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4章 一箭二乔

程立冀州之行,收拾了清河崔家,冀州隐田之风顿息,良田暴增数万顷。青州大户前番遭到战乱,死伤不少,所存大户数量不多,闻知冀州崔家一事,未等官府发文,主动到官申报者十有七八。此例一开,司隶、凉州、幽州、并州开始整治隐田。凉、幽、并三州地多人稀,豪族大户不多,但是隐田数量不少,一时间诸州皆传捷报。
“好琪儿,这般妙物如同神品,真是绝佳姐妹花,各擅胜场。”姜述感觉其中妙处,与大乔滋味不同,不由出言点评。
当下如狂风骤雨般一阵猛攻,大乔体酥声弱,全身无力,好似玉体都被拆散一般。姜述一阵忙活,见大乔气喘吁吁,全身香汗淋漓,已是昏昏沉沉,不忍上马再战。
姜述只觉里面阵阵紧缩,如有一只小手儿轻握,湿润滑腻,不觉兴致更高。小乔呻吟不绝,小手紧紧扣着姜述双肩,生生划出几道红痕。深处似初发的苞蕾,已经全然绽放,昏去又醒,浑身乏力却又快美无比,终晓得姐姐方才为何那般又苦又乐。
姜述想到的却不是这些,而是关注司马懿。司马懿字仲达,故颍川太守司马隽之孙,原京兆尹司马防之子。兄弟八人皆有文名,因其字皆带达字,人称司马八达。嫡长子司马朗为曹操亲信,现任长安朝廷太仆。司马懿便是日后晋朝的开山祖宗,其孙司马炎代魏立晋,统一天下,建立晋和图书朝。
司隶水利发达,往昔皇族国戚、达官贵人多在周边置田。此次治理隐田,皇亲国戚依仗皇家关系,不为所动,其余大户因此也在观望。此番诸州效果俱佳,唯独司隶效果不大,让贾诩感觉大失脸面。温县县令姜举为姜家族人,引衙役前去丈量田地,触怒司马家族,竟被司马家纵容佃户打伤。贾诩内心自是大怒,派兵围了司马府第,前来向姜述禀报。
姜述身体健壮,除去衣物,更是显得结实英武,姐妹两人见状,不由神为之夺,皆娇羞低头,不敢再看。姜述将大乔搂在怀中,见粉容红若彩霞,水灵灵的大眼睛秋波荡漾,“夫君……”
司隶大户最多,多有世出高官之族,司隶颁下整治隐田公文,只有少数人动作,大多皆观望形势,无动于衷。姜述初天大婚,次日商议银行一事,第三日贾诩前来求见,汇报隐田相关事务。
司马家可不简单,先祖司马卬在秦末战乱之际为赵国大将,随同项羽、刘邦、张耳、陈余等各路英豪一齐讨伐暴秦。秦亡之后,被西楚霸王项羽封为殷王,占据河内、朝歌等方圆数百里属地。可惜,司马卬殷王没当几年,便卷入了楚汉纷争。后来,刘邦扫灭项羽,降伏司马卬,废除异姓王,统一天下。殷国被刘邦改为河内郡,隶属汉室中央直辖。司马子孙也从昔日显赫一时的王室降为贵族,和*图*书世代居住在河内郡温县。
大乔闻言也是娇羞无比,心道姐妹共榻,委实丢人得很,又想到夫君妻妾过多,若是来回忙碌,也确实辛苦异常。姐妹两人在榻旁对坐,默然不语,心中皆羞羞怯怯。
娇啼婉转,更是无限娇羞,姜述微微一笑,道:“瑛儿莫怕,夫君自会小心。”
国学毕业生虽然学识不错,但是毕竟年轻,完全掌控县中诸事,已经到了今春三月。姜举正待动手之时,却巧河北崔家事发,各州发下公文清理隐田。姜举布置完毕,与田锋商议,田锋却是腹黑,道:“各州隐田清理俱有成绩,唯司隶效果不佳,不若设计让司马家越轨,如清河崔家例,杀鸡儆猴,贾大人或会轻松一些。”
姜述笑笑,伸手轻轻抚摸大乔粉琢玉雕的娇脸,只觉入手滑腻非凡,道:“日常事务繁多,若不匆忙些,担心明日误事。”
姜述进房,见两女绝世风姿相映,登时兴趣大盛,感觉心旌摇荡。大乔上前伺候姜述宽衣,嗔怪道:“夫君让我姐妹同榻,让人难为情得紧。”
大乔尽管已是极力忍耐,但是痛楚难禁,忍不住轻呼一声道:“夫君轻点……”
姜述搂住小乔粉白脖颈,将舌尖儿抵进小嘴之内,紧紧吸咂檀口丁香,身体却不稍停,一连轻柔慢动,二十余下方才尽数而没。小乔感觉如同割裂般痛楚,火辣辣般难以忍受,当下只能蹙蛾和图书忍耐,直至近百下,方才苦尽甘来,不停婉转娇啼。
姜述肌肉强健,动作间更觉雄壮英武。大乔羞涩地闭上眼睛,身侧还有妹妹观战,初夜显得更是丢人。忽觉一阵酥痒传来,姜述大手已经抚上娇嫩的身躯,于双峰之间往来穿梭。大乔强自忍住直欲喷发的热情,全身香汗淋漓,娇喘不已。
姜述挑逗一会,见已经水漫金山,大乔痛意已减,双眉舒缓,猛然用力,势不可当,冲撞而入,道:“瑛儿,试试姜家枪法。”
以姜述对历史的认识,晋朝实为世族大家的王朝,完全代表世族大家的利益。对内腐败无能,压榨百姓,对外屡战屡败,让异族占去北方大片国土。史上五胡乱华便发生在晋朝时期,汉人命运最是悲惨,应当说晋朝是最腐朽无能的一个封建王朝,也是姜述最为深恶痛绝的一个王朝。
温县是大县,合县近两万户,土地肥沃,良田众多。姜举赴任之后,见县衙田地亩数与实际相差悬殊,带人私访民间,打听司马家所占良田占据合县良田五成有余,回到官衙查阅记录,在册土地仅四十顷。
大乔纤手一摸,触到又粗又长滚烫之物,不由有些担惊受怕,怯怯地说:“贱妾弱质,还请相公珍重……”
姜述还未尽兴,心火正浓,听到妙声把持不住,将小乔抱在怀里,轻狂动作,又摸又捏。小乔猛然遭袭,不禁脸颊潮红,欲迎还http://www.hetushu.com拒。姜述已是心魂荡漾,难以自制,哪管弱女无力,双手连环,托起雪白双股细看,恰似粉团围着一簇乌黑,夹着一点殷红,越看越是诱人。
千言万语只在一瞬之间,姜述已是轻舒猿臂,三两下就褪去大乔一身新装,露出亮晃晃光晶晶的玉体,但见乳头尖挺,玉润珠圆,小腹平坦,双股之间芳草萋萋,身材肥美丰腴。
姜举内心暴怒,知晓司马家实力强大,并未轻举妄动,与县尉田锋商议。田锋为田丰儿族人,也是青州国学一期优秀学生,选学兵科。两个年轻人见识不凡,认为想要办好隐田一事,必须更换大量县吏。正巧去年冬天国学毕业一批学员,前去讨要二十人,一举将司马家的心腹县吏全部换尽。
小乔方才虽然看了全程,毕竟刚晓人事,被这一番轻薄,弄得情动如火,更想见识那番能让姐姐春情迸发的销魂滋味。姜述提枪便欲上马,小乔怯生生看着那勃然大物,只恐自家狭窄,不堪重负。就在犹豫之际,姜述已经凑上一顶,虽然水漫金山,只是仅进寸许,听得小乔痛呼出声,“夫君,可怜妾身一番,痛得要死一般……”
小乔心魂俱散,只觉全身舒服畅意,不觉翘起秀美双腿缠在姜述腰间,望着姜述又去抚弄姐姐娇躯,不由高昂娇呼,已是到了极致。一时间鲛蛸帐中,花残月缺,粉褪蜂黄,腥红涓涓,燕语喃喃。
小乔脸色一和图书红,道:“方才夫君使人传命,说是身体疲劳,让我到姐姐房中……”
姜述摇着长枪,将大乔抱起,让两只纤手环绕于脖子上,双腿自然而然的勾搭在他的腰间,双手托着她的美臀,那物缓缓送入其中。
姜述招揽文人贤士,很少招揽世族大家子弟,多为寒门出身,除荀彧、陈群之外,即便使用世家嫡系子弟,皆不纳入核心。姜述对司马家开创的晋朝十分反感,对司马懿印象也非常不好。当年齐郡朝廷招贤之时,司马朗前去应招,姜述用其为县吏。司马朗一气之下,弃官不就,返家读书,后来刘协在长安立朝,司马朗前去投奔曹操,为其重用,得任九卿。
小乔比大乔少些雍容,多些清雅,身材高挑,没有大乔肥盈,自有一番风致。姜述见大乔不耐战,下马搂住小乔,小乔娇羞无限,道:“夫君多怜悯。”声音清脆悦耳。
小乔情窦初开,已被姜述忙里偷闲剥得精光,缩在一旁不敢正视,听着这边风生云涌,声息不绝,却又忍不住好奇之心,偷偷去瞧。姜述心思最坏,摆个姿势让小乔看得清清楚楚,小乔已然春心勃发,正是又喜又怕之际。
姜述本有收拾司马家之意,得此机会自是不会轻易罢手,细问贾诩详情。姜举为姜家远支族人,为国学一期学生,因其学业突出,毕业后在司隶校尉府任尉吏,贾诩见此人性情刚强,处事果断,胆识过人,举其任温县县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