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88章 罗马内战(三)

望着不断涌来的河水,城墙上的西班牙人不由发出怒吼,对西班牙人来讲,塞里木河就是西班牙的母亲河,浇灌着两侧无数良田。
马基罗摇摇头,道:“东方人不会让我们靠近城门,所有重要门户,均是东方人和托马斯的亲信负责防守,兵力很多,我们数十人难有作为。”
突如其来的大水,让居民财产损失惨重,但是更大的威胁还未来到,那就是随之而来的粮荒和疫病。由于河水倒灌,很多水井和水池无法继续使用,城中很快就会缺少饮用水,随着时间的推移,城内发生疫情的可能性很大。
“军长,一大队敌兵正在集结,应该马上就会进攻!”一名斥侯指着城外开始向前移动的罗马人,对艾搏拉大声禀报。
亚赛道:“选择最恰当的时机和位置,趁机夺下城门是个最佳选择。”
马基罗道:“城中戒严时间越来越长,对非西班牙人查得极紧。如此下去,子弟们稍有疏忽,身份就可能暴露,我们需要早有决断。”
城南失去家园的居民,此时大多撤到北城,蓬头垢面蹲在地上,呆滞麻木地看着南部被淹没的房屋。北城数处军管粮店开始发放粮食,人群顿时变得活跃起来,人们排起两列长队,依序领取自家的口粮。
罗马人的后续攻城部队,嚎叫着从空隙间突进,再次架起更多的http://m.hetushu•com云梯,轻步兵、重步兵、附庸兵一同向城头冲击。居高临下的守军在军官呼喝下,冒着箭矢和飞石,将滚石擂木推下城去,辅兵也纷纷上前,用挠竿推倒云梯。
“军长!这些新兵意志还需磨练!”费斯是个性情中人,并未因为艾搏拉升为他的上官而有所抵触,见部下萎缩在城垛后面不敢伸头,感觉有些羞愧,小声在艾搏拉耳边说道。
正在城内营地候命的亚赛,面孔黝黑,个头很大,转头望着不时发出惨呼的交战区域。随着战事的逐渐激烈,亚赛这支亚当人雇佣军将作为预备队,排在新兵后面。
艾搏拉回首一看,见罗马人排成方阵,正踩着鼓点向前移动,排在军阵最前列的并非手持小圆盾的轻步兵,而是浑身着甲的重步兵。守军的弓箭劲射,并未阻住罗马重步兵坚定的步伐,坚固笨重的兵甲挡住了不少弓箭,但不可避免也有不少伤亡。
因为水淹的缘故,亚赛这支雇佣兵,暂时不需上城作战,身为城中优先供给的军人,各种供应暂时没有出现短缺。望着露宿街头的居民,亚赛不由摇头叹息,无论这场战争何方取得胜利,普通百姓承受的苦难最多。
亚塞接到军令,领着一干手下,踩着满地垃圾污物,往北部高处退去。巴塞罗那城北高南低www.hetushu.com,很快南边小半个城市都会浸泡在混黄的河水中,等亚塞一行撤到安全地带,城南的低矮棚屋已经完全没于水中。大批士兵正在军官指挥下,抢救泡在水中的物资,城中乱成一团。城中的百姓撑着木排站在水里,正在打捞一些还能继续使用的物品。
亚赛等人不及来到水井旁,周围突然传来一片喧闹声,只见附近的排污沟,倒涌出大量污水,垃圾随着不断流淌的脏水冲了出来,一股臭味顿时弥漫空中。
如果不是富有经验的姜现有先见之明,在北城择区改建仓库,使大部分粮草物资避过此次水灾,又及时献计献策,处理后患,稳定城中局面,恐怕罗马人早就借着守军士气低迷之时攻进城区。
亚赛道:“内外消息断绝,是件极为糟糕的事,我们很快就会上城防守,城外普通军官皆不知我等身份,攻城时不会手下留情,子弟们为了保命,也会奋勇厮杀,自相残杀在所难免。”
罗马士兵渐行抵近,守军纷纷举起弓箭,居高临下射击。城下的罗马精锐弓手,也在重步军排护下拉箭射击,准确射中露出小半身子的守军,很多西班牙士兵咽喉中箭倒下,守军士气顿时落了下来。
亚赛摇摇头,道:“城内自从重新登记人口,开始肃清奸细,七天前已经无法与城外联络。”
http://m.hetushu.com艾搏拉沉着下令:“敌军进攻马上就到,这些步卒衣甲坚固而笨重,使用挠杆之时,注意把握时间火候,敌军攀到半途之时,此时推倒云梯,可以有效杀伤敌军。另外,多备滚石擂木,注意节省弓箭。我军部下多是新兵,要多鼓励他们,罗马人并非不可战胜,与我们一样都是血肉之躯。”
说到这里,艾搏拉望见罗马人的石炮开始向前推进,急令军官们各就各位,心道:“石炮威力虽然不大,但是场面甚是惊人,对于新兵影响甚大,得设法除了石炮才好。”
令托马斯感到欣慰地是,东方人应付这些灾难很有经验,首先派兵把守可以使用的水井,实行饮用水配给制,并宣布命令,让城中军民饮用烧沸后的水。然后在南城搜寻人和动物的尸体,在北城择地深埋。又将物资分门别类,按照存放期限次序使用,有效降低粮草物资损耗。又用房门等物沿南城基础好的宅墙,搭建通往城墙的快速通道。如此种种措施,加上托马斯频频露面慰问军民,城中人心很快稳定下来。
一位族人突然快步走近,小声说道:“营里水井水位上涨很多。”
正在城头督战的托马斯,支撑到罗马人收兵,刚刚喘了口粗气,忽然看到几条褐色的洪流,沿着罗马人的挖成的沟渠滚滚而来,然后在城墙下泛滥开来m•hetushu.com,激荡出大片土黄色的漩涡。托马斯身体晃了一下,对身侧的姜现凝重地说道:“卑鄙的罗马人挖开了我们的母亲河。”
前锋数千名罗马兵,已经抵达城墙下面,高举盾牌的辅兵抬着数十架云梯搭上城墙,罗马精锐听得号令,开始蜂拥而上。看着气势汹汹的罗马兵,艾搏拉的新部下士气再次下滑,基层军官开始大声维持秩序。
马基罗点头道:“那些东方人熟悉消息传递的手段,通过水沟往外飘瓶,全部被拦截下来。”
城外的石炮此时进入射程,发出一种压抑的吱吱声,无数大石如狂风暴雨一般卷上城头,数处墙垛被连续击中而崩缺。城下密集堆挤的人群中开始燃起火光,继而黑烟冒了起来,城上不少士兵被大石击中,城上城下同时响起凄厉的惨叫声。
罗马人前期大量的土木作业,与现在联系在一起,他们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,改造城外地形,又筑起堤坝,挖掘濠沟,让塞里木的河水倒灌进巴塞罗那城中。
大水同样也妨碍了围城的罗马人,只能派兵攻打地势更加不利的北城或东城,守城军民压力反而大减。罗马人不间断的攻击骚扰,虽然未曾破城,但也足以让守军疲于奔命。
整体攻防以此段城墙最是激烈,艾搏拉接了军令,并未兴高采烈,而是感觉肩头责任重大。与罗马人这番战斗以后,艾搏拉hetushu.com这才明白往昔东方教官严格军纪的重要性,也知道新上城墙的守军与罗马人的区别,并非只是技艺与配合,最重要的是勇往直前的胆气。
面对一半没于水中的马塞罗那城,罗马人反而陷入一种困境,守军因为防御线缩短,能够腾出兵力,或是出城袭营,或是袭击后勤供应,罗马人遭到西班牙人的全力反扑,伤亡顿时加大,不得不收缩攻城规模,分兵稳定后勤补充线,这给了守军重新喘息和整训的时间。
亚塞并没有太多时间同情,接到托马斯召唤,他和副手马基罗即刻前往北城议事所。干燥的街道和整洁的地面,让北城与狼藉的南城形成鲜明对比,陷入战乱又遭水淹,安置在北城的南城居民脸上皆有愁苦之色。
艾搏拉趁敌军尚未正式进攻开始之时,召集十二军将校会议,命令部下仅存的十余名残军担任军法官,凡是有令不行者,杀无赦。
亚赛看近处没有外人,悄声对伙伴道:“罗马人正从南面发起强攻。”
艾搏拉来不及想破解石炮之策,望着城下密集的枪尖,大声下令道:“将剩下的火油,全部浇向敌军密集之处。”随着军令下达,弓手纷纷射击掩护,守军开始向城下倾倒火油,辅兵则点燃火把,纷纷向城下掷去。
亚赛身侧是位瘦弱的小个子,显得十分精干,是亚赛的得力助手马基罗,道:“城外有什么消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