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553章 杀熊(十)

但是他的声音瞬间就被夜风的呼啸淹没,五千多人的队伍相隔百米,军令哪里会立马传下去。
阵地突然传来一阵阵的牛角号声,把伊戈尔·德尼索夫吓得打了个冷颤。
虽然乔志清有命令可以不用俘虏,但是面对缴械投降的老毛子,曲进攥紧拳头也下不了射杀俘虏的命令。
刀光闪过,一个个老毛子倒在马刀之下。伊戈尔·德尼索夫端着刺刀和尤里·洛德金背靠背作战,两人虽然都胆小怕死,但是面对死亡的时候,也是拼了命的反抗。毕竟一个是副军长,一个是师长,作战经验都非常丰厚。一前一后用刺刀配合,在万人的马队之中,竟然能游刃有余的刺杀掉五六个蒙古骑兵。
这时候,黑夜的那支火龙显然无比迅速的朝这边靠拢过来。夜风中都带有金戈铁马之声,让在场的所有老毛子都不由得惊颤的心神一荡。
在黑夜里视线又受到干扰,不管是排兵布阵还是策马冲击,都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“副军长,怎么办?兄弟们马上就要死光了!”
伊戈尔·德尼索夫不确定他们是敌是友,也顾不上半点犹豫,当下就冲着身后的士兵就嘶吼了一声,“快,熄灭火把!熄灭火把!”
在完成包围后,中路军的各部便找来了干柴点燃后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。他们也不怕老毛子突围,毕竟双方的实力相差的太大。
伊戈尔·德尼索夫知道他们一定是发现了情况,连忙吩咐手下的将士结成方阵,准备抵抗这m.hetushu.com些不明武装。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暴露了方位,也用不着再掩饰躲避,刚刚熄灭的火把随即又一个个的点燃。
在此刻,那黑夜里的火龙停止了冲击,竟然变换了队形。分散成三条火龙,成半圆形首尾相连,把伊戈尔·德尼索夫一行人包围合拢。
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这些老毛子几乎把他们外蒙全族屠个干净,那逊绰克图又怎么能忘了这个深仇大恨。三万多外蒙骑兵当下举着马刀,对着已经放下武器的老毛子就劈砍了起来。
冲击的牛角号声终于吹响,三万多骑兵从四面八方一时涌来,马蹄声连在一起让整个大地震动。
这些士兵的确是华兴军,大军的统帅便是中路军的军长曲进。
他来不及安稳众位低落的将士,端起望远镜就环顾起四方的局势。这一看不要紧,眼前的情况一时就让他倒吸了口凉气。只见方圆一千米的包围圈上,黑压压的全部都是准备冲击的战马。
伊戈尔·德尼索夫还算稍微冷静一些,不到最后一刻还不敢轻举妄动。他也是害怕一动手便会立马葬身枪口之下,反正现在对方还没有动手,能多活一会是一会。
眼见华兴军的包围圈越缩越小,已经到了三百米开外的地方。伊戈尔·德尼索夫终于下了决心,连忙让身边的传令兵举起了事前准备的白旗。
两方相距太远,黑夜里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尤里·洛德金担心的神色一紧,他们也是第二次和和*图*书华兴军作战,也不知道他们优待不断优待俘虏。
“中国军队,是中国军队!”
老毛子守得住东西,却守不住南北。完全是八面受敌,即便趴在地面上射击,还是被密集的子弹齐刷刷的消灭。
但是外蒙古骑兵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的距离,老毛子刚刚捡起武器,战马就冲进了他们的阵地上。
曲进也不想自己的手下遭遇太大的伤亡,于是只下令三个师团首尾相连,成圆形包围圈把老毛子团团包围了起来。
此时堑壕战的战术,只有华兴军在逐步的完善推广,而且每个士兵都配发转业的工兵铲,遇到防御时可以随时挖设战壕。
老毛子哪里有这些东西,堑壕战对于刚刚配备后膛洋枪的俄罗斯来说,只是一个概念而已,并没有普及全军。
“不管了,来不及了!咱们就拼一次吧!”
“呜!呜!呜!”
夜间的温度低得厉害,伊戈尔·德尼索夫的身上即使裹着棉大衣,但还是被冻的手脚发麻。很快就有将领上来汇报,竟然有十几个体弱的士兵在昨晚被活活的冻死。昨晚伊戈尔·德尼索夫为了避免敌军冲击,也没有下令士兵生火取暖。他就是有这个意思,阵地上也没有可以点燃的东西。
那条一千米外的包围圈,并没有冲击合拢,而是全部原地防御了下来。看情况也明白,他们是准备等待天亮后才发起进攻。黑夜里端着火把冲击,那就是就是移动的活靶子,谁也不敢冒险。
那战马上的士兵m.hetushu.com伊戈尔·德尼索夫再也熟悉不过,他们身上的迷彩军装,就是伊戈尔·德尼索夫的一场噩梦。
华兴军的将领受到乔志清的影响太大,全都把士兵的生命看得十分的重要。乔志清在提拔将领的时候,不光光看这个将领会不会打仗,最重要的还看这个将领会不会把士兵的生命放在心上。都说是“好男不当兵,好铁不打钉”,全都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将领没有吧士兵的生命放在心上,把他们只是当做一个立功的工具。
老毛子突然使出的这一招,反倒是让冲击的华兴军无所适从。包围圈完全合拢后,三万多枪口齐刷刷的对准老毛子,只等军长一声令下就把他们枪毙一空。
结果不偏不倚,在夜里巡查正准备结束的时候,却发现了伊戈尔·德尼索夫一行人。
双方相距一千多步的时候,两边竟同时传来了密集的枪响。因为夜间的视线受阻,双方只闻枪响,很少有人中枪。在一千米的距离射击,已经是步枪的极限,效果很有限。
尤里·洛德金对着伊戈尔·德尼索就哀嚎了一声,暗暗后悔昨晚没有趁着夜色偷偷溜走,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。
寒冷的草原之夜,双方遥遥相对。一夜的时间在此刻如同一年般漫长,不管老毛子是愿不愿意,天边终于迎来了鱼肚白的那一刻。
伊戈尔·德尼索夫趴在地面上指挥着战斗,全身都紧张的哆嗦起来,不住的抱头躲避子弹。
他暗暗对身边的尤里·洛德金使了个和-图-书眼色,示意他一旦情况不妙,就赶紧趁乱溜走。在火把的映照下,二人的脸色皆是惨白的模样。
他负责防御外围逃窜的老毛子,但是看着左路军和右路军在乌兰巴托的东西打的火热,自己的中军却一点肉末都吃不着,心里着急的主动带着中路军在外围四处的巡视。
“副军长,下令突围吧!天亮后,我们可就没有机会了!”
伊戈尔·德尼索夫看着这汹涌而来的骑兵,一时惊慌失措的不知道怎么防守。他昨夜已经预料到,要是没有战壕体系的防御,面对数倍与己的骑兵冲击,最多也就坚持十几分钟。
“呜!呜!呜!”
伊戈尔·德尼索夫心里惊慌到了极点,知道此时他们已经无路可逃。看不明武装上来就打的架势,就知道他们绝对是敌非友。
天亮后,曲进让传令兵整顿兵马,再次准备对老毛子发起冲锋。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老毛子的这五千人就如同里面的面包屑一般,即将被一群乌压压的蚂蚁吞噬。
冲击的马群转眼及至,双方同时开枪射击。但是毕竟华兴军的人数太多,足足比老毛子多了六倍。四面八方的枪声传来,几乎没有一个死角。
老毛子纷纷惊恐的大叫了起来,持枪的手心一时都全是冷汗。
正好此时外蒙古的盟长那逊绰克图带着三万的骑兵赶到,曲进干脆将这些俘虏交给了他们,任由他们处置,也省的眼不见心不烦。
曲进当机立断,立马就下令手下对老毛子发起冲击。但是没想到黑夜和图书里的子弹扑面而来,当下就将十几匹战马撂翻在地。
尤里·洛德金也不知道是被冻着了,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,说话的时候上下嘴唇都开始打颤。
有些将领为了自己的官帽子,却用士兵的鲜血染红。这种人就算再有军事才能,人品也不能让乔志清放心。
“我们投降了,中国人就会放掉我们了吗?”
“逃什么逃?现在哪里能逃得出去!我们拿着火把就是活靶子,我们扔了火把就是睁眼瞎。只能等天亮看看情况再说,也许对方只是虚张声势,故意搞出这大的阵势吓唬我们。要是找准机会,我们再寻求缺口突围不迟”
老毛子的阵地突然没了枪响,幸存的两千多将士早已被华兴军的威势吓破了胆子。副军长一下命令,两千多将士顿时全部举起了武器,惊恐的趴在了地面上等待命运的裁决。
曲进看着眼前的战斗,牙花子都气的直痒,暗骂老毛子的将领没个尿性,还没打就坚持不住了。
他可没有其他将领那般的坚贞不屈,眼看着情况不对,就动起了投降的念头。
“中国人的火力太强大了,投降吧,除了投降我们再也没有其他出路了!”
那火龙迅速蔓延,瞬间就绕成一道巨大的圆圈,完全无缝隙的把伊戈尔·德尼索夫一行人团团围困,就像是带上了紧箍咒一般。
伊戈尔·德尼索夫差点没郁闷的吐出血来,连忙又命令士兵把武器捡起来抵抗。
昨晚老毛子在冷嗖嗖的地面冻了一夜,跟坐在原地等死一样,什么也没有准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