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754章 天机

“荣禄兄弟,你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荣禄边想边抹着冷汗,现在对乔志清的所有一切行为也都理解。他之所以照顾满族,说到底还是看着这个孩子的面子上。要是没有这个孩子,他们满族人早就被乔志清抛弃。
“好,很好。他们本来还想这次让我求乔志清带你回去,但是我刚才问过了,你还得在这里再待几年!”
荣禄出了书房后,立马就长喘了口气,刚才差点都被紧张坏了。
“荣禄将军,醇亲王和我姐姐还好吧?”
他所做的这一切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本来他也不想扼杀孩子的天性,他们长大后想做什么都可以。
“在下明白,总统大人放心,在下什么都明白了!”
荣禄连忙回话,给婉贞宽了宽心。古人相逢,两人都是格外的亲切。不管以前熟不熟悉,这种山河破碎,异乡飘零的感觉,两人都深有体会,也因此同病相怜。
自从被当做人质送到北京后,婉贞对丈夫和姐姐就恨得要死。不过就是再狠,也割舍不下这份感情。www.hetushu.com她在这里没事就是念念经书,看看书籍。闷了就出门在院外散步一会,平时也不多与人交往。
乔志清皱了下眉,看荣禄犹豫不决的样子,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那就等于乔志清在告诉他,满族最后的主人一定是这个孩子。联想起刚才乔志清说过的话,荣禄一下子就全然明白。满族的未来一定在这个孩子身上,而不是宫里面的那些皇族。
他不想称王称帝,但是他的手下有这种想法的人却多得是。而且这种势力随着新中国的逐渐平定,渐渐的全部浮出水面。他相信不用过多久,很快就有官员上奏恢复帝制,劝他荣登皇位。
婉贞自知失态,连忙抹了抹眼泪,笑着在荣禄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没有皇权,就形不成凝聚力。看似欣欣向荣的表面,实则暗流涌动,乔志清最近的感受越来越深。这种势力在他活着的时候当然不敢乱动,但是一旦他出了什么问题,这个国家很有可能出现军阀割据的场面。
http://www.hetushu•com你当真明白?”
当初慈禧设下这一局面,也不知道是福是祸。荣禄现在还不敢想,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实在到万不得已也只能选择屈服。反正不管怎么改变,他始终都是一个奴才。只是跟着哪个主子能讨口饭吃,谁是主子也无所谓。
荣禄犹豫了半天,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来,还是先探了探乔志清的口气。
“福晋,让你受委屈了啊!”
“总统大人,我们太后临走时特别交代。让我跟大总统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放过她的妹妹婉贞,让她回到满洲国去。”
荣禄抱拳深深的跟乔志清鞠了一躬,这次的出访接受的信息量太大,他一时半会还没办法完全消化。
荣禄这次前来,一下就勾起了她心中苦苦压制的思念,连忙就让丫鬟他请进了屋里。二人从前就相识,当婉贞从屋里走出来。见到熟悉的人,见到熟悉的打扮,甚至看见那条辫子,一下就忍不住情绪激动地大哭了出来。
荣禄抵达院外后,经过丫鬟通报,很和_图_书快就进了客堂坐下。
“行吧,明白就好。出门后让亲兵带你去婉贞那里吧,有什么话跟她好好谈谈,她见了家里人也一定很高兴!”
但是现在看来,民主的运行显然不怎么顺畅,必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。必要的时候,还是得以亲情为纽带,让自己的孩子去把自己的梦想贯彻下去。
荣禄连忙点头,现在不明白,将来就没有明白的机会了。
荣禄一时激动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婉贞。还是像以前那样称呼她福晋,毕竟她和醇亲王还是名义上的夫妻。
这条民主之路,磕磕绊绊,为此不知道得罪了多少的功臣大将,终究还是在这个文盲一大半的国家行不通。
“有事就说吧,过去的恩怨已经了结了,你不用太过紧张!”
乔志清凝眉反问了一句,并没有把话说到太明,但是这一反问立即就肯定了荣禄心里的猜测。
亲兵带着他很快去了婉贞居住的小院,现在每个夫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小院。院墙或是用木篱笆搭建,或是用低矮的白墙围住,环境很是和-图-书清幽淡雅。
乔志清大方一笑,感觉都快认不出荣禄了。这公子哥这几年的锋芒的确收敛了很多,完全都变成了官场上的老油条。
不过随着乔志清的一声大笑,荣禄这才松了口气,感觉真是一波三折,怎么也摸不透乔志清的心里的想法。
婉贞虽然与乔志清有夫妻之实,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夫妻之名。乔志清从来没有主动看过她,除非是乔怀恩的要求,乔志清才抽出时间过来吃上一顿饭。
荣禄激动了好半会,好不容易平复下来,这才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提到。但是这件事情又相当的棘手,荣禄担心说出来,乔志清会连这援助也不想给了。
荣禄的话落,乔志清果然没有了动静。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就变得紧绷了起来,荣禄都想打自己两巴掌,以为触碰到乔志清的逆鳞了。
“你放心吧,婉贞迟早要回到你们满洲国。不但婉贞会回去,我和她的孩子也要回去。不过现在孩子还离不开他的母亲,她还得在这里多呆上几年。你这次可以去看看她,有什么话可和_图_书以带给她,也可以给她带几句话!”
“那就不打扰总统了,在下这就退下了!”
当初婉贞的事情,荣禄也知道内情。慈禧用自己的妹妹摆弄了乔志清一招,妄图以这个孩子要挟乔志清。可是没想到最后,还是让乔志清把孩子夺了回来,连她的妹妹也被当做人质扣在了这北京城。
“总统,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要动怒啊!”
荣禄说完这句话,手里都捏了把冷汗,低着头不敢看乔志清,生怕他因此动怒。
乔志清霸气凌然,话里藏着很深的意思,荣禄一听就明白。他说婉贞会回去,婉贞和乔志清的儿子也会回去。
屋里的摆设也很简单,没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。比起当初婉贞在醇亲王的时候,可是不知道节俭了多少。
乔志清言至于此,对荣禄的表现还是很满意。方才他在试探荣禄,要是他有丝毫的犹豫,乔志清便肯定放弃了扶持他的打算。现在看来,这个荣禄还是很识抬举。
“多谢大总统厚恩,在下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乔志清捏了捏眉心,脸上浮起了一丝的惆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