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99章 丁零灭族(一)

以丁零人的算术知识,只能数到一百,再多便是无数只了。果然,不一会,那位部将说道:“火把有无数只,可是到底有多少汉军呢?”
丁零王心中不断推算战果,越推算心中越是发凉,十万汉军与多少丁零勇士战力相等?丁零合国之兵只有二十万,白日又折了五千余人,自然不是十万汉军的对手。
想法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,军容整齐的汉军祭出车阵,六千汉军竟将两万胡骑杀得大败。被巨响震得发懵的刹那,直到部下士卒到处乱跑乱窜之时,也未弄清失败的原因,只听见汉军阵内轰鸣的巨响让部下慌了手脚,战马四处乱蹿,而汉军精骑趁机杀上,许多丁零勇士竟然不战自逃。
丁零王方才费了很多劲,才基本推算出这个数字,但是敌军的总数是多少,他至今还没有计算出来。王弟风洁特曾经在洛阳游学,听完丁零王所言,在地上摆起了木棍,好半天才说道:“大约十万左右汉军。”
为了汉人境内的财富和女人,也为报前怨,丁零国出动了二十万兵马,这是丁零的全部家底。若是丁零此次败了,将会是什么悲惨的结局?丁零王想到这里,不由打了一个寒颤,大汉境内富足的钱粮和美丽的女人,迷惑了丁零人的神智,却忽略了威名远扬的大汉是丁零不可能战胜的庞然大物。不足万余汉兵竟然杀得两万扶零精骑落花流hetushu.com水,这是何等强大的战斗力?
奇里博担心丁零王翻脸,不等丁零王答话,便吩咐部下分头向各个方向查看,自己策马向昨日汉军主力呆过的方向驰去。待到了这里,他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地上出现许多整齐的黑点,密密麻麻。奇里博望着这番诡异景象,心中十分发虚,他信奉鬼神,心中相信这是神迹,担心惊动神迹会受到惩罚。最终,好奇的奇里博还是忍住恐惧,跳下马去认真一看,这不是木头燃烧后的残骸吗?他喃喃骂了一声,继而飞身上马,数十骑随他向大营疾驰而去。
部将闻知号令渐次而来,聚集在丁零王周围,表现可圈可点,毕竟部将皆久经战阵,心理素质比普通士卒强悍许多。部将问丁零王道:“大王,是汉军来袭营?”
丁零王望着这位部将,心中鄙夷一番,冷冷地说道:“火把分为十六列,每列分为十六行,布成一个小阵。前面整整一百六十个小阵,后面也是一百六十个小阵。”
“是,大王。”奇里博躬身领命。奇里博为一员勇将,身长八尺,虎背熊腰,四方大脸,鼻口雄异,额头宽阔,本来相貌堂堂,可惜一道深深的大疤沿左颊划到下巴,变得甚是怖人。
丁零王没有说话,牵着马出了营帐翻身上马,部将们也上马紧随其后。一行人疾驰而行,很快来到现场,丁零hetushu•com王下马仔细观察一番,不由自嘲地笑了,心中暗骂道:“妈的,被汉军玩了一夜。”
丁零王看看天边圆圆的月亮,又望了一下远方美好的草原,清冷的月光下似乎多了一些亮点,丁零王定睛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,那不断跳跃忽明忽暗的亮点,定是汉军行军的点燃的火把。
实际上这位校尉好心办了坏事,汉军黄忠部、吕布部、马超部十五万大军,正要秘密向此地包抄。加上在此执行阻击任务的张合部三万大军,四路兵马正在执行姜述制定的狮子搏兔计划,以压倒性优势一举击垮丁零兵,然后大军迅速西上,支援压力最大的并州战区。
此日行军,奇里博统领部下担任前锋,这是对他昨日违令的惩罚,他骑马走在路上,心中暗自咒骂着这些狡猾的汉人。他的部下多是他的族人,对于这次改任前锋也多有不满,跟在奇里博身后,不似昂然出征的勇士,倒像是一群受了委屈的小媳妇。
众文武七嘴八舌,很快讨论出章程,姜述道:“命令,孙坚部迎战烧当羌,张飞部迎战西羌,魏延部迎战鲜卑,三路兵马以守为主,扼守险要。张合部迎击丁零,黄忠、吕布、马超三军皆赴幽州助战,赵云部会合扶余兵马,袭击丁零老巢。夏侯渊、夏侯淳、曹仁、曹纯四路兵马,建军甚晚,操练不熟,现在不堪大用,北下屯hetushu.com于要害之处抓紧操练,若是北方边境战事不利,合军立即北上。公孙瓒、高览两营重骑兵赴幽州助战,庞德、潘凤两营赴并州助战,黄盖、张百阳两营赴凉州助战,司隶、荆州兵曹分兵一半支援并州,雍州、益州兵曹分兵一半支援凉州。”
幽并凉三州百姓与胡族世代战争,早已聚下仇恨,三州百姓听闻欲与胡族大战,各地壮丁自发组织起来,运送粮草辎重,修缮边关城墙,一时间热火朝天,军民匠人,全都在忙碌备战相关事宜。
奇里博尚未出营,突然一阵喊杀声蓦然间响起,而且从远而近声音越来越大。丁零王连忙下令:“小心戒备,汉军杀上来了。”
丁零王闻言大惊,心思以今日初次交战的战果来看,六千汉卒杀败两万部下精兵,这十万汉军一旦杀将过来,恐怕凶多吉少。丁零王急忙道:“诸将各自传令,士兵皆全神戒备。”
四千汉军像赶鸭子般追杀数倍于己的丁零骑兵,这让刹那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。刹那部逃出五十里,得丁零主力接应,这才让汉军知难而退。丁零王听完败军反应的情况,没有斥责刹那,而是默默地想了许久。
远方的火把渐次熄了,丁零王紧绷的神经越发紧张,这说明不断有汉卒加入袭营的行列,丁零人这次面临的将是空前的压力。火把最终全部熄灭,而东方的云彩开始变红,继而一轮和_图_书鲜艳的朝阳露出了笑脸,远方的大地一下变得异常清晰。
外面喊声很大,渐到营前之时,却突然消失,诸将紧张的情绪丝毫没有缓解,这种诡异的宁静最是可怕。宁静又持续了很长时间,刚才已经领命的奇里博也不敢出营,合营上下皆在全神贯注地戒备。
丁零兵正在熟睡,不想半夜突然响起凄厉的号角声,不少白日吃过败仗的士兵刚刚做完恶梦,猛然被惊起,顿时坦胸狂奔,还大呼大喊,好似大难临头,若非丁零王及时派亲卫弹压,说不定会引起可怕的炸营。
实际上纯洁的丁零人根本不识智谋,连异常简单的疲兵战术也看不出来,如果真有十万汉军,丁零人立刻就会遭遇可怕的毁灭性打击。实际上,外面还是姜泸的数千部下,一个机灵的校尉想出这个坏主意,想逗丁零王开开心。
战争国债下达,巨商大户争先购买,三日内聚得银钱无数。甚至许多大民族主义者,捐献家产以为军用。银钱到位,物资很快采购上来,道路又通达,迅速运到边郡。
丁零王不答,只是盯着远方忽明忽暗的亮点,诸将随着他的目光看出。“这是汉军点燃的火把,一二三四……”部将们的目光追随丁零王的目光而去,顿时发现了异状,一位精明的部将开始点数。
姜述上次下达全国战时令,担心北胡趁势作乱,已令诸军皆赴边郡驻屯,军令下达后不久,诸和*图*书军迅速到位。随着丁零胡兵首先踏入汉境,北方诸州战火又起。
妈的,一个鬼影子也没有,汉军哪里去了?丁零王疑惑地想着。丁零王再次环顾四方,目光所及之处确实看不到一位汉人,忽然发现奇里博站在营门口,以为他探视归来,道:“奇里博,什么情况?”
丁零王脑门上不由大汗淋漓,他不由十分后悔这次出兵的决定,若是知道幽州有十万大军在此,怎会出兵来攻?如果知道汉军战斗力如此强大,谁来用脚向铁板上踢呢?
奇里博赤红着脸,道:“大王,方才以为汉军袭营,没有出去探视,我立即和儿郎打探一番。”
丁零人合营不知已经戒备了多长时间,丁零王才回过味儿,道:“奇里博,你派游骑前去巡视一番,不要主动招惹汉军。”
“大王,昨夜有许多亮点的地方没有一个汉军,尽是一些火把烧尽的残骸,密密麻麻插在地上,异常整齐。”气喘吁吁的奇里博大声说道。
丁零第一勇士刹那统领两万骑兵进入汉境,遭遇张合部将姜泸统领的六千精兵,拉开了汉军与北胡之间大规模战争的帷幕。刹那认为以骑兵与汉军士卒野战,人数又相差数倍,必定会大胜无异。
忽然丁零王的脸色苍白,那边火把数量未减,也一动未动,周围还有汉军前来攻击,汉军到底有多少人?敢于明目张胆袭营,至少不会少于五万人,天呐,外面有十五万汉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