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88章 抗击木鹿(一)

孟获得知孟优战死,所部精兵全部覆灭,不由怒火冲天,统领主力三十万猛攻慧道关;木鹿大王统兵二十五万,攻打檀为城。徐晃统兵驻守慧道关,兵力只有三万,由于关隘险峻,易守难攻,徐晃又是善守之将,因此尚能支持。而李严驻守的檀为城,三万守军面对敌军的猛扑,疲累不堪,形势十分危急。
李严足智多谋,又得军心,但是两军交锋,若是实力相差太大,智谋根本无法使用。木鹿大王根本不跟你研究谋略,他只从人体功能上琢磨,如何耗尽汉军的体力,如何压垮汉军的意志。
孟获笑道:“西洞富庶,与我等信仰不同,正好灭了其国,夺其财富为军粮。大汉更是富庶,夺其一两郡县,一族便受用无穷,最妙的是汉女,又白又嫩,尽量多抢一些。汉城武库多有精甲神兵,我部下配置的兵甲,大汉多得是。”
所幸川民善战,又有民兵制度,虽然训练时日尚短,但却知晓军事常识。此时事关家小性命,附近可以征调的四万余民兵悉数顶了上去。即使如此,面对敌军的不间接进攻,在体力和精神的双层压力下,城内守军已经到了极限。
南洞蛮族战斗十分勇敢,这与他们的信仰有关,南洞蛮族并不惧怕死亡,他们认为死亡尤其是战死可以去另一个美好的世界,因此悍不畏死,任谁遇上这种不怕死的敌兵,也会大感头痛。
姜述在武陵也心忧檀为战况,接到飞鸽传来的军报,提及藤甲www•hetushu.com兵,姜述自然想起火油,写信让李严以火油破之。又言只需坚守两日,张辽部五万援兵就会到达。
今年两人聚会之时,酒到酣处,孟获道:“我等虽然独霸一方,然皆是井底之蛙,论起打仗,以大汉最是强大。”
三个族群信仰不一样,因此很难融合,南洞蛮族信仰死神,认为生于这个世上是历劫,是在还往世的俗报,死亡后可以回归祖神的怀抱,有些后世佛教的影子,但主旨并不相同。北洞蛮族信仰战神轼把干,他是族群起初发展壮大的英雄,因此其族群崇尚暴力,士兵渴望取得胜利,以战死为荣耀。祝融族崇尚太阳神,认为太阳是光明和生命之源,珍惜现世生命,不提倡争斗,因此人数虽然不少,战斗欲望却不强。
木鹿大王的三万亲兵,身穿奇怪的藤甲,十分轻便,又十分坚实,能够抵挡疾射而来的弓箭。李严若是姜述,便会知晓破解藤甲兵最是简单,只须用火油即可。可惜李严不知破法,只能用巨驽和火炮来对付藤甲兵。而蛮兵吃了几次亏后,变得十分聪明,攻城时散开阵势,漫山遍野,扛着一架架云梯,不要命地狂攻。
木鹿大王一来好斗,二来贪图财钱兵甲,三来被孟获用话拿住,因此答应下来,先是与孟获联合灭了西洞蛮,分了不少钱粮,贪心更甚。此次攻打檀为城,见汉军坚守不战,虽然损折不少勇士尚未攻下,但从心底里却看不起http://m•hetushu.com汉军。
使者回告木鹿大王,木鹿大王心思强自攻城损伤甚众,若是城外决战,有藤甲精兵在,定然将其杀得落花流水,彼时再趁机夺城便是。想到这里,木鹿大王遂让使者再去城里,约定两日以后午时,在城南五里平原所在,各派三万兵马决战。
木鹿大王不服,道:“往年也曾听说汉军强大,但从未交过手,其兵马多少?士兵比你族勇士比较如何?”
姜述继续盯着地图,又道:“命令张飞、孙坚两部,密切关注彻里吉、烧当老王等羌族情况;命令张合、魏延、汉北郡驻军密切注意鲜卑、丁零两族情况;北疆若有异动,即刻发动三州民兵防御,主力即刻北上,与敌军战于彼国之境。”
上次发布军令,只是军队调动,百姓多不知情,并不紧张。此时全国下达战时命令,各州军民悉数参与,一时间全国各州皆动。郭嘉、贾诩、庞统、荀彧等,皆是当世人杰,虽然事务繁重,但各项工作井井有条。
南洞蛮人斗狠争胜,但有一个特点,族人过了那巴山脉以北,因为温度低感觉不适,又不爱多穿衣物,因此只是控制那巴山以南的广大区域,往东西两个方面拓展,不愿与北洞蛮人争斗。此次木鹿大王统兵向北争斗,乃是中了孟获的激将计。
南洞蛮族弓箭虽然射距短,皆是骨制箭头,但其箭头上皆涂药,中者浑身无力,伤口溃烂,虽不致命,却能让士兵暂时失去战斗力www.hetushu.com。军中虽有军医,却只能控制症状,至于解药还未配制出来。
南洞蛮族与孟获为首的北洞蛮族、祝融夫人所在的西洞蛮族,其实并不同根,因三族族人相貌类似,外人误以为三族为同一种族。南洞蛮族起源古牙海人,这个种族沿海而居,后来族群人多势众,逐渐吞并周边部落,一直发展到现在,占了很大一块地盘。以孟获为首的北洞蛮人,发源于现云南中部的埋右人,通过不断的扩张兼并,成就现在这个局面。而西洞蛮族乃是祝融后人,祖上是正宗的中原人,因为祖先祝融首先使用火而以其名字为族名,其族长曾经担任过中原部落联盟首领,后代因为战败避祸南下。三个族群兼并的多是当地的原居民族群克顷人,其语言风俗受克顷人影响很大,语言可以互通,通婚繁延无数代以后,相貌也十分相似。
飞鸽传书就是快捷,尤其在道路艰难的蜀南,信息传递速度十分惊人。李严正在忧心刀枪不进的藤甲兵,此时接到姜述手书,不由大喜过望,仔细设计一番,写了一封挑战书,派人送给木鹿大王。
孟获道:“其国内兵马百万有余,比你我两族勇士相加还多。若是单兵作战,汉人未必比得上我族勇士,但其军阵甚是厉害,士兵悍不畏死,若是我族与其相战,必败无疑。”
木鹿大王奋然道:“有何不可?”停了一会,又道:“我国出兵可以,但是粮草运送艰难,需要贵族提供。”
李严见木鹿www.hetushu.com大王中了缓兵之计,蛮兵皆撤回大营,不由大喜过望,趁机让部下休养体力。到次日上午,张辽统领两万骑兵赶到,傍晚时候,皇甫健等部将各引部下精骑赶到。
孟获与木鹿大王皆好斗,往年曾经争战过数次,后来因南洞族人不愿北拓,失去了争斗的源头,孟获能说会道,处理边事最是拿手,两人遂化敌为友,因为性情相近,每年都要聚上一次。
孟获摇头道:“贵族勇士在山南争斗尚可,不能去山北作战,汉军又不来山南,今生恐怕没有机会争斗了。”
李严对来使道:“你家大王还是仗着人多势众,你军连番进攻城池,我军士兵疲累不堪,若是现在城外决战,贵军以逸待劳,欺我部下疲惫,即使得胜也是胜之不武。若是让我部下休整三两天,我与贵军约战城外,不死不休。”
木鹿大王道:“不若与大汉皇帝约战一场,便可知虚实。”
孟获本是有心挑拔,趁机说道:“何须约战,待我回去整兵攻其郡县,汉军必会出兵。若贵族勇士能到山北,到时我们联合出兵,彼此兵马数量相若,各按本事争斗,无论胜败,都是大丈夫所为。”
随身属吏立即撰写命令,姜述签字之后,由陈琳用章,分别交给史阿、齐隶两人,由两人按照各自的传递路线下达命令,确保万无一失。
姜述所虑不是没有道理,胡族便是这样,大汉势强则服软,大汉危急时就想咬上一口。孟获、木鹿大王、唐兰两羌四族,兵丁百万有余,如此http://www.hetushu.com大规模的联合用兵,吸引了汉军主力皆往西南。彻里吉、烧当老王、塞外王、柯比龙以及丁零王,皆密切关注战事变化,若是汉军占得明显优势,诸族不敢乱动;若是汉军稍落下风,他们将会与饿狼一般扑上前去,洗劫大汉北部郡县。
木鹿大王道:“若有机会倒想见识一下。”
木鹿大王见了来使,看了书信,信上言:久闻木鹿大王部下英勇善战,依我看只是仗着人多势众而已。我部下兵马三万,若与你族三万勇士正面交锋,你族绝非对手。
木鹿大王得以横行南疆,自非庸者。李严袭营成功一次,劫粮成功一次,同样的办法再用第二次,便失去了效果。李严站在城门楼上,望着不断涌上来的蛮军,感觉束手无策。
姜述又道:“命令青、徐、冀、司隶四州兵曹,分兵一半,北上协助边境防守,由郭嘉统一协调。豫、扬、兖、雍四州兵曹,各分兵一半,各赴相近战区参战,由庞统统一协调。全国即刻发布战时命令,民兵兵甲武器全部到位,以县为单位集合训练,以备不期之虞,由贾诩负责。动用储备军粮,送达作战区域附近择地储存,由荀彧统一协调。太史慈部水军扩编十万,以一带二,五万屯于成都训练,由周泰负责;五万兵马屯于东莱训练,由蒋钦负责。”
木鹿大王阅信大怒,派一位使者随来使到城中见李严,道:“大王言,若李将军有胆量,我族派三万勇士与你部下三万勇士城外军阵对决,输赢各依天命,李将军敢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