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559章 兄弟反目

“报,大人!张春生在门外求见!”
张之洞虽然贵为一军司令,但是重要的作战训练还是由张春生和手下的一大帮弟兄进行。
“大哥,朝廷真是欺人太甚了!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我们吗?干脆反他娘的,咱拉着队伍重回九山十八寨去。兄弟们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日子哪里会有这么窝囊!”
他们各个也都是老油条,也都明白,若想安稳的混口饭吃,现在看来不和张之洞撇清关系是不可能了。
“这是有人在逼我们造反!”
“谁说不是,汉人和咱们从来都不是一条心。要么不做,要么就下死手,整死张之洞那个狗奴才。咱们满人的江山,还得咱们满人来夺回!当初咱老祖宗入关的时候,汉人连狗都不算,我们还不是照样夺下了天下!”
张之洞府衙,一个身穿汉人关东新军的将领,把一份名单交在了张之洞的手上。在他的耳边轻语一声,抱拳就慢慢的退下屋去。
“什么意思?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!”
右军长邓庆虎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,直接想撂挑子不干了。
恭亲王淡淡的落下黑棋,庆亲王的白棋果然再无路可走。
屋里一片肃静,众将把目光都集中在张春生的身上,等待着他的选择。
“为什么其他的军队都有?偏偏我们就没有?绿营军!八旗军!这两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军队每次都少不了!偏偏我们就要在出征的时候发不下军饷,这让我如何向外面的弟兄交代!”
“大哥,朝廷说这个月www.hetushu•com国库银两短缺,要把我们的军饷拖倒十五号再发放!”
“对,此事绝对不是个孤立的事件!朝廷这么做,未免也太寒人心了!”
张之洞满脸苦楚的嘶笑一声,那声音凄惨悲壮,好半天才平静了下来。
“好一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死!我张之洞此生能结交你这样的兄弟,也算是三生有幸!大哥以茶代酒,敬你一杯!”
屋里的众将都是张春生的亲信,全都跟着邓庆虎振臂高呼。
“春生,此事我都知道了,你先坐下吧!”
“春生,你说要为朝廷,为国家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呢!”
张之洞把手上的名单翻扣在桌子上,对着门外便轻呼了一声。
“是,大人!”
“这才是两步旗,接下来我们就要出第三招。这一个棋子落下,就看张之洞还有没有活路!”
“……”
“大哥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大堂里只有张春平一直闭口不言,等众人都闭口不言的时候,他才眉心紧锁的问了一句。
张春生也面带豪气的端着酒碗大喝了一口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聚啸山林的年代。在官军里呆久了,心里都变得压抑了起来。
府里的管家拖着长长的嗓音在门外禀告一声。
“大哥,都是朝廷昏庸腐败,听信谗言!你说吧,只要你一句话,兄弟便跟着你反了他娘的!”
汉人关东新军指挥部的外面,不知道有多少的士兵在操练的时间聚在此处,全部扯着嗓子振臂高和*图*书呼。
众将皆是闭口不言,都跟上了贼船一样,现在下船就是死路一条。
张春生点燃根烟抽了一口,冷着脸看着这个心思缜密弟弟。
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庆亲王左看右看,终于大笑着抱拳认输。三兄弟跟着同时奸笑了起来,派人吩咐下去后,便又等着一场好戏上演。
“好棋,好棋!还是六哥棋高一手,小弟真心的佩服!”
张春生不明所以的把誓言重复了一遍,脸上满是疑惑的看着张之洞,不知道他想说什么。
张之洞声音哽咽,悲愤之情溢于言表。他直接吩咐丫鬟上了东北的大泉源酒,把一大碗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。他平时可是滴酒不沾,此时却被那辛辣的味道,呛得眼泪直流。
可是这马上就要出兵,朝廷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选择断了军饷,其他的军队反倒是一文不少的发了下来。
这份信纸上全都是张春生和手下密谋所说的话,谁叫什么名字,谁说了什么,谁是什么身份,全都一字不差的记录了下来。
张春生拍着桌子大喝一声,满脸都郁愤的扭曲起来。当日出兵山海关的决议一下,张春生最后选择了坚守忠义。明知是死路,也要带着弟兄们去闯一闯,以报答张之洞的知遇之恩。
张春生把地上的信纸捡了起来,只看了一眼,面色便变的涨红了起来。
“邓庆虎,你把嘴巴闭上,你还嫌这里不够乱的吗?”张春生瞪了邓庆虎一眼,等屋里安静下来,又沉声提醒道,“这种大逆不道的hetushu.com话以后休得再提,要是走漏了风声,咱们兄弟马上就会脑袋搬家!清军的实力不同以往,光是满族关东新军和护国军便能轻而易举的剿灭我们。你们可别忘了,在这三支新军之中,只有我们的武器装备最差!”
醇亲王奕譞也面露凶色的用手做刀状比划了下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
张春生是个讲义气的人,不想为了利益就背叛了兄弟情分。他当初和张之洞义结金兰,歃血为盟。那份誓言还在心里刻着,不求同年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死。要是除掉张之洞能保全自己,他宁可自己先走一步。
“兄弟,兄弟就是这样对待他的大哥吗!兄弟就是准备抗旨不尊,密谋造反!陷害他的大哥于不义吗?”
“春生啊春生,你反的不仅仅是朝廷吧?”
“我们要军饷!”
“大人,出大事了!士兵们把我们指挥部包围,吵着要发军饷呢!您快想想办法吧!”
指挥部里,张春生和属下的军师长紧急商议应对之策。屋子里坐了一屋子的将领,全都是神情各异的窃窃私语。
“我们要吃饭!”
负责军需供给的军官低落的起身回禀了句,满脸都是无奈。
张之洞苦笑了下,端起茶碗便对着张春生示意了下,大喝了一口。
中军长六黑山赞同的点点头,点燃根香烟,也吧嗒吧嗒的抽了一口。
“大哥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!你知道兄弟不喜欢绕弯子。
“此话何讲?”
“当然不曾忘了,我张春生今日和张之洞大哥义结金http://www.hetushu.com兰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死。若有违此誓言,人神共愤,天诛地灭!”
张之洞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了下来,眼神严厉的直盯着张春生。
张春平简单的提醒了下,如同一股灵泉灌入众将的心里。大家前后细想了下,还真是这么个道理。
张春生不可思议的看着张之洞,手里紧攥着那份信纸,全身都已经开始激动的颤抖起来。
庆亲王奕劻也面带冷笑的嘴角微翘,手中玩弄着棋子,眼睛只盯着期盼,越来越喜欢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利。
“大哥!兄弟待你推心置腹,你竟然派人监视我?”
张之洞面色铁青,拿着名单端坐在原位,久久没有动弹一下。
张春生一进了屋子,抱拳便躬身向张之洞求救。
张之洞轻抿了茶水,头也不抬的伤感的问了张春生一句。
“大哥,你仔细想想。自从张之洞重新接任司令后,朝廷先是莫名其妙的让我们孤军南下,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拖发军饷。唯一的一个目的就是逼我们造反,然后借着此事扳倒张之洞,重新让满族掌握兵权!”
“太后总想着用汉人制约我们,她也不想想,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咱自家人靠的住!这次就让咱的这小嫂子看看,这些汉人到底是忠君爱国的忠臣良将,还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?”
管家朗声回了一句,转身便出门带了张春生进了张之洞的书房。
“反他娘的!反他娘的!”
张春生也端起茶碗敬了张之洞一下,再也忍耐不住的问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了出来。
恭亲王府,三个皇族新贵又聚在一起议事。恭亲王和庆亲王在对决者围棋,醇亲王在一旁静静的看着。
“大哥,你不觉得此事很是蹊跷吗?”
“你们先下去安抚众兄弟,就说我亲自到司令那里求情,让大家再晚等几天,军饷一定发到!”
张春生突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,心里咯噔一响。
张春生面色通红,手指攥的咯吱作响,额头上满是青筋曝露。
“春生,当日我初入关东,势单力薄。手上只有朝廷的一道开发关东的委任状,完全就是一个光杆司令。你我意气相投,结为兄弟,之后我们才在关东开辟出一片天地。当日的誓言你可还记得?”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每个月不都是月底的时候发军饷吗?怎么偏偏这个月就变了?”
“让他进来吧!”
张之洞眉心紧锁,冷冷的把桌上的信纸一拂袖便扔在了地上。
张春生满脸严肃的直盯着张春平,心里一时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,但还是差一点火候。
张之洞一拍桌子便怒喝一声,眼睛里满是苦痛,手上的青筋都曝露了出来。
府里的管家匆匆的在奕欣的耳边轻语了一声,退下后,奕欣眼露精光的就大笑一声,“咱们的计策生效了,汉人关东新军那边正闹饷呢?咱们就看看张之洞如何处理此事?发不了银子,这伙胡子还能为他卖命?”
张之洞面色低沉的对张春生挥了挥手,让门外的丫鬟又泡了碗茶上来。
张春平淡淡的只吐了一句,立马就让屋里的所有将领全身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