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78章 罗马大将

拉乔见波弟皆只带一员将领出阵,呼道:“斯马文,随我出阵。”
拉乔见张辽和颜悦色,举止优雅大度,跟方才恶狠狠的样子大不一样,知道性命定是无虞,面子一时也没法子找回来。张辽让亲兵泡茶送上,见罗马士兵还在不远处鼓噪,对通译说道:“你跟罗马人说,不须担心长官安全,在原地等候便是。”
“这是罗马战旗,罗马人参战了?”波弟皆不由大惊失色,急令旗兵打出旗令,鼓号手鼓号传令,命令全军全部撤回军营固守。
不等波弟皆回话,拉乔打马就走,回归本阵而去。波弟皆刚欲回阵,只听东方响起隆隆的马蹄声,三方皆心生诧异,都往东方看去,只见远方出现一支精骑,旗号红底黑字,用汉字写着一个大大的齐字,却是大齐帝国骑兵到达。
拉乔听着张辽部下皆喊“是”,心中稍微舒服些,心中暗暗想道:“下次见面之时,我让部下勇士也抓你一次,让你也尝尝你们的东方习俗。”
拉乔道:“奉尊贵的大罗马帝国皇帝陛下之命,特来调停两国战事。”
两阵相距只有五百步,稍微打马便到中央位置,波弟皆道:“想必您就是拉乔长官,不知大驾来此,有何贵干?”
安息王自从探明大齐帝国实力以后,便知不能与大齐一较长短,神鸟机构安插在安息王身边的探子,将这个消息传给姜述。姜述与一众谋士商议以后,派人伪制古帛遗书,暗使收卖的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安息王族族人,借着维修祭坛名义,在祭坛下方挖出遗书,让安息王族上下确信自己是李耳后人,以此拉近两国关系。然后让安息国内有份量的内线,建言安息王认祖归流,抬升汉教地位,并在国内推行汉学,在文化信仰方面影响安息王族。继而派出汉教大批弟子,在安息境内传教,所传教义并非道教的传统典籍,而是经过姜述改良以后的教义。
拉乔一行刚刚启行,地中海商社就得到消息,急忙上报到洛阳。姜述听说罗马介入此事,知道这是彰示大国影响力的绝佳机会,密令距离安息最近的张辽,以护送使者臧洪为名,率部进入安息境内。又让情报司启用安息王城的细作,火速向安息王通报消息。安息王得到消息大惊,急忙派心腹拉无登迎接张辽,预判罗马人会赴边关调停战事,便让拉无登会合张辽部一路匆匆赶来。
眼看罗马骑兵大惊小怪地冲上前来,张辽让通译喊话道:“两位将军没带通译,我们将军请你家长官谈会话,很快就会送他回去,你等不必担心。”
安德鲁兹交上军令,还未来得及打听汉教诸事,突闻外面响起鼓号声。主将波弟皆率先站起,急行到帐外,攀上瞭望高台往外张望。只见固守半年余的不里大城门大开,城内陆续涌出无数骑兵,各色旗帜遮天蔽日,最大的旗帜不是波斯萨珊国旗,而是一面硕大的红和图书色战旗。
安德鲁兹也爬上瞭望台,确认前方军队确是罗马骑兵时,不由倒吸一口冷气,小声道:“罗马人一旦参战,形势将会大变。”
波弟皆望着诸将,冷声道:“大家各就各位,中军随我出营,阿德鲁兹将军,你随我一同过去看看。”
不等安德鲁兹说话,一匹罗马轻骑急驰而来,马上骑士用标准的拉丁语大声呼道:“罗马东部战区军事长官拉乔,请贵军主将说话。”
张辽做出一个请的动作,不管拉乔是否同意,又对波弟皆道:“将军也请就座。”
张辽行事稳重,本来并无羞辱罗马人之意,但见拉乔眼高于顶,显得傲慢无礼,内心十分恼火,索性将巴乔抓了过来。张辽往年跟随姜述左右,十分了解姜述的性格,本身也是彻头彻尾的大民族主义者,自然不怕与罗马人撕破脸皮,此举虽然显得莽撞,却强力地向世人展示,大齐不惧罗马,不怕与罗马开战。
继而谈起两国停战之事,张辽摇头道:“我们三人皆是武将,是否停战我等皆不能决断。此事除了波斯王与安息王以外,我还要告禀大齐皇帝陛下,征询陛下的意见。”
拉乔见张辽谈笑自如,自己若是不坐,显得更丢面子,也在一张胡凳上坐好,只听张辽说道:“我们大齐人,对外人十分客气,对自家人十分随意,方才所为并非羞辱长官,而是觉得与长官亲近。方才左右提点,说东西方习俗不同,方才若有失和图书礼处,请长官原谅。”
罗马人之所以派人居中调解,是罗马帝国内务大臣拉齐奥费力周旋。当初波斯萨珊两位王子争位,苏菲便派心腹送家书回埃及,向娘家人求援,此时埃及王朝已是日落西山,几乎沦为罗马人的傀儡,军事权力皆掌握在罗马人手中,根本无法给苏菲提供帮助。苏菲之母心忧女儿安危,便给远嫁罗马的小姑,也就是苏菲的嫡亲姑母写了一封家信。苏菲的姑父就是这位出力的内务大臣拉齐奥。
拉乔个子不高,身材瘦弱,身披甲衣,在雄壮的罗马骑兵阵中十分显眼。拉乔望着安息营门大开,按序出营排阵的安息兵马,笑着对在身边陪同的约途将军道:“安息兵马看来战斗力不弱。”
等到临近眼前,这才看清此路兵马皆是精壮汉卒,为首一位大将,正是大齐征北将军张辽。引领张辽一行前来的,除了臧洪,还有安息王近臣拉无登。
不远处的罗马士兵最初还十分紧张,后来见长官与张辽聊得兴高采烈,这才稍微放下心来。后来,张辽让部下用大桶沏好茶,送给罗马士兵品尝,东方茶叶虽然已经打入西方市场,但是只有贵族才能享用,又是极品绿茶,这些罗马士兵算是享了一次口福。
波弟皆与安息王关系极好,又有才能,因此安息王委其统兵重任。波弟皆出身王族,知晓之事远比众将要多,知道张辽此行是来给安息助拳,与诸将恭敬上前迎接张辽一行。
和*图*书拉乔听着半信半疑,还未开口,只听张辽又说道:“其实东西方习俗也有相通之处,拉乔长官在家对父母子女客气,还是对客人客气?我们东方人对待一见如故的客人皆不见外。”又扭头向部下说道:“你们都是东方人,我们东方人是不是如此?”
长官现在对方手中,听通译之言似无恶意,因此罗马人只是鼓噪抗议,并不敢擅动刀兵。如此一来,不仅拉乔脸上无光,罗马人也颜面扫地。
张辽粗略问完情况,见罗马人尚未进城,谓亲卫道:“你去喊话,说我要与罗马使者见面。”
张辽冷冷看着拉乔,突然一挟坐骑,马匹往前急奔,不待拉乔反应过来,早将拉乔生擒过来。拉乔并非纨绔子弟凭借父荫升职,弓马武艺不错,但与张辽这等勇将相比,毫无还手之力。
拉乔方才被搅了心情,有些闷闷不乐,但在众目睽睽之下,若不出阵一见,显得很没气度,见张辽只身来到阵前,也不想坠了面子,策马走到阵中,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,刚要说几句场面话,忽然想起语言不通,双方皆没带通译过来。
亲卫奉命策马奔到罗马军阵面前,喊道:“大齐帝国征北将军张辽,请罗马使者见面。”
跟在身后的猛将割杰冷笑道:“凭这数千罗马人,还吓不退我安息勇士。”
张辽原先跟随姜述左右,听姜述说过西方一些礼节,辩白几句以后,与拉乔聊起西方礼节,张辽从姜述那里知道的多是现http://www.hetushu.com代礼节,与古罗马礼节不同,这让拉乔听后感觉十分新奇,注意力立时转移,方才的愤怒便减了不少,又听张辽说起大齐贵族生活,不由听得更加入迷,开始插话与张辽聊了起来。
约途苦笑一声,没有搭话,转个话题,指着从对方军阵分阵而出的黑脸中年男子,道:“此人就是安息主将波弟皆,是安息王的从弟。”
拉乔道:“我先来见你们双方主将,想请你们两国暂息兵戈。我已通知波斯王十日后到达此地,你可将此事通知贵国陛下。”
波弟皆道:“我身为安息武将,只知奉命行事,长官若要调停战事,可以去见大王,恕我无法决断。”
在众人目瞪口呆中,张辽提着拉乔跃下马背,命人就在军阵前面摆上一张胡椅,三张胡凳,对怒气冲天的拉乔道:“我是武人,性情急燥,拉乔长官见谅。”
罗马帝国疆域极广,国内交通不便,语种繁多,管理十分混乱。若是经过正常渠道,帝国命令传达到东部战区,恐怕要等半年以后。拉齐奥与拉乔皆出身贵族,关系很好,将命令抄了一个副本,派亲信快马送给拉乔。拉乔受人所托,手头也无紧要事务,在两个军团卫护下,奔赴波斯萨珊而来。
其时罗马帝国疆域极大,横跨欧亚非三洲,安息国和波斯争战区域在伊朗高原附近,因此张辽部虽然启行较晚,却与罗马人同天赶到战场。正好在罗马人耀武扬威之后,还未来得及体验优越感时,适时闯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