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651章 一级通缉令

要知道人心难测,这个年代的任何人都有一个皇帝梦。
“疼不疼,是那些流氓打的吗?”
林全保在军中基本上算是靠边站的局面,乔志清这些年对这些旧将一直处于打压状态,着力扶持各大军区的新人上位。
“好了,都没事了还哭什么,看你们以后还敢出去胡闹吗!”
“乔大叔,对不起,我们也只是想好好玩一玩,没有想到弄成这个样子!”
由此,两件案子也归为一件。由北京市公安局协调指挥,东西南北四个分局相互配合。
“是!我这就下去通知!”魏子悠点了点头,刚走到门口又回头不确定的询问一声,“那刘云清改如何处理,也停职做检讨吗?”
从早上忙到现在,两人告退后,乔志清也有些疲倦的坐下了身子,端起茶碗润了润嗓子,提了下精神。
情况不明,乔志清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吐了口闷气,让魏子悠吧闵兹映和小柔接回总统再说。
这些东西都是他从后世带来,比此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安系统都要先进。
闵兹映等人被公安局带回去接受调查,当警察询问起各自的身份时,闵兹映和小茹便把乔志清搬了出来。不搬也没办法,办案的警察凶巴巴的,似乎要把她们吃了。
屋子里灯光闪耀,两人跪在地上偷偷的看着乔志清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好在警方在刘芒的家中全面搜查时,发现他以前还拍过不少的照片。随即将这些照片刊登在报纸上,发动群众的力量进行搜捕。谁要是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提供关于犯罪嫌疑人的信息,奖励两万元现金。同时提醒群众发现嫌疑人不要妄动,立即通知警方进行处理。他手里可还拿着驳壳枪,谁也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子弹,是个绝对危险的人物。
“行了,你们俩先下去休息吧,这事情我自然给你们讨回个公道!”
即便在乔志清的嫡系将领之中,也分为镖师一派和家丁一派。
小柔低着头默不作声,闵兹映哭出来后,她也委屈的跟着哭了起来。
他们通过走访现场,寻找了多位现场的目击者,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大概已经搞清楚。事情也很简单,公安局的对血案的定性,也从双方的结伙斗殴罪,改成流氓一方的故意伤害罪、调戏妇女罪、寻衅滋事罪。现在受害人还在医院抢救,好在没有断气,弹片只是贴着肋骨扎进去,并没有伤到要害地方。
闵兹映可怜巴巴的跟乔志清告状了下,想起被刘芒欺负的场景,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出来。她此时还不知道刘芒的具体身份,甚至连姓名也不知道,只知道刘芒的父辈有权有势。刘芒虽然做了自我介绍,但谁肯相信他就叫“流氓”!
他就怕二人私自偷藏了驳壳枪,还把人给打死了,这样处理起来就有点棘手了。
虽然此次耗费了大量的警力,但是第二天仍然没有犯罪嫌疑人的消息。
高层将领中,只有参谋长林全保一人是顾云飞的派系,这样做也只是为了稍加平衡。
公安部之所以这么www•hetushu•com高效的运作,离不开乔志清的一整套关于公安建设的方针和建议。
因为此时的信息传递速度太慢,警方的动作总是慢人一步。
乔志清一直把军权死死攥在手里,左右平衡,上下调节,不留一点的漏洞,就是害怕这些手握重兵的将领心生不轨。这个国家刚刚平定,一旦陷入内战,这几年的努力就白搭了。
他不问不要紧,这一问俩丫头反而哭的更加委屈起来,不住的冲他点头称是。
毕竟镖师一派的首领王世杰年少得志,乔志清怕太过偏爱他,反倒让他因为权利过重而被欲望吞噬。
他这时才注意到两人脸上的红印,用手在两人的俏脸上各自抚摸了下,那红印处硬硬的还有点肿胀的感觉。
同时出动大批警力,在火车站沿线进行拉网式排查。新成立的铁路公安也积极协助,对北京发往太原的各个人员密集的车站、车厢进行地毯式排查。
“乔大哥,嫌疑人的身份已经调查清楚了,他确实姓刘名芒,是太原军区司令刘云清的独子,现在随母亲子在北京居住。警察初步怀疑,他手中所持的驳壳枪正是从刘云清那里偷到而来,现在已经派人到太原调查取证。这件事兹映和小柔确实没错,她们在滑冰的时候遇到了刘芒一帮人,然后被他们调戏侮辱。受害人仗义出手,结果被刘芒用驳壳枪打穿了肺叶,不过刚刚已经脱离了危险,现在还在昏迷之中!”
北京警方立即下发一级通缉令,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http://m.hetushu.com刘芒。
“恩,暂且停任刘云清的所有工作,由太原军区副司令刘福暂代。”
这一来二去的折腾,等闵兹映和小柔见到乔志清的时候,已经是天黑时分。
“这俩鬼丫头还真是能闯祸,出门让她们带上亲兵护卫就是不听。现在好了,竟然连人命也闹出来了!”
乔志清对这里的将领任命,也以当初起家时的那批家丁和镖师为主。
警察局得知两人的身份,立马跟祖宗一样把她们供了起来,另一方面派人到总统府里求证。
乔志清苦笑了下,从抽屉了取出了活血化瘀的药剂,给两人的脸上抹了抹。同时心里也升起一股子怒气,不知道是谁吃了豹子胆,竟然连他的女人也敢打。
乔志清冷冷的下了命令,脸上闪过一丝的杀气,准备借着此事好好整治下这些衙党。
魏子悠补充了一句,看着乔志清惆怅的样子,心里不由得为他揪了揪心。
乔志清点了点头,随后签发了总统令,让魏子悠交给国防部办理。
“乔大哥,其他从犯的身份也调查清楚了。大部分都是京城高官子弟,整天游手好闲,拉帮结派,惹是生非,人称“衙党”。京城的百姓民愤极大,深受其害,以前公安局也一直压着案子不敢上报。”
罗三元从太原军区调走后,副司令的位置也由刘福接任。乔志清当初让刘福、刘禄、刘寿到朝鲜战场镀金,现在刘禄刚刚担任朝鲜总督,刘寿也担任起山东省军区司令的职务。
魏子悠把报告递给了乔志清,因为涉及到m.hetushu.com华兴军高层,公安局和她都相当的谨慎,直到确认刘芒身份后,才对乔志清做了通告。
乔志清无奈的摇了摇头,本来还想教训了下她们,省的以后再跑出去闯祸。她两人一哭,乔志清彻底没有了办法,挥了挥手让二人起来说话。
警方初步认定嫌疑人作案的枪械,跟昨天颐和园枪案的型号一致。嫌疑人作案的动机,很有可能是为了筹钱,准备从火车站潜逃。
魏子悠征求了下乔志清的意见,没有他的尚方宝剑,公安局也不能放心的抓人。
她二人一个是总统的未婚妻,一个是总统的丫鬟,现在被人当流氓一样抓到局子里,传出去总归是不光彩的事情。
第二天,北京城再次发生枪击血案。警察在火车站附近发现一位受害人,生前和嫌疑人做过激烈的搏斗,身上的财务被搜刮一空。
这些年镖师一派的风头正盛,乔志清也下决心借着此事打压下镖师一派。
这时候魏子悠进来禀告案件最新进展,乔志清拍了拍两人的脑袋让她们先行退下。
事情既然牵扯到他的儿子,乔志清对他也心生芥蒂。毕竟他也是手握重兵的一方统帅,要是因为此事有了什么不满情绪,弄不好还会酿成大祸。
乔志清放下了案件报告书,得知她二人在案件里也是受害者的时候,心里当下就放松了下来。
乔志清眉心紧皱的看着报告,越看心里越是惆怅,脸上也不由得浮起一丝的苦涩。
“不错嘛!出去一天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事,你们俩也真够可以的!”
“乔大叔m.hetushu.com,你一定要好好治治那个流氓。他仗着自己父辈是个大官,在外面横行霸道,根本就目无法纪!”
闵兹映嗫喏的回了句,脸上还留着被皮带抽的红印,心里委屈的一下就哭了出来。
“一群混账东西,不杀几个,还真以为这天下没有王法了!”
“你去通知公安局、廉政部、组织部协查此事,凡是涉及到此案的从犯统统抓起来,不能放过一人。他们的父辈不管是谁,全部停职检讨。一个官员连子女都教育不好,又怎么能治理好这个国家!”
“那此事该怎么处理?”
乔志清沉默了半天,突然拍着桌子怒喝了一句,把魏子悠吓了一跳。
国防部收到乔志清的总统令后,立即下发文件通知太原军区,暂停刘云清身上的一切职务。刘云清收到消息刚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的一肚子不满,紧接着就收到了北京警方发来的调查令,准备对他曾经丢失驳壳枪一案进行复查。
在案发当天就对刘芒的家里全面布控,不允许刘芒的家里对外面传递任何的消息。
这样也使得各职能部门的建设,少走一点弯路,很快高效的走上正轨。
案件有了很大的进展,西城公安局做了详细的报告交给乔志清过目。
刘云清是王树茂的嫡系人马,当初也是第一批跟他起家的镖师。
“刘云清?真是好大的来头!”
因为涉及到军用枪支,全北京城都进入了戒严的状态。公安局也申请让黄飞鸿的禁卫军进行协助,全城搜捕持枪在逃的嫌疑犯。
太原军区处于京畿要地,不同于其他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