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696章 天干物燥(七)

“……”
二姨太愣了下,这时才注意到乔志清身后的田润叶。她跟疯婆子一般,立马就冲上前,抓住田瑞叶就厮打起来。
袁保恒心里咯噔一响,想也没想,就断定这股外乡人,肯定是乔志清一行人。除了他,也没人正好在此时闹出这大的动静。
尤其是胡德铨,在心里把田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。这女娃要真被活生生的烧死,那他这个县长也逃不了干系,怨不得乔志清这么生气。
枪声密集,很快传遍了整个田地。
这老太太是田庆福的二姨太,也是这家里的主事,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她做主。
“求雨?有你们这样求雨的吗?把这个小姑娘活生生的绑在祭台上烧死?”
警察们再也没有勇气硬撑着,立马就扔掉了远征步枪,纷纷跟乔志清跪下了身子。
“当家的,你这是咋了吗?”
“还不走?再这样什么东西也别拿了,明天一早空手滚蛋!”
“行了,都别站在这里了。田家父子已经伏法,咱们也该去料理下后事!”
“总统,这里出什么事情了?你怎么到这田家湾来了?”
胡德铨冷喝了一声,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。
“不要开枪,全部放下武器,你们都不想活了啊!”
二姨太被王五这么一吓,立马就老实了起来,乖乖的闭上了嘴巴,再也不敢胡闹。
那中年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河南省省长袁保恒。他在新乡市布置完工作,立即就带人向西往洛阳折返回去。
“谁是这家里的主事?”
hetushu.com在场的所有警察纷纷抱头大叫了一声,全都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亲兵们一到田家府宅门口,家里的女人还以为田家父子回来了,一打开门全都愣在了当场。
天色已黑,众人也在田家的客房里休息了下来。乔志清辗转难眠,想起农村的这些事情,脑袋就一阵阵的涨疼。
“胡闹,你们还有点华兴军的样子吗?谁要还是我乔志清手下的兵,就全部给我放下武器!”
“老天爷啊,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啊!”
警察把田庆生和田俊虎的尸体,相继摆放在里院里。二姨太连忙扑上前查看,一时就吓得嚎叫了出来。
“总统,该怎么处理她们?”
因为村长是警察局局长田俊虎的父亲,所以他就把全县的警力都抽调去了田家湾。
“砰!砰!砰!”
方才在路上王五已经把事情的经过,讲给他和袁保恒知晓,二人皆是吓了一身的冷汗。
胡德铨见她们还不消停,瞪着眼就大声的呵斥了一句。
“老爷啊,你死的好冤啊!”
他心里暗骂了下田庆生,都快入土了的人了,还讨这么多的小妾。
王五就护在一旁,哪里能允许她胡闹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就甩了出去。
他的声色严厉,浑身上下都透着至高无上的凌人之气。虽然声音低沉,但是在场的所有警察,没有一人不胆战心惊。
一阵惊慌的声音传来,火光临近,从马背上立刻就跳下五六个身穿中华装的官员,全都是满脸的大汗淋漓,近乎虚脱www•hetushu.com的跑了过来。
现场只有田俊虎和他的两个亲信没有缴枪,三人各自环顾了下对方,那两个亲信哆嗦着嘴唇,最后也没有抵抗住恐惧,立马跟着扔了枪械跪在了地上。
袁保恒一到县政府,胡德铨就向他做了禀告。说是田家湾来了一股外乡人,把村长给扣押了。
现场的情况让几人都松了口气,只见县城的警察们全部跪倒在地上,地上还倒着两人,在火光下一时也看不清是谁。
他祖上在清廷里坐到了三品的位子。后来落叶归根,在田家湾修建了宅子,购置了数百亩的土地。土改之前,这田家湾有大半的土地都是他家的。
乔志清对众人挥了挥手,还跟袁保恒调侃了一声。
魏子悠在一旁细声的安慰,看的出来,她在这个家里吃了不少的苦。
胡德铨来过田家几次,二姨太倒也认识他。
“俺就知道肯定是你这个小蹄子惹得祸,是你把老爷害死了,是你把老爷害死了!”
女人们先是一惊,继而大惊失色的就哀嚎了出来,跪在地上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在场的所有官员都面色涨红的垂下了脑袋,他们对田俊虎也都了解。不用乔志清细说,看着现场的情况,他们也猜出来发生了什么。
乔志清的嘴角抽动了下,眼光直扫过袁保恒身后的官员还有警察。
袁保恒皱着眉头询问了下乔志清的意见,乔志清不开口,他也不敢做主。
“你别在这里撒泼耍横,你丈夫草菅人命,死有余辜。要是你再和_图_书这般胡闹,立即把你抓进大牢!”
“不到这里,怎么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?现在建国都这么多年,竟然还有人大搞封建迷信。仗着儿子的关系,在村里欺男霸女,草菅人命,简直目无王法!”
张顺义是正经华兴军出身,之前并没有参加过其他的军队。他和田俊虎在平时就有很大的矛盾,田俊虎喜欢拉帮结派,警局里的领导大多数都是出身豫军。这些成分单一的华兴军专业士兵,反而处于边缘化的地步。
二姨太年过六十,身体虚弱,方才一见到丈夫的尸体,差点都晕了过去。
“属下知道了!”袁保恒点了点头,当下就对女人们交代了一句,“胡庆福、胡德海涉嫌故意杀人,非礼少女,刺杀总统,现已伏诛。田家的所有资产统统充公,你们可以收拾几件自己的行礼。明天天亮后,该去哪里去哪里吧!”
本来他可以下黄河走水路直上,但是他担心乔志清在路上出什么意外,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就赶了过来。
这时候远处又有几道火光奔来,亲兵们的神色一紧,不知道来者又是何人。
田俊虎的手指还停留在扳机上,但是此时脑子一片空白,已经没有了扣动扳机的力气。
田家在当地可是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,田家大院三进三出,全都是砖瓦木梁结构,占地有一个操场的大小。
“封建毒瘤,死而不僵!”乔志清的心里感叹了声,对这个地主之家相当的厌恶,当下就冷声吩咐道,“把这些女人们都遣散了吧,让她们和图书收拾细软家当,明天就离开这里。这座府宅腾出来,改建成这里的学校就行!”
田庆福的事情给他提了个醒,现在实行民主选举,胜利果实恐怕又会被这些地主阶级窃取。
乔志清让田润叶在前面带路,一行人直接去了田庆福的宅子。
此时田府里火光通明,田家父子一夜毙命,家里现在已经没有了男丁。
警察们纷纷有些松动,枪口抬高了一些,又和亲兵们持枪相对了起来。
袁保恒立马关切的问了出来,声音里还带了丝慌乱。
“总统饶命,总统饶命啊!
他主要还是想多了解下农村的情况,看看以后制定什么针对性的对策。
没想到他赶到获嘉县的时候,还就真出了事情。警察局副局长张顺义,刚把此事禀告给了获嘉县县长胡德铨。
他母亲走的早,父亲田庆福到现在共纳了八房姨太太,最年轻的才二十岁上下。
每个人在心中都暗自的庆幸,要是刚才跟着田俊虎死撑着,这会估摸着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了。
“俺是,俺是!县长老爷,这到底是咋了吗?俺家老爷带着村民求雨,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呢?”
乔志清此时怒火中烧,穿过亲兵的阻拦,直接上前迎着警察们就怒斥了一声。
农民们没有权利意识,根本不知道如何利用手中的权利。选来选去,还是选出了一个个土豪恶霸。
胡德铨上前就大喝了一声,眼睛冷冷环顾了这些女人。
“混蛋,一群软骨头,他娘的老子平时都白对你们好了!”
“行了,都起来吧。一hetushu•com点小事情,没想到省长大人也惊动了。”
顷刻之间,夜空中火光四溅。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的驳壳枪从枪口冒出子弹,“嗖、嗖”的就打在田俊虎的身上,立马就让他血溅当场。
他看着现场混乱的情况,刚才一定是经历了一番恶斗。想想后果,后背就忍不住发凉。
田润叶显然有些害怕二姨太,连忙躲到了乔志清的身后,抿着小嘴又哭了出来。
“总统恕罪,总统恕罪!”
她们见亲兵气势汹汹,全部惊吓的躲在了一个老太太的后面。
女人们被吓得打了个哆嗦,立马就小跑着回了屋子。只怕走的慢了,真的就要空手离开这里。
他脸上没有半点不快,反倒挂着几分戏虐的笑容。
他们这才看清乔志清的模样,报纸上天天都刊登着乔志请的消息,他们也自然都见过乔志清的照片。在冲天的火光中,竟和眼前的这个威严的年轻人一模一样。
他带着胡德铨、张顺义还有几个官员,立马就跨马赶到了田家湾。刚到村口就听到枪声,差点没把几人给吓死。要是乔志清在这里出了半点差池,那后果可是不敢设想。
田俊虎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,眼神凶恶的望着乔志清,抬枪就要对准乔志清扣下扳机。
田俊虎兄弟三人,两个兄长已经早早的过世,只剩下五个孤嫂。
“总统恕罪,属下迟来一步,让总统受惊了。”
尤其是获嘉县县长胡德铨,现在浑身都被汗水浸湿。田俊虎可是他的手下,田家湾又属他的管辖范围,出了问题和他自然脱不了干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