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554章 青楼合不合法

“砰!”
乔志清思来想去,还是把晏玉婷叫过来商议此事。她现在还担任妇女主席的职务,这个决定也自然和她有关系。
晏玉婷一进书房就冲乔志清嚷嚷了声,在卧榻上坐下后,一脸高兴地踢着纤腿,端起茶碗便大喝了一口。
李福亮本来害怕他和李云逸的关系遭人非议,还给乔志清上书建议更换成别的将领,以便让李云逸再磨练几年。但是在乔志清的坚持下,此事还是这样定了下来。
乌兰巴托军区成立后,罗三元也不再担任太原军区副司令的职务,而改成乌兰巴托军区总司令。
“你作为妇女主席,是怎么看待青楼合法化的问题?”
但是这种东西又禁绝不了,有人的地方便会有这方面的需要。要是全面禁绝,势必会激发社会的性犯罪率。而且在暗中隐秘进行,势必也会导致性病的传播。因为不规范,便会有逼良为娼的犯罪出现。
“工作,工作,说吧,和我也就能谈谈工作了!”
“什么事把晏部长给高兴的?连小嘴就合不住了!”
说到底,这种行业只是一种财富的转移,对提高社会生产力不能起到任何作用,反而会有很大的毒副作用。没听说过那个小姐躺在床上,能把飞机造出来。当然,能赚钱是另一回事。
方才那逊绰克图的蒙古刀已经对着尤里·洛德金的脖子砍了过去,也幸亏是战马往右偏斜了一下,刀尖划着尤里·洛德金的脖颈而过。而尤里·洛德金的枪口正对着那逊绰克图,在这千钧一发m.hetushu.com之时,他也下意识的叩响了手中的扳机。
“得,还是说正事吧,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!”
伊戈尔·德尼索夫和尤里·洛德金这时也没有了惧意,越杀越是顺手,身上沾满了外蒙古人的鲜血。
随后一纸军令很快同告华兴军上下,“各级指挥官在掌握战场的绝对控制权后,严禁个人英雄主义,不得任何指挥官与敌人单独决斗。”
外蒙古的骑兵听话的后退十几步,成圆形状,将两个老毛子紧紧的围在中间。
那逊绰克图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口的枪洞,两眼瞪得浑圆的就从战马上跌落了下去。
那逊绰克图可号称是“外蒙第一巴图鲁”,自然是手上有两把真刷子。他的臂力惊人,在二人的刺刀刚近身三公分的时候,抡圆了胳膊一个挥砍,竟把二人的刺刀硬生生的砍成两半。
老毛子的女人属于亚欧各族的混血产品,既有西方人的高挑白皙,又有亚洲人的纤柔靓丽。远看轮廓凹凸有致,近看线条圆润微妙。冰肌玉肤,丰乳翘臀,怎么看都有一种青春的火辣和张扬。
要是不合法的话,就能树立一种崇高的道德风尚,也不违背宪法里人人平等自由的精神。小姐从古到今都是地位最低贱的职业,这种歧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改变。
青楼是否该合法化,乔志清的脑子里做过反复的思量。当然,内阁里同意合法化的官员还是占大多数。他们这个时代也不存在什么法不法的问题,青楼合不合法,也是和图书西方宪政思想传播后所引发的社会问题。
乔志清签发总统令,特此成立“乌兰巴托”军区,将新一军骑兵军团从太原军区分离出来,专门防御内外蒙古两地。
乔志清也不知道是该高兴,还是该失落。人都会怀念单纯的时候,但是谁又是一成不变的呢!
乔志清笑着调侃了下,上前在她的红唇上轻抚了下了,也在卧榻坐了下来。
果不其然,外蒙古骑兵看到自己的盟长倒地之后,眼睛都要冒出火来。
一声枪响把所有人都惊吓了一跳。
她在别人面前是一副严肃的模样,只有在乔志清这里才可以撒个娇,卖个萌。
那逊绰克图亲自跨着战马在老毛子的阵地左右劈杀,眼见族人接连死在这俩老毛子手里,那里能咽的下这口气。
晏玉婷瞪了他一眼,刚才听到乔志清要见她,出来时还专门换了身性感的束身襦裙。哪里知道这臭男人这么不开眼,都看不见一个大美女坐在这里。
晏玉婷恢复廉政部的工作后,就一直忙前忙后,每日也见不着乔志清几次。这个当初未经事的小姑娘,现在完全就是一个职业女性。
无奈下,乔志清天天躲在书房里。每个夫人给一星期陪睡的时间,轮换着伺候她们。这绝对不是矫情,这是为自己的身子骨着想。
那逊绰克图冲手下大吼了一声,拍马便挥刀朝德尼索夫和尤里·洛德金砍去。
“乔大哥,你唤我何事啊?”
晏玉婷冲他努了下嘴,眼含桃花的看着乔志清满是期待。
www•hetushu•com一军骑兵军团内部也各自做了调整,由左军长徐耀和右军长李福亮担任军区副司令,中军长曲进担任军区参谋长。
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毛子的刺刀太脆,也不知道是那逊绰克图的蒙古刀太锋利,伊戈尔·德尼索夫和尤里·洛德金惊讶的是目瞪口呆。但老毛子毕竟人高马大,伊戈尔·德尼索夫直接用枪托挥手一砸,一下就把那逊绰克图的蒙古马砸的皮开肉绽,哀嚎了几声往右偏了几步。也就是这一招,却救了尤里·洛德金一命。
两人生前胆小怕死,但是临死前却是以二敌三万。恐怕到了下面,他们也有资本,给他们的军长图库夫斯基吹吹牛了。
对于这些俄罗斯女人,也只有金匮城一个去处。正好乔志清准备着手改革失足妇女的问题,也以此为切入点。他的那个天皇情人开口央求,他也不能不给点面子。
详细的军报很快就传回北京,乔志清看到那逊绰克图的死讯,心里突然响起了后世常说的一句话,“莫装逼,装逼遭雷劈!”
乔志清苦笑了下,拿这些夫人没办法。
大战过后,新一军进驻乌兰巴托(此时还称作“库伦”),还是按照当年老毛子的防御体系,重新修筑东西部防御工事,这也是有乌兰巴托特殊的地形决定。
乔志清怕晏玉婷误会了,连忙轻笑着辩解了下。大白天的,他可没有那方面的闲情逸致。
不管是合法和不合法都有利有弊,合法的话能让青楼变得规范起来,能给国家带来高额的税收,和_图_书能解决相当一大部分失业女青年的就业问题。
但是长期以往,会让人的道德沦丧,陷入纸醉金迷之中。青楼本就是一本万利行业,要是合法的化,势必会引起大量的资本进入。到时候都开起青楼了,谁还有心思办实业。到时候要是失业女青年都以此为工作,谁还有心思做正经职业,谁还有心思相夫教子。
三路大军的军长也相应有所变更,值得一提的是右路军的军长一职,乔志清特别给了李福亮的侄子李云逸。就因为他在这场战役中,他提出了以战壕对战壕的打发。
这两地的面积几乎占到全中国的四分之一,尤其是作为北京的屏障,战略位置十分的重要。当初新中国的北方屏障在内蒙古,敌人可以一马平川的直入北京。而现在收复外蒙古,将北方屏障的战略纵深拉长上千公里,足够消化任何军事力量的突然进攻。
消息很快传了出去,整个外蒙古全族无不是一片的恸哭。没有了首领,他们都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。好在外蒙古已经被华兴军收复,他们流亡内蒙古的日子也告一段落,终于可以赶着牛羊回家了。
乔志清的夫人凯西亚便属于这种斯拉夫女人,每日永远是一副青春旺盛的样子,天还没黑就溜到乔志清的书房折腾。为了不丢中国人的面子,乔志清也是拼了命的应付。幸亏是习练了八卦掌的内功,不然还真被这个小娘们给折腾死了。
乔志强对这些,具备开创性军事思想的年轻将领,很是看重,毕竟华兴军未来的变革和-图-书还是属于他们。
伊戈尔·德尼索夫和尤里·洛德金也同时一惊,心道是完了,这下一定会死的更惨。
他又不会分身,哪能天天都喂饱这些正青春期躁动的家伙。要是多照顾了当中的一个,肯定会招致其他人的怨言。
二人拼命开了几枪,但是在这么多战马的嘶嚎面前,就像是石子投降了大海,一时间便销声匿迹。
“闪开,都不要动!让老子亲手宰了他俩!”
罗三元还给乔志清送了些特殊的礼物,那就是老毛子在乌兰巴托留下的三千多名年轻女人。外蒙古族和老毛子有血海深仇,当日在草原上大肆的搜捕老毛子。不管是不是老弱妇孺,统统全部处死。华兴军也不好阻拦,最后只留下了着三千多名年轻女人。
自治区在不违背国家宪法的条件下,实行民族自治政策。废除一切的不平等关系,将不再有王亲贵族一说,任何牧民都是自治区的合法公民,相互之间都是平等的关系。
乔志清将内外蒙古合二为一,成立蒙古自治区。蒙古自治区设主席一名,由现任的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岱钦担任。
将近三万人挥刀同时向他二人砍杀了上去,现场一片混乱。
外蒙古骑兵把负伤的那逊绰克图,急忙送往了华兴军的后勤战地医院。但是他是胸口中弹,抵达医院的路上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,临死连句话都没有说。
“讨厌,没事就不能高兴一下啊!”
他二人冲那逊绰克图狰狞一笑,待他的战马刚飞踏过来。一人持枪直刺战马,一人持枪直刺那逊绰克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