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48章 焚烧官仓

扎木见状,脑子打了个转,道:“陛下,此城往南数十里,就是娑多迦罗尼的防区。如今大齐已经控制海域,娑迦陀肯定不敢顺流到海上。叛军由此处南下,依臣猜测,应是去投奔娑多迦罗尼。只要发给娑多迦罗尼严旨,让他捉拿娑迦陀一行归案,料想娑多迦罗尼应该不敢违旨。”
亚夫刚说完话,负责城防的主将言轻胡进来,道:“陛下,城外军营发生骚乱,水军官兵集体哗变,从河道劫夺多艘民船,已顺流往南而去。”
言轻胡道:“陛下,大齐船只吃水深,不若我们掘了河道,让河水改道,困住这批水军,杀了先出口气再说。”
众人闻讯大惊,严加阿脸色铁青,问道:“娑迦陀投了大齐?”
严加阿面色凝重,道:“大齐人拥有火炮这般利器,若是集结兵阵进攻,损失肯定很大。立即传令诸军,与大齐人对敌时,若发现对方有火炮,就用散兵阵应敌。”说到这里,严加阿一顿,问道:“南路兵马有何动静?”
传令官待严加阿话毕,接着说道:“七皇子已经领兵攻到木尔城,将南州兵曹周瑜困在城中。不过城中有不少火炮,我军攻城伤亡极重。大皇子统兵向前,又遇曹休等将沿路袭扰,行速不快,目前还未踏入南州境内。”
严加阿触及一事,脸色变得更加灰败,道:“他们不是要逃到高州境内,而是在断我们前方大军的供给线。如今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官仓物资粮草被烧,水路被大齐人控制,再断去交通桥梁,即使要调物资粮草,从何处运来?”
内侍一路小跑,取出一幅大地图,铺在殿内大堂上。严加阿立起身来,走到地图前面,打量几处被袭击的城镇,琢磨一会,道:“西州兵曹只是袭扰,并无占据之意,否则不会绕过小城镇,专门攻打有仓库的城镇。我猜西州兵马与甘宁水军一样,目的只是扰乱后方,若是我军分军往援,反而坠入对方计中。”
又对扎木道:“次相,你执我的手令,去趟娑多迦罗尼大营,先行安抚,若是娑多迦罗尼听令,就让他交出娑迦陀。若是娑多迦罗尼拒不听令,你联络一下军中诸将,先夺下娑多迦罗尼军权再说。亚轻胡,你派五千精兵,护送次相过去。”
传令官道:“姜维部弃了西边平原,统兵退守山川险峻之处,现在估计应该接战,战果不久将会传来。”
严加阿说到这里,沉默一会,欲言又止。众臣都是人精般的人物,严加阿虽然没有明言,但话外之意十分明显,就是说大齐人不与娑多迦罗尼娑交战,说明娑多迦罗尼娑与大齐人存在默契,有投敌的嫌疑。
一位大臣出列,道:“尚没有消息传来,根据行程估算,应该踏入贵霜国境不久。”
传令官望了一眼严加阿,小心说道:“南路军主力屯于浴河西畔,hetushu.com与徐晃部隔河对恃,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接战。”
严加阿眉头紧锁,道:“若娑迦陀降了大齐,娑多迦罗尼、冯耶那就不敢再用。次相,你抓紧时间启行,若是娑多迦罗尼降了大齐,我们整个战线将会崩溃。”又对传令官道:“通知当地守军,弄明白大齐人与娑迦陀相遇时的详情,我不相信娑迦陀会投降大齐。”
内侍急匆匆出去,不久带着一名蓬头垢面的将领进来。将领踉踉跄跄进殿,扑到严加阿脚下,跪伏请罪,道:“陛下,罪臣该死,水门被大齐水军抢去,又炮轰守兵,之后在各仓库点起大火。仓库守军大半战死,救火又被大齐人阻住……”
传令官奉上书信,道:“信中写的并不明白,估计当地守军也弄不清大齐人与娑迦陀的关系。”
传令官上前禀报,道:“三皇子统兵东移,已经接管西穆卡防区,西穆卡已与掸国兵马合军,共计十万大军,已经攻入海州境内。掸国北部兵力很少,听说大齐内州扬州兵曹援军已入交州境内,恐怕有攻打掸国之意。”
传令官上前禀道:“大齐人已经退走,不过并非退往南部,而是继续逆流而上。”
先是出了水军主将娑迦陀叛逃事件,之后侍卫副统领娑敬巴坦涉案被捕,现在娑多迦罗尼又有通敌嫌疑,在场的外姓将领这时都垂头丧气,低着头不敢吭气。
别字迦城靠近水道,供给前线的粮草和图书物资大多囤积于此,粮草物资多从水路运来,为了装卸方便,仓库皆建在城市西南角,还建有一个水门。严加阿望着西南方向的冲天烟柱,脸上忽然露出不安的神色,道:“来人,打探一下到底发生何事?是否仓库失火?”
事情到了现在,不用审问,严加阿也大约有了数,此事应是娑敬巴坦派人救出娑迦陀,然后送出城外。娑迦陀在水军执掌多年,威望很高,去水军营地振臂一呼,从者如云,聚兵抢了民船,南下投奔娑多迦罗尼。严加阿略想一想,道:“亚夫,你带人将娑敬巴坦抓起来,审问昨夜劫人之事。”
严加阿脸色一沉,继而恢复过来,温言道:“你先在旁歇息一下。”继而对内侍道:“取地图来。”
众人闻令出去,严加阿独自在殿中琢磨一会,越想越是心烦。此时忽闻外面雷声阵阵,严加阿出门看时,见西南方向燃起大火,烟柱极大,显然火势不小。
严加阿道:“什么?去了北方?”
亚夫说道:“此河源自大齐境内,莫非这两路水军要去高州?河上桥梁密布,他们赶去大齐境内,要费很多手脚。臣请命率兵追击。”
为了应付这场战事,官仓内存了大批粮草物资,约占全国总库存半数以上,现在被一把火烧成白地,前线粮草物资如何保证?官兵粮草供应不上,若不劫掠百姓以自给,军队何以为继?
殿内文武众人越聚越多,见严http://www.hetushu.com加阿如此模样,都不敢开口说话,只是悄声议论。过了好半天,严加阿终于回过神来,道:“大齐人退走了吗?”
言轻胡道:“甘宁部在沿海侵扰,西州兵马又侵扰北境,得想个法子给他们来下狠的,如此来去自如,也太小视我身毒了。”
殿下诸人闻言大惊,严加阿急道:“赶快发出军令,在南方设卡,堵住这伙叛军。让……”
众人闻令,正要出宫,忽有传令官匆匆进来,道:“禀报陛下,大齐人沿河道逆流而上,疑是接应娑迦陀一行。传来消息时,大齐人马泊于摆亚渡口。”
严加阿随即调派人员,征调民夫,修复桥梁,又让人调派铁匠,铸造铁索,横在江面之上。相关人应命退下,严加阿长叹一口气,脸色略微恢复些,道:“前番还未议论出解决大齐水军侵扰沿海的法子,如今河道也不安宁,又出了娑迦陀叛逃这个意外事件,真是内忧外患。前方战事如何?”
严加阿沉默一会,道:“大齐水军为何不往南行反而北上,除了要毁我们的桥梁,就是防备我们阻断河道。大齐人有个妙招叫铁索横江,为了防止大齐人再来破坏桥梁,也只能用这个办法阻断水路了。”
严加阿又问道:“安息、罗马两国也无动静?”
严加阿本欲说让娑多迦罗尼派兵剿灭叛军,但触起娑多迦罗尼与娑迦陀交情很铁,何况娑多迦罗尼还在前线与徐晃部相恃,让娑多迦罗尼派兵和-图-书剿灭叛军很不现实,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上来。
严加阿默然一会,道:“掸国这次出兵四万,主力尽出,北边防守空虚,若是交州兵曹统兵进攻,怕是无还手之力。不过掸国北境多是崇山峻岭,大齐人要攻到掸国国都,也得有些日子,当前要务,先击败姜维部为上。待会给掸国国王写封国书,让他提防大齐人从北路进攻,另外让他筹措粮草,粮草不继时需要跟他借些粮草。”
严加阿道:“与姜维部接战结果如何?”
正在这时,忽有信使风尘仆仆进殿,道:“禀报陛下,大齐西州兵马出动铁骑,接连袭夺三座城池,焚烧仓库,劫夺人口,三皇子防守区域过大,可调兵力很少,特地派我来向陛下求援。”
未等此人说完,严加阿已是呆若木鸡,再也听不进此人以后的话语。先是制海权丧失,引发朝堂争端,再就是娑迦陀叛逃,现在大齐人利用河道,前来烧了官仓,算是一下子击在身毒七寸上。
严加阿长叹一口气,道:“我国兵力大多集中在东方,其余边境防守薄弱。若贵霜与我国结盟,派兵袭扰西州,西州兵马自顾不睱,怎敢出兵犯境?我国可以调动西方军队南上,设局对付甘宁。贵霜王鼠目寸光,不知身毒若亡,下一步就会临到贵霜。出使贵霜的使者传回消息没有?”
严加阿冷哼一声,道:“按理说大齐人南路兵马最强,兵力也与娑多迦罗尼娑相仿,应该比其余两路更早接战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