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04章 两羌族灭(一)

在汉军犀利的远程武器打击下,羌兵伤亡两万余,才得以接近汉军以弓箭还击,双方箭矢如蝗,同时落入对方阵中。在羌兵弓手掩护下,羌兵骑兵开始加速,与迎上前来的黄盖部重骑兵猛然碰撞在一起。
汉军军阵开始有所变化,部分骑驽手从巨驽之间穿过,前进至射程以内,驽箭向前疾飞,连续射出十箭,驽匣全空,立即退入汉阵。骑驽射程虽短,但是速度极快,几乎没有射击间隙,三千骑驽手瞬间发威,三万支强劲利箭铺天盖地而来,只听羌兵惨叫声不绝,又有万名羌兵落马,严谨的阵形顿时散乱,开始启动的前锋速度还未提起,便自行停滞下来。
烧当老王大惊失色,道:“往昔听说汉军屠灭三韩,还以为是传说,不想汉军竟然如此残暴,大汉不是以仁义立国吗?”
炮弹巨大的杀伤力,让羌兵中军很快显得稀疏起来,从不服软的烧当老王忽然感到有种无力感,潜意识中忽然涌出不祥的念头。烧当老王回首看向彻里吉指挥的后军,这才发现汉军骑卒正在西羌军中肆虐,心里只剩下绝望。
彻里吉苦笑一声,摇摇头道:“那是从前,今非昔日,大汉朝廷已经变了天。老王,匈奴人的今天将是羌族人的明天。我们败了,下场会非常悲惨。赶来与你会合的路上,我得到了消息,赵云部已入丁零境内,所过之处无论男女老幼,皆被斩尽杀绝。丁零人即www.hetushu.com将灭族,我们羌族呢?”
汉军军阵再次向前移动,半个时辰以后,火炮再次轰鸣起来,这次对象是羌兵后军。对烧当老王异常崇拜的羌兵没有逃跑,他们全都倒在冲锋的路上,实际上他们也无法逃跑,汉军轻骑已经包抄到位,战场两侧已被封住。
两王集合部下,烧当老王大声呼道:“我们战败了,遇到强大的汉军,我们不是对手。我们侵入汉境,将遭到汉人残酷的报复,那便是屠族。西羌王已经得到消息,和我们一同起兵的丁零人正在遭到汉人屠灭。儿郎们,各自逃命吧,回去告诉我们的族人,西迁!不惜代价西迁,远远避开大汉,再也不要和这些魔鬼交锋!”
武器与兵甲永远是冷兵器的主旋律,在人马覆甲、手握神刀的重骑兵面前,羌兵的攻击显得软弱无力,武器触之皆折,偶尔砍在重骑兵身上,也无法透甲而入,这不是普通的差距,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武器和兵甲的巨大差距,在此次对撞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不可能,若是汉军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,为何以前坚守不战?这个结果让烧当老王不敢相信自己,再次估算眼前的汉军数量,还是五万左右,与战前几乎相仿,这说明方才这场大战,十余万羌兵只是换取了极少汉卒的生命。
孙坚判断距离,忽然一声令下,前锋司马发号施令:“驽兵……准备和图书……射击!”
烧当老王心似滴血一般,一个时辰的激战竟然伤亡十余万,前军全军覆没,中军损伤大半,只有后军还保持着完整的阵形。所谓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,汉军即便占据优势,不足十万的汉军也应该减半了,烧当老王仔细观察汉军,最终却十分失望,汉军军阵忙忙碌碌,各自依令进退,数量似乎却没有减少。烧当老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摇了摇头,使劲闭上双眼,再次睁眼重新观测,重新评估汉军的数量。
借着淡淡的月光,烧当老王定睛一看,眼前还有大片黑压压的士兵,大多是他的嫡系亲卫,不忍抛下他自行逃命。烧当老王不由十分感动,这些人若是活下来,将是羌族未来的希望,他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。
自从孙坚投靠姜述,便受姜述另眼看待,又娶独女孙仁为妻,孙坚受姜述知遇之恩,受宠若惊之余,所谓士为知己者死,孙坚与姜述之间的翁婿感情,并不亚于孙坚与诸子的父子亲情。
最前面的骑兵停下脚步,紧随在后的驽手,有条不紊地依序,装驽上箭瞄准。不久,上百驾巨驽几乎同一时间发出尖锐的呼啸,甚至盖过双方激昂的鼓角声,儿臂粗的箭矢自数百步距离而出,转瞬便至羌军队伍。巨盾尚且挡不住巨驽利箭的碰击,何况只有木盾护身的羌兵?就是羌兵披有铁铠,也抵挡不住巨驽的强大威力,随着声声惨呼,羌和*图*书军前排士卒霎那间倒下整整数千。
望着眼神绝望的彻里吉,烧当老王笑道:“我们羌族不会被打垮,我们失去的无数优秀儿郎,数十年后将会重现人间。”
“走,为了民族的生存,都随我投降去,只要我们其中留下一人,就是民族的火种,烧当羌就会存在,未来总会强大起来。”烧当王放弃了自杀的想法,他决定放下王者的自尊,去向汉军乞降。
孙坚缓缓拔出祖传宝刀,向前一指,身侧旗号接连挥动令旗,数万骑兵摆成骑阵,开始慢慢启行,马蹄声整齐划一,更显出冲天的杀气,瞬间震慑羌兵的心神。
烧当老王叹息一声,都说汉军以步卒见长,今日终于有所领教,巨驽杀伤力果然厉害,怪不得传言中李陵统领五千步卒,竟能杀死数万匈奴骑兵。烧当老王从拥甲数百的小部落起家,心性异常坚韧,虽然有些丧气,却是欲挫欲勇。
彻里吉长叹一声,道:“齐侯掌握大汉朝廷,此人信奉的并非仁义之道,而是残酷的铁血政策,我们侵入汉境,必将遭受毁灭性的报复。”
汉军强大的器械给予羌人巨大的损失,烧当老王心中更加懊悔不及,面上却毫无表情,示意旗手下令,号角声顿时大作,战场气氛顿时变得十分紧张,两军士卒心脏开始加速。居于最前面的羌兵是烧当老王部下最精锐的战士,从大汉境内聘请老卒调教良久,阵势由静转动极为流畅和图书
求生的欲望让马以会忽然来了灵感,他手忙脚乱地扒开战马的肚腹,将其中的内脏用手刨了出来,不顾冲天的血腥味,爬入马腹中。
说完,烧当老王老泪纵横,望着遥远的星空。不久,远方不断响起惨呼声,这应该是逃跑者倒在汉军的利刃之下。不成编制的突围,伤亡将会很大,而且不能给对方予以杀伤。或许这次原本不该起兵,烧当老王的武断愚蠢给烧当羌带来了无穷的苦难,烧当老王悔恨不已,他忽然拔出腰刀,欲自杀谢罪。
鼓角争鸣声中,另一种声音忽然加入进来,逐渐压制了鼓角声,成了战场的主旋律。大汉炮兵完成各项准备,瞄准羌兵最是密集的中军,粗大的炮弹飞过两军骑兵交战区域,呼啸着从战场上空掠过,直接飞入设定的坐标之内。
烧当老王沉思片刻,猛然大叫道:“不行,我们可以在这里战死,但是族人却一定要保存下来。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通知族人,让族人们西迁,远远避开这些万恶的魔鬼。”
马以会此时紧张得伏在地上,前面的汉军开始搜索过来,他的手上感到一股凉意,用手一摸,是粘粘冷冷的鲜血。黑暗中仔细辨认一下,这是一匹战马的尸体,被利器割开了肚腹,倒在这里应该有段时间了。
搜索的汉军从身边经过,幸亏没有发现异状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群人的声音从远而近,马以会听到一个浑厚而沙哑的声音,道:“我是烧和图书当老王,你们可以杀了我,但请求你们放过我的族民。”
“大王,万万不可,您是我们的骄傲,我们一定拼死保您突围。”一位部将大声劝道。
炮兵覆盖性打击下,羌兵中军几乎已无站立之人,炮声这才逐渐平息下来。羌兵前军缺少人员补充,在重骑兵的强大攻势下,军阵逐渐变扁,变薄,最终变成一根线,继而变成数点,最后变成了一地尸首。
周围不断亮起火箭,汉军入夜后并未停战,正从四周往中间合拢。火箭照亮一大片区域,只要发现羌兵的影子,十余只锋利的驽箭便会如影随至。
烧当老王站在高处,汉军整齐划一的步伐让他无比震憾,开始后悔此次莽撞出兵,脸色显得异常苍白。王者的自尊让他强行压下内心的恐惧,强自振奋精神,仔细打量远方逐渐行近的汉军。
将近傍晚,汉军暂时停下攻击的脚步,烧当老王这才得以聚拢残部,与彻里吉残部会合,两位独霸一方的首领同时看到狼狈的对方,双方各自还有不足五万残兵,而且粮草断绝。
“放……”厉啸声又起,羌军军阵顿时又绽放出一朵朵血色浪花。孙坚满意地点点头,汉军巨驽射程极远,军阵停在羌军数百步外,两轮强射夺去五六千羌兵生命,如此不需付出代价的强攻让人感觉酣畅淋漓。
彻里吉道:“现今唯一一个办法,便是让部下们各自想法逃命,十万人趁黑向四面八方逃走,总会有人能够逃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