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81章 征伐中东(二)

向导是情报司下属,曾经跟随商队多次来过此地,答道:“是信奉基督教的牧师,与巫师差不多。此城是基督徒的圣地之一,城主籍守护圣地为名召集当地基督徒,来与我军为敌。”
赵云又问:“信奉基督的信众有多少?”
赵云统领主力终于到达,耶路撒冷城外大齐兵营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。赵云歇息一会,便统领亲兵出城观察城池情况,绕城一周,回营召集诸将会议,布置各军任务。
大齐兵马前锋皆是骑兵,在城外扎营立寨以后,并未急着攻城,每日只是操练,静候骑步兵和辎重营赶来。只要天色晴朗,站在城头上可以清楚看见,各种肤色的健卒,在旗语或鼓号声的指挥下,演练各种战法。步兵搏击,骑兵对决,或是军阵混战,尽情向耶路撒冷人展示着大齐人的武勇,对城上守军而然,这是一种另类的羞辱。
关羽道:“孟起、子龙两路兵马已经夺下耶路撒冷,尽占红海以东之地,现在正在征伐苏伊士地区。昨日罗马东部战区派使者前来,抗议我军侵入其领地,并说红海以东五百里为罗马红海行省所辖。据情报司传来的消息,红海行省属于罗马近期新建,都督至今依在东部战区,罗马据此与我国争论,我意不予理会,先占据再说。但若因此与罗马交战,不知对我国有利还是有弊,因此十分犹豫。”
随着赵云军令下达,大齐神刀手如潮水般上前涌出,但是除了沉重的呼吸和甲衣摩擦的响声,竟然再无杂声,进入城内与敌接战之时,才轰然爆和_图_书出整齐的呼喝声。
通译呼喝完毕,担心城上弓箭伤人,急忙策马回奔,到了一箭地时,见城中并无回音,便又大呼一遍,继而回阵缴令。赵云此时引领众军出营,在祭台前方列阵,见时辰已到,命令旗手挥动将旗,只见台上道士手持木剑,口中喃喃有词,祭台上烟火忽生,烟雾缭绕,城上再看不清道士动作。
城外的大齐兵马,并未以云梯攻城,而是用巨盾手掩护掷弹兵上前,在土质的城墙下迅速挖坑埋上火药,不久之后,只听一声巨响,城墙顿时被轰开一个十余米的缺口,在守军惊魂未定之时,大齐骑兵纷纷涌入城中。
耶路撒冷城,建城时间可以上溯到公元前第一个千年中叶,落成之时罗马人尚在文明孕育的襁褓之中。实际上这座城池,远远不如大齐境内的郡城,但在缺少木石的中东,这座贸易中转站和抵御游牧民族的要塞,是中东地区最著名的大城。
忽然间,数声震天般的巨响传来,即使大齐骑兵早有准备,为马匹耳中塞上棉花,依然有数匹马受惊,军阵混乱些许时间,惊马才被制服。再看对面,城墙下面轰出一道巨大的洞口,透过洞口甚至可以看到城内的民居。而城墙却诡异地并未坍塌,正在赵云诧异之时,只听一声巨响,继而惨号声不断,却是中空的城墙此时承受不住,一下塌了下来,将此段城墙的守军皆埋在废墟之中。
正在说话之时,汉军军营一人突然策马出阵,却是赵云部下一名通译,临近城下大呼:“我大汉道家欲hetushu.com施道家秘法,吸引天雷轰击城池,你等现在出降,尚可保全性命,待打破城池之时,悔之晚矣。”
在城市街道侧壁上,有埃及风格的壁画和浮雕,也有叶形装饰的科林斯式柱头,还有波斯风格的蹲狮立柱,甚至有希腊神像、半人半马怪物、女头狮身有翼怪和狩猎场面,以及展现占据这座城市历代王者文治武功的墙面,在中心一座墙壁上,还镌刻着希伯人各部族的名字。
“神刀队分为三波,次序向前。余军按照预定计划,开始行动!”
夕阳落山之际,城内城外皆是密密麻麻的尸体,趁着夜色降临,仍旧有残兵从藏身之处出来,试图逃出城外,但是街上纷纷亮起防风灯,整个城市如同白昼,这些残兵很快成为大齐兵马的箭耙,被射成一只只刺猬。
城墙坍塌激起的烟雾遮住了赵云的目光,赵云并未着急,下令全军齐步前行,待烟雾随风消散,再看城墙已经开了两百余米的口子,惊魂初定的守军正在气急败坏的上司指挥下,在城内排成人墙,准备阻击汉人的进攻。
大齐军队正在聚集,近日每天都有新的队伍进营,繁密的军旗和连绵的营帐越排越长,让人不由生出无法战胜的绝望。虽然城中有足够的水和粮草,但是这种压抑的气氛,让守军的士气很快低落下来。
城主听说这般诡异之事,急忙来到城头观察,有位曾经到过大齐的希伯里商人道:“这是汉人道士作法的祭台,坛上之人便是传道士。汉教是大齐国教,有些神通,城主还须认真对http://m.hetushu•com待。”
波斯萨珊与安息停战之后,若无引子,不能无故攻打两国,驻于阿州境内的数十万大军倘若只是屯田,显得十分浪费。关羽琢磨半天,与徐晃、周瑜、姜维一起商议,周瑜原任南洋都督,对于开疆拓土十分内行,道:“根据情报司提供的最新地图,我国国境已经接近欧亚非交界之处,如今邻国波斯萨珊、安息刚刚停战,不能轻启战端。西部许多部落虽然依附罗马,但是距离罗马核心区域太远,只是当成附庸,定期收取赋税,这些部落没有自有文化和信仰,趁罗马尚未重视之时,可以将其境并入我国,收其百姓为我用。”
西部元帅府新创,又需协助安置远道而来的建设兵团,身为主将的关羽十分忙碌。所幸徐晃、周瑜、姜维等人皆文武双全,见元帅府事务繁多,将军务交给部将打理,皆到元帅府帮忙,关羽这才稍有空暇,思考应对周围诸国之策。
守军匆匆聚集的军阵,顿时变成一股股血浪,排成人墙的士兵,无论武器还是躯体,都被卷入血雨腥风之中,很快留下狼藉遍地的一堆血肉。
周瑜笑道:“我军不想与罗马交战,罗马同样不想与我朝交战。若是罗马想战,何须派人前来理论?何况红海区域诸族原本多附波斯萨珊,我军战胜波斯萨珊夺得大片国土,接受其附庸部落也在情理之中。我认为只要我军不进入罗马传统领土,罗马不会出兵与我国交战。姜珍来信,说埃及防守空虚,地中海又有良港,我军已占据红海以东地区,再据有埃及之地和图书,与罗马共享地中海,于以后有利无害。”
在赵云部下士兵看来,这些希伯里人或者贝贾人虽然身材长大,显得孔武有力,但无论从士兵个人技艺还是装备,皆不如以往遇到的对手,甚至比三韩士兵还要差劲。尽管如此,兵将们畏于军纪,不敢生起轻敌之心,依照军令指示,一丝不苟地完成任务。
次日清晨,一座五颜六色的祭坛搭建在大汉军营前面广场之上,数千汉卒全副武装排起严密的军阵卫护。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,身着洁净的道袍,引领十余位汉教弟子登坛作法。
很快,神刀手便杀透战阵,体力也将要耗完,此时第二波神刀手顶上前去,冲着人厚处杀去。步卒在盾手的掩护下,开始沿着残破的城墙攀爬,抢夺城墙,弓驽手紧随其后,很快开始发威。
夯土和从埃及境内运来的条石,构筑成为整座城市的城墙,又分为内城和外城。内城是古埃及鼎盛之时所建,平面呈圆形,面积约有一公顷。中央还建有堡城,用土坯筑成,高约七八米。外城墙也用土坯砌筑,每边各有一座城门,有两条大道从四门通至城区中央成直角相交,以此为中心向外扩张分成诸多街坊区市。
入夜之后,一股汉军趁着夜色掩护,潜到耶路撒冷城下,在事先观察好的地方埋设火药。为了掩护这股汉军,孙羌统领一部汉军在不远处敲锣打鼓,惊忧守军。
赵云部下汉人不多,除了将校以外,大部分士兵皆是匈奴以及三韩等地的异族人,这些士兵征服三韩,灭掉高句丽,屠杀丁零,踏平北匈奴,击m•hetushu•com败吐火罗人,又征战波斯萨珊,幸存者皆由奴籍转为民籍,已有数名异族人按照军功升任郎将,数十人升任校尉。
受气不过的勇士们,自发组成一支骑兵队,出城想去教训一下嚣张的大齐人,结果被大齐人放入营中,然后截断退路,利用军阵将他们分割包围,逐一歼灭。城上的守兵只能眼睁睁看着勇士们被围攻至死,然后汉人们用简易抛石机将这些尸体再投掷回城中。
赵云点点头道:“基督徒既然仇视大齐,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。”说完,扭头对传令兵道:“传令下去,所有基督徒杀无赦,并上报朝廷,请朝廷下旨定基督徒为邪教,凡在境内传教者视同谋反。”
向导道:“罗马并不承认基督教,曾经宣布基督教为异教,罗马境内的基督徒多逃到蛮荒之地。本地远离罗马城,国家控制力很弱,因此信众较多,约有数万之众。虽然皆是乌合之众,但是当地民风彪悍,家家皆有兵刃,聚拢起来的数量多了,也是桩麻烦事。”
因为年代久远,这些遗迹大部分已经损毁,大道中心是巨大的广场,晨光中无数飞鸟在广场飞落,啄食市民撒在广场上的鸟食。耶路撒冷城做为商业贸易枢纽,物品十分丰富,希伯里人和贝贾人又有意在此城阻击大齐兵马,因此城中粮草、干肉、器械堆积如山,城主门索夸下海口:此城可以抵挡大齐十万雄师三年。
赵云身为主将,并未上前厮杀,站在城墙上观察整体战局,见有几名身着长袍的牧师正在祈祷,问身边的向导道:“这是些什么人?是西方巫师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