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20章 曹操长女

姜述见曹羡甚是尴尬,连忙转移话题,道:“好久没弹琴了,今天为你抚曲一首。”
姜述道:“你日后还赌吗?”
姜述摇了摇头,道:“哪有这么好,你这么喜欢江南调子,我再吹一曲《春到长江》给你听要不要?”
酸意一缓,热情便炽,两人动作开始加速,曹羡尝到美味,底下迳自扭动起来,娇喘不断,在底下如离水的鱼儿一般乱挺乱扭。
待到曲罢,曹羡已是如痴如醉,抚掌道:“我从来没到过江南,心里边向往得很,只恨始终不能如愿,方才借着你的笛声亲身去游历一趟,古人说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,想来便是如此。”
姜述按住玉体,不一会曹羡秀眸散乱,乌发散乱,口中娇哼不断。抽耸百余下,姜述又将曹羡扳起翻过,让她趴伏枕上。
姜述见邹家女这幅相貌,想起史书曾有记载,曹操听说张济妾邹氏美貌,霸为己有,惹得张绣叛变,曹操大败,失了长子曹昂、侄子曹安民以及大将典韦。
只听“哎呀”娇啼一声,破瓜之痛让曹羡疼痛难忍,颤声道:“夫君,轻些!”
姜述内心生出奇异的滋味,以前吻过的女人从没有过这种感觉,令他陷入迷醉之中。曹羡这是初吻,只觉天旋地转美妙难言。两人如梦似醉,沉浸在这种氛围中不能自拔。
和-图-书述见她高兴,心中也觉快活,当下又弹奏起来,这次曲调轻盈活泼,时而柔吟低回,时而飞扬欲舞,仿佛将人带到了碧波荡漾的江边,置身于烟雾缭绕的秀美景色之中。
曹羡情怀激荡,仰起头来,秀眸噙着泪水凝视着姜述,绝美的俏脸上挂满泪水。姜述触到她的目光,心中不由一阵悸动,望着她挂着晶莹泪滴的秀美下颔,俯下头去,用唇将泪珠一颗颗吻去。
姜述转首对齐隶道:“通知洛阳附近衙门,若是邹救再赌,罚为苦役三年,与其同赌者同罪。”
齐隶连忙答道:“并非高利贷,利息略高于银行。钱庄掌柜与邹救还有亲戚,放款时有些违规,听说主家近日查帐,这才急着上门来讨。”
曹羡双手抱枕,螓首乱摇,渐渐有些承受不住。姜述到了兴头,曹羡咬了樱唇苦苦挨着。
姜述道:“痛么?”
曹羡娇喘吁吁道:“方才那一下似是穿透我一般,不甚疼痛,却是痒得难受!”说完更觉酸不可耐。
姜述询问邹家女一番,原来此女名叫邹容,能写会文。姜述写了一张便条,让一名亲卫带她先行回府,让甄姜安排她在书房侍候。邹容小家碧玉,本以为此次给人家为奴为婢,想不到会随同姜述这般人物左右,平时作梦也不敢想,当下欢和图书天喜地地随着亲卫去了。
曹羡心神俱酥,迷醉中醒过来时,也不知琴曲终了多久。见姜述正微笑地望着她,内心十分感动。姜述瞧见曹羡眼圈有些发红,不由吃了一惊,问道:“羡儿怎么了?”
邹救面有愧意,道:“在下好赌如命,赌上身家不说,如今还欠下债务,不得不为之。”
邹救此番沦落至此,心中早已追悔莫及,闻听此言,知晓姜述也是一番好意,重又上前谢过,欲与女儿说几句话。姜述道:“若是以后改掉恶习,安稳度日,女儿自会回家看你。若是以后还是如此不肖,你又有何面目见她?”
邹容站在旁边侍候,初时见两人亲热,装着打扫房间没有看到,继而见两人如此缠绵,羞得抬不起来,忽见女卫们退出房去,这才恍然大悟,待到出了房门,才发现裆间湿了一片。
曹羡抚掌道:“好。”
齐隶奉令下去,不一会带着一位妙龄女子过来。姜述细观邹家女,虽然身着粗布衣裳,但是美貌异常,正是:有女妖且丽,裴回湘水湄。水湄兰杜芳,采之将寄谁。瓠犀发皓齿,双蛾颦翠眉。红脸如开莲,素肤若凝脂。绰约多逸态,轻盈不自持。尝矜绝代色,复恃倾城姿。
邹救道:“到了卖女这种程度,再也不敢赌了。”
不一时,邹救和掌和_图_书柜过来,见是齐侯,连忙大礼叩拜,姜述问道:“邹救欠了钱庄多少钱?”
姜述闻言回过神来,不由自嘲地一笑,道:“你生得非常美丽。”
曹羡皱眉良久,感觉方才好些,薄嗔道:“不痛才怪!”
姜述脱下外袍,又给曹羡解开凤髻,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下来,更衬托出冻肌玉骨,艳丽动人。姜述府中有几十房姬妾,早已修成风流情圣,哄女人快活可谓小菜一碟,当即一番甜言蜜语,在她耳畔柔声说些情话。两人相拥一阵热吻,曹羡满怀皆畅,眼神娇媚异常,美眸满是水意,姜述只觉那物迅速雄壮起来,当下翻身将曹羡反压胯下,很快脱去衣物。
曹羡见姜述盯着她发呆,俏脸微微一红,秀目转望别处,嗔怪道: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掌柜道:“二十金。”
曹羡微微一怔,她只听说姜述琴弹得好,却一直没有机会欣赏,喜道:“只闻夫君琴艺高超,还没有机会听过呢。”姜述让邹容取出古琴,坐在琴前,调了调弦,道:“来一首《江南行》,你喜欢吗?”
二十金在姜述眼中只是小钱,但在普通百姓家庭,却是一笔巨款。姜述谓邹救道:“我观你相貌不俗,应该识字,为何沦落在卖女这般地步?”
姜述爱怜地将曹羡拥在怀里,曹羡内心感动更http://www.hetushu.com是按捺不住,泪水顺着俏丽的脸庞滑落下来。姜述最见不得女人眼泪,顿时慌了,挪近前握住她的手安慰道:“不哭不哭,好端端地怎么哭起来了。”
邹救闻言大喜,连忙上前谢过。掌柜方才未收回本息,见邹家女又不愿抵债,正是左右为难,见姜述代其偿还借款,正好求之不得。齐隶取出二十金,递给掌柜,掌柜从怀里取出票据,施礼退下。
姜述念叨几声邹氏,忽然触起一事,道:“你将邹家女唤来我看一下。”
姜述顿住攻势,道:“羡儿真是弱不禁风。”
曹羡忽把脸埋入姜述怀内,抽噎道:“我怕这是一场梦,一觉醒来,发现这一切皆不是真的。”说到后面已是泣不成声。
姜述痛惜曹羡初夜,浅动轻抽,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曹羡雪滑的四肢如藤蔓般紧紧缠住自己,玉体蛇挺迎合,两人不禁都打了个激灵。
曹羡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,道:“只要夫君喜欢,定然十分好听。”
曹氏三姐妹,曹羡年纪已大,早已晓得人事,近日陪在姜述身边,姜述又会哄人,春心早已萌动。姜述出门向不空手,只要曹羡留意的,每样都卖下一点,回府摆了半间屋子。曹羡毕竟女儿心性,此时笑靥如花,让人更觉艳丽。姜述望着曹羡的绝世容颜,不由想起曹操的体态相http://m.hetushu.com貌,暗想曹孟德如此丑陋,如何生出这般貌美如花的美人?莫非是别人的种子?
姜述心中生出无限怜意,看着曹羡如带雨梨花一般,柔声说道:“我会永远陪着你。”
曹羡初尝销魂滋味,浑身轻轻娇颤,心如鹿撞般“卟通卟通”乱跳,闭起眼任由怜惜,粉滑的雪臂慢慢绕上姜述的脖子,也不知是谁主动,两人嘴唇不知不觉相触,继而吻在一起。
姜述拉着曹羡的玉手,两人盘膝坐下,试过几下音调,便开始弹奏起来。曹羡听这琴声柔婉悠扬、盈亮圆润,似溪水直流到人的心上,十分清爽舒畅,眼睛不觉闭起,仿佛到了江南,置身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间,周围时而晨雾弥漫,时而烟雨如酥。
曹羡泫然欲泣,好一会才哽咽道:“这支曲子真好听,夫君能为我奏曲,让我十分感动。”
邹救面有愧色,郑重给姜述叩了三个响头,一声不吭,取了金钱回去。
曹羡羞得俏脸更红,发嗔道:“再这样看,我怎好意思再与你单独相处?”
曹羡浑身一酥,檀口刁住夫君肩膀,闷哼道:“停!停!”
姜述道:“既然如此,你女儿随我去齐侯府吧。这二十金我替你归还,再送你二十金,拿着做些小生意。”
姜述想到这里,让曹羡接着邹家女先去车驾,又谓齐隶道:“你唤邹救和那钱庄掌柜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