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2章 丰儿玉儿

卞玉儿虽然大方,毕竟是女儿之身,新婚之夜心底难免忐忑,见姜述一步闯进室来,又出言打趣,脸上红霞顿现,只是低头不语。姜述这时坐到卞玉儿身边,伸手握住白皙的玉手,低声道:“玉儿,现在你是我的夫人,这次不会推三阻四了吧。”
出了这般大事,情报司将后厨认真检查一番,确定再无异常以后,这才放下心来。岳石奉令抓捕贼人,趁其不备,一拥而上,顺利救下白五家人,唯有白五老母因为惊吓过度早已死亡。贼人知晓情形危急,拼命搏斗,当场死了八人,其余三人抓捕归案。史阿亲自审讯三人,案情很快大白,这拨人皆属刘协所派,命其潜来洛阳,在姜述大婚之时制造事端。
说完,姜述抬起卞玉儿的下巴,凑上前在白净的额头一吻,轻声道:“夫人,我们歇息吧!”一把抱起卞玉儿放到床上,伸手开始解衣结带。
齐隶逐一回答诸人顺序,体形面貌特点,姜述瞅向典韦,见典韦点头,知其所言皆对。又使人取来洛阳城地图,让史阿描述情报传递演练过程,再问齐隶,齐隶所答虽非原话叙述,但大意不错,准确度九成以上。姜述暗自点头,以齐隶昨日立功,用为情报司佐官,平常随侍左右,负责情报分析。
二十一位新娘,步练师、蔡琰、糜贞、董白、姜穗儿、杜一娘六人早已收入房中,此次算是上车补票;孙尚香、马云和*图*书鹭、祝融公主、伏寿、夏侯娟五女都已提前偷嘴,甄宓、郭昱年纪尚小,不宜洞房。即使如此,姜述今夜新婚妻子还有田丰儿、卞玉儿、冯香儿、吴苋、甘怡、郭旭、乔瑛、乔琪八人。
上午,姜述召集史阿、岳石问明投毒事件,确定是刘协因为伏寿一事气愤难平,这才想出如此下作的办法报复。白五被人胁迫,也未敢投毒,就让史阿将他送还甄家。又细问齐隶之事,岳石仔细讲述一遍,道:“此人怀忠义之心,观察力极强,心思灵活,又多急智,若是性情再沉稳些,是绝佳的情报官员。”
烛光下,田丰儿的玉容显得异常美丽,朱唇娇艳、美眸含情、玉肤细嫩、丽音悦耳,每位热血男儿都会如痴如醉,姜述不由将田丰儿紧紧抱在怀里。
银行要将业务全面铺开,需要一段时间磨合,同样需要增加本金,启动资金六大家与朝廷可以解决,扩股融资还不到时候,因此姜述并未正面答复。投资便是如此,若是可以轻易准入,商家反而兴趣不大,如今银行似悬在前方的金山,给予商家无穷的诱惑力,又无门可入,商家反而会更加关注。
史阿弄明白情况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连续下命令道:“老九,你带人检查厨房所有刀具,凡新换刀把的,先收缴上来。老七,你与齐家郎带些人守在此院,仔细观察进出人员,发现异常,立m.hetushu.com即动手抓捕。岳石,你带人去解救人质,抓捕贼人。”
姜述此时忙着迎来送往,步练师也是新娘子之一,史阿只得将此事汇报给甄姜。甄姜欲向姜述汇报,又想起今日大喜之日,姜述办理事务不便,暂且按下不报,让史阿等人小心戒备。
姜述被撩拨得心猿意马,翻身趴到美人身上。烛影微动,红木雕花的榻上,罗帐抖得似潺潺流水,声声柔婉低徊的娇喘之声,如丝如缕般地从帐中流泻出来,偶尔夹杂数声沉重的粗喘,完美无瑕地掺和在一起。
烛光下田丰儿欲发显得清纯美丽,略带泪痕的美眸深情地注视察着姜述,轻声道∶“述哥哥,从小时候开始,你就是我的偶像,今天终于可以跟你长相厮守了,我很开心!”
吻了良久,姜述才松开口,卞玉儿咬了咬红唇,含情脉脉地看着姜述,伸手拔下发髻上的玉钗,乌黑亮丽的秀发犹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,更添几分娇媚。
卞广、卞远皆是谦谦君子,卞玉儿家教最严,因此虽与姜述朝夕相处,皆止于礼,未有越轨之举。今日终于功德圆满,卞玉儿跟随姜述日久,晓得姜述好恶,见良宵难熬,让婢女奉上一杯茶,自己取下盖头,坐在榻上品茗,默默想着心事。
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,把天空映得通红。最后,太阳露出笑脸,宣告黑夜成为过去,寒气和露珠渐渐消散。姜述醒来和-图-书,见卞玉儿依偎在怀中,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,不由露出幸福的笑意。
此人道:“小的名唤白五,住在春和楼南边小胡同左侧第二家,门口有棵大柳树。父母在我家中奉养,除了妻子,还有两个儿子,加我共我六口。前天夜里,贼子共有十一人,皆手持利刃,还有两人带有驽箭。贼人将我刀具取去,昨夜换了刀把送来,让我做菜时从刀把中取出药粉,洒入菜中。甄家对我有恩,齐侯又是好人,我左思右想,始终没有动手。”
姜述收拾一番,从田丰儿卧室出来,来到隔壁房中,见卞玉儿正在悠闲地品茶,笑道:“别的新娘子出嫁,紧张在所难免,我却没看出你有半点发憷之意。”
医者是华佗首批弟子,名唤辛剧,前来捏起药物细看一下,道:“此药之中掺有砒霜,还有丹顶红,皆是剧毒之物。何人心思这般歹毒?”
听到动静,田丰儿惊醒过来,睁开乌黑的大眼睛,见是姜述进帐,这才放下心来。看着姜述关心的眼神,忽然扑进他的怀里,羞得抬不起头!姜述有些不知所措,柔声说道∶“有些委屈?这不来陪你了吗?”田丰儿点点头,紧紧地依偎在姜述怀里。
众人闻令而动,各自张罗手下匆匆出去。史阿取过刀具,琢磨一番,使劲拧了一下,刀把卸下一块,其中部分中空,里面小布袋中装着药粉,捏着药粉嗅了一下,味道不浓,隐约有些辛hetushu.com辣,对一名手下道:“去前院请位医者过来看看。”
烛光透过罗帐映得卞玉儿光滑柔腻的玉肤,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,帐内美人的那份美丽令人窒息。卞玉儿此时倒在姜述左侧,拉着被子半搭在身上,转头对姜述道:“夫君,今夜玉儿是你的人了!”
安排完诸事,来到田丰儿房间,月亮已到中天。踏着如水的月光,进入田丰儿的新房。田丰儿劳累了一天,知晓姜述不太讲究,不愿辛苦自己,早已自个取下盖头睡下。
姜述召齐隶过来,一同来到院中,暗让典韦寻找十名亲卫逐一从院中经过,忽然问齐隶道:“方才院中走过几位卫兵?有何特点?”
姜述忙完应酬,美婢前来说道:“公主吩咐,先去诸位夫人处喝交杯酒。”姜述想起公主与甄姜的安排,不由苦笑一下,随在美婢身后,逐一去糜贞等房中喝了交杯酒。接着匆匆出来,又给冯香儿等六位新妻处挑下盖头,喝了交杯酒,安抚她们睡下。
公主为洞房之事曾与甄姜商议,已经收房的让姜述进房喝一杯合欢酒,等于洞房花烛夜已过。甄宓、郭昱年纪尚小,虽是配了新房,不必多费气力,按照规矩坐完时辰,算是已经嫁进门来。其余八位未收入房的新娘,田丰儿是平妻,又是表亲;卞玉儿伺候姜述多年,两人感情也好,首夜让给田丰儿、卞玉儿两女。次日晚上排得是吴苋与乔氏姐妹,第三天晚上排得是和-图-书冯香儿、甘怡和郭旭。
姜述穿越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,卞玉儿便是其中之一。按照史实,卞玉儿先因家贫被卖入娼家,后来被曹操纳为妾,因为才德兼优,治家有方,后被曹操立为正室,成为魏国武宣皇后,魏文帝曹丕之母。
卞玉儿早已娇羞不已,不敢正视姜述火热的眼神,闭上眼睛,将头埋进姜述怀中,双手紧紧搂着姜述的脖子。姜述将卞玉儿推倒身下,再看娇羞的俏脸更是美艳无双,不由吻上红润的樱唇。
姜述抱着田丰儿,享受可人儿的一切,任由汗珠洒落,依然努力耕耘,直至美人苦尽甘来,接连登顶,体酥身软,再也挣不动身子,无奈只能娇声讨饶,姜述方才停止征伐。
室外的月亮羞得半遮了脸,星星不好意思地眨着眼睛。这对新人在这美妙的时刻,要尽情品尝伊甸园的禁果。“述哥哥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……”田丰儿轻声细语,心里充满柔情密意,从多年之前,她就盼望将自己献给她最崇拜的爱郎。
卞玉儿见姜述急色的神态,掩口一笑,低声道:“今夜起玉儿就是夫君的妻子,我来服侍夫君就寝!”说完帮姜述除去身上衣物,又去将左右钩上的罗帐放下。
姜述大婚次日,银行司、财政司同时行文,公示准备印制纸币,但并未公示银行成立时间。消息灵通人士皆知银行是聚宝盆,部分大族商家纷纷托人打听,询问银行成立情况以及是否可以入股等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