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5章 司马招祸

事情如同姜举等人策划一般,局势顿时不能控制,姜举下令保护商人退往县城。方才伤了县令,司马奎就知晓惹了大祸,不敢派人阻拦,放任姜举等众冲出重围。
箭矢破空声又至,司马懿狼狈躲于山林,一路逃避屡遭险境,唯一一名护卫早已身亡,四弟、七弟、八弟在数次追捕中已经丧命。方才那阵箭雨,五弟、六弟皆身中数箭,发出惨呼以后,已经没了声息。司马懿对三弟司马孚轻声说道:“借着黑夜先行进山,追兵如此急速,想必上面下了军令,前面必然设了路卡,我等无路可走,只能暂时避于深山,躲藏一阵再说。”
薛综字敬文,沛郡竹邑人,为刘熙弟子,史上曾任东吴太子少傅。三国志评薛综:学识规纳,为吴良臣。薛综以前在交州土燮手下为吏,齐郡招贤之时前去应召,姜述用为十六亲随之一。薛综虽善文事,但并非书痴之类,知晓此事非常小可,问明姜举、田锋其中细状,上报贾诩,派出郡兵一千前往温县驻扎,又去拜访河内驻军骑都尉张绣,请张绣届时分兵奔赴温县,以防司马家生乱。
说完,招呼伤人佃户一同前去县衙,司马防上前去拦,却被司马懿死死抱住。正在此时,外面传来警讯,家丁飞奔来报:“朝廷兵马已围了前后两门。”
贾诩等分头回去传达命令,姜述在书房铺开地图,琢磨司马懿出逃路线。齐隶在旁和图书说道:“我若是司马懿,必不行水路,亦不敢穿越司隶诸郡奔赴潼关,只有南下一途,穿过河南直入颖川。”
司马家动手初时还有些分寸,只打前来参予拍卖的商人,但商人皆是县衙请来,姜举岂能袖手旁观?当下两下大打出手,司马奎身边家丁人数不多,又心存畏惧,怎是姜举手下兵丁衙役对手?当下败得一塌糊涂。
齐隶道:“司马兄弟留活口否?”
司马防沉思一会,道:“无妨,官府召见之时再行申报不迟。”
司马防闻知崔家消息之后,因为司马朗在长安为官,不愿惹是生非,本欲去县中重新申报,三叔司马奎道:“司隶世家无数,若我家带头申报,必会得罪其余世家。有大户申报以后再行之,既可避祸又不得罪诸家。”
姜述审视一遍地图,道:“立即传令情报司、神鸟、司隶驻军,全力搜捕司马懿兄弟。齐隶引二百亲卫,持我手令,连夜奔赴河南。司马懿诡计多端,决不容许此人逃离司隶,如果核实此人身份,不需审问,勿须多言,就地处决。”
“夫兵久而国利者,未之有也。”这是兵圣孙子的至理名言,疾驰中齐隶握紧腰间刀柄,内心想起姜述的方略,以农事为主,以工商为要,练精兵,治甲器,出战谋定而后行,逢战必胜。齐隶不禁意气风发,未来还有许多大仗要打,执行好本职任务,未来和*图*书发挥才华的空间才会更大,也能为主公分担一些责任。便如主公所言,上无愧于天,下无愧于地,做人需脚踏实地,要先做好本职工作。
张绣是张济之侄,曾经跟随童渊学艺,为赵云二师兄。张济无子,视张绣为己子,投降姜述之后,姜述让张济带张绣来见。姜述与张绣谈论兵阵诸事,张绣应答流利,姜述又让许褚与其骑战,大战百余合始败,姜述用张绣为亲卫。后来组建骑兵,以张绣才能,举其为骑都尉,统领三千骑兵驻守河内,防备袁术颖川驻军。
薛综、张绣统兵入堡,先寻司马懿,却见司马懿兄弟均不在堡中,当即审问众人,得知司马懿与诸弟潜逃,迅速上报贾诩。姜述听到消息,知晓若是跑了司马懿,此人定会兴风作浪,将来会平添许多麻烦,下令司隶全境戒严,严密盘查司马懿兄弟。
数日后,张绣以训练为名,移兵至温县驻扎。河内郡尉何兵亦领兵抵达温县境内。姜举已有定计,见兵马齐聚,有了底气,请了不少商人前来,当即带着人依计行事。
姜举在那边正拍卖得热火朝天,这边气势汹汹赶了过来。司马奎从侍中任上去职,县令之流根本瞧不上眼,与姜举理论又说不过,当下恼羞成怒,命令家丁上前开打。
齐隶在姜述身边只有两天,十分佩服姜述高超的治人手腕和识人之能,也让齐隶真实感受到姜述无人m.hetushu•com可代的核心地位。齐隶认定后来天下必为姜述掌控,从随同姜述左右开始,他已经坚定信念,此生奉姜述为主。
司马懿知晓大祸临门,不敢怠慢,急忙召呼诸弟,收拾金银财物,急赴后门。尚未走到后门,家丁匆匆来报:“二公子,官兵已经封住后门。”
姜述弄清状况,当即决断,以谋反罪捉拿司马合家下狱。河内距离洛阳很近,军令很快下达,张绣、薛综、姜举等人早有准备,皆统兵上前攻打。
司马防听闻消息赶来之时,事情已经无法挽回,埋怨司马奎一通,却是无计可施,带人回家商议如何处理。司马懿细问详情,不由冷汗直冒,连忙去见司马防,道:“可速缚三叔祖及伤人佃户至县中自首,不然大祸临头。”
司马奎惹了祸事,却也光棍,道:“此事乃我急躁所至,与家族无关,我自去县中自首便是。”
司马懿让姜述如此看重,非欲置于死地而不休,齐隶认为此人绝非简单人物。亲卫久未出征,此次奉令行动,神情最为兴奋,这些渴望战功的勇士,好战的血液早被姜述点燃。军功体制无疑即将迎来开疆扩土的黄金时代,这不仅是姜述的愿望,也是手下诸位文武建功立业、名垂青史的千载良机,更是嗜战成瘾的将士们通向荣华富贵的康庄大道,这些精锐士卒都对战功充满憧憬,希望在此行任务中立下功劳。
司马家堡寨和*图*书经过历世扩建,规模类似小县县城,城墙坚固,若非朝廷定制,再挖上护城河,与下县县城没有多大区别。众人连忙去门楼下视,只见前门千余骑兵,簇拥一位骑将,已将前门封住。
飞扬的朔风,从东莱一直吹到洛阳,风中裹满温湿的气息,如今的大汉兵卒,已经无人愿意置身事外,要么随波逐流,要么乘风疾行,这刀兵不断的乱世,已经进入姜述时代!
姜举确定好面积,将未登记的司马家田地均当成官田,当即发下公告拍卖。随行商人提前得了消息,本是为了拍卖官田而来,日未过晌,已经拍出百余顷土地。商人拍了地块,交上银钱,当即取了官府田契,按照契约前去收田。
一系列举动眼花缭乱,司马家还未得到消息,佃户便寻上门来。司马奎正好遇上,问明情况,不由大怒,不及向司马防说明,径自招呼家人前去与官府理论。
司马防在城上喊话,此将只是控制前门,其余却是不理。司马防见不是路,急谓司马懿道:“此祸怕是难解,你速带诸弟从后门出去,去长安投奔长兄。”
姜述摇头道:“不需。”
姜举并未去见司马防,而是依据官府登记,寻找司马家登记四十顷土地位置。四十顷土地标示明确,前番已做了大量准备,又有当地百姓指证,很快确定四十顷土地具体位置。
司马懿忙道:“诸弟速往林中躲避。”又呼城上家人道:“速将http://m•hetushu.com绳索拉上,恢复原状。”
司马防道:“三叔言我家若开先例,会得罪其余世家。”
司马懿急道:“朝廷用人多为寒门子弟,世家已无当年之势,速去申报,以免重蹈崔家之祸。”
司马懿见前后不是路,急忙引领诸弟,弃了行李,随身只带金银细软,从侧墙缘绳而下。护卫刚下来一人,城墙上面家丁呼道:“南边过来一队骑兵。”
司马懿兄弟刚刚藏好,骑兵已经巡到眼前,沿林侧呼啸而过。司马懿见到这番情景,不敢再等候护卫,引领诸弟慌忙往西逃去。
司马家也是兵家大族,家丁人多势众,但是如何抵挡精锐战兵?司马防又不愿公然与官兵为敌,听说诸子出了堡寨,下令家丁打开寨门,放官兵入堡。
司马奎在侧看得脸色发黑,终于按捺不住,让家丁去附近村落喊人。周围村落皆司马家佃户,听闻主家与人殴斗,纷纷拿了棍棒刀叉,一齐赶往事发地点。县兵初时还能抵挡得住,怎奈佃户越聚越多,逐渐落于下风,姜举不慎让人砍了左臂一刀。
司马防甚觉有理,遂将此事搁下。司马懿闻讯,劝道:“程立前番行事狠辣,隐田一事必是得了齐侯明示。不若当即申报,虽然耗些钱粮,可以避祸。”
司马家家仆佃户上万,河内县兵不足五百,若是运作不当,生出乱事,却是大丢脸面之事。两人便赴郡衙去见河内太守薛综,薛综正愁隐田之事,闻此消息不由大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