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33章 逼退西羌(一)

张辽匹马急驰,大叫:“贼将休得猖獗!”将长枪横在马上,一边急驰,一边弯弓搭箭,一箭一人坠马,并无虚发,立杀十数人。众皆奔走。米擒正方见张辽凶猛,弃了他人,挥起大铁棒,冲杀入去。张辽见他寻来,正合心思,持枪迎上。两人你来我往,杀得惨烈之至,一马程方圆,双方士兵皆不敢踏入。忽听惨呼一声,却是张辽回马之时,左手暗掣宝剑,瞅冷子伤了米擒正方后背。张辽见米擒正方要逃,一箭射中其坐下战马,策马复追上来,一刀取了米擒正方首级。
再说雅丹听说吉言被困在阴盘,点起兵马前去营救。行到故川口时,遭到汉军军队偷袭,而后遇到重重包围。雅丹等人知道大事不妙,统领部下奋力苦战,但是实力相差悬殊,在汉军强大的弓驽下,羌军损失十分惨重。雅丹冲突不出,只好退守附近一处山坡。随着汉军不断增援,雅丹部已经陷入全军覆灭的绝境。
吉言见安居引人进城,并未遭到攻击,招呼一声,众军一直冲入城中。大军进城,却无人阻拦,甚至没有百姓出来探望,吉言命人先抢四门,再派人再抢仓库。
乌恒人道:“事关机密,请大人屏去左右。”
雅丹看完信,又问了一些细节,令左右带此人先去安顿,召集五部首领商议。五部首领也是心忧,知道若是战败,其族人多在汉境,恐怕凶多吉少,来到帅和_图_书帐,还未待雅丹发言,便开始七嘴八舌发问。
再说雅丹得了米擒正方之助,从战场缝隙中逃将出来,回首看时,身旁只余兵马数百,不及去寻余兵,连忙寻路归营。看看天色将明,背后喊声起处,却是马岱骤马挥刀赶来,大叫:“羌贼休走!”此时人困马乏,大家面面相觑,各欲逃生。雅丹正慌走间,正南上一彪军到,乃野利胡墙引军前来救援,截住马岱大战。斗到天色大亮,大雨如注,双方各自引军回去。
越吉此人曾经游学长安,颇有谋算,最得彻里吉所重。此次彻里吉集兵与姜述为敌,越吉认为两者实力相差悬殊,十分不看好结局,但是彻里吉执意如此,越吉也得依令行事。
雅丹部五万羌兵,跟随雅丹突围者不足百骑,余者大多被杀。安定之围乃解。
雅丹留下两位心腹,让余人出去,道:“此两人为我心腹,你有事尽管讲来。”
乌恒人道:“我是乌恒王丘力居之侄安居,奉叔父之命特来送信。”说完,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交给雅丹。
吉言立即策马来到东门,登上城门墙往下一看,见大量汉军士兵阻住通道。吉言见状,一言未发,急忙去另外三门去看,果然不出所料,另外三门也被汉军阻住。
再说越吉一路羌兵,等候各部兵马聚齐,不知张飞引领前锋兵马已到,一齐发力攻打金城。金城为韩遂经和*图*书营多年,墙高城坚,除有五千守军以后,仅民兵便有万余,还有张飞前锋五千精骑。越吉五万余兵马攻打金城,金城防守压力并不是很大。
且说雅丹败了一场,眼见并州援军入城,强行攻城已不可行,但大军驻留此处相持,粮草却是大事。正在此时,左右来报,道:“有一名乌恒人求见大人。”
野利吉言道:“若是不须儿郎攻城,只需五千人足矣。”
吉言知晓中计,如今内无粮草,外有强兵阻路,无奈之下只有整兵突围。但是汉军军阵威力巨大,冲突数次,均未见功,反而折了不少儿郎。
却说雅丹跟着野利胡墙,为汉卒阻了一下,周围士兵截来,追不上去。正在此时,马岱火光里望见雅丹,挺刀跃马而来。羌将见形势危急,谓雅丹道:“大人速换上士兵衣装。”刚换好衣装,正逢马岱寻了过来,以手掩面,雅丹加鞭纵马竟过。雅丹拨转马头,望野利胡墙方向而走,正逢野利胡墙寻了过来。野利胡墙招呼残部,一同拥护雅丹,杀条血路而出。
雅丹点了点头,道:“城中若有内应,诸位以为如何?”
前面数日攻城,金城五千守兵和万余民兵攻击力不强,越吉部下损伤不众,因而信心大增,以为姜述部下兵马战力不过尔尔。越吉探听不断有援军入城,寻思强攻城池损伤必众,不若约其在城下决战。
张辽部下http://www.hetushu.com两万兵马入城,临泾城已是固若金汤。张辽向马岱详细询问交战情况,又出城察看羌军大营,心中暗自筹划破敌之策。次日上午,张辽召集将校聚议,马岱出身兵家大族,颇有谋略,两人研究出一条计策。张辽聚将分派任务,诸将依令各去准备。
正在此时,西北方向杀来一彪兵马,却是留守大营的米擒正方统兵前来救应。米擒正方力大无穷,持一杆大铁棒,所过之处无人可挡。米擒正方救下雅丹,众人合力往西北杀去。米擒正方一马当先,杀人无数,不想却惹恼了刚赶上来的张辽。
张飞性格虽急,但是粗中有细,又习过姜家兵课,熟知兵法,先让越吉发力猛攻,只让金城守兵与民兵应付,五千精骑却在养精蓄锐。候两日,部将皆领部下赶到。张飞与部将商议完毕,即刻分派诸将任务。
五部分属野利、米擒两个大族,野利族以野利吉言威信最高,野利吉言道:“县城防守名义上空虚,实则有许多民兵,占据城池之利,若是少数兵马前去,必不能成功。”
雅丹心寒之际,野利胡墙怒目咬牙,冲杀出去。胡墙冲杀出百余步,回头不见了雅丹,翻身复杀回去,寻觅不见,又往人多处杀,到处寻觅。
一切十分顺利,抢下四门及仓库,竟然没有遇到一点抵抗。吉言心中纳闷,派人去唤百姓,未料进了数家,却是空无一人。再派人查和_图_书点仓库,却见仓库内皆堆些柴草,至于粮食钱财,却是一点也无。吉言心知不妙,使人去寻安居,安居早已不知所终。
雅丹让五人坐下,道:“汉人援军已到,临泾急不可下,今闻阴盘县城空虚,又多粮草,我欲分兵去攻阴盘,诸位意下如何?”
却说雅丹于黄昏时分,引军往东突围,羌兵已至绝境,均拼死征杀。汉兵局部兵少,不得已让出一条通道,雅丹统领兵马急忙从通道东逃。将及四更,忽然伏兵四起,却是马岱引军杀到。雅丹自引军马来迎,正逢马岱,三军混战,将及天明,正西鼓声大震,人报追兵来到。雅丹不敢再战,统兵望东杀去,马岱统兵拼命缠住,后面张辽引军追到。吉言奉命断后,却敌不过马岱,被马岱一枪挑落马下。雅丹见东方兵厚,不得已往北而行。山后一彪军又出:左有皇甫健,右有尹礼。雅丹分出部将战之,皆不利。雅丹看抵挡不住,又望西而走。忽又喊声大震,一彪军又至,却是京兆人雷述拦住去路。众将死战,雅丹当先冲阵。梆子响处,箭如骤雨射将来。雅丹不能前进,无计可脱,大叫:“天亡我也!”
雅丹回到大营,计点部下士兵,只余不足两万,五族首领只余野利胡墙待在左右。经此一战,雅丹心胆俱裂,欲待退兵,道路泥泞不能成行。
雅丹心想乌恒虽然名义已亡,但族人损失不重,说不定会有助益,当下心生好和-图-书奇,命人带乌恒人进来。乌恒人长相与汉人不同,雅丹打量一眼,便知此人并非汉人所扮。
次日,吉言部突围之时,却变得异常顺利,虽然损折了三千余士兵,主力却得以东上,于故川口与雅丹残部会合。两人相见,正是喜忧参半,平和一下心情,两人商议突围返回大营。
此时东方已经放亮,部下来报,道:“东门发现大量敌军,已经阻住道路。”
于夜,安居引领八千余羌兵,赶到阴盘城下,已过午夜,安居低声与吉言叮嘱几句,带领百余名士兵来到城下喊门。过不多久,只见城中大开而城内并无反应。
候了一天,道路勉强能行。雅丹不敢停留,命令各军弃了辎重,黄昏后饱餐而行。时约初更,月光未上。羌兵正行之时,只听喊声忽起,四方火把燎乱,前方有兵马阻路。一时间金鼓齐鸣,喊声如江翻海沸。东边转出尹礼,西边转出葛乐欠,夹攻掩杀。雅丹见势不妙,往北便走,道傍转出马岱,又杀一阵。雅丹急往南行,又有皇甫健、雷述拦住。
第三日,雅丹引兵猛攻,马岱亲自引领亲兵杀上前去,诸军为其激励,皆浴血奋战,但是形势已是十分危急。正在此时,张辽引领中军赶到,直接抄了雅丹后路,雅丹见大事不妙,引兵退往大营固守。
雅丹道:“汉人云:狮子搏兔,尚需全力。诸位若无异言,吉言大人统领本部兵马今夜前去袭城,我派向导引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