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33章 益州平叛(二)

姜述处事谨慎,与后宫诸后私通之时提前就做好部署,根本无法流传在外。马后生子一事,荀攸当初亦以为是马后抱养宗族子伪为自己生养,实不知刘中是姜述与马凝亲子,闻言不由变色,道:“果真?”
三路反蛮平了两路,朱褒并非蛮人,往昔交往诸部首领,诸首领并非看重朱褒人品,更重要的是看重朱褒官职。耿纪虽然性格刚直,但明白其中关键,有蛮族首领首告朱褒密谋作乱之时,便以此为由先免了朱褒官职。
建宁蛮族并未大兴刀兵,而是利用内部纷争,将蛮族分化成无数小势力,再无与官府做对的实力。姜述听说此事,大赞张羡、田利处事有方,因为雍闿反情未行,让张羡将雍闿贬为庶人,放归乡里。雍闿身为族长,见族人各行其职,召集诸人相责,无奈诸人势力已成,安能再听雍闿招呼?雍闿大权旁落,又与雍智、雍阁等人成仇,气愤之下,未有数年便病故。
张羡、田利此计以权势利益离间,所行皆是阳谋,雍家人明知道汉人未存好心,却又不得不坠入计中。任职文书只是公布大致区域,没有具体区域划分,乃至蛮司管辖权不明,逢事多有争议,乃至诸蛮司之间仇隙渐生,再也无力统合诸蛮之力兴事。
雍阁等人底蕴毕竟浅些,数战皆败,丢失不少地盘。汉军此时隔岸观火,并不参与双方和-图-书争执,在两方交战之时,在小部落集中居中区域新建蛮司,从中挑选十位首领,各划小块区域管理。
汉军本无意攻破蛮寨,得了六人,径自回城。雍闿以往还幻想以本族实力,足以占据一郡之地,今日汉军主力临门,方知族中实力与汉军相比,实在相差太远。正在犹豫是否举事,忽有探子来报:“雍智等人得了太守文书,正在聚集亲信,要合力来攻首领。”
荀攸苦笑道:“这并非寻常人家嫁娶,陛下名义上是汉室正宗骨血,即使嫁了过去,若是改姓,必会遭到刘氏族人唾弃,若是不改姓,在诸子之中便是异类,于汉王成长不利。汉王身份尊贵,又得陛下亲传,比起诸子身份更加超脱。以汉王经历,即使日后归宗,也难以登顶。我猜测陛下之意,日后会划地让汉王建国,身为诸侯,有名有实,此汉王最佳出路。”
雍闿任蛮司首领时,建宁合境蛮族皆属雍家管理,这下分为三十余个蛮司,各不统属,即使雍闿出狱,诸位蛮司首领为了各自利益,如何会听雍闿管理?
马凝脸色一红,犹豫片刻,鼓起勇气说道:“实是我与齐侯之子。”
荀攸是刘辩心腹亲信,刘辩病亡之时,一直守在旁边,此后种种故事,皆参与其中,深悉其中隐密。荀家最优秀者就是荀攸、荀彧两人,当年在临淄立www.hetushu•com朝之时,荀攸便知齐郡朝廷久后若是平定天下,姜述定会取汉而代之。世上智者预判大势,定然不会做势不可为而为之的蠢事,朝堂议论改朝换代之时,荀攸、田丰、黄忠等人皆知隐密,知晓刘中非刘辩亲子,因此并未阻拦,反而上书附合。荀攸熟读史书,知晓废帝鲜有善终者,听马后说起此事,虽知刘中非刘辩亲子,却承刘辩宗嗣,默思一会,忽问道:“汉王为何人之子?”
雍闿以为计划泄露,刚待统兵顽抗,忽有使者上前,呼道:“雍首领无故拘押分蛮司头领,太守、郡尉前来问罪。”
内部人心不稳,外部汉军暗中相助对手,雍闿岂能得胜?雍闿数战皆败,大片地盘被雍智等人占去,最后一战更是丢盔卸甲,主力溃不成军,所幸雍智等人非汉军,并没有特意屠杀,而以受降为主。即使这样,雍家族人经过数次内战,壮丁数量锐减三分之一。
马凝也知此举于姜述名声不利,却认为对刘中有益,听到荀攸之言,不由奇道:“我改嫁给陛下,刘中便是陛下之子,为何反而不利?”
张羡不仅没有批文,反而以雍智、雍阁无故兴兵之故,削去雍智等人分蛮司职务,反立雍家旁系多人为分蛮司首领。所谓权势动人心,这样一来,雍家族中更是大乱,官府一口气封了三十余分蛮司,疆hetushu.com域又划分不明,雍家内部又起争端,自此人心崩离,各自存着心思。
马凝默然一会,忽道:“我欲嫁给陛下,公达以为如何?”
荀攸又是一惊,心中盘算良久,摇头道:“太后原在朝堂理政,诸臣莫有不识者,若是公然改嫁,不仅于陛下名声有碍,于汉王未来也不利。”
雍家势力比高定更是胜出一筹,族人共计二十余万,还有数十听其号令的小部落,人口比起建宁汉人人口还要多出数倍。所幸经过前期分化,内部不合,新任分蛮司各自建了一套班底,雍闿在族中掣肘力量很大。
马后家人死于当年洛阳政变,遇事只能寻找心腹商议,但是合朝文武能替马后着想之人,只有荀攸、田丰、黄忠等刘辩旧部,田丰性格刚直,黄忠武将出身,不善谋略,只好使人寻找荀攸前来商议。
雍智最后一战抓了雍闿,送去郡城献功,六人又为争夺蛮司首领起了内讧,雍昌、雍曾兄弟皆推雍智为首,而雍问、雍闸等少壮派皆推雍阁为首。双方势同水火,渐至不可调和,雍闿身为族长,原本可以居中调解,怎奈此时被捕入狱,族中长老无人能够压制诸人,最终两方大打出手。
荀攸现任太仆,属于九卿之一,是朝堂重臣之一,奉召来到北宫,比以前还要毕恭毕敬。马后迎接荀攸入殿堂坐下,挥退左右,道:“汉王逊位,忧虑m.hetushu.com其日后安危,今日请公达过来,就是商议此事。”
此时高定尚未行动,雍闿每日与心腹商议,刚刚商议出初步计划,突闻汉军兵临堡寨,不由吓了一跳,急忙往寨楼上下观,只见汉军主力杀气腾腾,正在寨门前排列军阵。
雍闿内心畏惧汉军,对雍智等人却有心理优势,闻言大怒,传下命令,集合亲信族兵,不等雍智等人寻上前来,反去讨伐雍智等人。
后来耿纪查出实证,以谋逆罪判处朱褒斩刑,此事上报到洛阳,姜述知晓朱褒文武双全,心思斩之可惜,令其充军至敢死营,以战功赎罪。耿纪又行建宁治蛮之法,以郡丞专门治理蛮司,下设蛮司无数,又故意留下许多争议,使诸蛮相互争吵成仇。
小部落脱离蛮司管理,雍家势力顿时减半,雍家双方顿时傻了眼,双方决定停战,经过艰难谈判,划定疆域,互不统属。雍家议定,东方归雍智管理,西方归雍阁,将名单上报官府。
姜述登基以后,旧朝后妃皆迁到北宫居住,马后心思重,心思自己毕竟年轻,姜述妻妾众多,原本入宫次数就不是很多,如今登上帝位,来北宫次数定会越来越少,她比姜述只是略大数岁,何不改嫁给她?
荀攸拍额道:“怪不得陛下入驻南宫,使汉王仍居旧处,并且亲自教导,原来是这番缘故。既然是陛下之子,以陛下心思,定然会保汉王此生平和*图*书安,太后何忧之有?”
马凝郑重地点了点头,道:“当年先夫亡故,又没有留下子嗣,当初与母后商议,认为抱养宗族子不如借种育子妥当,因此设计促成此事,刘中确是我与陛下亲子。”
雍智等素为蛮族王子,原本在族中就各有实力,雍闿毕竟是族中嫡子,因此众人势力小些,前些时日得了朝廷任命,时间虽然不长,但足以结交部分小部落,势力提升很快。雍闿往常自大惯了,飞扬跋扈,小部落首领内心皆厌烦此人,此时雍智等人刻意拉拢,诸首领纷纷更换门厅。此消彼长,雍智六人合力实则还要高于雍闿,但是雍闿不知其中变故,依然自行其事,号令众部落首领出兵。
此时蛮寨兵丁不过数千,绝非汉军对手,雍闿闻言顿时放下心来,不及细想,便派人释放雍智等人,招呼至前厅,温言抚慰一番,继而将六人送到军前。
听闻朱褒失官,诸族首领顿时转了脸色,往昔言听计从者如今相见恍若路人。朱褒这时才知自己往昔荣耀,皆建立在从政多年身居高位的基础上,一端失去官职,让诸族首族请吃酒食尚可,想让诸族首领随其造反,根本没有可能。
雍闿抓捕六分蛮司首领,早被六人心腹报到官府,张羡与田利、潘彰商议,决定出重兵围困雍家堡寨,逼迫雍闿交出雍智等人,然后让雍智等人分别整合建宁境内势力,共同讨伐雍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