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89章 抗击木鹿(二)

李严让左右先送使者去客房奉茶,使人请张辽过来,道:“木鹿大王心中不服,明天还要约战,还说只许步卒参战,不得使用妖法。我军守城,占得地利,与敌野战,地利与敌共之,因此犹豫不决。”
藤甲兵冲上前去,汉军阵前却有不少壕沟,下边还积有不少草木,爬上爬下甚是费力,进攻速度顿时慢了下来,如此上下爬坡,蛮兵逐渐积聚,不断往两侧扩散,最后几乎变成了三五列一字横阵。
到了午时,两人军阵已经排列整齐,汉军排列玄囊之阵,盾兵在前,驽手、手雷手其次,长枪手第三,骑兵压后。军阵层次分明,六千人一个小阵,分为前后左右中五军,正好三万人。蛮兵却无阵法,只见三万藤甲兵尽出,核心却有五百余战象,每头战象上面皆固定有坐栏,上面坐着三四名弓手。
已经做好准备的火箭手顿时发作,一时间万箭齐发。藤甲本是油浸之物,又被泼上许多火油,蛮兵顿时变成一个个火球,部分藤甲兵往后奔跑,又引燃壕沟内的草木,而这些草木下面埋着大量火药,中间有药线相连,顿时药线皆着,就地火药炸起,听见战场上火光乱舞,但逢藤甲,无有不着。将这三万藤甲军,烧得互相拥抱,少于逃脱性命者。可怜兀突骨、土安、奚泥三位勇将,尚未来得及大展雄姿,却在此被烧成灰烬。和图书
木鹿大王闻言,心道汉军除了妖法厉害,这弓驽也远胜己军,若是光用刀枪,应当能胜一场,至于些许解药,倒未放在心上。木鹿大王再派使者入城,顺便送些解药过去,约定明日午时,每方派三万步卒决战。
李严见火油弹基本投掷完毕,蛮兵前锋已与前军接战,猛得下令道:“火箭发射。”
李严又问各地战况,廖化道:“如今孟获主攻益州,次攻荆州,如今荆州诸蛮皆被程远志、钟会诸将领兵诛尽,鞠义将军又统领交州精兵驰援,情况相对稳定。如今战争焦点皆在益州,孟获、木鹿大王、唐羌、兰羌俱重兵出击,我军数路野战军团悉数参战。关羽部、张燕部两路兵马均与敌人相持,姜维部战果显著,已经屠灭一郡叛逆,正在北上汶山。主公目前移驾成都,就近指挥各军战斗。主公言,南洞蛮人不习山北气候,只须惊走此路兵马即可。集中兵力灭了孟获以后,再慢慢跟他算账不迟。”
被象兵践踏死了数百藤甲兵,此时早被剥下衣甲,挑选健壮蛮兵穿上,随着藤甲兵主力复攻上来。这边汉军士卒见着,纷纷高呼,大骂木鹿大王违规。三万藤甲兵人死甲在,换甲充丁,南洞蛮人皆习以为常,听到汉卒一齐大骂,木鹿大王这才明白确实有违规之嫌,但数百藤甲兵已冲了上去,只好权作充耳http://www.hetushu•com不闻。
决战当日上午,李严又接到姜述来信,教导克制蛮军象兵之策及其药箭解药。李严当即派随军医师去配解药,派兵到战场挖掘壕沟,又令部下将火油等物尽数安顿利索,然后挑选两万精兵,又从张辽部借了一万精骑。三万兵马挑选完毕,李严召见各军校尉,一一详细讲解,分配各将任务。
藤甲兵首领名唤兀突骨,是乌戈部首领,也是南洞蛮族第一勇士,与木鹿大王是结义兄弟。兀突骨独领最骁勇的一万藤甲兵,下面还有两位统领,皆是木鹿大王心腹,一名土安,一名奚泥,各引一万兵。
廖化、韩忠皆是刀锋营营将,刀锋营是特种兵,立下无数大功,人数虽然不多,但是诸将级别却高,高顺如今已是扬威将军,廖化等五人皆领中郎将。若论军衔,四将之中以李严最低,以张辽最高,但是姜述知道李严才能,又熟悉南蛮边事,让张辽、廖化、韩忠皆服从李严指挥。
小将说完,不等木鹿大王答话,策马从道路平坦处绕回军营。木鹿大王被骇得魂还未飞回来,待听到左右提醒,欲要答话之时,小将早已走远。两方均无战意,各自引兵回去。只是士气却是不同,汉军大战之后兴高采烈,蛮兵大败之后士气低迷。
入夜之时,廖化、韩忠统领两千刀锋营精兵入城,李严、张辽hetushu•com大喜,连忙迎接两将入府述话。廖化道:“主公担心这边安危,让我等前来相助,听从两位将军调遣。”
到了约定时刻,两军同时鸣起号角,木鹿大王将令一下,只见蛮兵往两边分开,中间象军涌上前来。象是庞然大物,战马见了战象,皆畏服不敢上前。战象在象兵驱使下往前急奔,三万藤甲兵紧随于后。
那边汉军完成任务,见战场上余烬未消,并不适合大战,蛮兵又人多势众,也未乘胜追击。李严派一员小将,骑马驰到阵前,高呼道:“木鹿大王,我家将军说,这次是我们胜了,就此各自收兵回去。若是你们不服,明日午时再来此大战。”
木鹿大王听说汉军援军到达,认为中了李严奸计,正在帅帐大发脾气,大骂汉军奸诈,不守信用。部下忽来报道:“汉军已经出城,正在列阵。”木鹿大王不由转怒为喜,道:“汉军信誉不错,赶快通知象兵、藤甲兵出战。”
李严与张辽议定,唤使者过来,道:“明日我军派士兵前去,既然只派步卒,相约两军只用刀枪,不需使用弓弩。不过有一条件,我军不少士兵中了贵军药箭,尚请送些解药过来。”
蛮兵见族人被火烧的伸拳舒腿,有的被火药炸得头脸粉碎,死者不计其数,又闻巨响如巨雷轰鸣,不由惊得手足无措。木鹿大王脸色由红变紫,再由紫变黑,此时和_图_书已经变成白色,手指指着战场,浑身颤抖,道:“妖法,汉军会妖法……”
步卒相战重在军阵,蛮兵不识军阵,如何与汉军抗衡?何况李严还有大杀器在手,然而木鹿大王自恃勇力,又好面子,越是败得惨,越想赌斗胜得一场,不知越赌输得越惨。
李严见象兵距离战阵将近三百余步时,旗令下达,只见前阵后移,露出阵后数十个彩色假兽,只见这些假兽口吐火焰,鼻出黑烟,身摇铜铃,下边皆有车轮,在步卒推动下,歪歪斜斜向前,似是张牙舞爪的怪兽。
这些假兽外观非常粗糙,征集十余木匠一日便成,将鼻嘴之处开上数洞,再让油漆工涂上吓人的色彩形状便成。烟火更是简单,用火药配成少量烟花,点燃后扔在里面,就成了喷着火烟的怪兽。
汉卒初见假兽尚且害怕,蛮兵自是吓得不知所措,碍于军令,不敢后退,大象是动物,最怕烟火,不敢前进,反往后走,顿时将蛮兵冲倒无数。
李严笑道:“如此再杀三万蛮兵,吓破敌胆再说。需借你部神刀步卒一用。”
李严说道:“三位将军皆我上司,因我在此日久,熟悉情况,丞相才让我暂时主持战局。正好明日与蛮族赌斗步卒,刀锋营士兵均可以一挡百,明日上场亮相,必能大振我军军威。”
李严回城不久,使者奉木鹿大王之命前来,道:“我家大王说,今日你m.hetushu.com军用妖法取胜,心中不服,明日午日只派步卒,不得使用妖法,再行决战。”
最后一道壕沟距离汉军前阵还有百米,李严见大多数藤甲兵已经过了这道壕沟,右手猛然往下一挥,部下士兵皆抛出一个个瓷罐,因为距离甚近,砸在人身上很痛,但是至多头破血流,却无性命之虞。蛮兵逐渐上前,间或有弓手开始放箭,汉军却能忍耐得住,弓弩却是不发,只是投掷这种瓷罐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怪怪的味道。
破了象军,汉卒不由大声欢呼,蛮兵却士气低迷。南洞蛮族不惧生死,但是却怕鬼神,汉军搞出假兽,顿时将蛮兵弄得猜神疑鬼。木鹿大王心中虽然生惧,却不愿失了面子撤军,当下挥动军令,驱动藤甲兵上前,还想胜这一局。
张辽道:“经此一役,我军火油、火药几近耗尽,炮弹还未送来,所谓妖法欲施也不够。汉军步卒战阵,又岂是蛮兵能挡?”
其实这些藤甲,制成的确不易,其藤生于山涧之中,盘于石壁之上,蛮人采取下来浸于油中,半年方取出晒干,晒干复浸,十余遍后,才用来制造铠甲。其甲极轻,穿在身上渡江不沉,又经油浸,所以沾水不湿,硬涩度极高,普通刀箭皆不能入。南洞蛮族历经数十世,方积累藤甲三万套,攻城时藤甲兵死了不少,蛮兵将尸体运回,剥下藤甲换一人穿上,因此藤甲兵数量在于藤甲多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