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561章 辕门封赏

“你们以为太后要是没有一点手段,能垂帘听政这么多年没有人反对?当初先帝驾崩,留下八位辅助大臣来约束太后,但是还不是被她轻松拿下。载垣、端华、景寿、肃顺,那个不是当时首屈一指的权臣,结果你们也都知道。这件事其实前后一想,看似与我们无关,但是却都有我们脱不了关系。太后没有证据,也奈何不了我们。但是她一定会对我们严加提防,此次张之洞不降反升,肯定就是她对我们警告!”
“你们说说,你们都说说,这太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啊!发生这么大的兵变,她竟然还把兵权交给张之洞!”
圣旨一下,张之洞感激涕零,痛哭流涕的高呼皇上万岁,太后圣明。
屋子里只有醇亲王奕欣一脸的淡定,在主位上坐着只是轻笑着看着两位兄弟,端起茶碗淡淡的轻抿了一口。
张之洞让人把张春生的棺椁打开,透过火把的光亮满心伤感的看着张春生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在短短的这几天内,他们二人竟然会阴阳相隔。
“是啊,六哥。这明明都已经是一个死局,没想到张之洞竟然会先下手为强,弃卒保帅!咱们还真是小看了他!”
张之洞冷冷的看着这场杀戮,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。这些人可都是汉人关东新军的优秀指挥官,他打心底里想把他们都留下来,但是他们却不和自己是一路人。这一场兵变下来,牵连甚广,军中当初和九山十八寨有牵连的人全部都会人人自http://www.hetushu.com危!没有半年时间,恐怕怎么也不会恢复过来了。但是他又不得不杀了这些人,因为他们不投降,那一定就会造反。
醇亲王奕欣指了指桌上的茶水,示意两人安静一下,喝点茶水消消火。
醇亲王奕譞和庆亲王奕劻郁闷的要死,冷眼看着张之洞,心里暗暗猜测这个小嫂子肯定和张之洞有一腿,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叛乱还给他加官进爵。
张之洞已经奏请慈禧,将张春生入土为安,以定汉人关东军的军心。
但是指挥部外的枪阵实在太过密集,总共有万人之多,里三层外三层,包围了一圈。
慈禧收到张之洞的奏章后,这才从惊慌中平复了下来。城外枪声大作,城内谣言四起,都传言说是华兴军打进关东了。
新任左军军长段绍红抱拳对张之洞汇报了一声,方才在混乱之中,明明把指挥部包围的天衣无缝,却没有找见张春平。这小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醇亲王奕譞也是没好气的大声抱怨了一句。
“不求同年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死!春生兄弟,大哥一定会给你查出幕后凶手,亲手替你血刃此贼,以祭奠你的的在天之灵,你就安心的上路吧!”
“谁说不是呢?太后到底想干什么?就这么眼睁睁的把咱大清的江山全部送给汉人吗?”
“司令,军营内外方圆十几里都搜遍了,还是没有张春平的消息!”
http://m.hetushu.com当然,出兵山海关抢掠弹药的事情她倒是没有怀疑。此事完全是她建议,皇族内阁就是顺水推舟,也看不出什么破绽。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关系,从突袭山海关开始,紧接着便是延发军饷,张春生遇刺,完全就是一招接着一招,步步凶险无比。
慈禧念及张春生早年对平定东北有功,同意了这个请求,并且下旨加封张春生为义勇侯,爵位仅次于李鸿章。
二人结义的誓言还回荡在张之洞的耳边,张之洞满是哽咽的扶着棺椁说完悼词,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。
达官贵人全部收拾东西准备启程向北逃窜,结果官府在天亮后便张贴安民告示。要求城内的百姓不要相信谣言,枪声是因为城外军事演习造成的。要是谁敢再散发谣言,官府定会严惩不贷。
张春生的棺椁便放置在指挥部的门外,硕大的操练场上站满了整齐排列的兵勇。全部举着火把,把黑夜映照的跟白天一样。
恭亲王府,奕欣、奕譞还有奕劻一进了书房,奕劻一合上房门便愤愤的抱怨了一声。
“不到最后一刻,千万不要认输。张之洞虽然出奇招取胜,但是却得罪了一大帮张春生的嫡系。他们一定会把这个账记在张之洞的身上,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行刺与他!三日后,朝廷还会在辕门外,为张之洞举行册封大典。到时候人山人海的为官,治安问题一定很差,你们要吩咐巡城营的人马维护好治安问题,‘hetushu.com保护’好张大人的安全!你们二人明白本王的意思吗?”
醇亲王所说的辕门便是张之洞府衙的外门,朝廷为了彰显德化,通常在封王授爵的时候,都会在辕门外举行册封大典。到时候便会在张之洞的府衙外门以北,九五四十五米远的地方,设下天子之位。上面放御赐黄马褂,由太监代天子宣读圣旨。
“你们都先别着急,坐下来喝口茶平复下心情。做大事者要喜怒不形于色,你们一个个咋咋呼呼的能成什么大器!”
刘黑子带人没冲几步,便被密密麻麻的子弹全部射杀,身上已经被打成了肉酱。
张之洞的亲信将领很快把情况汇报了上来,这些中层将领也因为这次洗劫,全部被提升为高层将领。
清剿行动一直持续到了黄昏时分,不管是城外还是城内都处于一片戒严之中。
只有恭亲王奕欣神色平静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散朝后还上前对张之洞抱拳祝贺。
最后只剩下两种可能,一种就是华兴军的细作,一种就是满清贵族。
慈禧把前后的事情全部都联想了一遍,她也是聪明之极的女人,一眼就看出了此事不那么简单。张春生被刺的原因还没有调查出来,现在也不好下决定。但是慈禧心里已经有三个怀疑的对象,要么就是华兴军,要么就是满清贵族,要么就是张之洞。
汉人关东新军从上到下来了个大清洗,所有的指挥官只要和九山十八寨有牵连,统统被彻查一空。要么被杀,要么选择投降,www•hetushu•com全部被关进了军牢之中。
庆亲王奕劻跟着皱了下眉心,想听听奕欣还有什么好办法。
醇亲王奕譞和庆亲王奕劻同时不甘心的锁紧了眉心。
恭亲王端着茶碗淡淡一笑,意思再明白不过。那就是暗的不行,来明的,直接将张之洞刺杀,然后嫁祸于张春生的余党。
醇亲王和庆亲王连连露出了一丝的奸笑,他们都是及其聪明的人,自然知道醇亲王的意思。
“还是六哥高明,小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!”
“继续派兵搜寻,不论死活,一定要把他给找见!”
奕欣淡淡的分析了下,心里对这位初恋情人,倒是越来越佩服。当初的那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,没想到现在却变得越来越毒辣起来。
古代九为记极数,数有九,五居正中,九五便象征天子所在至尊之地。
“六哥,这盘棋我们就真的输了?”
指挥部外已经尸横遍地,刘黑子带着剩下的兄弟一涌而出。上百个九山十八寨的嫡系兄弟全部冲出门去,持枪冲前不断的扣下扳机。
但是张之洞很快就被排除,他这样做纯粹就是损人不利己,自伤元气。张春生本来就对他忠心耿耿,他就算要整顿汉人关东新军,也不需要杀掉张春生才能进行。
二人拍着桌子失落的叹了口气,端起茶碗便大喝了一口。吵也吵了,骂也骂了,这嗓子也快哑了。
辕门封赏的前一夜,张之洞焚香沐浴,整理衣冠,在亲兵的护卫下去了城外的军营。
慈禧越想越不对劲,但是现在没和图书有一点证据。她也不好轻易下决断,只能暂时搁下此事。但是对于这场彻头彻尾的阴谋,她也不是半点反击都没有。在兵变发生的第二日,朝廷便传下旨意。张之洞不但没有被降职,反而因为平叛有功,被擢升为忠勇伯,加授黄马褂,于三日后在辕门进行封赏。
“六哥,你倒是说句话啊!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这精心设计的好局,反而是给张之洞做了嫁衣!”
至于满族亲贵的动机,那明显就是为了争夺朝廷的话语权,反对她重用汉人,造成两权相对的局面。最重要的是,兵变的另一个愿意就是延发军饷。此事也是皇族内阁办理,按理说军饷短缺,那就全部延发就可以。但是偏偏别的军队都发了,就剩下汉人关东新军没发,这的确很让人怀疑。
但是对于和叛乱有关的将领,慈禧也毫不手软,下令张之洞全部将他们斩首示众,以儆效尤。
张之洞疲倦的挥了挥手,头也不抬的继续给慈禧书写着奏章。在奏章里把此事的原因,都归结到张春生被刺之上。因为汉人关东新军,本来就对朝廷延发饷银心存不满。结果他们的指挥官又被刺杀,这才导致人心不稳,酿成了这场兵变。他主动担起责任,要求朝廷降责查办。
醇亲王奕譞凝眉就对着奕欣追问了一声,满脸都是不服气的模样。
华兴军的动机很简单,他们听到清廷即将要突袭山海关的消息,肯定会派人阻止。刺杀指挥官也是最有效的办法,张春生一死,这场计划就全部被打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