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5章 清剿水贼

姜述起身回礼,道:“两位将军勿需多礼,请座!”
曹豹不由垂头丧气,道:“诸葛太守亦是徐州人,我自认罪,不要加害这些徐州子弟。”
“诺!”典韦不敢怠慢,紧赶应答一声,大步出来,自去寻找丘力居。
一位亲兵建言道:“船上备有巨驽,或可轰开大门。”
“谢丞相!”数番征战,两将对姜述心服口服,礼数上十分恭敬。
士兵们本无战意,闻听上官下令,纷纷弃械下拜请降。
公孙瓒话音刚落,孙坚出言道:“公孙将军所言甚是,高句丽军既败,国内士气全无,我军随后掩杀,灭国不难!”
土垠城,典韦来报:“主公,东莱急报。”
曹豹奇道:“丞相远征幽州,如何知晓此间事情?”
曹豹道:“此事陶徐州理屈,作证原无不可,怎奈众人家小皆在广陵,若是出面作证,担心家小难保。”
贼首不由一愣,见部下士兵骚动,叱责几句,道:“废话少说,你等若不让开,休怪我等无情。”
姜述又道:“你等杀害汉民者,自行报数,斩百人以儆效尤。”
“罢了,不说这个了。去,将丘力居带到此处,我有事要交待!”姜述不喜欢听奉承话,打断典韦的话头,吩咐一句。
尾随掩杀?姜述不是没想过,灭掉三韩只是时间问题,高句丽新败,好生部署一番,灭了此国确实不是难事。不过当务之急却非攻打高句和_图_书丽,而是一统幽并两州,灭了袁绍。
典韦前头刚走,许褚后脚进屋,道:“主公,孙坚将军与公孙瓒将军求见。”
海匪一拥而来,姜泸定睛细看,不由大吃一惊。原来这些海匪并非乌合之众,皆着甲衣,行进之间军纪严明,不像普通匪徒,而是身经百战的精兵。
诸葛谨命人押送降兵先行,单独提审曹豹。曹豹不答反问,道:“我等行事机密,如何获知我等消息?”
后面姜泸引领部下又追了上来,那边水军搭好踏板,众军依序上岸,贼首见四面无路,不由慌了手脚,待要挥军搏杀,只听诸葛谨开口大呼道:“我们皆是汉人,并无斩尽杀绝之意。”
姜述道:“两位将军所言有理,高句丽这等小国,灭之只是举手之劳。前番让子龙攻打三韩,是为三韩作恶甚重,竟敢屠杀大汉百姓,安能饶之?三韩路途甚近,又有海路可以补给,子龙英勇有智,三韩灭国只是时间问题。我军如今停驻右北平,除了要破韩馥、袁绍,还要震慑鲜卑、夫余等异族。诸族若是聪明,近日会遣使前来交好。外患暂消,我等可以全力恢复幽州,继而大军西上,恢复并州,顺便灭掉匈奴。如今四周皆是敌人,若是分兵太甚,首尾难顾,一旦有所闪失,东北局势糜烂。灭高句丽小寇不过翻手之事,无须急于一时。”
姜泸一听此人为http://www.hetushu.com徐州口音,心道家主猜测应该不假,喊道:“你等皆是朝廷官兵,为何行强盗之事?丞相明辩秋毫,你等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,若不及时反正,以谋逆之罪论处,你等族诛之祸不远矣。”
诸葛谨笑道:“你手下众多,安能万众一心,早有人送来消息。若非如此,如何提前设伏?”
“主公算无遗策,算计陶谦老儿自不在话下。”典韦大嘴一咧,兴奋地一击掌,紧赶着捧了姜述一句。
姜述道:“有请!”
贼人到了港口之时,汉军已经尽夺贼人船只,在海上排好船阵。贼首见海路不通,领军往左边逃去,前方突然亮起无数火把,一股兵马阻住去路,正是诸葛谨引领郡兵在此埋伏。贼首知道中计,不敢引兵厮杀,统领部下又退往右边,行不多远,前方又涌出无数兵马,东莱郡尉姜封集合民兵杀来。威海安置退伍黄巾兵最多,民兵皆着兵甲,手持枪刀,杀气凛然。
太史慈奉命组建水军,以敬江部下为基础,兼并东莱水军,又征募万余士兵,在渤海训练多时,已经训练成军。战船皆使用三帆船,行动快捷,不惧风浪,船上配备火炮、驽车、火油诸物。水军正好缺少实战机会,太史慈得了东莱急报,分派船只士兵,从海路赶往威海。
公孙瓒道:“如今乌恒已平,听闻子龙在乐浪大胜,如今引兵去了三m•hetushu•com韩。又闻文远杀败高句丽军,实是欣喜若狂。如今乌恒已平,末将请求带兵征伐高句丽,为大汉开疆拓土。”
众人喏喏。
说完,挥手下令,守军弓驽手开始射击。只是贼人着甲,又有铁盾,虽然伤了十余人,但是效果不佳。贼首见状,命令部下强攻,但是商埠城墙高厚,皆为石块垒成,坚固异常,贼兵缺少攻城器具,一时间难有作为。
“嗯,曹豹草包些,未曾交手便被逼降。甘宁已经引军偷袭广陵,有陈家为内应,破城应该轻而易举。”
诸葛谨道:“本无加害之意。然此事应大白天下,请诸位做个证明。”
商埠门前交战益加激烈,双方皆死伤不少。贼首不停调兵遣将,但是商埠防卫严密,一时间并无进展,正在焦急之际,望见刘四带人回来,大呼道:“将巨驽安置正前,集中攻击大门。”
贼首望见大门紧闭,汉卒在城墙上严阵以待,知晓商埠有备,派一名手下上前喊话,此人上前十余步,大声呼道:“诸人听着,我等只劫钱货,不伤性命,此时退去还来得及。”
丘力居自负勇力,请求随军征战,姜述任命其为郎将。姜述听说摩利通晓汉事,令摩利为徐晃副手,管理乌恒民事。其余贵族愿意随军者,皆分至丘力居手下,不愿从军者送去洛阳安置。
诸葛谨道:“丞相神机妙算,非你我所知。请安抚部下,在东莱呆些http://m.hetushu.com日子,静待丞相军令下达。”
再说东莱海匪,确实可恶,接连出手劫夺,海商损失惨重。诸葛谨急报姜述的同时,安排郡尉、民兵司分头行事,又派人急报太史慈。
姜述伸手接过典韦手中竹管,旋开暗扣,从管内取出一个纸卷,摊开一看,近日悬着的心登时放了下来。
刘四接到军令,点了百余健卒同行,行至港口,却见海上不知何时出现无数海船,正是水军主力赶到。刘四虽然不识字,但是十分伶俐,一见便知大事不好,急忙说道:“大伙儿赶快撤退。”
姜述又择乌恒精壮者入军,得精骑六万,分为三军,命张飞、吕布、张合三将统领。让徐晃派人在乌恒聚居处建城,设置三县治理,各县设立马场,纳乌恒百姓于其中。又使人在洛阳建设府第,安置乌恒贵族居住,每年马场收入二成供贵族支用。
贼首正是广陵郡尉曹豹,奉陶谦之令,北上劫夺船只钱财,此时见四面兵马无数,士兵又失战心,当下弃械于地,道:“弟兄们,事至如此,随我弃械归降。”
待众人行近,见双手皆空,贼首正要发怒,刘四来到眼前,道:“水军夺了我军战船,港口已被封闭。”
威海卫校尉姜泸为姜述族叔,早已做了许多准备,海匪上岸之时,便得到消息,统兵护住商埠大门。不久,各商家又派护卫前来相助,计有千余,在姜泸指挥下,占据要害位置。
和_图_书首不由大吃一惊,港口被封,归路已断,若不能及时退走,汉军合围,自己就成瓮中之鳖。贼首顾不上发怒,急忙下令,全体退往港口方向。
诸葛谨摇摇手,笑道:“广陵很快就会易手,丞相亲自谋划,怎能没有后手?”
丘力居到了此时,已无退路,让摩利去军中寻出百名凶残之人,交到军前。姜述命斩首百人,悬首城头,以为震慑。又做祭文,带领手下文武,公祭死难百姓。
贼首点头道:“刘四,你速带些人,去船上搬取几架巨驽过来。”
海匪得手数次,胆子渐大,听说威海商埠聚积无数钱财货物,派出细作打探清楚,聚合部众趁夜往劫商埠。待到港口,见港口内停泊船只不是很多,但无人护卫,便派人夺了船只,然后集兵上岸,杀奔商埠而去。
孙坚与公孙瓒进屋,躬身问安,道:“丞相。”
姜泸哈哈笑道:“你等已中了埋伏,尤自大言不惭,真是可笑之极。”
贼首一怔,今夜倒了大霉,没有建功不说,被人抄了后路,此时又被人喝破身份,内心委实沮丧。又听诸葛谨道:“我乃东莱太守诸葛谨,你等皆是奉命行事,不得不为。此时弃械归降,不予追责,倘若继续抵抗,以重罪论处。”
“主公,可是胜了?”典韦见姜述脸上露出笑容,出言问道。
贼首心中略定,忽听那边姜泸呼道:“曹豹,你乃良家子,又是朝廷委任校尉,为何行此恶毒之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