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15章 甄宓郭昱

姜述感觉臂弯内的玉人仿佛被抽掉了骨头,正一寸一寸的酥软下去,一双美眸是那般的妩媚,急促的鼻息又是那样的诱人,俏丽的脸庞十分柔美,娇颤不住的玉体又是那么撩人。
姜述笑道:“看你能忍到几时?”郭昱玉首急摇,却觉姜述加了劲道速度,直弄得她白白的脚儿乱蹬乱踢,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,求饶道:“夫君饶命,不可如此,要将妾身折腾坏了。”
姜述自正德元年修炼玄术,虽有左慈、于吉两人指导,但是玄术精妙难懂,进展一直十分缓慢。后来与李珍在宫中相见,阴差阳错收她入房,两人合籍双修,竟让姜述悟通道家玄术的修炼捷径,所谓道法自然,最终竟然着落在阴阳调和上。
入夜以后,郭昱在卧室内静候,自日间得了姜述要收她入房的消息,她便在兴奋甜蜜中度过。郭昱跟随姜述时间最长,和_图_书从当初八九岁的女童至今,对姜述怀有深厚的情意。
姜述入室,两人极熟,姜述也不是那种因为太熟不好意思下手的人,只是草草说了数句,便吻在了一起。如此良宵自是如胶似漆、浓云密雨,缠绵间颠鸾倒凤起来。郭昱软软地伏于榻上,黑亮的长发披至柳腰,毫无瑕疵的雪滑玉体尽情舒展,挨过破体苦楚之后,郭昱开始享受着不断涌上的销魂滋味,只觉姜述识情知趣,这种感觉真是美妙至极。郭昱着实快活难忍,情不自禁地喘息道:“与夫君欢好,怎的这般快(美)?”。
入夜,甄宓坐在房中,定睛去看姜述所书的《洛神赋》,越看越是感动,不自主落下泪来。姜述正好进门,看到甄宓在那垂泪,道:“莫非有不顺心之事?”
姜述将软掉的甄宓顺势放倒在榻上,火热地亲吻爱抚,动手剥和*图*书去她的霓裳。甄宓只觉脸儿烫得难受,鼻息也烧得头昏,脑里已经迷迷糊糊,想不起任何东西。
不知过了多久,甄宓的魂儿悠悠飘回来,一张眼就瞧见夫君正在一旁瞧着自已,顿然羞得无地自容,伸手拉过薄被遮在胸前。天真可爱的神态惹得姜述莞尔一笑,心叹这就是人间极品了,一颦一笑都是这样动人心神,叫人爱怜丛生,两人凝眸对望,竟皆未避,久久不分。
不一会,甄宓就被剥光,姜述仔细欣赏蜷缩在榻上的美人,再也无法从容,便如前天一样先去好好品尝她,俯下身一分一寸地爱抚这绝妙的尤物。
……
正在出神的甄密吓了一跳,抬头见是姜述,连忙上前见礼,道:“并非有事不顺心,而是看到夫君所写之文,心中十分感动。”
姜述已知这美人元阴乃万中无一的绝佳珍品,对修炼玄法益处极和_图_书大,连忙运功守住即将溃败的精关,运起功法,潜心吸纳,火候把握地极好,未有丝毫浪费。
华佗所创之五禽戏,讲究形神合一,暗合道家玄术。姜述练习五禽戏入门,按照玄术修炼口决练气,虽有心得,进展十分缓慢。此时悟出道门,让李珍教导诸妻练功秘法,每日借与诸妻行房时练功,长进十分神速。
姜述道:“诸女皆可为炉鼎,可惜当年破体之时,不懂玄术神通,平白浪费了。”
甄宓一听,心里发酥,耳根也红了。姜述不由情难自禁,他身边有许多绝色,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自从见到甄宓那天,就对这位少女动了心,生出一种与往不同的情意。姜述轻轻勾起玉人小巧的下巴,凝视着慢慢吻了下去……
两人说了一会情话,甄宓初为人妇,被姜述言语感动,软软地倚在姜述怀里。姜述望着这鲜艳妩媚,风http://m•hetushu.com流袅娜的美人儿,笑得温温柔柔的,笑道:“我们安歇吧。”
李珍媚笑一声,道:“我观楼下的郭小夫人,身材风流,还是处女之身,此时应该到了采摘之时。”说完,腻在姜述怀里昂起粉脸,朱唇凑在耳畔,越说越小声,娇语断断续续,脸上也越来越是红晕。
甄宓不断娇吟,身子仿佛一点点融化。室内十分暧和,又有徐徐轻风从窗外吹进来,感觉十分舒爽,她慵慵地躺在榻上,享受着这梦幻般的一切。
姜述所修玄术名曰午遁大法,传说功成之日,可以畅游天地之间,不受世间规则约束。姜述三经合一以后,得于吉、左慈相助,可以窥视无字天书,已经初入大法门槛,武艺更是一日千里,进展神速。
姜述将甄宓搂在怀里,柔声道:“男女之间交心,都要用上真心才好,否则与去青楼勾栏有何区别?”
……
刚被收和*图*书入房中的甄宓芳心甜蜜之际,又觉有些慌乱,念头霎间在芳心内转了千百转,待朱唇被侵,顿像初吻时似的浑身发颤起来,闭上美眸,娇怯怯地任由这强大而又温柔的男人的侵占、品尝、抚慰,渐渐的迷醉、酥软、湿润……
李珍这才恍然,讶然道:“原来如此,你诸多妻妾,难道皆非上佳炉鼎?”
说到这里,郭昱只觉再也经受不住,只得吟叫出声,那滋味从未有过,不禁魂飞魄散,急忙求饶。姜述这才缓了下来,不是下下深入,而是一招一式抚慰佳人。郭昱松驰下来,玉容残泪,嘤咛娇嗔,与姜述痴缠娇闹,两厢愈是亲密无间,销魂蚀骨。
双修玄术有炉鼎一说,房中美妻数十,资质最佳者是甄宓,并非只有处子元阴珍贵,甄宓身体最适合练习双修秘术,对姜述玄术提升助益最大。其次就是貂婵、冯玉儿,两人形貌最美,练习双修秘术也有天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