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14章 平定南蛮(五)

姜述策马回营,将信交给祝融夫人,叹道:“想不到孟获也是一位痴情人。”
姜述看着一边倒的战面,失去了观战的兴致,对祝融夫人和孙尚香道:“走,我们去祝融家乡看看。”
姜述将祝融夫人拥在怀里,轻轻说道:“等我们取了木鹿大王首级,祭奠过你父兄,我们就回京去。”
南疆风景秀丽,西洞更是美如仙景,姜述一路上游山玩水,十余日才来到西洞王城。亲卫早已探知西洞王陵墓所在,在前引领众人过去。祝融夫人一路上频频回首,望着已无人烟的故地,心情澎湃跌伏,待见到父兄陵墓,再也控制不住,跪在墓前大哭。
不知过了多久,姜述吐呐已毕,立起身来,肌肤仿佛流荡一层似有似无的光华,他容颜本就俊朗,此时仿佛并非凡间之人。李珍瞧得心神迷醉,道:“侯爷玄功莫非又有进展?”
经过数年大战,大汉国境北至极北,东到东倭,南到海边,西边拓至西亚,与波斯萨珊帝国、身毒、安息国以及南亚次大陆的贵霜帝国接壤。大汉疆域扩地数倍,武功远胜汉武之时,姜述声威之高,盖过了史上任何一位名臣。
南洞蛮灭国以后,安南王院禹收到姜述亲笔书信,写道:“安南国小人少,兵备不足,非大汉之敌。你国国民性情温和,你可率众献地归降,不失富贵,百姓可免刀兵之灾。如何和*图*书决择,请君三思!”
南洞蛮人信仰与众不同,并不惧死,木鹿大王回信道:“我国族人以战死为荣,死都不惧,又何惧族灭?”
李珍闻言立起身来,喜色难收,道:“两位师兄资质超凡,修炼数十年方才悟道,侯爷修道数年,已经悟通大道,确是可喜可贺之事。”
李严道:“只需主公一声令下,安南一举可破。”
姜述眸凝远方,道:“道家之术博大精深,深入其中,更觉修行不足,无法悟得无上大道。蒙南华真人眷恋,赠我三本天书,数番巧合让我意外悟出不世玄功,不能有负道家先祖遗愿。近日,我已安排人整理典籍,揉入释家儒家道义,将汉教定为国教,日后拓展疆域,当以汉教先行。”
姜述笑道:“昨晚是我玄功突破的要紧关头,分神不得。”
齐侯府新建成的书房共有三层,位于侯府中心之处,东面是一片错落有致的大小静舍,北面十余小块繁密的花园,西面靠着一座满目青翠的小小假山,南面俯临水平如镜的人工湖,室里室外雕梁画柱,凝聚了许多能工巧匠的心血,可以算是洛阳最漂亮的建筑之一。
汉军正准备攻城,只见城门大开,北洞蛮族皆头缠白布,打着白旗,举手出城投降。姜述闻讯赶来,为首蛮将递上一封信,道:“今逢我王之命,持此信来降大汉。http://m.hetushu.com
姜述看着严阵以待的迫击炮手,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与蛮族相战,胜之不武。”
姜述看完回书,轻叹一声,道:“自寻死路,又怪得了谁?”
数年大战,朝廷财政吃紧,为了北疆大战,将朝廷三年赋税抵押出去,新得疆域实在太大,朝廷无心继续拓展。大汉朝廷开始潜心内治,文臣众臣齐心协力,大力推行新政,各地一片欣欣向荣。
姜述回首看着李珍这张祸国祸民的娇颜,转个话题,问道:“你所修炼的驻颜双修大法可有进展?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如何?!”
“杀……”李严、徐晃、姜维、典韦等将各自引兵杀上,汉军抡刀劈砍,只见白光闪闪,刀下绝无半个活口。
大炮轰鸣了两个时辰,炮弹全部用尽,炮手才停下手来。待浓烟散尽,再看南洞蛮士兵,十成里已经去了八成,残存士兵也似被炮弹惊散了魂魄,呆呆地怔在原地。
汉军并不与其纠缠,姜述一声令下,开始放火烧山,烧尽山林百里,木鹿大王残兵败将皆暴露在眼前。姜述站在高处,打量着背水结阵的南洞蛮人,笑谓李严道:“此战结束,南疆只余安南一国还值得一战。”
姜述点头道:“宓儿确是世上极美的女子,而且是绝好的炉鼎,体内有纯阴之气,对我修炼玄术极有好处,今天能有所突破,就是因为昨夜和图书采了她的处子精元。”
祝融抬头一看,见姜述正温柔地望着她,不觉心中一暖,狠狠瞪了孟获一眼,当下不发一言,跟随姜述回营。孟获跪在地上良久,直至亲卫上前将他扶起,他才回过神来,望着汉军营门,孟获摇了摇头,小声说道:“她的心里一直不曾有我,我又是何苦呢?”
次日一早,亲兵发现孟获在居室自杀,急忙通知诸将前来。诸将在桌上发现两封遗书,一信写给姜述,另一封交代诸将,持此信赴汉营归降。
祝融夫人原本极想亲手杀了孟获,此时孟获跪在面前,不知为何却下不去手,脸色忽红忽白。旁侧忽有一人说道:“融儿,回营。”
姜述背手踱到南边画栏前,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,以君临天下般的气势俯瞰湖面,道:“昨夜研习双修之术,悟得玄术大道,若再有玄阴之体配合,玄术或可超过于吉、左慈两位道长。”
说到这里,阿兰语音哽咽,再也说不下去。祝融夫人想了一会,多少记起一些,但是印象依然不深。此时孟获突然下马,跪在祝融夫人马前,接连叩了三个响头,道:“我孟获此生沾了你的光,受了你的苦。害了你的族人,也害了我的族人。自从我受你恩惠,便想娶你为妻,因爱而生出妒忌,又因妒忌而生仇恨,我一生光明磊落,此事是我恩将仇报。今日我跪在你面前,你杀和_图_书了我吧,为你父兄报仇。”
随即写了一封书信,让人送给木鹿大王,信上言:“南洞蛮向与大汉没有纠纷,今你等已陷绝地,此战南洞蛮必灭族也。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等为王为将者,当思部下生命珍贵。限定半个时辰,若不归降,我军大炮一响,南洞灭族矣。”
姜述接信一看,信上叙述与祝融相识经过,以及后来发生诸事的原因,如今见到祝融之面,心中悔恨莫及,只能自刎谢罪,以求心安。又言明北洞蛮虽然侵过汉境,却未杀过汉人平民,请姜述饶过这些降兵。
姜述亲临战场,诸路汉军奋勇上前,南洞蛮族压力顿时增大,北路汉军连续夺关,径直杀往王城。南路太史慈更是一路猛进,南北两路汉军很快在南洞王城会师。木鹿大王交战不利,弃了王城,统兵往东集中,借山林之利与汉军周旋。
姜述也未上前劝解,从亲卫手中拿过祭奠之物摆上,点燃纸钱,郑重地叩了三个头,然后上去扶起祝融夫人,轻声说道:“走。”
院禹会集文武,连议三日,皆无解决之道,不得不举地而献。安南贵族被迁至内地安置,其境归占城管辖。改南洋都督府为南州,命逢纪为刺史,周瑜兼任兵曹。
李珍幽幽说道:“也难怪,那个美人胚子不过十二三岁,却是那般秀美诱人,将来还不得将你迷得神魂颠倒?”
李珍顿时浑身酥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软,瘫腻他怀内,娇怨道:“还以为你只顾练功……从昨晚到今早,你一直跟甄小夫人风流快活,我有要事禀报,都见不上你。”
望着南洞蛮排列整齐的军阵,姜述一声令下,只听大炮齐鸣,无数颗炮弹落入南洞蛮军阵内。这些炮弹大多是开花弹,威力更大,战场上巨响不断,浓烟四起,惨呼连连。
祝融小兰突然指着孟获道:“我想起来了,那日公主赠你银钱,让你返乡向兄长认错。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,既然知道公主对你有恩,为何还引兵杀……”
祝融夫人看完信,良久未语,向女卫讨来火种,将此信烧毁,对姜述道:“南疆已无挂碍。”
甘宁水军并未全部撤回,在南海岸择地,征用当地民夫建设军港驻守。益、荆、交三州兵马退回各州,高顺部返回洛阳,姜维、徐晃两路大军留在南州屯兵。
李珍跟到姜述身边,痴迷地望着刀削般的侧面,柔声道:“侯爷不嫌妾身貌丑年老,妾身定当全力兴盛道家。”
击杀孟获的良机,被姜述和祝融夫人轻轻放过,诸将都没有感到惋惜,自信的大汉兵将不会倚此取胜,在他们眼中,孟获一个蛮族小王,杀之只是举手之劳。
书房三层静室,姜述双手结印,冥目盘坐,纹丝不动。李珍身着青色道袍,乌发高挽,体态轻盈,神态庄严,高贵有若天仙,痴痴地望着眼前打坐的男人,双眸柔情似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