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9章 鲜卑三王

鲜卑大小部落百余个,因地域原因形成三个部落联盟:轲比龙势力最大,控制范围在幽、并、凉三州以北,各部兵力达三十余万,灵帝为了安抚北疆,封轲比龙为附义鲜卑王,轲比龙因此成为鲜卑族的精神领袖;保罗鲜卑王步度根地盘在并州以北,位于轲比龙势力范围与大汉疆界之间,控制范围较小,但皆属水草丰茂之地,控弦之士十五六万,是鲜卑第二大势力;安定鲜卑王胡薄地盘在安定以北,东是步度根,北是轲比龙,南是司隶,西是凉州,夹于诸大势力之间,骑兵十余万。步度根与胡薄势力较弱,双方联盟一致对外,与轲比龙形成微妙的平衡局面。
步度根、胡薄地盘与汉境接壤,信息畅通,最是明白姜述实力。步度根先开口道:“姜述继吞并豫州以后,又攻下天下第一大郡南阳,正兵已经暴增到八十余万,皆百战精兵。我族兵马合计不过五十余万,又缺兵少甲,各部兵马疏于操练,如何能胜?再说姜述手段强硬,乌恒人在幽州杀人抢劫,被其逼降;匈奴抢了三县,更是遭了灭族之灾。南下无论胜败,惹得姜述翻脸之时,就是鲜卑大祸临头之日。”
轲比龙目视步度根、胡薄两人,步度根见状,开口发问道:“我族南下与姜述交战,取胜机会微乎其微,我不同意http://m.hetushu.com出兵之举。”
曹操道:“益州水军沿长江而下,至下游与扬州水军合军,沿海路北上,偷袭广陵。”
步度根沉思一会,摇摇头道:“须知姜述此人,若是不能一击必中,后来我族必会遭到残酷报复。我们双方合力,虽然兵力相仿,但是取胜机会依然不大,我族依然不能出兵。”
崔琰道:“若是刘岱、陶谦、刘表、刘焉、刘瑶一同起兵呢?”
羌族使者雅丹秘密到达长安,曹操不欲人知,将一行人接进丞相府居住。刘协次日上午在庆丰殿接见雅丹,在座相陪者只有曹操、戏志才两人。刘协道:“你族族人众多,兵强马壮,我欲起兵讨伐洛阳伪朝,想请贵族兵马相助,雅丹大人以为如何?”
曹操方欲发言,刘协答道:“可。划凉州西部诸郡为贵国疆界。”
曹操道:“昨夜已与雅丹大人会晤。许攸攻下汉中,主力正在返回长安途中。倘若荆州刘表同意出兵,我等即刻兵分六路,让洛阳首尾难顾。”
戏志才笑道:“姜述最恨异族,即使舍了青州,也必不会让羌族如意。空口人情尔,丞相何必放在心上?”
崔琰道:“但请讲来。”
姜述讲得深入浅出,又有大量佐证,众人听得津津有味。但是深层次的启迪,只有诸葛亮、周瑜www.hetushu.com能够理解五六分,三位小弟子年纪虽小,悟性却高,越想越感觉喻意深刻。姜述见五位弟子皆在潜心领悟,挥手让众人散去,自己也随之悄然出门。
曹操道:“先帝诸子,唯陛下在世,景升等与陛下最亲,此其一;洛阳朝廷攻打袁术,月余下一州,众人皆惊惧,所谓唇亡齿寒矣。”
曹操笑道:“长安重兵出潼关,此为一路;贵族出兵攻打凉州,此为二路;徐兖联兵攻打豫州,此为三路;荆州兵马出兵司隶,此为四路;益州、扬州兵马为五路;扶余、鲜卑联军为六路。”
次日,鲜卑正式议事,轲比龙道:“长安派遣使者前来,要约期攻打姜述,此次会议就是讨论出兵一事。”
雅丹昨日虽与曹操谈过,如此机密大事尚是首次听闻,道:“向闻洛阳势大,众诸侯轻易不敢与其争锋,何来六路大军?”
讲完秦朝,直接讲现行制度,现在重视武功,但是能够有效避免武将专权,是因为军政分开贯彻得很彻底。灵帝时推行州牧制度,是导致诸侯坐大的重要原因,州牧控制军队,又有民政财政大权,诸州皆如此,便将中央政权架空。若要保持政权稳定,必须要做到几个方面:一是与时俱进,不要墨守成规,要根据时代的发展进行微调,使新制度更符合大部分和图书人的利益。二是不能让胡人掌握太大的权力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胡人与汉人文化不同,没有汉人的道德约束,增加了不稳定性和不可控性。三是重视武功,坚持军功升职。只有保持强大的军事实力,无论对内还是对外,都能发挥极大的震慑力,有助于社会稳定。
严格来讲,崔琰并不是合适的说客,但他在灵帝时曾经出使封赐轲比龙,因此这次勉为其难来到北疆。姜述对来犯异族斩草除根的做法,让轲比龙十分畏惧,崔琰三番五次游说,皆没有让轲比龙下定决心。
刘协笑道:“既然同为盟友,丞相请言明下步方案,以便信息互通,共同进退。”
雅丹又问:“益州、扬州与洛阳辖区并不相连,如何出兵?”
步度根、胡薄接到族长令,知道定有大事,不敢怠慢,各自引领精骑去鲜卑王庭赴会。鲜卑占地广袤,三部之间距离很远,十余日方才抵达王庭。轲比龙已在王庭以南扎好帐篷,迎接两王入大帐饮宴。
曹操眼神凛冽,扫了刘协一眼,再不复言,曹操等三人辞了刘协出宫。曹操安顿好雅丹,与戏志才密议,道:“凉州乃大汉疆界,岂能送给蛮族,陛下此举若是流传出去,必会大失人心。”
雅丹答道:“正为此事入京晋见陛下,敝国大王彻里吉自接到曹丞相手书,m.hetushu.com便整顿兵马,约期出兵,欲借洛阳攻伐袁术时攻打凉州。怎奈尚未出兵,袁术已灭,此次进京,便是来问兵马行止。”
轲比龙道:“我们今日讨论出兵之事,其中尚有疑虑之处,请先生解惑。”
崔琰奉召进帐,见步度根、胡薄皆在,知道这是游说鲜卑出兵的最好机会,依次向三王见过礼,道:“未知附义王召在下何事?”
再说鲜卑附义王轲比龙,自姜述北征幽州后年年入贡,为乌恒、南匈奴之事所摄,一向安分守己。长安使者崔琰到达已有月余,请轲比龙起兵南下,攻打幽并两州。轲比龙为姜述故事威慑,迟迟不敢决断,崔琰又催得紧,派人传出族长令,通知保塞鲜卑王步度根、安定鲜卑王胡薄磋商,共议出兵事宜。
鲜卑三王地盘交叉,相互也有争斗,但是内心各有忌惮,交战规模均能控制,彼此关系尚算融洽。轲比龙以礼相待,步度根、胡薄两王也报之以桃,接风宴上未提正事,气氛十分融洽。
曹操又要出面阻止,刘协摆手道:“朕意已决,只要羌族出力,何惜数郡之地。”
胡薄亦道:“去年年底,部将回次与汉商臧家冲突,三百余骑与臧家百骑相争,竟然大败而归。后来多方探听,得知臧家护卫皆聘请汉军退役骑兵,以此可知当今汉骑战力之强大。我族若是南下,确实难和图书有胜算。”
崔琰字季珪,清河东武城人,声姿高畅,眉目疏朗,须长四尺,甚有威重,朝士瞻望。崔琰年轻时,与公孙方等皆就郑玄受学,与郑玄早年弟子十分熟悉。姜述恢复洛阳之时,崔琰本欲投靠姜述,怎奈为刘协等众胁迫去了长安,最初封为御史大夫。崔琰族人多数皆在冀州、司隶,家人也皆在洛阳,当时又是西凉旧将掌控军权,虽然得任高官,但无时不想逃归洛阳。后来曹操权力逐渐稳固,又重用崔琰,所谓士为知己者死,崔琰渐渐淡了东逃之心,一心一意帮助曹操打理朝政。程立当初治理隐田,第一刀便斩向了崔家,崔琰对洛阳朝廷开始心生怨恨。
雅丹不由又惊又喜,道:“此路水军神出鬼没,最为难防,出手必中,预祝陛下旗开得胜。”雅丹说到这里,向刘协施了一礼,道:“敝族此次出兵,除了所许银钱粮草,能否立国?”
雅丹异道:“前三路兵马并不意外,荆州刘表、益州刘焉、扬州刘瑶皆响应洛阳,怎会答应出兵?”
崔琰笑道:“若是贵族与姜述单挑,确实没有取胜机会,但是与我朝兵马一同出兵呢?”
两王反应在轲比龙意料之中,只听轲比龙大笑一声,道:“鲜卑勇士是天下的雄鹰,两位何必灭自己威风。两位先莫与我争执,我请长安使者前来说明情况,我等再从长计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