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608章 自取灭亡

慈禧此时再没有母仪天下的威严,她是真心拿林美珠当妹妹看。这个丫头聪明可人,平日里在身边,不敢问的不问,不该说的不说,不该做的不做。她身边那么多的宫女,还没有一个像林美珠这样聪明伶俐。
荣禄的大军一北上,城内的权利马上就陷入了真空地带。盗匪横行,烧杀抢掠,几乎每天都在城内上演。
“火狐要撤离吗?”
奉天皇宫,一星期后,火狐收到乔志清的总统令,几乎是全部沸腾起来。一位宫女跪在慈禧的面前不断的垂泪,跪在地上连连对慈禧行礼。
李鸿藻一死,汉人在清廷的势力完全被清除一空。
“咔擦”一声,李鸿藻的脑袋裹着辫子,像是雪球一样,血淋淋就滚落在了一边。
恭亲王、庆亲王闻言全身一震,手中的茶碗一抖,溅起点点的水花。
奉天皇宫外一片的肃静,数万人的眼睛齐聚在面前的斩头台上。
他没有听这句忠告,因为他相信他的忠心会换取清廷的良知,清廷也必然会感知到他的忠心。
窗外寒光一闪,斩头台上大刀落下。
林美珠情真意切泪眼朦胧,重重跟乔志清叩了个响头,小心就退出了门去。
李鸿藻被斩杀后,皇宫外果然没有人再闹事。
“美珠,以后找个好人家嫁了吧,本宫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!”
但是他错了,他和祁俊藻犯了同样的错误。不管他们怎么努力,他们都是汉人,在朝廷的眼里始终都是外人。就像是他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们在朝堂上所说,他们是臣,不是奴才。当奴才也是一种恩赐,不是谁都可以自称奴才。
这些人里有满族还有汉族,都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煽动到了此处,而此时这个替罪羊却成了自己。他不用想也知道,这是皇族亲贵们在为北上清除异己。他心里暗暗有些好笑,当初努尔哈赤的后裔,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一群懦夫。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反倒有一些坦然,至少他是在清廷将要亡国之前走的,那到下面也是大清的鬼,见了祖宗也敢拍着胸脯说一句,咱是个众臣。
现在东北的事情已经解决,林美珠在慈禧身边也小心谨慎的度过了三四年的光阴,也该回来享受下正常的生活。
“美珠,你跟了本宫这么多年,本宫也舍不得你啊!但是朝廷目前将远去北方的苦寒之地,而且不能带走一个汉人。你对本宫的情义,本宫都知道,本宫何尝没有拿你当做妹妹。”
庆亲王奕劻端着茶水小抿了一口,看着恭亲王脸上满是佩服之色。
李鸿藻是什么身份他们都知道,内阁大学士,太子太保,兵部尚书,军机处行走。汉人之中,除了他,可没谁再掌管这样的实权。
夏日已到,东北的天也开始有了点燥热。
人群外的一个酒楼里,恭亲王、庆亲王、醇亲王正在酒楼里喝着茶水。
他打了败仗,却让脑子开了窍。比起恭亲王和庆亲王,心思反倒是更加和*图*书的缜密。
“太好了,早就听闻美珠妹妹的大名,只是一直无缘相见。让她伺候慈禧那个妖后,我还觉得委屈她呢!”
“世杰,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!”
醇亲王望着窗外叫好了下,就像是在欣赏一场精彩的表演,仍是淡定的喝着茶水。
皇宫也解散了大批的宫女太监,他们不想违背乔志清开出的条件,不想因为这些下人让整个满族蒙受劫难。
这个场景李鸿藻做梦的时候也梦见过,没想到现实却来的这么快,没有给他一点喘气的时间。在清廷决定北逃之后,他还下决心准备组织关东的满清子民,和华兴军决战到底。没想到他最后没有死在华兴军的手上,却被自己的朝廷下令斩杀。
这时,马车将要行至锦州附近。在一条羊肠小道之上,突然从山坡上站出十几个手持刀枪棍棒的壮汉,对着马车就嘶吼了一声,“此山是爷开,此树是爷栽,要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钱!”
慈禧看着这宫女垂泪,自己也跟着凭空抹起泪来。最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翡翠的镯子,亲手套在那宫女的胳膊上。
“好了,他们要不是这样,我们也不能轻易拿下东北。怪只怪李鸿藻太范二了,把他手下的兵马拼了个血光。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,当然首先就会被放弃掉!”乔志清笑了笑,看着手上的军报突然心中一动,抬头就问了魏子悠一句,“火狐还没有撤离吗?”
醇亲王终于开口,但面色还是十分的平静,hetushu.com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。
“七哥,你这招借刀杀人可真是利害。李鸿藻一死,这朝廷可又重归咱们满人了!”
“乔大哥,清廷真是自掘坟墓,把忠于他的汉臣一个个都杀光了。这样的政权,就算灭亡了也没什么好意外的!”
“咱太后是个感性的人,你不能和她反着来。一切顺着她的意思,但是却要办了咱的事情!”
魏子悠惊喜的反问了一声,早就不想自己的姐妹继续留在这些染缸里。
因为忠心,通常都会违拗主子的意愿。而懂得见风使舵的小人,相反却会因为溜须拍马混的风生水起。
“那是自然,咱们都是在皇宫里出生入死的姐妹。不管我林美珠以后做什么,自然不会忘了你们!”
满人们分两批北上,一批由荣禄先行北上,再外兴安岭以北打开局面。站稳住脚跟后,满人们再相继迁徙过去。
他是一位正直的官员,只可惜认贼作父,投错了主子。
醇亲王也是得意一笑,看着自己的政敌再一次被踏在脚下。
“是啊,清廷实在是腐朽不堪,总统轻饶了他们,还真是便宜他们了!”
“太后,您放心。不管你走到了哪里,等天下太平了,奴婢还去找您,还当小丫鬟伺候您。”
女人们三五成群的坐着马车赶路,遍地都是战乱过后的惨败景象,百里不见人烟。他们也旁若无人的大声嬉笑,跟她们的首领打趣说笑。
他和李鸿藻虽然只有一面之缘,但是心里对他却和*图*书还是满心的敬佩。
“七哥,你有没有想过,若是草原上没了狮子,那羊群也会自己内斗起来。现在朝中荣禄的势力如日中天,你觉得若是满人北上,还有咱们兄弟说话的份吗?”
那宫女抹着眼泪,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。
“清廷已经不足为惧,他们斗完了汉人,肯定会陷入内斗之中。不相信你就看着,过不了多长的时间,他们皇族亲贵里就要经历一场大的变化。清廷在内忧外患之下,很快就会土崩瓦解。你去唤王世杰过来,我想他知道这个事情一定很高兴!”
“美珠姐姐,到时候姐妹们可都全凭你的照顾了!”
“美珠姐姐,听说回到北京之后,总统就要给您和国防部副部长王世杰主持大婚了。姐姐嫁入豪门,可不要忘了我们小姐妹啊!”
消息传回北京,乔志清拿着密报满心的惆怅。
醇亲王现在话少了很多,只是喝着茶水微笑着,并不说话。
那宫女不是别人,正是九尾火狐之首,林美珠。
乔志清信心十足的做了预言,对清廷的内斗的结果早就看的清楚。
因为林美珠是安德海的侄女,慈禧或多或少也寄托了对安德海的几分惦念。这个奴才虽然有点仗势欺人,但是没有他,当初慈禧也不可能在后庭迅速崛起。
满人再也不用担心分权给他们,但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。在一个时代即将灭亡的时候,总会出现这样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。
林美珠出了慈禧的燕喜堂,眼忘天空立马就换了个模样。http://m.hetushu.com她对慈禧的秉性已经了如指掌,知道要是表现的太高兴,慈禧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。但她要是表现的恋恋不舍,慈禧反而会像个普通女人一样,被这种情深意切的感情打动。刚才她故意表现的痛苦不堪,就是为了欲擒故纵,轻松从慈禧的身边离开。
魏子悠兴奋的回了句,跟乔志清行礼后,小跑着便出了门去。
朝廷里哪一方的势力崛起,这些小人就会依附于哪一方。而且会在政敌落难的时候,毫不留情的往死里面整。
一时间,火狐们的笑声满地,跟一群刚出鸟笼的小鸟一般,叽叽喳喳聊个不停,重获自由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当初祁俊藻已经警告过他,越是忠心的臣子,就越是会被清廷伤害个彻底。
“咱们终于要离开这些野蛮人,不用再当下人喽!”
李鸿藻被全身绑缚,脖子上插着斩立决的牌子,两眼无神的看着前面的人群。
魏子悠坐在乔志清的对面,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。
林美珠带着二三十个宫女一起出了皇宫,准备出了奉天,寻华兴军的驻地而去。所有的女孩都是二三十岁的模样,全都是一副兴奋快乐的模样。
“太后,奴婢伺候了您这么多年了,早就拿您当自己的家人一样。您去哪里,奴婢就去哪里,请您不要敢走奴婢啊!”
林美珠红着脸大笑了一声,想起和王世杰结婚的事情,心里就兴奋的不得了。
“好刀法,干净利落,手起刀落!”
人群里不管是谁,哪里还有谁能比他的位置要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