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562章 血染辕门

天色大亮,张之洞的府衙外面一片锣鼓声喧哗,上百号人马从宫廷而来。
“奴才领旨,奴才这就去办!”
众行刑官看得是目瞪口呆,胆小的下面已经小便失禁,让下人搀扶着坐上了轿子。
二十一门礼炮相继鸣响,响彻整个奉天城内外。
“轰隆!”又一声火炮鸣响,侍卫们冲上前刚要对张春平动手,却见张之洞身子一软,张春平的利刃已经深深的捅进他的肚腹之中。
为了发泄自己心里的怒气,慈禧下令将张春平施以极刑,凌迟处死。
那汉子不是别人,正是在军营里趁乱逃脱的张春平。此时他一脸的凶狠,双眼已经变成血红的模样。
慈禧手扶着卧榻好半天才捶胸顿足的长泣了出来。
这两片肉的学名叫钱肉,专门祭拜天地!两片肉割完之后,才整正开始千刀万剐。
“张之洞,纳命来!”
张春平倒吸了一口凉气,几乎将要被疼晕了过去。但他还是咬着牙大吼了一声,“痛快!再来!”
张春平被绑缚在行刑的木桩上,仍旧是面色淡然,腰板笔直。
“轰隆!轰隆!轰隆!”
在场的所有看客无不被他身上的寒气所逼,猛然打了个冷颤。连刀法老练的刽子手也双手颤抖了下,但很快便平息了下来,继续在张春平的身上割起肉来。
“请太后节哀!”
行刑官大喝一声,把令牌扔到了地上,脸上满是冷笑和期待,好似即将欣赏一场大戏。
“查!给本宫好好的查!李莲英,你马上下旨,让军机处、大理寺、刑部、都察院四堂会审,m.hetushu.com本宫要把杀人凶手千刀万剐!”
围观的兵勇纷纷胆战心惊,看着从前自己的指挥官倒下,半天人群里都没有半点的喘气声。
侍卫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跟着大喊了出来,喊声直穿张之洞的府衙。
张之洞回过头,看着满地的尸体双手紧攥了下,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军营。
但是离奇的是,张之洞被刺杀的当天,还没有等仵作验尸,停放他棺椁的房间便失火燃烧。等到大火扑灭后,尸体已经化成灰烬。
“行刑!”
这一刻,他不知道是喜是忧,是悲是愁。这一年,他三十岁,却已经位居一品侯爵。
张之洞瞪大着双眼躺在血泊之中,腹部深中一刀,但是身后的官袍却也已经被乌黑的鲜血浸湿。
刽子手神色冰冷的抱拳对张春平行礼,伺候着张春平喝完了断头酒。
“且慢动手!”
慈禧心里虽然有所怀疑,但是面对四堂会审的供词,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张春平的动机也说的过去,而且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。所有围观的百姓,都亲眼看见是他把刀子捅进张之洞的肚腹。
行刑结束后,张春平气绝身亡。上千刀,五百片肉,不多不少。
张春平惨然大笑,猛喝一声,“大哥,小弟马上就要来见你了!痛哉!痛哉!”
李莲英连忙跪安,弓着腰踱着小步就出了门去。
“有请张之洞大人受封!”
大雨仍旧倾盆而下,围观的群众眼见如此,早已惊慌失措的四散逃离。张春平也是一惊,抬头急向后看和-图-书去。张之洞身后的府衙屋顶,一个黑影一闪而过,手中赫然握着冒着白烟的长枪。
此事不出一个月便传遍整个关东,坊间经过说书人的加工,越传越是曲折离奇。
隆隆的炮声还在继续,张之洞冲那汉子嘶吼了出来,满脸都是痛楚的模样。
慈禧几乎暴怒的下了懿旨,全身都忍不住娇颤了起来。
否则血流如注,腥气逼人,影响观察,下刀无凭,势必搞得一塌糊涂。
这第一片肉名为“谢天”。
“杀我兄弟者我必杀之!”
屋里的婢女太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,全部跟着惊慌失措的跪在了地上。
张春平的血此时都集中到腹部和腿肚子里,这样才能如切割萝卜一样,切够刀数,而犯人不死。
火光划破黑暗的夜空,枪声一片大作,上百人顿时全部脑浆迸裂,倒地而亡。
上百个汉子齐刷刷的跪在张之洞的面前,昂首挺腰,没有半点害怕的模样。
御座旁手持谕旨的太监撕扯着尖利的嗓音大喊了出来。
消息传到宫廷之中,慈禧才刚刚洗漱完喝着燕窝漱口。听到张之洞被杀的消息,双手一抖,瓷碗一下便跌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“杀人者,张春平是也!杀人者,张春平是也!”
“抓起来!”
张春平紧咬牙关暴露一声,手上又使了三分力气,刀尖把张之洞逼得连连后退几步。
“春平,收手吧!你大哥不是我杀的!这一切都是满族亲贵的阴谋!”
话音落,嘴角已经被他咬出了鲜血。
“张之洞,我大哥就是你杀的,你别猫哭耗子http://m.hetushu.com假慈悲了!要杀就杀,我们是不会向你屈服的!”
这时刽子手用刀尖扎住那片肉,高高地举起来,向左右围观的百姓展示。
刽子手的土地再次大呼报数了出来。
有钱的早就预定好了肉片,刽子手要在张春平的身上割下上千刀,总共五百片肉,每片肉绝不超过十五两。行刑没有结束前,张春平也绝不会气绝身亡。
“砰,砰,砰!”
雨点打在他的顶戴花翎之上,溅起一阵阵的水花,让他的眼前都浮起一层层的雾气。
用刑的当天,奉天城里几乎所有的百姓都聚集在了菜市口看热闹。家里有痨病的人也都带好了馒头,准备行刑一结束就上去沾点鲜血。传说这种罪大恶极之人命硬,血肉吃进肚子里能克百病。
张春平断气时,嘴角还挂着笑容。
一步,两步,当他迈出十步的时候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。只见一矫健的汉子从人群里一跃而出,手持利刃一把就冲他的胸口捅来。
“天妒我孝达!天妒我孝达!我大清危矣!”
“……”
府门大开,张之洞从里面走出。他的步履沉稳有力,一步步的走向八十一米外的御座。
张之洞对两边的士兵吩咐一声,眼神冰冷的直迎着眼前的汉子。
开刀前,他之所以会突然一掌猛拍张春平的心窝,就是为了封闭了张春平的大血脉。
刽子手手腕一抖,那片扎在刀尖上的肉,宛如一粒弹丸,飞到很高处后迅速下落。
张春平孤身一人独闯虎穴,当众结果张之洞,为兄报仇,血染辕门。
御座在距m.hetushu.com离张府外八十一步远的地方落下,两个太监一人手持黄马褂,一人手持圣旨,分两旁站立。侍卫一步一人,全部挎着腰刀整齐的分站两边。
大概意思就是张之洞靠着自己的结拜兄弟张春生,还有九山十八寨的众兄弟,帮助朝廷打下东北的基业,朝廷却嫌弃他们为土匪出身。
“好汉,你我前世无怨后世无仇,兄弟也是靠吃这碗饭过日子。你且一路好走,去得阴曹地府也不要怪罪旁人!”
唯一的证据全部集中在张春平的身上,四堂轮流对张春平施以酷刑。但是张春平一口咬定,就是自己为兄报仇刺杀张之洞,背后无人指使,而且在供词上痛快的画押。
张之洞嘴角一动,并没有多解释什么,直接对执行枪决的士兵挥下了手。他手扶着张春生的棺椁,闭着眼一声叹息。
两边的侍卫显然被突发的情况惊呆了下,等他们拔出腰刀反应过来时,那闪着寒光的利刃,已经被张之洞牢牢的抓在手里。鲜血顺着他的手腕簌簌落下,把地面的雨水都打成了红色。
“有请张之洞大人受封!”
张之洞为了荣华富贵,杀掉结义兄弟和九山十八寨的所有弟兄,但是却让张春生的亲兄弟张春平逃生。
张之洞目光如炬,手中紧攥着刀刃,终于对两边的侍卫下了命令。
“有请张之洞大人受封!”
围观的百姓越聚越多,全都激动的看着这场盛大的典礼。
慈禧的懿旨一下,军机处以恭亲王为首,联合刑部、大理寺、都察院亲自查办此案。
慈禧拿到供词,一把撕个粉碎,把四堂会m.hetushu•com审的负责人换了一遍,又重审张春平。
第二刀刽子手从左胸动手,刀法还是那样子干净利落。准确无误的旋掉左边的乳粒,挥手抛在了地面之上。
这一刀恰到好处的旋掉乳粒,留下的伤口酷似盲人的眼窝。
刽子手也见过不少的江洋大盗,但是在行刑时都是一副身子瘫软,屁滚尿流的模样。还没有人像张春平一样,当真是个铁打铜铸的硬汉子。
屋里还有一侍女也是满心的惊讶,连忙收拾了碎碗渣滓,跪安出门后便出了燕喜堂让人仔细打探此事。
结果还是一样,张春平仍旧一口咬定,就是自己为兄报仇,刺杀张之洞,背后无人指使。
张春平举着利刃对天狂吼,风雨交加下宛如杀神降临一般。
这第二片肉名曰“谢地”。
这时上百个九山十八寨的指挥官都被带了上来,慈禧已经下旨对他们格杀勿论,张之洞虽然有些舍不得,但还是遵守了懿旨。
他先是祭刀,紧接着猛拍张春平的心窝,小刀灵巧一转。一块铜钱般大小的肉,便从张春平的右胸脯上被旋了下来。
他的徒弟在一旁报数,嘶声大喝了出来。
“把他们好生安葬吧!”
张之洞在府中整理好了衣冠,顶戴花翎,身穿蟒袍,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。
天空不作美,突然电光一闪,雷声大作,豆大的雨点说来就来,但是丝毫没有阻挡围观百姓的热情。
两边开道的都是身穿黄色马褂的宫廷侍卫,中间有十几人抬着皇上的御座,御座的前后都是打着龙旗的仪仗队。
人群里有一人头戴斗笠,眼神冰冷,浑身都是肃杀之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