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7章 仲达丧命

王鼓答道:“部下兵丁皆去问过,均未发现异常。”
司马懿苦笑道:“多谢壮士好意,怎奈这帮贼人并非寻常,乃是官兵所扮,恐怕连累壮士。”
司马懿脑子一转,实话相告道:“我乃温县司马家嫡子,名懿字仲达,这是我三弟司马孚。”
华飞言语之间,抑制不住内心喜意,想是对未过门的媳妇十分满意。齐隶对答之时,围着屋子仔细观察。房舍共三间,中间一堵矮墙,简单分为内室外室。农家除了农具,储存粮水的缸罐,其余均是简单之极的日常用品。
齐隶大喜,道:“壮士请起,不知者不罪,请速带我等前去抓人,算是将功折罪。”
大汉闻言,行近两人面前细看,见两人皆着文士服装,气质非百姓可比,心中信了几分。司马懿见状,道:“见壮士健步如飞,似曾经历军伍之人,请问尊姓大名?”
司马懿兄弟躲在山洞之中,其内面积狭小,又不透气,但是自从逃出堡寨,一路遭到追杀,得华飞赐了饭食,进了山洞不久便沉沉睡去。将近午时,附近响起兵丁搜索的声音,兄弟两人惊起,所幸洞口隐蔽,兵丁往来数拨,皆没有发现。
司马懿此时逃无可逃,认为齐侯征召,想来性命应是无虞,家人或可保全,只是可惜了诸弟性命,当下应道:“在下在此。”
眼见三人均是处于极乐峰巅,闪闪缩缩之间,心痒似http://m.hetushu.com有数万只跳蚤儿一齐叮咬一般,跟着三人都是大叫起来,泄将出来,真是洋洋洒洒,江河汇流。此时已是明月西落,雄鸡报晓,三人皆是大汗如雨,两女已是浑身疲软,真正败下阵来,这才交臂叠股,沉沉睡下。
华飞见齐隶打量碗筷,心中有鬼,不由警觉起来,听齐隶如此发问,答道:“士兵来过几拨,问完话后都离开了,讨过水喝,饮食却未有讨要者。”
司马兄弟出来,污渍满衣,蓬头垢面,若非面相白净,气质文雅,断难相信是远近闻名的文士。齐隶不识兄弟两人,不敢立即决断,表面不动声色,道:“请贤昆仲随我下山。”
司马懿兄弟奔逃一日,腹中空空,看看壮汉将要跟上,司马懿顿下脚步,将司马孚护在身后,道:“这位壮士慢来,且听我一语,我兄弟两人遭了贼人,被人追杀至此,本无害人之心,请勿误会。”
齐隶环视室内,问道:“壮士还未成家?”
华飞心中一慌,原本以为司马兄弟得罪了本地军官或官吏,因此被人追杀,没想到却是谋逆大罪,当下不敢隐瞒,连忙谢罪道:“今晨有两人到我家中行窃,被我发觉,追上后见两人均文士打扮,应是大家子弟,说是遭贼被人追杀。我见其可怜,请到家中吃了一餐,又引去一处山洞躲藏。在下不知为重犯和-图-书,以为所言属实,故此隐瞒,请大人赎罪。”
齐隶进门询问,华飞欲要据实坦言,想起司马兄弟那般可怜模样,话语正要出口又吞了回去。齐隶见华飞欲言又止,似是有话要说,仔细观察一番,道:“壮士行止应是军伍出身,何故去职返乡?”
齐隶盯着华飞,道:“温县司马家聚众殴打伤害官员,已被定为谋逆大案,现司马族人皆已抓捕,唯司马懿兄弟在逃。司马懿年方二十一二,其弟司马孚年近二十。”
张绣见部下劳累一夜,已是疲累不堪,依言发下军令。张绣其余部下将司马族人押送至县衙,此时寻了过来。管亥部下五千步卒也奉命赶至,众人开始搜山。到了下午,漫山遍野均是士兵,司马兄弟却如人间蒸发一般,硬是寻不到踪迹。
大汉道:“我姓华名飞,曾经剿过羌乱,后来回家养伤,伤愈以后要归队时,外面战乱纷起,因此避祸在此,已有数载。敢问公子尊姓大名?”
此时太阳已经升起,田锋谓张绣道:“山丘面积不大,只要守住道路,再使兵丁在要处登高观察,司马兄弟便逃不出去。”
华飞虽是粗人,但是见过世面,知道包庇重犯同罪,连忙说道:“敢问大人是何重犯?所犯何事?相貌如何?”
齐隶从山脚一路上山,逐次看了现场,又询问士兵昨夜情况,断言道:“司马兄弟应该还在山上,定是和_图_书藏在山中隐密之处。”
齐隶面色一寒,道:“华壮士出身军伍,应知朝廷法令,可知包庇朝廷重犯的后果吗?”
兄弟两人虽然学些武艺,此时手脚发软,又怕追兵寻来,不敢与壮汉较真,不由落荒而逃。中年壮汉见两人穿着并非寻常百姓,行踪如此鬼祟,更加生疑,持刀追将上来。
华飞笑道:“我本在北军当差,曾随皇甫将军征战凉州,养伤回乡,后闻皇甫将军去职,将领皆已换成他人,索性留乡不归,开些山地为生。”
再说那司马懿兄弟,天色拂晓之时,逃至一处孤零零的民居,此时又累又喝,又担心被人发现,偷偷摸进门去,要寻些果腹之物,怎奈大家弟子,怎会这些偷鸡摸狗勾当?未等得手,已将居家惊醒,一位中年壮汉,持着柴刀推门出来,喝道:“何方小贼,敢来此处骚扰!”
王鼓摇头道:“司马家属温县,在共县虽有商铺,并无田产。再说此地偏远,山民愚纯,司马家高第大户,如何能扯上关系?”
齐隶又问:“此地居民与司马家有无关连?”
司马家为河内名门,华飞连忙行礼道:“原来是司马家贵人,失敬。既然遭难,可随我回去安置。”
齐隶问道:“可询问过山上居民?”
众人应喏一声,各自领命而去,齐隶统领亲卫随同向导进山。兵丁巡山已将昨夜痕迹破坏,齐隶沿路寻了一会,一无http://m.hetushu•com所获,闭目思忖一会,按照推算路途沿路而上,正好寻到华飞居处。
此处属于共县境内,县尉王鼓也在协助搜查,手下兵丁皆是本地人,有熟识周围地理者,答道:“山丘之上并无村落,此山为华家村所有,村民在山上开出不少山地,有些村民为了耕种方便,农忙时在山中搭建房舍暂住,共有十余处房舍。”
华飞初见司马兄弟可怜,将其藏入一处秘洞之中,送了一些衣食过去。上午连续来了几拨兵丁询问,只答不知,心中却已有些狐疑,认为司马兄弟不似遭贼,而像遭到通缉的重犯。
齐隶大声道:“司马仲达在吗?奉齐侯之命前来征召。”
齐隶眼色示意,一名亲卫心领神会,径去寻找田锋。齐隶引亲卫将兄弟两人围在核心,一路赶往山下。司马懿在路上询问族人情况,齐隶只推不知,往前行了一刻时间,正逢亲卫引领田锋等人上山。齐隶问田锋道:“可是司马兄弟?”
司马孚听出是华飞声音,不由喜出望外,正要出去相迎,被司马懿一把拉住。司马懿低声道:“脚步声并非一人,怕是华飞已将我们出卖。”
司马兄弟闻言大喜,齐道:“谢过壮士。”
华飞见里面没有声响,拨开短树丛便要入内,却被齐隶一把拉住,轻声道:“你暂且退下,我自能料理。”
齐隶跟随姜述时间不长,但职属情报司佐官,此次引领相府亲卫http://m.hetushu.com前来,持有姜述手令,因此众人皆奉他为首。齐隶接着说道:“外围通道不容懈怠,撤回搜山兵丁,轮流设卡巡视,山中需进不需出。内层关卡以官将军部下为主,共县兵丁协助。外层关卡以张将军部下为主,温县兵丁协助。王县尉寻数名熟识地理者随我一同进山。”
华飞答道:“以前当兵,收入微薄,父母早亡,无人相帮,因此一直未婚。这几年开些田地,多少积蓄一些,去年冬天订下一门亲事,收了夏粮就娶进门来。”
齐隶环视一圈,没有发生疑状,眼光忽然停在饭碗上。饭碗筷箸摆在一张破乱小案上,数日没有洗刷碗筷,对于单身汉来讲是寻常之事。齐隶近前仔细观察一番,不经意地问道:“朝廷军令,士兵不得侵占百姓财物,有士兵前来讨过饭食?”
张绣、田锋也不自信起来,心思司马兄弟是否投了别路,或者早与其他兄弟分开。正在此时,齐隶统领两百相府亲卫赶到,诸人会同商议。齐隶问明情况,在地图上仔细看了半晌,问道:“山中可有人家?”
看看天色将晚,兄弟两人感觉有些饥饿,取出华飞所赠干粮吃了,正要去旁侧山溪取水饮用,只听外面传来脚步声,当下不敢再动。听脚步声临近,有人小声呼道:“司马公子在吗?”
华飞道:“我族皆居山下,居处只我一人,你等随我回去饮食,我知一处僻静山洞,你们可以躲避一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