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835章 猎熊之战(二十)

这个时候,让俄罗斯骑兵更加惊恐的事情发生了。华兴军的各迫击炮营全部发起了射击,炮弹“咻咻咻”的打上天空,呈抛物线在老毛子的骑兵中砸落,瞬间就把三百米之内完全覆盖。
老毛子的骑兵分十路冲击,分开容易,合起来就来了。各队伍的将领死伤严重,现在又被华兴军分开打击,完全在战场上就成了散兵游勇。
华兴军的枪炮依旧没有停息,在他们撤退的这个时机,又留下了上万匹战马。
楚天月这个时候,也下令步兵全部冲出,对着战场上的老毛子骑兵发起了清扫。
战场上的哀嚎不断,地面都浮起一丝丝的黑雾。如同地狱的魔鬼倾巢而出,举起死神镰刀就疯狂的收割着生命。
这是楚天月和徐耀早已定好的计策,不怕老毛子不进攻,就怕他们四处逃散。
此次季米特里分十路骑兵大军对华兴军发起进攻,更加加大了这股骑兵的受弹面积。不但没有起到威慑华兴军的作用,反而让骑兵军团的死亡率暴增和_图_书。在刚冲进五百多米的时候,第一批子弹就让上千匹战马送命。
这些骑兵摔下战马后,有一半还能动弹。但是在华兴军压倒式的清剿下,不出半个小时就全部命丧当场,连举手投降的机会都没有。
“嘟唔,嘟唔,嘟唔!”
老毛子全都被这密集的弹雨惊吓的倒吸了口凉气,幸亏他们给战马的耳朵塞了棉布,不然战马现在肯定会掉头后撤。
步兵追不上,可还有徐耀的十几万骑兵等着他们。老毛子经过一番的血腥冲击,不但战斗意志被打垮,而且兵力更是减员到了五万多。
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。
撤退的军号一响,所有人瞬间就调转马头停止冲击,全部朝后方溃散而去。
老毛子突破的最后两百米,确实成了死亡地带。这个距离已经是步枪、机枪的有效射杀距离,完全可以对战马进行精确的打击。要是换了步兵冲锋还不好说,但是战马的体格那个大,很容易就成为打击的目标。
十路战和-图-书线的后方都传来了冲天的号角声,前方的老毛子虽然不顾生死的冲击,但并不是说真的脑子有病,非要冒死冲下去。
“想跑吗?”
季米特里见到华兴军的阵地也有骑兵冲出后,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。这次他可真是踢到了铁板上,本来骑兵的速度就是他的依仗。即便打不过,还可以完全选择逃跑。现在华兴军的骑兵冲出后,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迫击炮营加入战斗后,季米特里的神经立即收紧,立马就让传令兵下令停止进攻。
虽然十路大军都距离华兴军不到两百米,但是这两百米完全成了不可逾越的天堑,几乎是冲上去一批倒下一批。
楚天月所统帅的辽宁省军区,早就在这里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步枪、机枪、迫击炮完全成交叉火力设置,火力顷刻间足足覆盖十几公里。不管季米特里从哪个方向全力突围,其他阵地的华兴军都会迅速补充过来。
“上帝啊,这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军队啊?”
楚天月hetushu•com早已亲赴前线指挥战斗,对付这种密集冲锋的战马阵型,当他们冲进五百多米的时候,前线的阵地就全部的开火射击。
战马的速度很快,老毛子顷刻间已经踩着尸体突破到了三百米的距离。
双方你逃我追,足足在战场上奔跑了上百里的路程。在华兴军骑兵两倍的弹雨覆盖下,老毛子的骑兵现在只剩下了一万多被分割包围。
双方的高下立断,季米特里在战场的后面心焦如焚。
弹片刷刷就飞溅了出去,把战马的血肉之躯生生撕裂,连骑兵也被爆炸带来的冲击震杀。
不过骑兵来去如风,撤退到三百米开外后,子弹的精度就大打折扣。阵地的华兴军很快就停止射击,楚天月端着望远镜,环顾战场,把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他们面对不可战胜的防御战线,心中的战斗意志早已崩溃。胆小的已经吓得屁滚尿流,顺着战马的皮毛就留了下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战马流汗了。
这个时候,华兴军的阵地突然传来一阵阵的震和*图*书动。顷刻间万马奔腾而来,向风一样冲着老毛子的骑兵就冲了上去。
当老毛子突破三百米之后,华兴军子弹的威力更胜。他们有堑壕体系当做防御,完全可以相对安全的对着前面放枪,从而大大提高了射杀的精度。而老毛子在马上呈告诉冲进状态,手上的洋枪根本发挥不出优势。成批成批的子弹交织成弹雨,不断的打在华兴军的眼前,溅起阵阵的尘嚣,丝毫不能压制华兴军的火力。
当季米特里的十万残余骑兵发起冲击后,那种在绝望情况下的困兽之斗,让战场的风云失色。所有的老毛子心中都只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从这个鬼地方赶紧突围出去,返回欧洲的地盘。
华兴军开枪后,老毛子冒着弹雨冲进的这两百米的距离,完全是鲜血洒路,尸骨铺路。他们好似完全无视死亡,宁死也密集的继续向前冲进,顷刻间已经到地上万匹战马之多。
现在战斗仅仅进行了不到半个小时,他的手下已经有一半的战马倒地身亡。再这样打下去,http://m.hetushu.com不过一会全军都在这里覆灭。
徐耀带着骑兵呈压倒式力量冲出,很快就以两倍于老毛子的力量,把老毛子的十路骑兵分割歼灭。
他现在很犹豫,要不要停止冲击,但是胜利又似乎在眼前,要是真半途而废,又下不了这个狠心。
炮弹爆炸的冲击力完全和子弹不同,子弹只是单个的射杀,而炮弹一旦炸响,方圆十几米都要受到波及。
令旗不断的挥动,阵地上的子弹汇聚成一道铁血风暴,瞬间在老毛子的骑兵中刮过。所到之处,无不是皮开肉绽,血肉飞溅。
老毛子十路大军,在冲击到三百米的时候才死亡过万,但是在三百米冲进到二百米的时候,却足有两万多战马躺下。
骑兵和战马是一个整体,一旦在高速的冲击中,战马被打中,那骑兵在巨大的惯性下,不似也摔成重伤。
季米特里被手下牢牢的护卫在军阵里,他这一路只剩下上前兵马,而四面围困的却又两万多华兴军。包围圈的每个老毛子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,全都等待着最后的厮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