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2章 神射神技

说到箭术,不仅典韦、孙策,即使黄忠也兴致盎然。姜述接着说道:“弓箭之威首在箭术,次在良弓,如画鹊弓这般良弓,定是伯符传家之宝,如此精良器械,良匠制作此物至少三年方成。”
黄忠此战只是袭拢牵制,屯兵南阳以北只是虚晃一枪,重点还是防备潼关兵马袭击司隶。姜述此时统领亲兵来到弘农黄忠驻地,就近指挥颖川战役。
见众人聚精会神在听,姜述仔细解说一遍弓的制作工序,众人频频点头称是,皆道制造良弓不易。姜述道:“那些精密之法繁琐异常,只是说个大概,若想了解,去制弓工坊一看便能明白。再说射术,箭术精髓不在于身形与手法,在于‘心念专一’。与御术之‘以心调马’,剑术之‘与神俱往’同理。古人云,须心念专一,神定思去,才能动静相宜,人弓合一,做到发力近乎自然,施技浑然天成,便能收到以弱制强、以轻制重之效。就说箭术,奉先力大,未必能胜过汉升。这便是两位强者的不同之处,奉先重视力道,自小勤学苦练,因此箭术通神。而汉升弓箭之道,却是领悟心境,如今已是心身如一。”
“我武艺原本远逊于你,但是潜心苦练五年,如今可当你数十年苦练,知道为何?”姜述拔出腰中长剑,弹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你膂力并不弱于汉升,比武必败无异,内中道理可曾想过?”典韦神色茫然,摇了摇头。姜述接着说道:“汉人http://www.hetushu.com之所以纵横天下,乃无数圣人贤士毕生所得流传的缘故,日积月累的绝技妙法,领悟的至理名言悉数藏于书中。大道相通,若是读书识字,能领悟其中含义,则会举一反三,武艺进展就快,而且能够精益求精。”
典韦咋舌惊叹一声,道:“想不到此物制作如此复杂。”
青州兵曹乐进奉命参战,三万青州步卒,相继到达相县,太史慈已获马超等三路兵马捷报,即日交接防务,统兵往攻汝阴。汝阴为袁家核心势力范围,太史慈部下兵马虽勇,连战连捷,但是遭受层层阻击,进兵速度顿时慢了下来。
为了打造一支超级劲旅,更新士卒的器仗军械,黄忠不知跑了多少趟腿。姜述初时并不以刘辩旧部为心腹,随着时间推移,见荀攸、黄忠、田丰皆忠心耿耿,与诸人单独密谈以后,将太子旧部正式纳入核心体系。自此,黄忠嫡系部队旧貌换新颜,各校衣甲旗帜焕然一新,虽然比不得高顺统领的刀锋营,但也是今非昔比。弓驽兵除了射艺,关键在于装备,换为顶级装备以后,其部战斗力猛然提升一大截,已不亚于吕布中军精锐铁骑营。神射营士卒信心十足,军心振奋,在黄忠激励下,全都拼命苦练,意欲在战场上证明是大汉最精锐的三大营之一。
姜述见状,抚掌道:“胡人骑射,确是一绝,汉卒善骑射者虽然不少,但仍少于胡人。汉时匈奴射雕www.hetushu.com者三人,一举射杀汉军巡骑数十人而毫发无伤,幸有飞将军李广箭术精绝,亲自出马,射杀三人,震慑匈奴。汉人箭术通神者甚少,而胡人箭术精通者众,就如汉升、奉先,虽然射术超于诸人,胡人难及项背,但胡人稍次者却多如群狼。成立神射营之深意,汉升可以仔细体味。”
太史慈部行动不久,关羽统兵五万,开始攻打颖川。就在颖川守军东调抵挡关羽大军之时,何苗统兵突然发动,从河南直入颖川境内。两路大军合力,势如破竹,关羽连下鄢陵、新汲,攻破重镇许县。何苗连下轮氏、阳城,继而兵围阳翟,逼近颍阴。
张勋统兵未出南阳之境,袁术闻知吕布统兵移屯河南、南阳边境,不由大惊失色,命令张勋部转屯鲁阳,阻击吕布。又闻黄忠调兵遣将,在弘农南阳边界频繁活动,袁术闻知情况寝食难安,命陈兰、韩胤两军缓行,暂且驻守宛城。
黄忠陪着姜述、郭嘉、刘晔等正在校场检阅部队,只见骑箭手二十人一队,正在操练攻击阵法。每队先是呈横列骑马冲锋,边跑边听鸣镝所令发箭,待冲至箭靶四个马身处一齐拨转马头,沿平直排列的箭靶分一厢或两厢后撤散开,回身猛射!与此同时第二队骑射手从其让开的通道再行冲锋疾射,利箭数量骤然增加一倍,当真是威力惊人。第三队、第四队随即冲上,数队休整折返后再连续冲击,如此反复,箭靶上如同刺和图书猬般插满了利箭!黄忠部下还有两千乌恒骑射手,骑射乃乌恒骑兵所长,只见急疾飞射,精准快急,与大汉箭阵奇正相合,这是黄忠自创的攻击阵法。
黄忠部下共有五万,皆为马步军编制,中军两万,其余六千为一营,分为五营。黄忠善于训练弓驽手,部下一半是弓驽手编制,黄忠直属亲卫营号为神射营,其骑兵、长枪兵、朴刀手等皆精通弓驽,是天下最为著名的远程攻击部队。
黄忠叹了一口长气,道:“效果差强人意。汉人都伯以上者,大多识字,如今看书不难,但是普通士卒进展甚慢。乌恒人没有基础,效果更差,也有数人出身贵族,有些基础,已经能够识文断字,甚是上心。”
见典韦恍然大悟,姜述宝剑还鞘,又讨来孙策手中画鹊弓,在弓弦上弹了一下,道:“再说箭术,古人早已精研细究,技法精髓皆在书中。”
因为荀家在颖川拥有强大的号召力,荀攸首次随军出战,担任何苗部军师,荀堪担任关羽部军师。两荀一经露面,效果立时显现,颖川东北重镇长社不战自降,颖川诸世家皆与荀家暗通信息。
黄忠笑道:“属下也不知这么多,当年家父教导,张弓射箭,须凝神于箭镞,神之所至箭之所至,不可杂念其他!当初不知玄机,加之少年心性,只图贪玩,以为这些都是老生常谈,为此挨过不少责骂,差点弃弓不学。家父临终前三日,令我在床前拉家传硬弓,偏偏拉不动和-图-书,不由心生沮丧。老父虽在病中,一言不发,勉强下床扯弓,直如满月。见此情景,属下更是气沮,便想最后一试,若是再无法拉开,便弃弓不学。这次放下包袱,心理放松,想也没想,力由心生,不想一拉便开。”
姜述又触起一事,问道:“夜校效果如何?”
典韦也被姜述派到夜校读书,吃了不少苦头,道:“那些若蛐蛐儿般的文字,实在难懂,无聊至极!一时半会学不得几个。我这般莽人,便是学会用处也不大。”
只听号令响处,操练结束,骑手热汗腾腾,战马大汗淋漓,众军下马休养马力,竖着耳朵听靶官报出各队成绩。士兵肩上所背与汉军定制箭筒不同,显得格外巨大,容量是汉军三十矢标准箭筒的三倍。装满箭矢之时,扇形展开的羽箭布满弓箭手后背,犹如孔雀开屏绚烂的彩翎。这几乎成为所有神射营士卒的标志,也是他们为之骄傲的资本。
孙策见状技痒,忍耐不住,请示姜述,跃马扬弓,连射十箭,箭箭正中靶心,引来士卒大声喝彩。神射营乌恒校尉位胡则见状,请命下马献艺,获得应喏,策马上场,同时连射十箭,也是箭箭击中红心。
袁术本欲低头,派出杨大将行美人计,计策尚未成功,兵马已经临境,不仅美人计失效,手下智囊杨大将也被拘于洛阳。袁术知道事情危急,一边派人急赴长安、彭城、泰山等地求援,一边调兵遣将抵挡。命令沛国杨奉、韩暹两军统领主力北上hetushu.com,复夺相县。颖川守将俞涉、荀正等收缩兵力,固守阳翟待缓。都督张勋、上将雷薄、陈芬统领两万南阳精兵往援颖川,陈兰、韩胤统领两万南阳兵往援汝南,使袁胤、李丰、梁刚统兵镇守南阳治地宛城,自与陈纪、金尚、乐就等统兵三万驻守叶县,居中指挥,往来策应。
再说姜述已经准备数月,兵马皆已到位,此次又得何后旨意,姜述一声令下,各军纷纷出动。太史慈、马超、公孙瓒统领五万骑兵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第三日攻破沛国治地相县。豫州北方诸县距离洛阳辖区近,多有与袁家离心者,汉军过境之时,不战自降者众。太史慈自领两万骑兵留守相县,左右策应,防备袁军杨奉、韩暹主力。分公孙瓒引一万骑兵攻打梁国治所睢阳,马超引一万骑兵攻打陈国驻地陈县,阎行引一万骑兵攻打谯郡治地谯城。三郡守兵薄弱,多则五千余众,少则不足三千,皆羸弱郡兵,官员多有不服袁术者,公孙瓒、马超、阎行三将兵马未至,沿途郡县纷纷请降。
黄忠肃然道:“立营原来还有如此深意,今日方知主公不让胡人习驽之用意,主公高瞻远瞩,已经想到平定北胡之时,属下深为钦佩。”
姜述道:“悟得书中奥妙,可以提升自身修为,就算悟性不佳,明白事理也有好处。以目前形势来看,内战不会待续太久,未来平定周边诸族,便是马放南山之时。若是识字,士卒可以转到地方任职,不识字者很难安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