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20章 董后乞命

室内风平浪静,董太后问道:“述儿,能否将我放了?”
姜述原本因为刘辩之死,对董太后、刘协恨之入骨,今见董太后这般模样,不免又觉得可怜。实则董太后并无大恶,争权夺利是内宫常事,董太后下诏让董卓入京,确想灭了何家,推举刘协上位,但绝无杀害灵帝、刘辩的想法,只是事情发展出人意料,久居深宫的董太后无法掌控局面,最后导致嫡子嫡孙丧命。
姜述现在已经放开了,既然已经开始,就要玩得尽兴,让董太后趴伏下去,站在她的身后,也稍微趴伏,跨骑在圆润挺翘的丰臀上,伸出大手揉着雪白硕大的高丘:“皇祖母,这是传说中的后交式。”
董太后坐好,双手却抓住姜述衣袖不放,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生怕松手之后,再也无处求救。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,除了姜述之外,谁有能力阻拦何后复仇?
姜述竭力将原先的恨意转化为粉色的战斗力,大枪更见茁壮,又见埋头苦干的董太后确是一位老美人,眉目如画,雍容端庄,绝对的良家熟女。姜述开始肆意玩弄这位高贵的女人,内心泛起无边的快意,征服身份高贵的女人,重要的不是感观,而是满足引以为豪的虚荣心理。心里龌龊地想:“陛下,你老娘的身体保养得真好,小婿我用起来很舒服!”
董太后说到这里,想起何后的毒辣手段,不由打了和_图_书一个哆嗦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双手紧紧抓住姜述衣袖,脸上露出惊恐万分的神色。
董太后开始为姜述脱衣,姜述数次想要阻止,但内心却有一份龌龊的愿望,灵帝的老婆和女儿都不错,想来灵帝母亲也差不到那里。这份龌龊的念头欲来欲强烈,最终战胜了理智。
董太后见姜述进来,心中忐忑不安,以为大祸临头。她身居高位多年,享尽人间荣华富贵,越是如此,越是贪生怕死。董太后强作镇定,高坐案几后面,貌似一脸平和,仪态威严,实已浑身打颤,冷汗直流。
姜述摇了摇头,放董太后去长安,那不是没事找抽吗?叹了口气,拉开董太后抓住衣袖的手。董太后突然象疯了一般,紧紧抓住姜述的衣袖,道:“齐侯,你放了我吧,我给你金银,给你美女,给你我拥有的所有一切。”
严格讲起来,姜述应该感谢董太后、董卓和袁家,若非洛阳兵变,朝廷兵马一旦消灭黄巾,姜述就得小心翼翼做人,稍不小心就会被人扣上叛逆的帽子。如今占据大义,攻城略地,实力暴涨,应该说是沾了这次政变的光。
想着当初在灵帝面前胆战心惊的模样,姜述忽然泛起强大的战斗力,要用力征伐这位美艳熟女。意识到清白将失,董太后不由凄艳地轻声呼叫,美眸流出珍珠般的泪水。姜述伸手拍拍这和*图*书张艳丽的粉脸:“不愿意!晚了!”说着,虎躯一震,虎腰一挺,又一挺。
谁能料想,东汉末年尊崇高贵的国母,竟然为了活命奉献出自己的身体,如今正用口舌进行清洁工作,而清洁的这物本属于她的嫡亲孙女万年公主。
姜述摇头道:“不能。”
董太后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她与何后勾心斗角多年,清楚何后手段,何后夫、兄、子皆因上次政变故去,她为幕后推手,自然难逃罪责。何后一旦入宫,定会使出厉害手段,让她生不如死。董太后念到此处,冷汗直流,毫不顾忌体面,走到姜述身前,行下大礼,颤声道:“齐侯救我。”
董太后急道:“齐侯,你将皇祖母放了吧,只有送我去长安,我才可能活命。”
“不是不愿意,”董太后凄婉地哼道:“是你那里实在太大,我数十年未经人事,不堪征伐!”
“这姿势有些难为情,换个姿势吧。”董太后觉得有些不堪,自尊心做怪,禁不住央求道。
姜述躺在帐内,董太后趴在他的腰间,伸着头仰着脸,美目流盼。姜述抚摸着光滑的玉背,道:“真是一块肥沃的土地。”
渐渐适应了姜述胯下尺寸,董太后觉得一阵快感慢慢充溢全身,闻言又有些羞怒交加,还未有所反应,姜述三浅一深,九浅一深施展出来,也许是她第一次跟男人私通,她的内心深处除了忿恨羞和_图_书愧,还泛起阵阵偷情的愉悦,让她无比兴奋,春潮更加汹涌。
董太后琢磨半天,心道若要逃脱何后魔掌,只有悄然离开洛阳一途,但是姜述又怎会放任自己离去?毕竟何后与姜述关系亲近,万年公主虽是自己嫡孙女,更是何后亲生女儿。董太后苦思无计,道:“齐侯,我知道你足智多谋,你得想个法子救救我。如若她进京来,我……”
待董太后情绪渐自平复,姜述道:“皇祖母有无办法?”
大汉最尊贵的女人房中,红被叠浪,青帐卷云,脂粉味很重,香气袭人。相比万年公主的闺阁,董太后寝室更加浓艳一些,此时也多了些暧昧的气息。
姜述无法决断,想起董太后久居高位,或有自保之策,遂去皇宫与董太后面谈。董太后软禁在安平宫,她在此居往多年,生活待遇与往昔基本没有变化,只是失去了人身自由,身边宦官宫女皆换成左丰的心腹亲信。
董太后已有四十出头,保养得法,脸上看不出一丝皱纹,似三十余岁模样。如今泪眼朦胧,如梨花带雨,贵妇哀怜,委实让人同情。姜述扶董太后起身,道:“皇祖母,此番前来商议,便是为了您的安危。您且坐好,我等好好商议。”
董太后这一生,初次享受到如此酣畅淋漓的快感,在姜述的大力征伐下,董太后轻声喊出心中的愉悦,纤纤玉手紧紧搂住姜述的脖颈,大声和-图-书娇喘。半个时辰过后,董太后体内那股暖流再度浇在小姜述身上,姜述也感到浑身酥麻,再也抑制不住,关门大开,种子撒在肥沃的土地上。
“让臣再耕一耕这块肥田。”姜述说完,又爬起身来。
“可惜这么多年没人耕耘播种。”董太后幽怨地说道:“良田旷的久了,快成荒田了。”
董太后见姜述举止有礼,心中稍安,道:“免礼。齐侯收复京城,乃是大汉之福,进宫见孤有何要事?”
姜述道:“不日母后将要抵京,臣内心惶恐难安,因此来寻皇祖母商议。”
董太后疯子般地将姜述拉入寝室,随即开始脱衣,姜述一时间目瞪口呆,董太后说得没错,她的身份确实尊贵,是大汉皇帝灵帝生母,平时仪态威严,虽然年纪大些,但是保养很好,确有与众不同的贵妇诱惑。姜述是穿越大叔,董太后的年纪在他眼中并不算老,勉强算是同龄人吧。
姜述道:“臣只能设法保全皇祖母性命,臣是外臣,不能出入宫廷,能保得一时,却保不了一世。”
董太后的胸脯很大,腰身较粗,标准的丰乳肥臀,姜述不由将她与何后比较,何后上身较为丰满,但是臀部瘦些。想到这些,姜述忽然发现近期忙于军政,多日未尝肉味,见董太后用红唇吮吸那物时,腰腿起伏,万黑丛中一点红隐隐欲现,真正有些心猿意马。
姜述闻言停下动作,只是抚摸细腻柔和*图*书滑的肌肤。董太后忍受不住,肥臀一送,娇哼一声,却又欲言又止。熟透了的身体,看来经得起暴雨狂风式的征伐。姜述不再客气,不再管董太后究竟涌出多少春潮,纯当发泄。
姜述笑道:“多搞几次,习惯就好了!”
已是深秋气候,脱了衣衫的董太后身体不由有些紧缩。虽是年纪大些,但是身体保持得确实不错,肚子没有明显隆起,比起少女显得肥满丰盈。
董太后还在娇喘,神情复变得冷艳端庄,望着姜述道:“述儿,满意了吗?”
董太后在不断的征伐下,渐渐褪出平常的威严端庄,渐渐开始放浪癫狂,让没有心理准备的姜述差点招架不住。姜述现在明白,这样的女人才能够全方位地满足男人的幻想,当下稳定心神,全力以赴,开动马力,董太后渐渐不堪这般大刀阔斧,娇哼着求饶道:“能不能轻一点儿?”
姜述上前行礼请安,道:“臣叩见皇祖母。”
说到这里,董太后突然泄下气来,她忽然发现方才所说的金钱美女,对于身握大权的姜述来说,根本没有丝毫诱惑力。董太后忽然想到了什么,拉住姜述的衣袖,跪伏上前,道:“齐侯,我给你最宝贵的东西,我把自己给你。我保养得很好,董卓还曾有过非分之想,常来宫中纠缠。董卓说过,不是因为我年轻,不是因为我美丽,而是因为我的身份尊贵。齐侯,董卓没得到的,我让你得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