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74章 借刀杀人

里德知道大齐兵马的厉害,不仅忧心遭受大齐兵马阻击,还担心野天王子得到消息躲入大齐军营,一路上火速行兵,不敢有一点耽误。里德明白,若是不能除掉野天王子,此次作战即使杀敌再多,也已偏离预定目标。让里德感到意外的是,一路之上竟未遇上一名大齐探子,将近野天兵营时,也并非大齐斥侯发现敌踪,而是守卫营门的原卫戍区叛军示警。
“敌袭,戒备!”军营前顿时响起报警声。
安不拉那点了点头,道:“若是暗中与大齐形成密议,南方兵马就可北上,全力抵抗安息入侵,未必没有胜算。”
苏菲太后与安不拉那脸色立时凝重起来,只听约途又说道:“大齐兵马侵夺我国东部、南部之地,占据绝对优势而按兵不动的原因,在于全占我国之境于彼国有害无利。”
安不拉那猛然省悟,道:“莫非里德大人得悉野天王子的行踪?”
索马胡从亲卫嘴中得知,当初与约途将军一战,句水营顶在正面战场,而精锐的攻坚营和追风营则绕道下游渡河,然后再度分兵。雅丹部出现在敌城后方,兵马多带旌旗,马匹后面拖着树枝,制造出大批人马来袭的假象,迫使约途将军动用机动力量北上阻截,马超、赵云两将引领主力,乘机突到敌城,切断敌城和河边敌军之间的联系,此战大齐取得完胜。
自新王继位以来,苏菲太后以新王年幼为名摄政,年已十二的启非内心虽然不www.hetushu•com满,但是他的性情懦弱,一向依赖母后惯了,朝堂诸事又让人焦头烂额,有人帮他处理这堆麻烦事,他也正好图个清闲。
来时悄无声息的大齐兵马,此时反应速度极快,各路兵马奉命启行,或是追击,或是拦截,或是在半路埋伏。关羽在姜珍出卖野天王子的同时,给里德这路兵马早布置好大大的陷阱。
“句水营士兵损伤如何?”身为句水营主将,营中又有不少婆湿族人,因此索马胡十分关心部下的损折情况。
敌我两军首脑都不希望野天活着,这位原本史上十分著名的中兴之君,死在里德提前布置的伏兵箭下。里德亲眼看到野天的首级,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,这件异常艰难之事轻易办成,反让里德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不及剿杀已经崩溃的野天部下,下令火速撤退。
野天王子虽然聪明,反应也很快,但是犯了致命错误,导致最终死于非命。首先,野天王子过于信赖汉军斥侯系统,并未在营寨附近布置斥侯,乃至错过了最佳的逃亡时间;其次,野天王子并未加固布置新立营寨,寨外拒马、陷马坑均没有设置,守兵阻敌时间太短,部下还未聚拢起来,已被敌军冲进营寨,连固守待援的机会也没有;第三,压根就没想到他的才华引起了姜述和郭嘉的忌惮,即使侥幸冲破伏兵脱逃,姜珍手下也会在路上扮成盗寇或者敌军取其性命。
听约途将hetushu.com军所言,苏菲太后急燥的心情略微平复一些,但约途将军后面的话,又让她的心情陷入谷底。
约途道:“安息王是一位智者,与大齐帝国为敌,是胜少败多之局,说不定还要引来灭国之祸,如此大事难免犹豫不定。但与大齐联手对付我国,却是必胜之局,安息王不能不动心。”
“将军,您终于醒了。”亲卫发现索马胡醒来,不由欢欣地大声说道。
军营刚开始作出反应,波斯轻骑兵军团的前锋部队,已经冒着弓箭冲近营寨,继而抛出套马索,套住营栅,然后策马回拉,营门左侧顿时开出一个百余米长的口子。
“以两万骑兵换取野天首级,不失为一件划算之事。但若折了里德,朝中将领再无有份量的心腹,首相安不拉那就会独大,全力救回里德才是上策。”苏菲太后正在盘算诸事得失时,安不拉那与约途将军在外求见。
轻骑兵冲入军营的同时,正在校场训话的野天王子得到消息,不去指挥部下作战,而是引领亲卫径直从东营门出营,投奔东方的大齐军营。
约途将军听完安不拉那所述,道:“首相大人不必忧心,里德大人一向稳重,此次调兵急行,肯定有不得不行的理由。听说里德大人从宫中出来,便直接调兵南行,想是奉了太后的命令。”
约途指挥兵马很有一套,见败局已定,并未使用添油战术,果断地弃掉被围在核心的部下,指挥精兵救出处在边缘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部队,虽然大败,兵马损折并不是很多,此后王城出现变故,约途统兵弃城北上。
约途道:“我军北邻安息,西邻罗马,西南邻埃及,东部邻大齐,正是四战之地。大齐不断向四周扩张,早已引起诸国警惕,若是全占我国之境,罗马、安息等国担心大齐继续扩张,必会联合与其抗衡,于大齐帝国十分不利。”
婆湿族自从依附贵霜,便在西部贫瘠的土地上艰难生存,分得五十亩水利便利的肥沃土地,让这些参战的婆湿族人十分兴奋。亲卫接着说道:“如果不要土地,可以折价为金钱。为了表彰您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,英明的陛下在洛阳给您赐了宅地。”
来时为了确保突袭效果,因此不惜马力全速前进,此时面临大齐精兵层层阻截之时,马力已疲,指挥官里德不由后悔不迭。身为朝也最信赖的待卫长,他见惯了宫廷黑暗,隐约猜出这可能是大齐的计策,而野天王子就是大齐人抛出的香饵。
“我久守我国北方,与安息人交锋多年,在安息安插了不少眼线,据可靠消息,安息兵马调动频繁,我想安息王想要落井下石,欲借我国与大齐交战之时,侵夺我国北疆。”
约途将军道:“此事关乎王室家事,非我等外臣所能决断,若是太后下令而为,我等最好还是入宫与太后商议。”
波斯萨珊王城内,约途将军被急召到首相府,急得团团乱转的安不拉那,正大声咀咒着擅自和*图*书出兵的里德。近段时间,大齐兵马全力巩固后方,并未主动挑起大的战事,波斯萨珊借着这段宝贵时间,修筑工事,训练新兵,积蓄粮草,实力正在恢复,里德未经御前会议同意,擅自调兵南下,如今被困在一个名叫节备的小镇上。
苏菲太后虽是女子,魄力不亚于男子,当即定下方略,道:“首相派人秘密与大齐议和,约途将军负责北疆战事,除了王城驻军,其余兵马悉可调动。”
苏菲太后大惊,道:“前番使者去求安息王出兵,安息王虽未同意,但有联手对付大齐之意,怎会突然发兵?”
亲卫的表情黯淡下来,道:“我军与十余万占据地利的敌军正面迎战,虽然最终取得胜利,但是我军战死几乎达到三成,还有数千人重伤,无法继续参战。关羽将军已经传达军令,由于我营的出色表现,我营士兵皆可多分五十亩良田。”
苏菲太后与安不拉那长吁一口气,脸色稍微缓和下来。安不拉那道:“我国派使与大齐议和如何?”
索马胡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发现手脚俱被缚住难以活动,心中不由大惊,难道做了波斯萨珊人的俘虏?抬眼看时,却见熟悉的族人亲卫正在帐内侍候,心情这才安静下来。
好不容易突围而出的求援信使,带来了一个坏消息,里德大人被困,部下兵马非死即降,里德身边只余千余精锐。同时,信使带回了野天王子的首级,这让苏菲太后又惊又喜。
“逆贼野天毫不顾惜王族荣誉hetushu•com,与追随者向杀父夺土的仇人投降,里德将军已经成功袭杀逆贼,信使已经送其首级回来,现在里德将军被围困在节备,希望能够获得我们的救援。”苏菲太后不待不拉那和约途落座,急忙说道。
“敌人已经败退,我军已经占据波斯萨珊南部和东部的大量区域,目前各军并未乘胜追击,分兵全力巩固后方。”亲卫答道。
约途道:“只要安息发兵攻打我国,背后两国必有盟约。我国与大齐议和,已经失了最佳时机。派人议和却又不得不为,一旦安息发兵与我国征战,大齐达到转移注意力的目的,留下国力衰退的波斯萨珊,比邻近实力大增的安息,更符合大齐利益。”
“节备城很小,我想里德大人不会固守,他麾下全部是精锐骑兵,若我判断不错,他定会趁夜间突围。身边待卫皆是精锐之人,又都是忠诚之士,卫护里德大人安全脱险应该不是问题。太后不必焦虑,明日午时以前,里德大人必有消息传回。”
守卫营门的轮值小队长,听到远方如雷鸣般的马蹄声,并未意识到是波斯萨珊人前来,以为友军从附近路过,一边与队友说着笑话,一边观察这支过路骑兵的旗号,以确定是那位将军的部下。可惜这支骑兵并未如寻常汉军一样旌旗林立,但是行速不慢,守军还未做出反应,已能看清骑兵的衣甲。
苏菲太后异道:“这是为何?”
索马胡静思一会,记忆回到昏迷之前,他只身陷入敌阵,问道:“战局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