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12章 平定南蛮(三)

甘宁大军到来,占城港顿时舟满为患,周瑜到港口迎接,道:“占城比起东莱军港,可谓小鸟比大鹏,虽经扩建,仍然不足以停靠太多船舶,让兴霸将军见笑。”
看看已无战意、狼狈不堪的部下,再看看精神大振、军阵整齐的汉军,忙牙里神色黯然,命令部下弃械投降。南洞蛮与北洞蛮待遇不同,此前没有与大汉发生过任何冲突,侵入大汉境内也没有杀害汉人百姓,按照大汉最新公布的法令,无论士兵还是百姓,投降可以免死。
原来祝融夫人自大汉恢复西洞蛮疆土,无心再恢复蛮制,迁其弟妹族人皆到汉境安置,但是大仇未报,孟获、木鹿大王两名元凶未灭,便央求姜述允许她南下报仇。此时朝政平稳,姜述也是静极思动,便带祝融夫人、孙尚香两妻同行,从海路前往占城。
此时汉境四周,只有南洞蛮战事未消,徐晃、李严、姜维三路兵马合计十六万兵马,又有荆州、交州助战的四万精兵,此前灭了元气大伤的北洞蛮,需要分兵驻守各地要塞,攻打南洞蛮的汉军主力只有十万兵马。以十万大军攻打拥兵四十余万的南洞蛮,兵力不足加上不占地利,汉军能占上风已属不易。
斥侯道:“挝轮族民居于西境,其与占城国有深仇大恨,有使者过境便杀之,因此我军未得到消息。今日我部巡防到彼处,听挝轮族人说起此事,仔细探听方知是真。”
益州大战之时和图书,水军运送物资士兵,虽未直接参战,也立下许多汗马功劳。益州大战落幕,益州物资已经十分丰裕,水军诸将便引兵回驻东莱,准备随时从海路支援北部战区。鲜卑败亡以后,北胡再无战事,南路水军奉令南下,准备从海路配合攻打南洞蛮。
南洞蛮自交战以来,在汉军弓驽、火炮的强大威力下,虽然兵多,却节节败退。大汉援兵赶到之时,南洞蛮累计损折兵丁十余万众,忙牙里又送了三万蛮兵的大礼,合国兵力已经不足三十万,加上孟获部五万残兵,兵力仍然占有优势。
王双上次受降不少蛮兵,又征了一些异族壮丁,凑成两万兵马,又立两营,分头训练。恰到曹休、张横两将前来报道。周瑜便让两将从中挑选一旅骑兵,又让郝昭独领新营,编制一万步卒,分拨一些汉军老卒为军官。
周瑜道:“李严、徐晃、姜维三军合兵,又有高顺部相助,已经占尽优势。南洞蛮兵力不足三十万,目前被积压在胡子岭一线,所占地盘锐减一半多。我部出战两次,王双部全歼蛮将忙牙里部三万;我上次领兵偷袭南洞王城,杀了不少王子王孙,惹得木鹿大王震怒,派孟获部攻打占城新城。我等近日正在布置防御之事。”
周瑜脸色一沉,问道:“大军相攻数日,我军为何没有得到消息?”
鲜卑败亡,北方局势十分平稳,虽因汉军新下之地牵扯不少汉军hetushu.com留守,但姜述手中可以调配之兵仍然雄厚。关羽部、鞠义部、程远志部分派援军,正源源不断赶来。
南洋水军此次出征,只留中军六千水军督建交州军港,部下蒋钦、周泰、吕蒙、全琮、丁奉、马谡、杜袭、和洽、庞淯、任峻、李继宗诸将皆随军而来。水军皆是精锐汉军,部将皆熟识水战;战船大半是新下水的新舰,不仅载重量大、行驶平稳,使用三帆结构,还配备了最新研究成果迫击炮。迫击炮出炮率快,重量轻,便于登陆作战,所用炮弹半数是最新研发的开火弹。可以说,此路水军装备是大汉最新的科技研发成果,若说水战称得上当世无敌。
甘宁往年曾经护卫姜述左右,与诸葛亮、周瑜极为熟悉,两人说笑一阵,甘宁下令众将入城安顿。诸将收拾一会,皆到会议室就坐,甘宁正式向周瑜介绍各位部将,共议当前战况。
周瑜赏了斥侯,道:“闻船上新配利器,此次恰好建功。”
周瑜闻知王双部大捷,让王双统兵先回占城,收编训练降兵。将政事委托给蒋琬、费祎,让部将于禁坐镇占城,与凌统带领一万兵马又赴南洞蛮境内。周瑜所辖兵力虽少,却是汉人为主体的精兵,战斗力十分强悍,与前番兵马袭扰不同,周瑜部从海路登岸以后,直接突袭南洞王城。
南洞王城距离海边约有二百余里,木鹿大王以为大汉水军不敢向腹地进和-图-书攻,王城防守松懈,竟然被周瑜前军偷袭得手。周瑜部尽掠南洞蛮财宝辎重,放火烧毁王城,在木鹿大王尚未来得及反应之时,迅速引军撤离。
齐侯驾临占城,合城顿时沸腾起来,无论是汉族人还是异族人,皆认为姜述是神仙化身。自姜述登岸到入城,沿途无论是汉民还是异族百姓,皆拜伏路旁,大呼:“齐侯万岁!”
周瑜路上审问俘虏,得知所杀人中有不少南洞蛮王公贵族,猜测木鹿大王必会报复,下达军令,命令各军迅速退回占城。又多派斥候,打探蛮兵动向。
忙牙里部下还有一万六千余众,与汉军新卒还有一战之力,但是蛮兵被强大的弓驽和神秘的火炮吓破了胆子,浑然不知船上的炮手和驽手皆是汉人士兵,合计不足两千,又遇上被吓破胆的主将服软,因此不战而降,省了汉军很多力气。
众将急赴港口迎接,见是太史慈统领两万水军随同护送,典韦、文丑统领五千亲卫围护,两员美貌女将统领百名女卫贴身护卫,同行的还有曹操、李儒、齐隶等人。
甘宁又问其它情况,听说凌统立下功劳不小,谓凌统道:“所谓虎父无犬子,你父精通兵法,为诸军翘楚,如今你初战便露锋芒,可谓子承父业。”
汉军新兵这些天吃喝皆在船上,帮着做些杂活,操作大绳熟练得很,很快抬上几十捆大绳,招呼数百名降兵将大绳送到深处,将陷在沼泽的蛮兵逐一拖了上和*图*书来。
蛮人最重上下尊卑,无论士兵有什么理由,杀死贵族出身的将领也是重罪。这批降兵乱拳打死忙牙里,已是犯了不赦之罪,这帮南洞蛮降兵因此再无复叛之心,真正成了汉人的忠实附庸。
甘宁环顾一下,笑道:“占城发展神速,比上次我来时扩出数倍,怪不得主公夸奖公谨近年出力不少。主公还说,待此战结束,让公谨回京述职,顺便完婚。”
周瑜在攻城过程中,杀死不少蛮兵蛮将,其中便有木鹿大王三弟靡尼和长子勿也,两人平常最得木鹿大王宠爱,木鹿大王闻讯暴怒,让孟获率领部下前去攻打占城,屠城报复。
太史慈待要大声喝止,突见周瑜向他使个眼色,当下沉默不语。周瑜策马与其并行,与太史慈耳语道:“天下皆主公恢复,民心又是如此,到了主公即位之时了。”太史慈顿时大悟。
南洞蛮兵得救,不由对汉军感激涕零,又看到降兵队伍中的忙牙里,开始愤怒地指责他。其余降兵也鄙夷忙牙里,皆远远地离开他,只剩下一脸尴尬的忙牙里孤零零地留在原处。王双见降兵军心可用,命人将忙牙里押送过来,送给得救的蛮兵人群,立即被愤怒的蛮兵暴打一顿,待众人怒意平息,再看忙牙里已经气绝身亡。
甘宁遂与周瑜定计,周瑜统领四万异族蛮兵,从陆路援救撤马巴,自领大军从海路前行,登陆之后反包围孟获部。两军尚未启行,突闻部下来报,道:“www.hetushu.com齐侯已到港口。”
孟获所部北洞蛮残兵,皆身经百战,尤善山林战。挝轮西部多山,除了一条大路,其余小路皆崎岖难行,撤马巴在大路上设关防守。孟获闻知关隘险峻,不行大路,寻找小路直接杀至王城。
姜述知道李严、徐晃、姜维皆智将,又有高顺部相助,因此并不担心。诸将也不负姜述所托,自入南洞蛮境以来,步步为营,敌人势大时则守,势弱时则攻,高顺部又神出鬼没,间或劫粮烧营,扰乱南洞蛮后勤供给,配合得恰到好处。
孟获吃尽汉军苦头,虽然不愿再与汉军交战,但是此时寄居人下,木鹿大王既然下令,却不好不从,当下引兵往东南方向杀去。孟获行至挝轮故境以西,扎住兵马,沉思半天,决定先灭汉人附庸占城新城。
撤马巴新建王城仿照汉城,甚是高大坚实,占城族人见蛮兵野蛮,知道破城以后必有灭族大祸,因此人人奋战,竟然挡住了数次猛攻。
凌统之父凌操为东倭水军副将,统兵剿除附近小国,颇得用兵精妙。凌统闻言起身谦谢,正在此时,斥侯来报:“孟获部下蛮兵间小路攻打撤马巴新建王城,撤马巴手中兵少,率军坚守已经数日,形势十分危急。”
此时万余汉军精兵登岸,排成整齐的长枪阵,用生硬的汉语接连大呼,道:“弃械者不杀。”
接受降兵的同时,王双见正在挣扎的蛮兵甚是可怜,长叹一声,下令道:“抛大绳,将这些蛮兵救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