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86章 祝融抵京

祝融与孙尚香性情相近,都是嘴硬心软的人,见孙尚香赔礼,心中早软了下来,忙道:“都是妹妹不是。”
乔玄早年带兵,受过风湿,晚年腿脚不便,因此去职赋闲在家多年。姜述最初入洛阳之时,乔玄便卧病在家,因此两人并不认识。乔玄虽不出门,但也知风云变幻,如今姜述独揽朝权,虽不能出门相迎,早已打扮整齐,正在室内坐候,见进来一位俊郎青年,虽是便装,气度不凡,知是姜述亲临,道:“老夫腿脚不便,不能出迎,望齐侯恕罪。”
两姐妹接了何后旨意进京,至今已有半年多,先前入宫见过何后,已经知晓齐侯要娶两姐妹为妻,但是齐侯当初在外征战,回来后事务又多,一直无缘相见。姐妹两人闻听消息,互视一眼,连忙梳妆打扮,前往客厅偷看。
祝融倚在姜述怀里,感觉初见时的那份惶恐早已消失,内心变得异常踏实,道:“传言你三头六臂,神通广大,对异族凶狠异常,其实都是假的。”
孙尚香方才被万年公主数落一通,又感到祝融公主不远万里过来,孤伶伶地十分可怜,此时早已消了气,来到祝融公主身前道歉:“是姐姐脾气不好,方才之事妹妹不要见怪。”
求了懿旨,姜述才记起至今尚不认识大小乔姐妹,出宫上了车www•hetushu•com驾,问万年公主道:“乔氏姐妹现在安置何处?”
姜述顿时放下心来,道:“你在此等我一会,我办完几件紧急公务,一同回府。”
姜述闻言,不由有些头痛,本来想给祝融找点事做,没想到竟然出事,问道:“伤到了吗?”
姜述望着祝融,确实与中原女子长相不同,应是东西方混血人种,但是长相精致,身材火爆,委实诱人得很。姜述道:“知道为何召你进京吗?”
姜述坐下,谓乔玄道:“已请华神医首徒樊阿来为乔公诊治。”
乔玄早已致仕,虽然曾任三公,但是为人清廉,又无产业,诸子俸禄不高,府上略显败落。所幸族弟乔融家富,携两女进京候旨,见乔府破败,拿钱整理一下门面,日常用度多从乔融处支取。
祝融道:“占地极大,南至大海,东接交州,西邻贵霜。部落不知其数,木鹿大王管辖百姓上百万之众,其部民不习耕作,皆以渔猎为生,又不习北方之地,若不犯其领地,其族向不北侵。”
两人说话之时,甄姜奉茶过来,道:“两位妹妹真是女中豪杰,身手比男子还要利落。”
姜述笑道:“你忘了夫君的神通?”
姜述走到祝融身前,将她轻拥入怀,道:“你今生将与我相hetushu.com守,与我一起十分寻常。我平时公务繁忙,有暇时会去看你。”
乔玄卧病多年,长子乔宣与乔融迎接姜述到客厅,姜述未及落座,对乔宣道:“听闻乔公卧病,已让华神医长徒樊阿前来诊视。你头前引路,我先去见乔公一面。”
祝融公主道:“我奉夫君之命去训练女卫,尚香姑娘不准,还故意寻衅,与我动手过招。”
甄姜心中一暖,道:“你这嘴是越来越巧了,府中被你哄来的女子越来越多,后边有你受的。”
下午,姜述夫妇来见何后,说起娶妻之事,何后道:“平妻太多,于礼不合,总不能全都颁旨为平妻吧。”
祝融道:“我怕伤着她,没敢使绝招。”
祝融摇头不语。
公主道:“田丰儿、步练师、蔡琰、糜贞、董白、孙尚香、夏侯娟都已下旨封了平妻,马云鹭是马腾嫡女,祝融是异族公主,甄宓是甄姜的妹妹,这三人封为平妻。杜一娘、伏寿、冯香儿、吴苋、甘怡、郭氏姐妹、乔氏姐妹、姜穗儿皆封为媵妻。”
祝融抬起头来,道:“我能过来找你吗?”
姜述闻言,心中大约有了轮廓,掸族现今应是部落联盟,管理比较松散,所能控制兵丁不少,其境大约在现今缅甸、老挝一带。
祝融脸色更红,道:“廖将军曾对家父和_图_书言起,说丞相与我有缘。”
公主闻听姜述回府,带着孙尚香过来。公主是正妻,甄姜、祝融公主皆上前问安,众人一起坐下。姜述看孙尚香脸色正常,想是气早已消了,笑道:“香儿,此事却是怪我,我让祝融过去帮你,又没给她手令,以致让你们两人误会。”
姜述笑笑,道:“传言多有虚妄。你随身带了多少护卫?”
乔玄去职多年,早已尝尽世间冷暖,见姜述赠金延医,不由大为感动,道:“老朽风烛残年,无力帮助齐侯一臂之力,感此厚恩,无以为报。”
祝融低下头,小声道:“愿意。”
祝融抬起眼光,正好与姜述目光对上,感觉如同刀光落到身上,充满王霸之色。祝融顿时丢了以往女中豪杰的勇气,不由羞红面色,低下头来,却又欲拒还迎,偷偷又望向姜述,轻声道:“还能习惯。”
姜述道:“可愿嫁给我吗?”
公主嗔怨道:“一个接一个的来,日后我和姜姐姐可忙不过来。琰儿、练师、贞儿都在府上居住,现在还没名份,这些日子空闲,要不就把亲事办了吧。”
姜述道:“听闻南疆只娶一妻,我妻妾不少,可有异议?”
两人一番较量,各自钦佩对方武艺,被姜述一语言中,不打不相识,很快聊到了一起。姜述见状放下心来,对万年公主和*图*书道:“你和姜儿主持家事,让我轻松不少。”
姜述道:“午后我们去给母后请安,顺便请一下旨。”
何后想了半晌,无可奈何,命人取来印章,颁下懿旨,封马云鹭、祝融公主、甄宓为姜述平妻,杜一娘、伏寿、冯香儿、吴苋、甘怡、郭旭、郭昱、乔瑛、乔琪、姜穗儿为姜述媵妻。”
姜述道:“你那飞刀别随便用,万一出现意外,那可不是小事。”
姜述道:“你在京中闲着无聊,现今正好组建女卫,你可以过去帮一下忙。”
姜述环视室内,简陋异常,道:“久闻乔公清名,不想清贫如斯。”不及落座,转身对许褚道:“速安排亲卫回府取五百金来。”
姜述见状低头不语,万年公主道:“母后,夫君立了许多功劳,就当封赏他。”
姜述送公主到府,道:“快娶进门来了,至今还不相识,我去乔府一趟,别娶进两个丑八怪来。”
姜述道:“洛阳寒冷,来此习惯吗?”
姜述道:“既然如此,我派人去宫中请旨,你暂且住在府内。汉人规矩甚多,我派郭旭指点于你,遇事多与她商议。”
万年公主笑道:“以为你心里能装多少人呐,没想到人快要过门了,你还不知道她们身在何处。”
姜述笑道:“也怪我忘了给你手令。不打不相识,如何?能胜得了她吗?”hetushu.com
何后不由乐了,道:“你这公主做得倒好,整日为夫君讨要平妻、媵妻,一下封这么多,可是建朝以来的一件奇事。”说完,狠狠白了姜述一眼,不知是内心忌妒还是心疼女儿。
祝融道:“二十名女卫。”
姜述道:“掸族占地多大,部众多少?”
郭旭道:“两人表面凶得很,下手却是有数,武艺又相当,都没受伤,我来时两人已被二夫人劝开了。”
姜述回到府上,孙尚香已让公主叫去,甄姜在室内陪着祝融公主说话。祝融公主见到姜述进屋,满脸委屈,美眸蒙上一层水气。姜述道:“怎么了?受委屈了?”
次日上午,姜述还未办完公务,只见郭旭急匆匆过来。姜述知道郭旭如此模样,应是内府出了事,连忙上前问道:“府上出什么事了?”
郭旭道:“祝融公主与尚香姑娘打起来了。”
姜述将万年公主揽在怀里,手往她腋下一放,还未动作,公主已是娇笑讨饶,道:“两女为前太尉乔玄族人,到京后一直在乔府居住。”
乔瑛正与乔琪在闺房说话,丫环进来说道:“齐侯来访。”
祝融闻言,顿时忘了心中不快,奇道:“夫君如何知道我会飞刀?”
姜述接过茶,望着甄姜道:“姜儿,这些事让下人做就行了,你坐下歇息一会。”
祝融喜道:“好,我平昔最好练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