以把人给吹走了。
“军长,对老毛子客气什么!他们对咱们可从不手软啊!”
这支队伍正是从东西围堵中逃出的老毛子,带头的便是副军长伊戈尔·德尼索夫和师长尤里·洛德金。
夜黑风高,虽然已进入春季,但是草原的夜里一时还是降入了零度以下。
王远志的神色一会松,一会紧,等老毛子交代完,连忙抱拳对李福亮翻译道,“军长,老毛子说他们是被派出去求援的传令兵。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,碰到从西线战场败退下来的老毛子。这些老毛子非但没有来这里支援,反而在距离此处二十里外的山道上,绕道逃走了http://m.hetushu•com。他们把这些老毛子带出山后,发现这些败退的老毛子根本没有支援的意思,于是连忙回来向长官禀告!”
李福亮又叮嘱了一声,冲着侄子挥了挥手。随后和左师长刘奎,右师长周智勇查看了周边的地形,在天黑之前将各师在阵地上布防妥当。
一时间,四五个亲兵上前,拖着老毛子便出了军帐。
“也不知道这些老毛子死了阎王爷收不收他们?”
王远志冷着脸冲他呵斥了一句,他这才悻悻的被亲兵带出了军帐,撒腿就向东面逃窜而去。准备出了纳来哈城后,北上逃回俄罗斯。
“逸儿,你去替叔父主持就行!你永远都要记住今天,作为一个指挥官,在下决定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又慎,否则有一点疏忽,便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!”
“好了,你出去吧!把翻译官唤上来!”
将士们在阵地上安营扎寨妥当,李福亮把三个师长都召集在了军帐中研究下一步行动方案。
尤里·洛德金在夜风的呜咽中,冲着身边的伊戈尔·德尼索夫哀求了声,浑身冰凉的直打哆嗦。
“一将功成万骨枯!要永远铭记这些战死沙场的将士,不要再让他们的亲人流泪。你一定要把每个士兵的资料都详细登记妥当,等他们的骨灰回到国内后,他们的亲人才会得到应有的补偿。”
“你放心,外蒙古千里无人烟。他独身一人用不了一夜不是被冻死,就是被狼群吃了。老毛子虽然可恶,但http://m.hetushu.com是我们总归是要将信誉,不能出尔反尔!”
李云逸严肃的点了点头,把叔父的话记在了心里。
最后一声枪响在战场回荡,天黑之前乌兰巴托的东大门完全落入华兴军的手中。
王远志抱拳应了声,回头便对老毛子乌拉乌哩的呵斥了一桶,临了还用手做刀状抹了抹脖子。
“军长,他说大概也就五千多人,反正没有过万!”
左师长刘奎有些不痛快的轻吐下。
帐中剩下的唯一一个老毛子,被李福亮的那种杀伐果断的气势完全的震慑,趴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了起来。
士兵对着李福亮和三个师长朗声敬礼汇报。
他们被士兵捆的跟粽子一样,跪在地上哆嗦着身子,动弹不了分毫。
“叔父,兄弟们的尸体就要被火化了,你要不要去送送他们!”
华兴军匆匆打扫战场,这场战斗下来竟丧生了上千名弟兄。
“王远志,你问问这些老毛子是哪个部分的,到这里想探听什么情报!”
王远志认真的听完,回头就冲李福亮翻译了下。
“军长,这俩老毛子说要杀就杀!他们不会向懦弱的黄种人屈服!这个老毛子说你只要放了他,他才跟你老实交代!”
伊戈尔·德尼索夫摇头断然拒绝,在打仗方面他不行,但是逃跑方面他可有相当大的天赋。
一支上千人的队伍鱼贯而行,火把在黑夜里异常的耀眼,远远看去像是一条蠕动的火蛇。
“是!”
“高,还是军长高明,我们也省了颗子弹了!”
和*图*书“问他们败撤的老毛子有多少人?”
“不急,他们都是轻装而行,我们天亮时跨马一会便能追上!草原上昼夜温差太大,现在又没有半点光亮,追也是白追!明日天亮后,由李云逸的中师负责追击就可以!”
“王远志,你跟这个老毛子说,只要他老实坦白,我可以放了他!”
刘奎高兴的直乐,他是个猛将,心里的肠子可都不会拐弯。
克尔扎科夫惨笑一声,没等华兴军的骑兵冲过来,抬起步枪便顶住自己的咽喉,用左手扣下了扳机。
李福亮摇了摇头,交代一句,挥手便让众人退下进行休整。他也确实没有什么着急的,曲进所带的中路军和外蒙古的骑兵就负责最外围的一层防御。老毛子残兵败将步行逃窜,哪里能逃得出包围圈。
李福亮踏步在战场上,心里一阵阵的纠结。从前历经了数十次大战小战,阵亡的士兵加起来,还没有这场战斗的一半多。
帐中的所有人都听得有些不耐烦,暗骂这些老毛子都是哪路神仙传授的语言,跟鸟叫似得一个字都听不懂。
“好,很好!来人啊!把老毛子放了吧!”
“报告军长,各位师长!前线发现十几个老毛子的奸细,被打死数个,活捉三个!”
李福亮冲王远志淡淡的吩咐了声,心里对这个懂事的年轻人倒是很喜欢,暗自寻思着要不要把他留在身边当个参谋官。
“砰!”
负责葬礼的所有华兴军全部跟着扣响扳机,枪声震耳欲聋,似是向上天宣泄心中的怒气,响和-图-书彻天地之间。即便是地府的牛鬼蛇神,在此时也要颤上一颤,对他们的兄弟客气一点。
李云逸大吼一声,带头扣下了手中的扳机,一声剧烈的枪响直冲天际,火光四溅,让黑夜的风云失色。
李云逸找到了满脸伤感的李福亮,站在他的身后低声一问。
李福亮冲着士兵挥了挥手,吩咐了声便好奇的紧盯在三个老毛子的身上。
“一路走好!”
王远志抱拳颔首,转身对着老毛子又叽里咕噜了几句。
华兴军的尸体裹着白布被一个个抬上了火柴堆上,在李云逸一声令下之后,上千堆火茶同时点燃。刺眼的火焰直冲天际,把周边的黑夜都映照成了白昼。
“是!”
翻译官是个年轻人,姓王名远志,被士兵带进军帐后,冲着帐中的三位长官便行礼作揖。
“军长,那这股残敌我们是追还是不追?”
李福亮面色低沉的叮嘱了侄子一声。
罗三元为了此次战斗,专门遍寻了全江北。最后从山西找到了十几个懂俄语的人,编制在各师之中充当翻译官。
老毛子这次没有再要求什么,立马叽里咕噜的就给王远志一通的坦白。
两声枪响过后,亲兵们让老毛子如愿以偿。送他们见了上帝后,便回了军帐复命。
李福亮点了点头,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,挥手便冲骑兵吩咐了下。
王远志应了声,回头又叽里咕噜的冲老毛子呵斥了下。
李福亮看着那宁死不屈的老毛子冷笑了下,就像是看着一只小鸡一样,挥手便冲两侧的亲兵招呼了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