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21章 引诱董白

董太后道:“或许董卓作恶太甚,诸子皆早逝,长子生前留下一女,名唤董白。董白软禁在文清宫,这少女十分善良可人,董卓部将都喜欢她,不如将她收为侍妾,日后招降董卓旧部会起很大作用。”
次日,姜述去见董太后,说起诸事,董太后已让姜述迷了魂魄,自是言听计从。董太后随即下诏,明示天下,详细述说袁家、董卓密谋加害灵帝一事,号召天下百姓尤其皇室宗亲为灵帝报仇。
昨天早晨,她没心思吃饭,问宫女他去了那里,宫女说他在上朝,与大臣议事。她不想吃饭,不想喝茶,只想见到他。她不停地问。宫女是个好人,出去问了十多次,每次都说他在忙。午时,她还是没有心思吃饭,呆呆地坐在房内,想起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晚饭的时候,她实在没有胃口,一点也吃不下。宫女说:“小姐,你得了相思病。”
董太后老牛吃嫩草,受到雨露的润泽,显得红光满面,似乎一下子年轻不少。得了年少情郎,早将刘协抛在脑后,每次姜述过来都似下人般伺候,让姜述产生一种强烈的成就感。有时候与董太后聊聊天,觉得董太后也不是那般可恶,只是一名普通的深宫怨妇罢了,甚至对她的遭遇有些深深的同情。
姜述此时却在御花园,给董白讲猫与老鼠的故事。姜述领兵杀死董卓,早已传遍京城,但是姜述花言巧语,将责任转嫁至袁家身上,董白少女心性,单纯善和_图_书良,见姜述说话郑重其事,又有名望,没有想到姜述只是推脱责任,当即就原谅了他,还为误解姜述而感觉有些愧意。
董太后气得浑身发颤,回过头想想,姜述确实没有应允什么,一切皆是自己主动。想到这里,董太后不由悔恨万分,又无可奈何,不由凄然泪下。
姜述道:“我不放你,也不会让别人折磨你。自今天开始,你也是我的女人。”
看风?这让她很好奇,心情不知不觉变好,忧伤的思绪渐渐无影无踪。随着他次第看去,才明白看风是很有趣的事。花瓣随风而落是风,香烟缭绕是风,远方传来的琴声也是风……
姜述大喜,又道:“何后与董太后不睦,若何后回京,必杀董太后泄愤。董太后性命事小,但毕竟是当朝太后,身份尊贵,若是伤了性命,担心皇室生事。刘表、刘岱、刘焉、刘瑶均坐镇一方,稍有不慎被人利用,就会影响大局。”
姜述道:“我答应过吗?”
姜述勾搭少女确实有一套办法,当然也与硬件有关,长相、权势、财富,到了后世也是标准的高富帅。姜述很有耐心,不会急不可耐主动表白,而是像勾引大白兔一样,今天一个萝卜,明天一捆青菜,今日说几个笑话,明日讲几个故事,如此未出十天,弄得董白一天见不到他,便似丢了魂魄一般。
那天,他一直陪着她,安慰她,跟她说了许多她不太明白的事。最后,她相信了他的www.hetushu.com话,即使他是骗她,她也会去相信。他说:“相信我,我是个好人。”她点了点头,说:“我相信你是个好人。”然后他拉起她的手,道:“走,我带你看风去。”
姜述大权在握,倒也不怕别人流言,若是流言姜述来搞宫女嫔妃也就罢了,说与董太后有一腿,估计九成九的人不会相信,家中美女成群,怎会看上年老色衰的董太后呢?一向谨慎的姜述却不敢大意,宫中护卫、执事虽已换成可靠之人,但胡作非为时依然会安排亲卫警戒。
贾诩笑道:“只需让董太后出示诏书,将其中实情公开诏示天下,将罪责推到他人身上,再让她向何后诚心认错。何后顾全大局,董太后已无威胁,又可利用,何乐而不为?”
董白清晰记得那天夜里匆匆逃出洛阳的景象,若非周边护卫拼死冲锋,她早就死于乱军之中。火把下,一具具奇形怪状的尸体,横七竖八堆在让血染红了的大地上,她身边的护卫次第死去,她被一位士兵从车内拖了下来。她很恐惧,闪烁着寒光的大刀已经举在半空,她闭上眼睛,等待着生命消失的瞬间。那时候,她忽然不惧怕了,她感觉死去的亲人在不远处招唤着她。正在这个时候,有匹快马一边疾驰一边大喊,道:“大将军有令,不准杀俘,投降者免死。”她侥幸得了性命,又被人认了出来,当成高级俘虏押入京城。
姜述问起董卓进宫所为,董太www.hetushu.com后道:“那个贼子绝对是色中恶魔,进宫看上的美女,都以各种借口弄出宫去。也许对于这些女子来讲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常年孤守宫中,又无人临幸,身份虽然高贵,生活却毫有意义,日复一日,与等死有何区别?”
说来也怪,董太后如此年纪却让姜述很着迷,就好象当初着迷何后一样,也许是姜述的心理年纪太大,只能从她们这里寻找前世妻子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。十六七的少年着迷四十余岁的老妇,让人感觉甚是变态。风韵犹存的太后和年青貌美的宫女,你会如何选择呢?
董白想起往事,不由痴了。那天他问:“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?”她说:“我只知道你是个好人,你不会害我。”他笑道:“你知道了我是谁,你会恨我,也会怕我。”她说:“不会的,你对我这么好,我怎么能恨你呢?”他说:“我是姜述。”
董太后不由有些气结,道:“我都这般做了,你怎能不守信用?”
贾诩低头沉思一会,道:“只能劝说何后以大局为重,暂且忍让。再让公主接董太后出宫供养,公主仁慈,何后即使想要加害,也要顾忌你们的面子。”
前天,他没来,宫女说他在主持朝政。他是个大官,跟当年爷爷的官差不多大。他很忙,以前不管多忙每天都会来看她,这天她等到很晚,他没来。她想出去找他,但又出不去,只能在宫里等候。
她听了心里一动,宫女的话也许和-图-书是对的,她的心里全是他的影子,难道这就是相思?宫女又说:“若是饿得不漂亮了,侯爷就不会来看你了。”她忽然发现宫女很聪明,知道许多她不知道的事。她相信了宫女的话,晚饭时吃了很多,吃完饭后就开始打扮,她想让他发现自己很漂亮。后来宫女说:“小姐,快睡吧,眼圈都黑了,若是明天侯爷来,会不高兴的。”她很听话,躺在床上,可怎么也睡不着,脑子里满满的全是他。最后,她睡着了,梦见他抱着她,搂着她……
董太后在位多年,刘瑶、刘表等宗室对她十分敬重,接到董太后手书,大汉宗亲掌握地方者,纷纷下令抓捕袁家族人及亲信。扬州牧刘瑶、荆州牧刘表联合起兵讨伐袁术,要根灭袁家为灵帝复仇。
何后快要进京,姜述有许多工作需要安排,连续两天没有进宫,董白就显得急不可耐,到门口不知问了多少遍。姜述今天进宫,先去寻董太后放松一下筋骨,然后又来看董白,带她去御花园聊天。
那一天,他进了房间,宫女内侍都很尊敬他,宫女看他的时候,眼神丰富多彩,有的崇拜,有的爱慕,甚至有些宫女的眼神暴露出赤裸裸的欲望。他很帅,很和气,很会逗人开心。他会讲故事,会说笑话,他让她开心极了。
姜述沉思半晌,感觉董白身份敏感,确实可以利用。出宫之后,姜述与贾诩商议,贾诩道:“若是公开纳了董白,董卓声名狼藉,虽然招降董卓旧部有利和-图-书,但弊大于利。不如让董白伪为董太后族人孤女,改名而纳之,天下人不知真相,自然不会产生影响。日后招纳董卓旧部时,再让她写信或者出面,如此既不误事也不会影响声名。”
宫里生活很好,氛围非常安逸,董白却感觉很孤独。宫女内侍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她,似乎她是让人惧怕的恶魔或是让人恶心的怪物,她整日呆在室内,不敢出门,也不敢与人交谈,她似乎将自己的心灵封闭了,从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,变成一名沉默寡言的少女。
董太后脸色突然阴转多云,上前温柔地为姜述穿衣,道:“述儿,别生我的气,我不是怕你那位岳母吗?”
她愣了,因为她恨姜述,姜述杀死了爷爷,害得她们一家只能逃出洛阳,害得她熟悉的人一一死去。他看着她,脸上还是那幅笑容,眼神很纯真。
她笑了,说道:“你骗我。”他道:“你是个善良的女孩。但我不想骗你,我真得是姜述,但我不是你听说的姜述。”她哭了,从来没有如此伤心的哭过,就像最喜欢的玩具突然变成杀害亲人的凶器。
姜述又道:“听说董卓没有儿子?”
已是冬日了,午后的太阳让人感到很惬意,董白听着故事,望着眼前这位俊郎男子,不由感觉十分幸福,甚至比董卓在世的时候还要幸福。董卓在世时,尽管风光无限,整天泡在蜜罐里,反而感觉不出幸福的滋味。
姜述想了一会,又道:“保全董太后性命,何家定然不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