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79章 凉州之行(四)

马超领兵被困又神奇逃回,这其中定有内幕,即便没有探子提供信息,韩遂也会自然而然猜到:姜述与马腾之间定有某种交易。交易内容韩遂始终没有探到,这让他开始猜测马腾是否将金城当成了交易筹码。即便如此,韩遂还是无法可解,在姜述的绝对实力面前,唯有联合众诸侯之力方可抗衡。韩遂想到这里,开始推算诸侯合作的可能性,以及之后产生的变化和后果,最后韩遂放弃了。刘焉、刘表这两位实力强大的诸侯,若是没有动到他们根本,身为大汉宗室,不会贸然出兵。何况两刘野心不大,皆如守家之犬,毫无进取之心。
韩遂闻言仰天大笑,笑声充满杀机,猛然抬头看向李儒,森然道:“所谓伤敌一万,自损八千,难道齐侯欲两败俱伤吗?”
李儒道:“文约能抗衡多少兵马?”
“啊!痛死我了!”马云鹭娇呼道。
韩遂道:“不能。近闻齐侯粮尽,明年春粮下来之前应该无力发兵。”
李儒道:“目前形势危急,文约身家即将不保,今日前来,是来救文约合府性命。”
李儒神色淡定自若,道:“人生在世,有谁能真正不惧死亡?我相信文约不会杀我。”
金城是凉州有名大城,人口稠密,城郭坚固,是韩遂根基之地。韩遂前hetushu.com期听闻袁绍被灭,马超被围,就断定马腾不是姜述对手,下个目标应当就是金城。
韩遂盘算一下,道:“齐侯只需发兵两万。”
韩遂道:“请先生指教。”
韩遂面色一变,道:“先生原来投了洛阳,欲让在下投降吗?”
韩遂一愣,李儒还活着?原以为他随董卓战死在虎牢关,李儒前来是什么意思?代表谁?李儒出山,李堪、马玩已不能信任,这……韩遂愣了一会,道:“打开中门,我亲自出迎。”
眼前马云鹭将要攀上快乐的高峰,姜述一面用力动作,一面轻柔的吻着香颊。马云鹭不久浑身颤抖,深处不断收缩,一阵热滚滚的液体喷射而出。姜述感到心神震颤,快感霎时涌到极致,猛然打了个冷战。
韩遂沉思半晌,摇头道:“条件过于苛刻,不如投靠长安。”
姜述此时感觉到一层阻碍,见她头上沁出香汗,美目紧闭,泪水沿着玉容滚落,不免有些怜惜,当下按兵不动,只是轻怜蜜爱,尽情挑逗。不一时,仙露如泉,不停溢出,双腿乱动,时而缩拢,时而挺直,时而张开,腰臀频频迎合。
真是神魂显倒,飘然欲仙,两情缱卷,淋漓尽致。二人都不免稍感疲倦,但是仍然不愿分开,赤身相拥,双双和图书入梦,睡得分外香甜。
韩遂考虑过投靠长安或刘焉,最终都否定了。曹操在长安权势虽大,但是大半军权却在西凉旧将手中,西凉诸将数人与自己不合,若是生出争端,曹操亦难以掌控。刘焉近年治理益州,内治尚可,武力太弱,久后必为他人吞并。
李儒道:“马家已经投了齐侯,文约知道吗?”
韩遂一怔,心道果然如猜想一般,看来姜述欲要下手了,道:“不曾得知细情,只凭猜测,认为马家与齐侯定有幕后交易。”
韩遂、阎行迎李儒进客厅落座,韩遂道:“自太师虎牢关阵亡,向来未闻先生消息,今日突然出现,想必有重大事情。”
李儒道:“丞相手中还有十余万异族兵马,正在考虑如何消耗。”
李儒道:“马家条件是封马腾为四方将军,马家子弟跟随丞相为将,升迁各依战功,所辖之地由朝廷接管,军队交予朝廷。”
韩遂道:“如此苛刻条件,马家岂能答应?”
李儒道:“加上马家呢?”
姜述见时机成熟,猛提一口气,直朝湿润的圣地,猛然进入其中。一下子冲破阻碍,马云鹭痛得热泪直流,全身颤抖,张口欲呼,却被嘴唇封住,想必非常疼痛,玉手不住推拒,上身也左右摇动。
“现在好了些。”马云鹭俏和-图-书羞地说。
韩遂闻言大惊,道:“诸将皆叛否?”
李儒神色淡然,摇头道:“我与文约相识多年,自是熟悉文约性情,方才大笑之时已是生了思量,若想杀我,早就动手了。”
韩遂是智者,数次准确判断形势,基业因此越来越大,直至周边全部稳定下来,小势力皆被清理干净,剩下的都是当世俊杰。韩遂再无扩张之力,开始专注内政,辖内郡县人口钱粮不断增加,但是比起东南长安、南方益州势力还是远远不及。
李儒道:“不错,如今已经万事俱备,齐侯已至凉州筹划多日。在下因与文约有旧,特来说降。”
李儒笑道:“此事不久将传遍天下,何必相欺?将军年岁渐高,若能安享荣华富贵,何必征战沙场?”
李儒道:“将军如何投奔长安?仅凭三万兵马,到了长安又能如何?”
汉时武将剑不离身,韩遂脸色一变,拔出腰间长剑,道:“先生真认为在下不敢?”
甜蜜的时光在愉悦中轻轻溜过,午夜时马云鹭首先醒来,睁眼一看,只见两人一丝不挂地拥抱在一起。床上沾满了落红及玉露混合的斑渍,已经凝固,呈现粉红颜色。回忆起适才缠绵缱绻时的疯狂模样,她不禁羞红双颊,担心被他人发现,勉强起身梳妆完毕,步履维艰,一步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步挪回闺房,羞涩之余却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李儒道:“有机密事情与文约商议。”
慢慢抽出又缓缓进入,这是一种温柔的技巧,这样轻慢活动约有半刻钟,马云鹭已经潮如泉涌,娇喘微微,显得荡狂快活,情不自禁摇动蛇腰,向上迎送。姜述见她苦尽甜来,春情荡漾,媚态迷人,更加火热如炽,紧抱娇躯,一阵比一阵快,一阵比一阵猛。
正在韩遂犹豫不定之时,阎行进来禀报,道:“李儒来了。”
韩遂气势一滞,语气缓和下来,沉声道:“先生此次前来,不怕丧命吗?”
马云鹭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春情荡漾,姿态迷人。惹得姜述紧紧抱住玉躯,用力动作。马云鹭此时心潮泛滥,欲火中烧,娇颊艳红,樱唇微开,喘气如兰,尤如一朵盛开的海棠,艳丽动人,不自主娇哼出声,极力迎凑,双手紧紧抱住姜述的虎背。
李儒又道:“若李堪、马玩反水呢?”
李儒道:“诸将家小已被迁到城外。若是将军不允,粮库将是一片大火。马家三万精兵在武威,齐侯三万兵马在西河,长安诸将已有数人暗投齐侯,文约三万嫡系兵马,能有多大作为?”
以实力对比和形势发展看,姜述应当最有潜力,所占地盘很大,人口众多,又善内政,这是战争的m.hetushu.com必需资源;又善武事,兵马精锐,逢战必胜。若无意外,久后统一天下者必是此人。但是姜述最大的弊端,便是不容自立,所占之处皆由朝廷派官员控制。若是相投,只能与何苗待遇相似,掌握一定军权,但钱粮却控制在朝廷手中。若生异心,只须将钱粮掐断,兵马将不战自溃。将刀把交给别人,这让韩遂有些心不甘情不愿。
韩遂闻言,当即屏蔽左右,只留阎行一人在旁伺候,道:“先生有何指教,尽管讲来。”
姜述见她痛得厉害,暂时伏卧不动,拥抱片刻之后,柔声说道:“还痛吗?是不是觉得好些?”说话的时候,手在她的耳边轻柔抚摸。
李儒道:“齐侯欲对文约用兵,文约能抗衡吗?”
韩遂道:“齐侯发马步军五万,或能不败。”
董卓暴虐,并不意味李儒不得人心,李儒此人恩怨分明,对仇视的人心恨手辣,但对部下一向施恩甚广,西凉旧将多有受恩惠者。马腾、韩遂都曾与董卓对立,对董卓内心有几分惧怕,对李儒却有几分敬重。
韩遂瞳孔一缩,他方才大笑之时,确实在考虑如何处理此事,李儒身份是齐侯使者,没有考虑周全,安敢随意杀害?既然让李儒揭穿,继续恐吓失去了意义。韩遂眉头一皱,还剑入鞘,语气缓和下来,道:“齐侯是何条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