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17章 八大杀手(二)

当年洛阳事发,袁耀正在洛阳,危急时刻,袁家核心杀手并未去救袁愧,而是按照袁愧嘱咐,护送袁耀逃到南阳。为了保全袁耀一条性命,洛阳族人没有核心力量保护,几乎全被董卓斩首,代价十分巨大。姜述攻伐南阳之时,袁术为了保全袁耀性命,亲自拿起武器,奔赴战场厮杀,用生命吸引汉军注意力,让袁耀一行能够顺利逃脱。
袁胤是智谋之士,当年逃去东倭以后,安排诸事皆以保护袁耀性命为先,提前为袁耀及八大杀手安排后路。当初汉军剿其老巢,余人少有漏网者,唯有袁耀在八大杀手护卫下顺利逃脱。
说到这里,姜述忽然涌起不安的感觉,这是高手的警觉,并不需要什么理由。这时人马正要进入这段必经的窄长山谷,四周尽是茂密昏暗的山林,偌若有人偷袭,实在是最为理想的地方。
姜述叹一口气,道:“大家皆是汉人,为何不能一致对外?”
在这顶尖高手埋伏左近,需要高度防备的非常时刻,换了任何权贵,若有于吉、左慈这种高手,必会要他们十二个时辰贴身保护,姜述出门不把两位顶级高手带在身旁,实在不合常理。就在齐隶疑惑之时,姜述似是看出他的心思,微笑道:“若是实力暴露太少,就不能将袁家余孽一网打尽,于吉、左慈名动江湖,识者太众,一旦现身,又有数百亲卫相助,远远望见,袁家余孽或不敢发动。彼等http://www•hetushu.com藏在暗处,退走以后再寻就难上加难了。放心,只要彼等动手,两位道长自会现身。”
齐隶常年跟随姜述左右,观察力十分敏锐,分析能力也非常强,心怀不轨之人一不小心便会给他由眉梢眼角看破玄虚。姜述道:“如此说来,只须缠住金毅等人,重点击杀袁耀,金毅等人会不战自溃?”
两旁山野秋意肃杀,树木枝叶凋零,从城中来到视野广阔的城外,顿时让人轻松不少。姜述见齐隶沉吟不语,知他正在思索和消化这段话,欣然续道:“袁耀最重要的仇人有三个,就是我、刘辟和龚都,至于何苗都不能列入重点,只要袁耀不亡,便会报此血海深仇。”
齐隶道:“汉人自崛起开始,炎黄两帝争战,商代夏而至周代商,再至春秋战国,汉人相互攻伐,比与异族作战更是残酷,汉人之间知己知彼,研究最多的是对付对方的手段。”
齐隶叹道:“金毅等人为袁家所逼,不得不为,实是可怜。但其教导袁耀十余年,师徒情份已生,又怎会弃之不理?”
八大杀手当初由于各种原因,不得不替袁家卖命,袁家知晓这八人的价值,非关键时刻轻易不用八人,平常行事多是袁九出手。八人日常皆在袁家别院,悉心教导袁耀,袁耀也不负众望,一身武功集诸人之长,年轻虽轻,已经不在袁九之下。
姜述奇道和_图_书:“何出此言?”
齐隶愈来愈发觉姜述的思想意识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,难怪神鸟系统奇才无数,但是皆小心翼翼,不敢有一点私心杂念,盖因姜述此人实则已经超出凡人,成为神一级的存在。姜述与齐隶交谈一会,认定袁耀的弱点就是喜好男色,而这点若是加以利用,便可徛之取胜。
金毅十余年教导袁耀,对他的喜好了如指掌,方才见袁耀远观姜述之时,目光里除了仇恨还有几分仰慕之色,知道弟子终究下不了狙杀姜述的决心。金毅江湖出身,杀伐决断,若是自己决定,怎会如此拖泥带水?要知劫掠一人和杀死一人的难度绝不相同。
齐隶微觉愕然,循着姜述的目光望往峡谷入口,虽然做了诸般设计,但是对手武艺高强,又通谋略,若是被对手发现破绽,反而将计就计的话,一切就糟了。齐隶心中不敢肯定,挥手打出一个手令,当下驰出两伍精锐斥侯,朝着峡谷冲去,当先开道。
姜述目望前方,充满自信地说道:“当年东莱大治,有人说有了钱粮,百姓衣食无忧,就会畏死不战。实则无论是国内战争还是与异族作战,除了甲衣武器兵将,在后面支撑的主要因素还是经济。打造良性循环的经济,比起打造一支精兵更加重要,大汉水军百年内难有超越者,不是兵将厉害,甲衣武器先进,而是大汉经济科技可以支撑大汉水军始终处于世代的前http://www.hetushu.com列。”
姜述倏地把马勒定,继而下令车马暂停。齐隶猝不及防,冲前十多步后,勒马走回头来,奇道:“主公有何问题?”
金毅等人声誉之隆,无人敢忽视。齐隶环视一下四周,策马挨近姜述少许,小声问道:“为何不见于真人和左真人?”
姜述笑道:“那是以前,只要让异族知道侵犯汉人的后果,他们就会知道如何对待汉人。只要大汉维持强大的军事实力,越是厉害的异族头领就会越谨慎,此所谓以暴制暴。”
姜述扶着吕雯上了车驾,自己骑马出城,王越、童渊、史阿等皆扮成亲卫,分别守在前后左右。自从侦知袁家八大高手来到洛阳的消息,亲卫如同拽满了的弓弦,内部的紧张气氛迫得人几乎透不过气来。这些亲卫士气高涨,人人摩拳擦掌,看似胸有成竹,其实在江湖顶尖高手面前,亲卫们若是不能凭借军阵之威,凭他们的身手对上这些高手,根本无法造成威胁。
姜述对袁耀印象不多,史书记载袁术与吕布联姻,袁耀与吕雯有过婚约,除此以外再无袁耀任何信息。姜述十分了解袁家,清楚袁绍、袁术、袁遗虽有缺点,却可以说是当世人杰,但皆非袁傀选定的接班人,说明袁耀应该很不简单。
齐隶道:“根据情报司和神鸟汇总上来的信息,金毅等人皆是重诺守信之人,在江湖中侠名昭著,尤其金毅、柳舞投入袁家十余年,基www.hetushu.com本没有出手。袁遗大人曾言,袁耀虽然低调,却是袁家自小培养的接班人物,一身武功非同小可,金毅等人大多时候并非用为杀手,而是教导袁耀武艺。结合情报分析,幕后黑手应是袁耀,而非金毅。”
八大杀手出身不一,或是侠客,或是巨盗,或是匪首,或是杀手,八人艺业非常,在江湖上均是响当当的人物,为何甘心为袁家卖命,实际上皆有一个通病,就是重信守诺。
日积月累,当初八人皆不得已而委身袁家,到了最后,师徒情份渐生,皆将袁耀视为得意弟子。袁耀轻易并不露面,外界识者不多,又是文武双全之才,若是隐身改名,或可搏得一身功名,安稳度过一生。但袁家嫡系的身份,又让袁耀不得不为袁家复仇,他自东倭辗转回到内州,费了不少心思,方才借助金毅之力,弄到一个富家子弟身份,堂而皇之地来到了洛阳。
让金毅最痛苦的是,虽然明白袁耀不对,却不能说得太多,当年毒誓包含绝不可开罪袁家嫡系传人。金毅不由暗自忧心,姜述身边护卫无数,保卫之严密大出意料之外,袁耀又如此优柔寡断,什么时候才能功成身退?
众人闻令止步,姜述望着前方峡谷入口,皱眉问齐隶道:“一切皆在掌控之中?”
齐隶道:“袁耀身为袁家嫡子嫡孙,已经决定了立场,即使是知交好友,也会兵戈相见。根据情报分析,这袁耀确是不世之材,无论谈吐见地和胸m.hetushu•com襟气概均独特出众,若非与他站在敌对立场,招揽他为朝廷重臣,必会有所见得,但是如今敌我势不两立,必须不择手段,务要把他杀死。”
袁耀文才武功皆好,但有一个极大的特点,就是不好女色,而是喜欢男人,而且喜受不喜攻。姜述名动天下,生得风流潇洒,是天下少女的梦中情人,原是袁耀最为爱慕之人,后来姜袁两家仇恨越积越深,袁耀这番心思自然成为泡影,此次前来洛阳,杀掉姜述并非是他最想要的结局,最佳效果是劫掠姜述。
齐隶布置种种手段,又以姜述为饵,就是凭借于吉、左慈、王越、童渊诸人合力不在八大杀手之下,担心姜述安危,因此发问,闻言放下心来,又变个话题道:“主公视金毅为头号大敌,实是弄错了目标。”
姜述叹了一口气,道:“实际上姜袁两家敌对,我也有很大责任,如今赦免袁谭兄弟和袁遗一族,但因袁术当年之过,对他一支斩尽杀绝,也有些不妥。实则袁耀又不掌握家事,从始至终皆是袁傀、袁术所为,袁耀沦落至今,只是受父祖连累而已。”
齐隶道:“事实早已经证明,乌恒、匈奴、西羌、唐羌、兰羌、烧当羌、鲜卑、北洞蛮、南洞蛮、占城蛮,所有低估汉人的异族,最终都饮恨收场。无论蛮族如何布置,在汉人强大的战斗力面前,一切皆由实力说话。汉人在当今世上不可战胜,任凭敌人如何狡猾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都是虚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