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18章 八大杀手(三)

只见峡谷两旁茂密的树林中忽然涌出无数敌人,人人手持弩箭,如狼似虎,这些人皆穿平民服饰,但是明眼人一看,便知这上千众人服饰之下皆着兵甲。敌人所用乃汉军箭阵,弓弦响处,皆往汉军圆形军阵射击,威力十分强大,若非亲卫举盾严防以待,恐怕亲卫此番会损折不少。
袁耀说到这里,望向姜述的目光十分复杂,除了仇恨还有一些艳羡。姜述欲行欲近,袁耀见姜述面容轻松自信,心中忽然又生出强烈的不安。
袁耀此次伏击,动用了手中一切力量,合计湊起千名精壮,皆分发甲衣,汉军制式武器,还有六架强驽。精壮多是雷叙、周朝、郭石、巨星四人的心腹旧部,武器兵甲强驽是袁家所藏,与上次起出的财宝藏在一起。
两人不知姜叙艺业,见姜述动也不动,以为奇袭得手,正在暗自得意之时,不料姜述猛然后仰,背靠草地,连续飞起两脚,正中两人跨下要害。只听张国方、胡松发出两声惨叫,便抛跌开去,差点将袁耀撞倒。
姜述这几下速度极快,袁耀还未反应过来,张国方、胡松皆被刺中咽喉,倒在血泊之中。袁耀只知姜述文名冠于天下,却不知姜述武艺已经不亚于王越。袁耀惊魂甫定,拔剑以腰力弹起,一声“娇叱”,剑若游龙,径直刺向姜述要害。
为了这次伏击,袁耀考虑得十分周密,具体任务皆细化到www.hetushu.com人。只要姜述贸然闯入峡谷,先是左侧发射一波暗箭,吸引亲卫分兵过去,继而右侧再发射一波暗箭,再吸引亲卫分兵过去。姜述身边亲卫薄弱,袁耀统领重兵杀上,壮丁们冲击亲卫防御,八大杀手全力对付姜述。
亲卫斥侯皆是精英,方才望见姜述脸色凝重,知道前方峡谷可能藏着敌人,奔驰之际将挂在马侧的盾牌举在手中,另一支手端着手驽。在斥侯发动的同时,姜述让情报官放出几只信鸽,确定高顺队伍是否到位,询问跟踪金毅的神鸟属下是否有变。
姜述停在峡谷入口之处,命令人马暂且歇息,等候信鸽带回信息。情报司、神鸟属下和刀锋营诸军皆在附近,一个时辰左右,信鸽陆续回笼,果然如姜述所料,负责跟踪袁耀的一伍神鸟属下全部遇害,尸首刚刚找到。
只听号角声大作,四面八方突然涌出无数汉军,正是高顺统兵赶到。此时又有两团黑影加入战团,正是于吉、左慈适时杀到。于吉、左慈向以玄术闻名于世,实则一身艺业非同小可,两人加入战团,战场更呈一面倒局面。
最了解自己的人不是朋友,而是敌人,袁耀潜心复仇,将姜述研究到骨子里,明白姜述一生从不弄险,如今奔赴长安,只带两百亲卫,显然不合常规。袁耀想到这里,方才那份自满顿消,不自觉冒出一身冷和-图-书汗,姜述自信的笑容看在眼里,顿时变得异常邪魅。
姜述正在军阵核心,听这喊声似是一位女子,心中不由一动,不理齐隶等人劝阻,策马来到军阵前面,抬眼一看,看清发言者却是一位青年男子,心中暗自诧异。
齐隶上前悄声汇报,说于吉、左慈已经到达附近,姜述思忖一会,下令道:“全军戒严,继续前行!”
姜述见袁耀生得确实标致,若是女子,资色应在袁芙之上,但毕竟是位男子,生成一幅女相,语调语气皆女性化,心中不觉有些腻歪。姜述不知袁耀常恨自己不是女子之身,又将他视为平生龙阳偶像,否则就不止是腻歪,而是恶心之极。
袁耀潜心报仇,让柳舞托人买下一块山地,让雷叙等人召集旧部,起出兵甲武器,已经训练年余。雷叙等人旧部皆是惯匪出身,粗通战阵,又有作战经验,在袁耀等人训练下,已经成为一支劲旅。
袁耀能够近看姜述,虽是生死大敌,心中还是喜欢不已,定了定神,坦然道:“在下袁耀,见过齐侯。”
金毅等人望见于吉、左慈显身,便知今日凶多吉少,又见雷叙毙命,心中更是发慌。先是周朝,被典韦杀得几无还手之力,于吉又上前相助,被典韦一戟搠中大腿,复被于吉一剑劈中胸腹,顿时断成两截。
“锵!”姜述长剑出鞘,内运玄功护体,外施王越所授剑法,张国方、和-图-书胡松不及呼叫,已经溅血倒地。
袁耀比起其父袁术才能更著,绝不拖泥带水,一旦定下行止,冷声下令道:“全军突击!”
金毅脸色狐疑,略想一下,道:“即使是饵,我等也已坠入计中,如今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良机稍纵即逝,就算有伏兵,我等也要在伏兵发动之前成功。”
“姜述出行亲卫皆是数千,此次轻装简行,又无什么急事,莫非是饵?”袁耀轻声说道。
杀手张国方和胡松,生性十分阴险,着衣与普通士兵没有什么不同,见场上己方不占上风,伪为驽兵悄然靠上前来,两人配合默契,相互一对眼色,张国方弃弓拔剑突袭,胡松则用一对短匕,使用地趟招数,径取姜述下盘。
姜述策马出阵,正中袁耀诡计,不待袁耀下令,金毅担心姜述闪回阵中,与柳舞同时杀上前去。两人启动身形之时,姜述身侧两名老者分别迎上前去,却是王越和童猛。
颜良方才在前方引路,矮身避过两支弩箭,只听坐骑一声惨嘶,扬起前蹄。颜良经验丰富,连看战马何处中箭的时间也没有,双脚猛踩鞍蹬,借力侧身离开马背,扑往一旁,就地翻滚至亲卫巨盾遮成的盾阵,进入盾阵一看,座骑早已颓然倒地,浑体插满劲箭。
袁耀已经看清姜述的样子,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悲伤,若是此役真得杀死姜述,自己此生又将委身何人?见姜述和_图_书一行突然停下,失望之余又莫名其妙地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四人分为两拨厮杀,以快打快,两边士兵担心伤到自己人,皆不敢施放弓弩。雷叙、周朝、郭石、巨星复又杀上前来,典韦、许褚、颜良、文丑上前接住。典韦等四将皆骑马,居高临下,占据很大优势,所幸雷叙四大寇身法灵活,了解马性,以缠战应付,不过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进击之力。
场面顿时混乱起来,七人分为七拨缠战,姜述等人占尽上风。袁耀手下见大势不妙,一齐涌上前来。齐隶指挥亲卫沉着迎战,虽然兵力稍少,但亲卫皆是军中翘楚,凭借军阵之威,丝毫不落下风。
典韦腾出手来,与许褚、于吉合击郭石,郭石步战许褚,本就落于下风,己方伙伴接连失利丧命,心神不稳之际,被于吉一招直接刺中咽喉。
袁耀见箭阵在巨盾面前威力顿失,知道若是冲击亲卫军阵,短时间怕是不能见功,灵机一动,大呼道:“请齐侯现身一见。”
袁耀见汉军如此反应,心中已经明白姜述此行绝对是饵,脸色顿时一变。金毅鹰目一寒,道:“撤退已经不及,不如与其决一死战。”
袁耀看着汉军开始行军,与前番所见不同,行止皆有章法,戒备森严,叹道:“亲卫果真是大汉精锐,若是不行分兵之策,就是千余人同时猛攻,怕也不会建功。”
伏在密林中的袁耀望着欲来欲近http://m•hetushu•com的队伍,内心不由欣喜若狂,莫名地又有些微微的失落。神鸟属下跟踪袁耀刚出城,就被袁耀发现,袁耀将计就计,只是暴露出部分人员,致使齐隶、史阿、姜信等人估计不足,若是姜述按照原先计划进行,即使脱过杀身之劫,部下亲卫必定损伤惨重。
姜述并不惧怕,未退反迎,与袁耀过手数招,心中暗自称异。盖因姜述不知袁耀实力,以为袁耀与袁术艺业相仿,本来计划一招制敌,未想到袁耀一身艺业非同小可,与姜述对战虽然守多攻少,短时间内却能护得自身周全。
于吉、左慈知道姜述实力,并未联手对付袁耀,而是逼住雷叙。颜良与雷叙对敌,一刀径往雷叙身上砍去,雷叙无奈暴退数步,正退在左慈身边,左慈长剑挥击,雷叙余力已尽,不能变招,挥刀招架,左慈长剑直接断刀,余势未消,将雷叙右手斩了下来,只听连续两声高亢的惨叫,左慈复一剑,直接斩下雷叙首级。
袁耀断然下令,部下奉令而动,南侧丛林埋伏百人同时射箭,只听空中箭矢声大作,汉军的暴喝声,散乱的马蹄声,还有数声惨呼,顿时打破了峡谷的宁静。
汉军并未如往常那般,遇袭之后分兵搜捕刺客,而是立即组成严密的圆形防守军阵,将姜述和车驾团团围拢起来。方才百名箭手突袭,亲卫即使全身戒备,也有数人被射中四肢,此时退入阵中,由随军医官紧急处理包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