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690章 天干物燥(一)

因为中国的造桥技术还不发达,所以郑州黄河大桥迟迟没有动工。
“郑州的黄河大桥还没有修好吗?”
她就跟电脑计算机一样,不管问什么都了然于心。人常说漂亮的女人没大脑,魏子悠却两样都占。有时想想,上天造人也不是太公平。
火车刚出了北京,窗外已经是一片丰收的景象。成熟的小麦一片接着一片,在车厢里都能闻到麦香的味道。
这座桥梁汇聚了全中国的造桥专家,众人第一次把混凝土和钢筋技术用到了造桥里。经过一年的摸索,今年终于开始动工。当然,这些造桥技术乔志清也帮了不少的忙,他也提供了不少浅显的理论。
“没有,预计要明年才能完工。不过黄河以南的铁路已经开始修建,并不耽误什么!”
“总统不用太过忧虑,老天爷一定会被你的赤诚之心感动,很快一定会降下大雨!”
魏子悠认真的提了个建议,拿着钢笔不断的添加着乔志清的日程安排。
魏子悠今日也起的很和图书早,乔志清洗漱完毕后,她已经在门外等候。
魏子悠拿着行程表做着安排,宽敞的总统包间里,只有她和乔志清两人。
乔志清掐灭了烟头,起身后凝视着东方。天边已经出现了丝鱼肚白,朝阳马上又要升起。
乔志清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严重的旱灾,他那个时空里,水利灌溉系统已经很发达,也能抵御小规模的旱灾。
乔志清点了点头,对魏子悠轻声一笑,显然对她的回答很满意。
他换了身灰色的麻衣麻裤,出了书房后,在湖边的廊亭下坐了下来。
“是啊,这贼老天一天不下雨,我这心里就一天难安。”
火车一进入河南境内,旱情就变得严重起来。一路之上,赤地千里,看不见一点绿色,田地里已经裂开了口子。
现在的衣服已经有了后世的样子,裤子就是裤子,上衣就是上衣,再不是从前的长袍马褂。
“天太热,睡不着!”
河南省省长现在由袁保恒担任,他因为起义和图书有功,也被乔志清提拔重用。
在豫北的旱情里,新乡和焦作也最为严重,正好顺路就可以巡查。
“……”
王五四点钟就准时起身,刚才巡视了下各处的防卫,回到乔志清住处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起身了。
因为干旱,金黄的麦苗显然长得不高,上面的麦穗也只有小拇指大小。
王五看着乔志清愁眉不展的样子,知道他现在肯定很忧心。
农民们看见这铁家伙停了下来,纷纷好奇的围了上来。胡文海让车上的亲兵加强警备,车门打开后,紧跟着乔志清下了火车。
“总统是忧心各地的旱情吧?”
河北的旱情并不严重,沿途只有几个县市出现了干旱的情况。
“记下了,那我们可以直达新乡市。然后从新乡市乘马车,一路巡视到黄河大桥的施工现场。这样既巡视了旱情,又了解了大桥的施工情况。一举两得,也不耽误行程!”
一行人趁着夜色便去了火车站,王五这次抽掉了一个营的兵力随行保护和_图_书,昨天已经在总统专列上布防妥当。河北省军区和河南省军区都得到了消息,铁路沿途每隔一公里都有哨点护卫。
“火车,那是火车么,我儿子就坐个这个!”
总统府的丫鬟分为三班,每班八个小时,一天都有人在门外服侍。
乔志清让火车在一片麦田里临时停车,农民们正三五成群的在田地里收割着麦子。
乔志清同意了魏子悠的建议,其实到哪里巡查都一样。旱灾一来,到处都是逃荒的流民,他现在就是想看看当地政府的对应措施。
“乔大哥,这次的干旱主要集中在豫西和豫北地区。现在的铁路已经修到了新乡市,我们是直达目的地,还是沿途就下车?”
现在的蒸汽火车时速只有三十公里,快马加鞭就能和火车并驾齐驱。沿途一带并不安全,不时还有小股的土匪为患。所以各军区并不敢大意,要是出了问题,那可是掉脑袋的大事。
第二日,天还未亮的时候,乔志清就从闷热的书房里行了过来www•hetushu.com。明明只穿了单薄的短衣短裤,但还是出了一身的热汗。
“那就好,郑州黄河大桥是我国的第一条上千米的大桥,意义非同寻常。这次的行程也加上这里,咱们顺便到工地上巡查一下!”
京广铁路意义重大,不管是沟通南北的经济,还是加强对江南的政治、军事控制,都有非凡的意义。
此时的车次较少,所以调度也很方便。乔志清的专车一到,为了保证专列的安全,整个河南境内的火车车次都暂时停止。不过一天也就一趟车次,并不影响什么。要是放在乔志清的那个时空,铁道上估计已经趴满了火车。
魏子悠脱口而出,一切消息都了然于胸。在昨天乔志清吩咐要视察河南的时候,她已经整理了所有的资料。
“好,就按照你的安排来吧。”
而现在完全是靠天吃饭,春天就开始的旱情一直持续到现在。整个田地里几乎是光秃秃一片,没有任何的农作物。
“但愿如此吧,天快亮了,你去准备马车。咱们早上走,和-图-书也能凉快一点!”
今年铁道部新上马了一个大工程,那便是由北京抵达广州的京广铁路。
“大家都听一哈,火车停了,大家都去看火车!”
乔志清微微舒了口气,对王五摆了摆手,回到书房让丫鬟打了盆水便洗漱了起来。
这条铁路由南至北,纵贯北京、河北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五省一市,预计修建五年的时间,也是新中国的第一条铁路大动脉。
乔志清凝神的望着窗外,迎着窗口的车风,心里也稍稍的平静下来。
“快来看啊,这铁家伙停下来啦!”
乔志清指了指石凳,示意王五坐下说话。这个小伙子自从在南京的时候跟上他,现在已经变得成熟了许多。
王五宽慰了乔志清一声,心里对乔志清满是感动和敬仰。
乔志清主重他的能力,他本就是河南巡抚,对于治理河南也有了一套经验。
“总统,今天还要赶路,你怎么也不多睡会?”
麻布做的衣服透气性极好,一阵夜风从湖面上吹过,乔志清的身上也不觉凉快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