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70章 智擒于禁(一)

曹操闻言,长叹一声,道:“齐侯所为,皆让我由衷信服,征乌恒敬服其果绝,不理国内危机,誓为汉人争气。其次为了数千并州百姓,不惜钱粮,劳师动众,杀人如麻,终是灭了匈奴,使异族再不敢欺压汉人,此人实为民族英雄。我自谓有治政治军之才,辖下百姓与其治下不可相比,想起甚是惭愧难安。”
曹操依计,写信送至长安,命于禁挑选精兵五百,乔装沿水路抵达青州,探知贮粮之地,设法焚毁。
曹操道:“此计甚妙。姜述平定匈奴,必会趁势夺取凉州,得设法拖延一时。”
上月下旬,县里发下公文,月初各亭民兵皆到县衙门集合,进行集中冬训。如同女工、运夫等名词一样,民兵是个新鲜词,去年征兵时,百姓认为民兵与乡兵相似,每年出些公差抵顶谣役,冬闲时不少百姓报名,集合后发下兵甲武器,与郡兵进行类似训练,非常规范。集中训练三个月,大伙儿练习军阵,熟悉号令,已有了正规兵丁的模样。到了时间,上头来人开会宣布,此次冬训结束,解散各自回家。大伙儿虽然觉得辛苦,但能吃饱肚子,又能学到真本领,感觉不错。各自回到亭上,亭长宣布,每人二石粮食,这是军饷。大伙儿均觉得好奇,民兵不耽误干活,训练期间管吃管住,还有军饷,真是好事一桩。
今年官府刚刚下文,百姓都涌去亭长处报名,亭长向大伙解释,去年训练的民兵已经入籍,登记和图书过名字,除非伤亡缺额,不再重新招收。民兵们兴高采烈,失去机会的壮丁垂头丧气,官府又下来文件,征丁修渠,管吃管住,每人每天补助一斤粮食。壮丁们盘算,不仅省了口粮,还能挣些粮食补贴家用,很快报满名额。还余些没事可干的壮丁,官府又下发公文,冬天可以去码头干力工,工钱不低。还说县里与东莱纺织工坊签了合约,运回一批小型织机,青年女工可以报名,培训一段时间领回纺机与原料,织成成品交回,按照数量给予工钱。这下男女都有了活干,一时间忙忙碌碌,与往常大不相同。
戏志才道:“李严多谋,实难对付,不若先行退兵。李严为客军,前期用兵便有客强主弱之势,若无外敌,汉中必会恭送出境。如今阳平关地理已经熟悉,张卫等将皆无智谋,待李严撤军,我军突进,可夺阳平关。阳平关至南郑,皆一马平川,汉中可下。”
这位大汉名叫纪灵,是当年刺杀姜述的刺客头目,姜述怜其勇没有杀他,与他约法三章,让他跟随东莱兵曹姜辰做名亲兵。纪灵侥幸得了性命,初时浑浑噩噩,后来见东莱与南阳大不一样,仔细观察之后,总结出不少不同之处。首先,东莱官员不像官员像衙役,整日忙得不可开交,很少打官腔,说得少做得多。其次,百姓十分忙碌也十分富裕,东莱用工的地方太多,只要出力肯干,保证吃饱喝足还有富余。第三,和图书精神状态不一样,无论官军民商,脸上都露着笑容,目光里都满含希望。
戏志才道:“校尉于禁可用。”
戏志才道:“丞相如今位及人臣,跟随丞相得富贵者众,若非兵临城下,何人愿意丞相出降?”
朝阳初升,乐安郡利县城门外聚有不少人,大多是本地农民,进城买卖或是利用农闲打些杂工。乐安与东莱临近,东莱许多风气已经影响过来,冬闲时大家不再无聊得晒太阳,百姓同样可以做事。
曹操道:“请言。”
姜述与匈奴一仗大胜,用时甚少,过程十分顺利,其间含有八分运气。消息传回,朝廷控制地区一片欢腾,三军士气高涨。贾诩、糜竺、庞统等人,欢喜之余忧愁却上心头。
戏志才道:“姜述所占五州,并州、幽州粮食本不能自给;洛阳民生逐渐恢复,勉强能够自给;其钱粮多出自翼、青两州,尤其依赖青州。若是派兵潜到后方破坏,其粮食难以供应,必然停止扩充。”
鲜红的太阳刚露出脸,城门已经大开,兵丁开始依次检查,放城外百姓进城。有位身材壮实的军官,坐在城门口一张案几后东张西望,突然指着一位青年男子,喊道:“你过来一下。”
打仗结束需要处理善后事宜,着实不令人省心,幽州、并州战争损失非常惊人。幽州渔阳周边让张纯搞得残破不堪,右北平、辽东、乐浪、代郡四郡都遭兵灾,冀州存粮都周济了幽州。新下并州更是www.hetushu.com残破,袁绍以一州之地养活近二十万大军,将民间壮丁抽走大半,粮草任务繁重,郡县均是拼命压榨百姓。匈奴左贤王部又洗劫并州数县,除了杀伤数千百姓,劫掠万余人口,还将五县钱粮几乎掠夺一空,并州因此多了大批难民。长安诸臣接到姜述指令,已紧急调拨青州粮食数批,送到并州救急。继而远征匈奴,幸而时间短暂,骑兵各部就食于敌,用去钱粮不多。即便如此,洛阳朝廷家底早已消耗干净,所剩粮秣仅够运转三个月,距离明年春粮下来还差两月亏空。青州藏富于民,百姓富足,库房所存不多,目前仅够自足自给。
粮秣是大军生命线,万万不能有失,朝廷官仓已空,诸臣束手无策,姜述只能另想法子。好在姜述不缺金钱,东莱又有专门从事运输的商家,拿钱购粮勉强能够解决。只是已至冬季,转运粮秣实在艰难,不足以应付将要执行的凉州战略。
姜述犹豫数日,虽然知道粮草不足,但又不想错失全夺凉州的大好机会。粮草指望马腾行不通,凉州北部粮食缺口本就不小,很快就起风雪,转运大军粮草实是艰难。姜述无奈之下,让诸军各回驻地就粮,挑选三万精兵驻扎西河。
次日,曹操引兵交战,又中李严计谋小败,当晚传令收拾行装,明日退兵。
纪灵不是糊涂人,知晓民间疾苦,见东莱这般天堂般的生活,又听百姓讲述姜述的故事,明白姜述是个好官,至少给东莱www•hetushu.com百姓带来了希望。纪灵开始回思刺杀行动到底值也不值,袁家为什么要杀为民造福的好官?为何姜述让他瞪大眼睛看清袁家所作所为?答案最终从百姓身上寻找到了,百姓虽然没有直接吃过袁家的亏,但是他们相信姜述,相信东莱官府,相信官府公文公布的袁家罪行。纪灵不由有些庆幸,若是当初刺杀成功,待他知晓真相以后,会不会后悔终生?纪灵认为自己是有良心的人,他现在怀疑以前为袁家做事时,可能已经错杀过好人。
曹操点头道:“众人追随日久,还须考虑众人富贵,如今应以迅速增加实力为上。”
戏志才道:“若其占了凉州,北方已联成一片,其势已成,除非长安夺取益、荆两州,否则万难抗衡。并州、幽州、凉州地盘虽大,人口不多,历经战乱,百姓困顿,缺少粮食。我有一策,或可破坏其根基之地,使其钱粮窘迫,难以发动大战。”
姜述遣散诸将,突然接到一个重大情报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一边紧急传递信息给相关文武官员,一面急回洛阳。长安传来紧急情报:校尉于禁秘密统兵五百,分批乔装进入朝廷辖区,欲要烧毁粮库。具体实施地点虽未探明,但这个消息已是万分宝贵,这是长安安插的钉子立的首功。若是此计成功,姜述即便金钱再多,调运粮草也需要时间,一旦其间环节出现问题,军民将因缺粮造成社会动荡,繁衍出无数变故,这是姜述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。和_图_书
曹操道:“如此青州百姓亦将遭难。”
曹操道:“若其一心为国为民,我等何必弄成两朝分立,百姓受苦?昔年帝言其有不臣之心,因此保帝于长安。今日看齐侯所作所为,皆利国利民之举。此时尚不知此人忠奸,日后此人若不行大奸之事,投之又有何妨?”
曹操沉思半晌,见戏志才微笑不语,道:“兵不能太多,可以探知其粮草储备之地而毁之。此将需沉稳有度,方能主持此事。”
曹操拔营,张卫等皆不敢相信,探知大军退至武都,传捷南郑。张鲁闻讯大喜,派使重赏诸将,又厚赠李严。李严见战事结束,领兵返回益州。张鲁命张卫领兵一万防守阳平关,杨任、杨昂领兵返回南郑,散去兵丁返乡。
幸亏情报及时,水陆关卡陆续盘查出九批奸细,共四百五十人,校尉于禁亲领五十人却如石沉大海,没有半点消息。姜述无奈之下发动民兵组织,在全境存粮之处密密撒网,又加派兵丁看管,并严令相关官员不得怠慢。一向沉稳的姜述还不放心,让五大巨商尽最大能力购粮,以应付突发事件。
戏志才笑道:“丞相有投齐侯之意?”
纪灵虽然出身小户人家,但是家中嫡子,自小学文习武,因家族破落,又被豪强欺压,忍不住杀了豪强,做了强盗。后来被官府拿住,本来要杀头的,袁家将他捞了出来,为他洗清罪名,跟随袁术担任亲卫。袁术任职南阳太守,因其功荐他做了校尉,后来袁术派他率领一标人马刺杀姜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