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50章 香消玉殒

姜述道:“我方才观察过了,我们在门前厮杀时,有数人身着水靠从湖里上来,应该就是那些弓箭手。”
姜述此时当机立断,道:“恶来,仲康,你们不会轻功,除下衣甲,从人工湖先走,我和于道长随后就来。”
正在姜述将要力尽时,另一支利箭如恶魔伸出利爪,要将姜述的魂魄索走。姜述听到弓弦声时,身法再无借力处,即使要拿剑拨,因为身体旋转,失去角度,又无借力处,一时间无计可施。
两位射手单眼皮,眼睛很小,脸色紫黑,头发微卷,身体矮而壮,一看便知不是汉人,而是居住在极北的丁零人。年初丁零王派到长安一名使者,这些丁零人都是使者护卫,这两名丁零人是其中射术最好的射雕者。
姜述等人现在已经十分危急,若是任由敌人如此进攻,所谓久守必失,说不定拖不到援兵赶来。幸亏强驽笨重,搬运安装需要时间,姜述当机立断,道:“从水路先去甄家。”
湖心亭自甄家院中修过来,距离甄家那边湖岸约五十步左右,距离姜述喝茶的雅室超过六十步,刺客射的第一支箭,六十步外还能透硬木案板,即使在以箭术闻名的黄忠部也算好手。
甄婧取水给暗卫服药,动作麻利得很,但给暗卫裹伤时,见伤处血肉模糊的样子,就犯了晕,一时不敢下手。姜述见状,将甄婧拉开,撕下一片衣襟,上前麻利地给暗卫裹好伤。
典韦、许褚对视一眼,都摇了摇头,姜述将眼一瞪,道:“这是命hetushu.com令,别拖累我们。”
于吉看了一眼那名暗卫,从怀里摸出一颗丸药,交给甄婧,道:“你拿水给他服上,再帮他裹一下伤。”
姜述目露毅然之色,怕泄气不敢开口,只是坚定地摇了摇头。后面的蜀山弟子越追越近,就是这时,只听一声弓弦声响,一支利箭疾射而来。姜述见状,瞳孔一缩,见弓箭又疾又沉,不敢用剑拨,双腿加力,猛地向上高高跃起,因为木板不是平地,身形拔起时旋转了一圈。
此时距离湖心亭只有二十余米,姜述这次含怒而来,内力已经催到极点,虽然怀里抱着甄婧,但是速度很快,力量也足。眼看张靖要落到湖心亭时,彦居又发出一箭,力道虽然比不上回巴,但是技术很好,相距只有数米,要想躲避很难。
若在陆地上,六十步的距离只是几个腾落,但在水中,除了这块木板,再无借力处,于吉、姜述又负重,行速一时提不上来。甄婧见状,心中暗自发急,道:“姐夫,你将我抛在水中,我会游水,不会有事的。”
典韦、许褚虽然心不甘情不愿,但是上命难违,也知如今情况,说不定真会拖累姜述。在杀退对手一番进攻以后,两人闻命而行,迅速脱下衣甲,从窗口跃入人工湖。
刺姜盟求助刘协时,刘协手中并无高手,双手空空又觉得没有面子,送了一批武器过来,又讨了十余名丁零勇士。这些丁零人若论兵刃拳脚工夫,比不上虎卫营普通士兵,但和*图*书论箭术却不一般,以其中两名射雕者为首。这两名射雕者一名回巴,箭术百步穿杨,姜述遇袭第一箭就是回巴射出。另一人名叫彦居,比回巴气力小,但是准头极好,也非庸手。
暗卫见姜述亲自动手裹伤,面露愧色,哽咽道:“主公,属下无能……”
只听一声驽箭入肉声响起,既而响起一声凄惨的悲呼。在利箭将要临近之际,甄婧突然发力,用力弯了一下身子,用前胸挡住了那支必中之箭。姜述此时重又落在木板上,悲呼过后,再次借力,身体如同一只大鸟,径奔湖心亭而去。
姜述不待暗卫说完,微笑道:“你们都是好样的,这批刺客实力很强,你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这边发生变故时,就已惊动甄府护卫,数名护卫统领都是军中老卒出身,碰头简单商议一下,很快定出方略。一拨人从前门出府,绕到茶楼探听情况;另一拨人上了游舫,正加速往这边赶来;最多的人沿湖心亭上前,已经有人发现躲在柱子后面的刺客。
此次刺杀行动的策划指挥者,是青州孙家后人孙丙,就是方才那位吹口哨的中年人。孙坚自谓是孙武子后人,其实正支却是青州孙家,孙丙是孙家嫡系二房长子。皇甫规征羌时,孙丙任从事,征途中建言献策,立下不少功劳,是位能文能武的智者,深得皇甫规信任。后来皇甫规请辞,何苗接了军权,启用何家亲信,孙丙自求去地方任职,被派到司隶校尉担任功曹吏。董卓掌权时,因与和*图*书孙丙有旧,升孙丙为北军副将。后来董卓败灭,孙丙逃往长安途中,被姜述部下擒获。新帝继位时赦免部分旧官员,又启用一批旧官员,孙丙没有大恶,但曾依附董卓,结局不好也不坏,获赦为民。
蜀山派高手此时开始启动,七八条人影受于吉、姜述启发,各自寻块木板借力,都往这边追来。于吉、姜述见状,催动功力,门板逐渐加速,往湖心亭方向而来。
姜述一行人退到室内,架在假山上的强驽不能发威,刺客若想冲入室内,为首之人就要面对于吉、典韦和许褚三人合击,刺客攻了一次,损折一名高手。那位发号施令者命众人退下,命令持驽者将驽摆在门口前方,又让余人分成三拨,一拨威胁正门,另二拨从左右两室窗户进屋。
这时于吉和姜述两人,早就物色好东西,在刺客再次进攻发动以前,两扇门板从窗户扔在湖面上,姜述抱着姜婧,于吉抱着那名暗卫,发动轻身术,如两支离弦的箭一般,稳稳落在木板上。
眼看两名射雕者利箭将要离弦,典韦、许褚肯定性命不保,就在这危急关头,却听那边响起几声尖锐的口哨。两名射雕者闻令停下手时,正好望见于吉、姜述启动身法,往湖心亭这边疾驰而来。
尽管情报司有崔涣为内应,但从探知姜述出门,开始安排相关事宜,至姜述来到客室,只喝了一壶茶的时间,刺姜盟人员基本到位,不得不说孙丙平常训练很到位,其判断力和谋划能力也很强。
姜述若http://m.hetushu.com被此箭射中,即使未中要害,若不能及时救治,毒性发作,也有性命之虞。时间似乎凝固下来,岸边孙丙露出狰狞的笑意,蜀山派弟子眼神里也浮现出成功的喜悦。已被姜述赶超的典韦和许褚,已经忘了划水,四目圆睁,眼中露出悲愤之色,既而将眼闭上,不忍观看眼前的悲剧。在后面相距只有数步的于吉,发出一声厉啸,但即使他武艺盖世,无论如何动作,都无法阻挡那如恶魔般的勾魂冷箭。
典韦、许褚两人水性不好也不坏,在此紧急关头,正自拼命往前游,却不知危险已经悄然逼近,隐在湖心亭柱子后的两名神射手,已经拉满了弦,锐利乌黑的箭头正瞄向两人。
这次刺杀自湖心亭开始,十余名丁零人同时发力,后来姜述逃到中室,窗户被于吉用案桌封死,按照一般人的思路,姜述要想逃走,肯定会向前厮杀。但是姜述观察很细致,在门前混战之时,看到不少人从湖岸上来,认定湖面应该很安全,所以引众人奔这边逃跑。
利用口哨传令不是孙丙首创,但被孙丙利用得淋漓尽致,既不引人注意,又有效解决了与丁零人的语言沟通问题。孙丙善于利用人的特长,丁零人沿水而居,不畏严寒,水性极好,又擅射箭,孙丙让丁零人封锁水路。为了解决水湿弓弦的问题,孙丙还动用了价值不菲的密封衣,既能充入空气,产生浮力,游泳时节省人的体力,又可藏物于其中,能保证弓弦、毒箭干燥。
于吉看许褚、典韦脸色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不对,从怀里掏出两粒丸药,让两将服下,转头对姜述道:“第一箭就是从湖面上射来,对手在水路埋伏有神箭手。”
姜述判断得大致没有问题,人工湖这边防守力量很薄弱,但未想到这里还埋伏着两名射雕者。战场之上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湖心亭这两名射雕者,手中的弓箭已经满弦,一个对准姜述的下路,另一个对准姜述的上路。
姜述遇上了穿越以来最大一次危机,暗卫发出求救信号以后,赶过来的几拨救兵,均被崔涣以情报司在此执行公务为名阻住。现场实力十分悬殊,那位首次出手的刺客,是玉霄道长的师弟,道号玉观,其余皆是蜀山派的二代好手。玉观武艺比于吉差些,方才有两位师侄相助,就能与于吉打成平手。许褚、典韦虽然勇猛,但若以一对二,也肯定不是对手。除了蜀山派高手,刺姜盟将全部家底都拿了出来,就是想一击得手。
孙丙是孙家嫡系子弟,足智多谋,以前又是官身,五家子弟成立刺姜盟时,便奉他为主。孙丙在军方人脉深厚,即使何苗旧部也有不少故旧,又与长安诸系能接上头,门路很广,刺姜盟在孙丙经营下,实力膨胀很快。
于吉也从圈子里撤了过来,一行人都退向室内,典韦、许褚刚刚经历苦战,都在重重喘息,于吉也已脸上见汗。刺客中有不少高手,典韦、许褚与暗卫能抵挡这么长时间,主要沾了衣甲的光,但衣甲只能挡住刀剑不能入体,但是抵挡不住暗伤,两人表面无事,其实也受了不轻的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