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5章 卫护蔡家

刘辩沉思片刻,道:“老师才学甚好,名望亦高,若是处置不当,惹得朝臣上书,更让父皇烦心。儿臣以为老师处理政务并非强项,性情又迂腐,以儿臣之见,不如眼不见为净。”
何风铃年近四十,与何后生得有四五分相似,因她并非嫡女,在何家地位甚低,但与何后关系最好。此处赴京,正是为了黄玄调职一事,不想途中差点遭遇大难。
姜述与蔡琰最是要好,怎能任人夺了蔡琰?此时心火怒生,良久才压住火气,问道:“蔡夫人何时允婚?”
卫都在外面暗中窥探,却不敢出面阻拦,待要派人尾随,又被姜信拦下,不得已只好悻悻而归,次日领人返回河东报信。
姜述顿时放下心来,谓典韦道:“召集家丁,随我前去蔡府。”
姜述道:“请夫人收拾细软,只留家丁看家,余人皆到我处安置。以免顾此失彼,让有心人钻了空子。”
赶到蔡府门前夜色已临,姜述上前唤门,有位老者开门出来,却是蔡府老仆蔡福,近前认出姜述,顿时喜道:“原来是姜大人,先到门房稍候,我这就去禀报夫人。”
姜述冷笑一下,谓此人道:“你是何人?为何在蔡府门中逗留?来人,将此人押到北部尉去!”
灵帝当初将蔡邑下狱,纯是因为被顶撞得狠了,此时火气早消,刘辩说起此事,灵帝倒也不和*图*书怒,道:“蔡邑才学尚佳,就是不明事理,朝堂之上屡次顶撞父皇,却是不能轻纵。皇儿认为该如何处置?”
卫仲道前番受了惊吓,回到河东养病,虽在病榻之上,心中却念着师妹,派人向蔡邑求婚。蔡邑知道蔡琰和姜述要好,又折服姜述才华,心中早将姜述视为佳婿,寻个借口婉拒了这门亲事。卫仲道虽然不甘,但是蔡邑身居庙堂,声望又高,卫家势力再大,也不敢相强。
姜述与蔡邑年纪相差虽大,两人相处尚可,又与蔡琰私下交好,此事自是不能不管。姜述匆忙回府,思索良久,谓姜信道:“你持我手书,速去蔡家将夫人小姐接到住所,以免为人折辱。我进宫去见殿下,想法救出蔡邑大人。”
卫都闻听对方搬出大皇子,知晓这番卫家也强压不住,连连拱手作揖认错,带着家丁狼狈退了下去。正好蔡琰母女随同蔡福出来迎客,一同到前堂叙话。刚进屋内,蔡琰满腹委屈忍耐不住,抽泣不能成声,姜述看在眼里,酸在心里,谓蔡夫人道:“我昨日归京,今晨听说先生下狱,日间已与大皇子商议,若无意外,近日就可救出先生。卫仲道身为弟子,值老师危难之时,不思营救之道,反而趁人之危,这等无耻小人,如何配得上琰儿?”
姜述想起史上蔡邑灵帝时下狱,hetushu.com最终被流放戍边,应当没有性命之忧。蔡邑此人性情,若说教书育人十分合格,朝堂之上政治智商却低了些,此事怕是被人挑唆当了出头鸟。姜述想到这里,心想以蔡邑性情这官职不要也罢,正好去青州国学当老师,但要办成此事,得想法先免去其罪。
蔡夫人还在犹豫,蔡琰一向信服姜述,在旁不断催促。蔡夫人思索片刻,心道卫家这般做派,想来依靠不住,既然姜述答应帮忙,搬去正好避开卫家纠缠。蔡邑为官清正,除了书籍以外,细软却是不多,不多时收拾停当。蔡夫人留下家丁看家,与蔡琰带着内堂婢女,跟随姜述一同出门。
刘辩见灵帝心情不错,趁机说道:“此次来见父皇,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蔡琰见到姜述,心中便有了底气,止住悲意,走到姜述近前,道:“卫家甚是无礼,蔡福说父亲数位至交好友前来探视,皆被卫家人挡在门外。”
姜述见蔡琰双眼红肿,腮边挂着珠泪,不由心痛不已,从怀里取出软帛,递给蔡琰,道:“遇到大事更要冷静,先擦擦眼泪,我们仔细商议。”
正在此时,斜刺里出来数人,为首一人身材魁伟,大刺刺地走近前来,呼道:“何等何人?何事来蔡府?”
姜信附耳谓姜述道:“此人是卫家族人,今日接人之时,便是此人从中m•hetushu.com阻挠。”
王越道:“近期不断有地震、巨蛇等怪异事情发生,朝中众官员言,种种异状皆重用宦官因此上天示警,上书弹劾内侍,陛下临朝之时,蔡大人当堂面谏,请降罪张让、赵忠等,触怒陛下,当即下狱。”
姜述与刘辩关系甚好,何风铃虽非嫡女,但也是刘辩姨母,当下不敢失礼,言辞之间颇为恭敬。何风铃见姜述虽是年少,却是谦恭有礼,又有才名,心中委实喜欢,若非膝下无女,定要将姜述收为女婿。
过了几日,刘辩听说灵帝心情颇佳,前去给灵帝请安。灵帝见刘辩身材长高不少,也结实许多,气度稳重,举止已有龙凤之资,内心大为欣慰。询问一会学业,见刘辩回答十分得体,不由夸了刘辩几句。
众人安顿完毕,次日一早,姜述与史阿等师兄弟一道,先去拜见王越,询问京城近况。王越道:“蔡邑大人下狱,除此并无大事发生。”
姜述傍晚回府,姜信说道:“今日前去蔡家接人,不想被卫家人阻止。我仔细打听,方知蔡夫人为救蔡大人出狱,使人求助卫家,卫家借机向蔡夫人求婚,说若是蔡小姐许给卫仲道,两家便是姻亲,卫家出面也有借口。蔡夫人无奈答应下来,蔡小姐却是不愿,卫家人不放心,便派人在蔡府附近看着蔡小姐。”
蔡夫人看见这般情境,不由m•hetushu•com恍然大悟,怪不得蔡琰宁死不允婚约,原来是因为眼前这位少年。又想姜述年纪虽小,却与大皇子交好,又熟识朝中文武,若是出手相助,夫君必然无碍。蔡夫人心事顿时放下大半,道:“夫君一事,还请大人费心。”
卫都见多识广,见了令牌,知晓姜信所言非虚,连忙低头认错。姜述现在诸事繁忙,无暇对付卫家,也不想将事闹大,与卫家结成死仇,虽然不屑卫家所为,但仍以大局为重,令人放开卫都,道:“蔡大人虽然下狱,家人却是无罪,为何恃强隔绝蔡家?蔡大人乃皇子恩师,我今奉大皇子之命前来探视,若是你等敢于生事,待到大皇子怪罪之时,莫怪我未提醒你等。”
等到进了京城,魏延与姜述辞别,护送何风铃自去何家安置。姜述此时在洛阳城中已经购置房屋,距离皇宫不远,面积不大,收拾得十分干净。
姜述闻言大惊,问道:“因为何事?”
灵帝听刘辩所言有理,道:“何为眼不见为净?流配边疆?”
灵帝道:“讲。”
“最近儿臣学业有所小成,少不得蔡邑老师功劳,听闻老师触怒了父皇,特请父皇饶恕老师之罪。”
姜信道:“因为蔡小姐不允,蔡夫人不敢做主,只是口头应下,婚书还未填。”
正在卫家无可奈何之时,恰好蔡邑下狱,蔡夫人乱中求医,竟然求到卫家门m.hetushu.com上。卫仲道便趁人之危,强索师妹婚约,又派一队家丁来京,名义上是尽弟子之责,保护蔡琰母女,实是监视蔡家上下,以免被人坏了好事。
一路之上姜述存心交好魏延,魏延感念姜述知遇之恩,便私下拜了姜述为主。姜述念起一事,仔细向魏延说知,让魏延先在洛阳暂住,听候大将军调令。
姜述进宫寻找刘辩商议,蔡邑也是刘辩老师,出了事情刘辩同样甚是挂念,不过刘辩虽是皇子,却未开府,至今住在南宫,朝堂之上实力全无,也没什么手段。姜述低头沉思一会,想出一个办法,与刘辩仔细琢磨。
卫都奉命前来,也是尽职尽责,拦住一些街面宵小骚扰,也拦住一些上门探听的蔡邑好友。若非此次姜述进京,蔡邑久在狱中,好友皆被阻住,蔡夫人被逼无奈,说不定真会与卫家正式婚约,蔡琰一生幸福将会就此葬送。
姜述身为南宫卫士丞,典韦、姜丁、姜信皆入了军籍,众人听令上前,顿时将卫都捆个结实。卫府家人上前理论,姜信出示宫中令牌,冷笑道:“无理阻挠南宫卫士办差,想谋反吗?”
此人名唤卫都,是卫家远支族人,因为练习数年武艺,在卫家担任家丁队长,平常轮值卫护卫家安全。此次受卫仲道之命,领着一队家丁来到洛阳,就近租了一个小院,对外人称卫护蔡府上下,以免蔡家母女受人骚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