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67章 迎娶万年(一)

“你懂什么,娶公主跟模样有啥关系,人家可是神人弟子,胸中有得是才学和本事。”
姜述一边前行,一边朝着四下不停点头为礼,惹来阵阵声浪,甚至还有成群的少女瞄向这边,不知道在叽叽喳喳说些什么,那些少女目光很是大胆,不时发着起哄的声音。
“我听人说,神童可是天上的星宿下凡!”
纳征就是后世所说的下聘,雁、清酒、白酒、粳米、稷米、蒲、苇、卷柏、嘉禾、长命缕、五色丝等等若干礼物,白雁拿个竹笼装起,谓之云礼雁,然后是纯白的羊羔,同样称云礼羊,接着是各种美酒,然后谷子、稻米、栗等谷物,谓之黄白米,在姜战指挥之下,金银俗物一概不用,玄纁则是赤黄色和纯黑色的帛三匹,然后同捆在一起扎好。有道是玄法夭象,男也;纁仿地象,女也。阴阳之礼合,故男女交通也。玄纁二物同束一所,三寸版子系着附腰,题云‘礼玄纁’,安在轝中。还有上好的联珠对禽对兽变形纹绵、蜀绵、花缎、绛、绢等,前些日子特地购来的虎皮也放在里边,另有小元宝无数,还有玉器等等,让人眼花缭乱。
从中庭出来,再到宗正府见过众位宗亲王候。宗正府在宫外,满朝文武皆在宗正府门前观礼,如此隆重的婚礼比太子大婚规矩还要繁琐,让人眼花缭乱。甄姜也在人群之中,美女幽怨的眼神http://m.hetushu.com明显与喜庆气氛不搭调,姜述无意间看见,报以歉意的一笑,紧跟着去忙活下边的程序。
举目望去,姜述被眼前场面惊得差点缩回门去,人山人海亦不为过,街道被堵得只剩下一条狭小通道。姜述正了正衣冠,朝着前来观礼的京城百姓行了团揖,在一阵轰然作响的喝彩声中跨上马,挥手扬鞭。此时有人一声号令,鼓乐顿时响了起来,仪仗、彩典等纷纷现身。看热闹的街坊四邻太多,马几乎迈不开步子,幸好今日是皇帝嫁女,早作了准备,数百卫士呼喝连声,开出一条路来。
亲迎这天,姜述及在京姜家族人在姜战带领下,来到摆好祭祀物品和香案的中庭,众人皆跪伏于地,由姜战宣读祭文,意思是姜述要迎娶万年公主,告诉祖宗在天之灵,从今以后万年公主就是姜家人了。
她的话立即惹来一阵宛若银铃般的笑闹声:“阳新这话是极,这姜家儿郎要娶公主,今日若拿不出点真本事,休得过我等这一关,快快先赋首喜庆的诗来。”
“好!好一个天涯共此时!”早有佳人高喝起来,一时间赞扬之声此起彼伏。
首先就是纳采,纳采即为男家请媒人到女方家提亲。若女家同意议婚,则男家正式向女家求婚,正式求婚时须具话雁为礼,于吉日黄昏之时赶往,纳其采择之意。当然不是http://m.hetushu.com姜述自己去提,活雁此时就派上了用场。
进宫第一关是皇家女眷,在前殿天井外面守着,担任男宾相的郭嘉刚上前去,便挨了女眷一顿肥拳,逐一送了红包,受尽刁难,才得以进入中庭。
在众女的催促声中,姜述无奈,只好搜肠刮肚在脑海里寻找喜庆的诗词应付,郎声颂道:“神合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,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。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,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。”
“如此才学,别说是娶公主,就算是娶皇……公主也不为过!”这位差点儿失言,说成娶皇后,担心惹事,赶紧隐匿在人群当中。
进入宗正府,在刘焉介绍下,对着宗室长辈继续叩拜,昏昏然然,折腾个把时辰,刘焉示意一切完毕。姜述才在众人簇拥之下,朝着万年公主所在的后宫行去。
周礼将婚礼过程分为六个阶段,古称“六礼”,即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。在按六礼而行的婚姻中,除了纳征礼以外,其余五礼均需男方使者执雁为礼送与女家。因为雁是候鸟,随气候变化南北迁徒,配偶固定,其中一只死亡,另一只不再择偶。周人认为雁南往北来顺乎阴阳,配偶固定合乎义礼,婚姻以雁为礼,象征一对男女阴阳和顺,也象征婚姻的忠贞专一,又称奠雁礼。
“瞧瞧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神m.hetushu.com童,听说年纪不大,但这个头不矮,模样确实俊俏,怪不得能让公主相中!”
阳新公主笑笑,退到了一旁,又一位宫装丽人站了出来,黄忠在一旁小声介绍道,正是灵帝的嫡妹东海公主。东海公主容貌娇艳,年纪也不大,丝毫不弱于何后,凤眼含春,面若桃花,只见她叉着纤腰道:“你过了阳新那一关,却还不曾过我这一关!快快再赋诗一首,做得好,众人就饶了你,要是做不好,休怪众人不让小公主进你家门!”
就这么勉强在人潮里朝着皇宫移动,从门庭大开的南宫门进入皇宫,门前设了警戒线,只有黄忠带着太子府十位卫士,护着新郎、主婚人、宾相等数人得以进宫,其余人皆在宫门外等候。
姜述见众女稍稍安静一些,拱手道:“公主殿下,如此,可好了!”
宗亲会议一番,递出八字交给周异,然后请出一位道士,合了姜述和万年公主的八字。根据双方出生年、月、日、时和属相推算,查其是否相生相克,谓之合八字。一个人的出生年、月、日、时配以天干地支,两字一组,四组共八个字。五行相生相克即木生火、火生土、土生金、金生水,水生木;水克火,火克金,金克木,木克土,土克水。姜述虽然不信这一套,可他人谁敢不信?
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,纳征的六礼开始出门,路上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和-图-书姓,名扬天下的小才子娶公主,大伙都来凑凑热闹,瞧个新鲜。
郭嘉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阳新公主截下话头:“傧相之仪,到此而止。久闻妹婿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今日一见倒是一表人材,不过嘛,今日你到了这里,休想轻轻松松娶了妹妹。”
郭嘉当先恭身行礼:“见过阳新公主,今日下官为傧相!”
阳新公主端详一番,点了点头,又道:“久闻妹婿才学执大汉牛耳!不过我却不信!对不对啊!”
一位窈窕美妇当先拦住去路,手插纤腰还未开言,随行的黄忠指点道:“这是阳新公主。”
一篇全是四言六言的文言文,就是所谓的排比对偶,称为骈四俪六的通婚书,姜述呕心泣血,连熬两天两夜写就的这篇通婚书很有水平,以至周异读完之后,喝了几大口茶水才喘过气来。周异念过通婚书,然后拿着记着姜述生辰八字的红纸,郑重交给宗正刘焉。
到了宗正府,刘焉收下纳征的六礼,算是确定了婚姻关系,太卜此时出场,开始占卜和商量吉日的请期。纳征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全部搞定,婚礼便到了亲迎的步骤。
姜述以才学闻名于世,宗室女眷正好趁此机会见识一番。姜述知道要是不能让这些公主皇亲满意,根本就无法过关,只好应承道:“既然如此,述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最后,道士开口宣布姜述与万年公主八字相合,两人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婚配为天作之合,然后一帮皇亲会集商议一番。大约一炷香后,刘焉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答婚书,递给亲近宗亲肥城王刘新,刘新又念叨一炷香功夫,前期工作算是结束。纳采、问名、纳吉这三关过了,两天之后,开始纳征。
此时整个后宫全被赤色丝绸挂满,赤红色灯笼几乎把此处装点成了璀璨的花房,门外早有人拦住去路,笑语嫣然扮相喜庆的宗室女子把姜述拦个结结实实。
见阳新公主得意洋洋,姜述只好上前,见礼道:“姜述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进了中庭先行叩见董太后,然后由刘焉主持,灵帝和何后高坐堂上,叩拜之后,灵帝和何后叮咛几句,总之就是嘱咐姜述,婚后要好好对待万年公主。
祭祀活动完毕,姜述于堂前辞了周氏,出门迎亲天色恰好,一身赤色吉袍腰佩长剑的姜述出发,刚刚步出府门,就听见无数叫喊声有如翻卷的巨浪一般轰然扑面而来:“小侯爷出门喽!”
大婚之事得有亲人相帮,姜战此时已为齐郡太守,接到姜述书信,护着周氏一行进京,就摇身变成主角,前往宗正府向宗亲代表宗正刘焉纳采,帝王嫁女,天子不亲主婚,而是宗正主婚。
姜战到了宗正府与刘焉续礼,呈上通婚书递给主婚人周异,周异开始宣读:“……阔叙既久,倾属良深。盂春犹寒,体履如休?愿馆舍清休……愿托高媛,敢以礼请。青州姜氏述顿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