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756章 恶狼来袭

那卢卡也是哥萨克族,但是因为妹妹嫁给了皇室,所以他也水涨船高,担任远东哥萨克族的阿达曼,并且兼任远东衙门的行政长官。
他们不仅拿着御赐俸禄、免交土地税,而且在18世纪初以前拥有相当大的行政、司法和外交自治权,成为俄罗斯历史上享有最多特权的群体。
婚礼也不计划办的多么隆重,只是小范围的请一些亲朋好友,三天的时间也足够准备。
“父亲,过了河一百里处就是阿穆尔州,现在被东方人给夺回去了!”
“这些东方人就是不知道死活,才过了十年不到就忘记了教训。这次一定要把他们赶尽杀绝,让他们知道我们哥萨克骑兵的厉害!”
在清廷的康熙年间,沙皇就指使哥萨克大军入侵我们东北,并且与清廷签订了《尼布楚条约》,一时把势力拓展到了中国的北方。后来清廷日益,哥萨克大军更是肆无忌惮的进攻,一步步蚕食中国的领土,
哥萨克是西突厥人的后裔,和*图*书也是东欧大草原的一支游牧民族,早期以游牧、劫掠为生。后来被俄罗斯收编,成为俄罗斯重要的军事力量。
州下辖若干村镇,其最高首长也叫阿达曼,经由村民选举产生,约每三年选举一次。
十几年前,俄罗斯强迫清政府签订《瑷珲条约》,负责打头阵的就是这支骑兵军团。
魏国栋听了乔志清的指教豁然开朗,没想到欧洲的一夫一妻制还有这么一层根源。这么一想,他把女儿嫁给乔志清也不再别扭。他在心里还是很推崇一夫一妻制,因为这样会保护妇女很大的权利,而不至于沦为男人的泄欲工具。
骑兵行至河流对岸的时候,全部暂停了行动。宽阔的河流已经被冻成一条寒冰地带,似是那水晶做的玉带一般。
在总统府上下欢天喜地的准备布置婚礼的时候,北方的西伯利亚虽然天寒地冻,但是在那里却一点都不平静。
那中年汉子抖动了下嘴唇,脸上露出一丝凶光,和_图_书望着河对岸眼睛里满是狂热的表情。
日尔科夫翻身下马,嘶声下达命令后,第一个拍马度过冰河。西多尔很快传令,马群里又响起一阵阵的呼啸,很快全部就朝冰河对岸涌去。
“父亲真是英明,再过些日子,一旦下雪,气温直降到零下二十几度,东方人肯定适应不了这样的天气。我们要是消灭他们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!”
他正是这支哥萨克骑兵军团的指挥官官尤里·日尔科夫,刚刚才收到远东衙门的求救,带兵从西面的草原而来。
日尔科夫的嘴唇抽动了一下,提起卢卡就满肚子的郁愤。
后来满清被赶出东北后,第一个对付的就是远东一带的哥萨克骑兵。
分散在各地的哥萨克,没有统一的指挥机构。各地哥萨克军首领,即阿达曼。不但是该军及其统辖的哥萨克军事州的最高军事,而且还是行政长官。
乔志清的态度他大概能猜个一丝半点,皇权有可能重建,这是目前的大势所逼和*图*书。但同样是皇权,也一定会有根本上的差别。
当初拿破仑指挥大军入侵俄罗斯,这些哥萨克骑兵的先辈就知道在这种极端天气下,别说开枪了,就是火枪的击锤都会被冻住。而且手心一旦有汗,冻在枪拖上拿都拿不下来。而他们哥萨克人无疑适应了这种极端天气,冲杀起来毫不费力气。
在长期的征战中,哥萨克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民兵作战体制。
俄罗斯地域广阔,由东至西,跨越欧亚两个大州,哥萨克大军参与了整个掠夺领土的过程。
哥萨克军大致分为两类:一是野战军,其主要任务是戍边和对外征战;二是内卫军,担任警卫和维持地方治安。其基本建制有团、营和百人队(相当于连),每个团大概有九百人左右。
“父亲,根据军报上显示,那些东方人可装备着不少的火器。我们在滨海州和阿穆尔州的族人,全都是被他们的火器所杀!
村民们平时从事各种生产活动,一有战事召之和_图_书即来,来之能战,十分的迅猛。而且出战者自备武器、马匹和干粮。
年轻人是日尔科夫身边的作战参谋,也是他的儿子尤里·西多尔。
远东衙门紧急从乌拉尔以西的地方求援,这支哥萨克骑兵军团最早抵达远东一带。他们已经有过一次进军中国的经验,一路上除了严寒,并没有遇到多大的阻碍。
日尔科夫大骂了一句,他是完全靠军功起家,跟战争部部长沙托夫公爵走的较近,所以和卢卡也是死对头。
“行了,传令大军马上渡河。在前方安营扎宅,派遣侦查骑兵四处查探情况,寻找时机就对东方人发起进攻!”
“这都怪卢卡那个蠢货,他那能力也能做了阿达曼,不打败仗才是怪事。东方人的火器虽然厉害,但是现在天寒地冻,他们的火器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,这也是我们复仇的最佳时机!”
置之死地而后生,清廷北逃后,确实恢复了一些祖先的血性。通过几年的拼杀,竟然把祖先丢到的阿穆尔地区和-图-书和滨海地区夺了回来,把各地的哥萨克内卫大军杀个干净。
魏子悠的婚事很快商量妥当,为了节省时间,婚期就定在了三天之后。
魏子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,幸福的都快上去了。她的父母好不容易来了北京,这三天时间,魏子悠只是做了身婚服,剩下的时间都是陪父母在京城里游玩。
西多尔的脸上也满是狂傲的笑容,他们仔细研究过东方人的战术,也在东欧打过很多场这样的战斗,对此次战争非常的有信心。
一个身穿毛皮大衣的,头戴毛绒皮毛的中年汉子马队的前面。他的身边站着一位同样打扮的年轻人,手持地图在上面给他指引着方向。他的眼睛泛着蓝光,高挺的鼻子,肥大的嘴唇,一看就是西方人的模样。
一直十几万人的骑兵队伍,正冒着严寒不断的向东南方向奔袭。骑兵的脸上结满了冰渣子,全都是从嘴里呼出的气体凝结而成。
但这种特权是他们以为沙皇效力为前提,以牺牲他们的生命和和平为代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