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96章 光明教案

光明教徒数量庞大,大半士兵皆是光明信众,在神鸟机构主导下,这些士兵纷纷倒戈,光明护教军正式成立。八月初七,光明教主教星辛宣布,鉴于王室敌视光明教众,号召光明教众推翻王室,另立新君。
这位士兵让战友准备担架,将血呼呼的数名神职人员抬在担架上,招呼教众簇拥星辛等人径往王宫而去。波斯萨珊人多是光明教信众,闻知此事也认为不公,又见享不利德等人如此惨状,皆跟随在这群人身后,人群越集越多。
大盘的酱炖肉,配上大盆骨头汤,加上掺着豆面的玉米饼子,管饱管够。一向缺衣少食的光明护教军不由狼吞虎咽,不时有光明教神职人员陪同大齐将校前来慰问,这些波斯萨珊士兵大多来自底层,受到如此热情和殷切的关怀,不由感到受宠若惊。
作为影响力很大的光明教,传教事业同样不是一帆风顺,但是自从得到汉教支持以后,各种势力再也不敢轻易招惹,这让星辛等人大感欣慰,却没想到诸多教众见识汉教以后,因为种种原因渐渐流失,最终成为汉教教众。
其实道理十分简单,这些历经战乱的士兵,拥有足够多的战争经验。为了避免大齐正兵遭受损失,这些异族士兵换装之后,最适合冲锋在前成为炮灰。
星辛有了士兵相帮,底气顿时足了起来,道:“大人抓捕、毒打我教长老,难道是私自行事?”
随着这位士兵倒戈,约有三成士兵m.hetushu.com掉转立场,另有三成士兵护在奥邦托木亚身前,另外士兵当场愣住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本来占尽优势的奥邦托木亚,见竟然转变成这种局面,顿时显得面色紧张。他强自镇定下来,道:“主教大人,你确定太后认可此事?”
被晾在光明大殿的奥邦托木亚这时才回过神来,听到街面上越来越大的口号声,知道犯下大错,若被太后知道此事始末,为了平息教众怒火,定会将他当成替罪羊,最终定遭焚身之刑。而临生死关头,奥邦托木亚打量一下忠心的侍卫,道:“这些教职人员已经被汉教收买,为了保卫光明教正统,我们去西方寻找光明教太上长老那不勒丝,来王城挽回这个局面。”
随着人群越聚越多,事件越演越烈,一位士兵维持秩序时不慎伤了一名教众,终于引爆了这个蓄势待发的火药桶,王城局面顿时一片混乱。
苏菲太后听说光明教众示威,知道情况严重,连忙派出数拨人出宫劝说,但在有心人引导下,主要神职人员要求王室交出此事始作俑者奥邦托木亚。此时,准备出逃的奥邦托木亚,早被神鸟机构派出高手清除,尸骨都未留下,王室怎能交出此人?
享不利德的一位年轻弟子,最是崇拜享不利德,见到恩师伤痕累累,不由出言质问道:“该死的叛徒,难道你不是光明教徒吗?谁让你毒打教中长老的?是陛下吗?”
其实那hetushu.com不勒丝早在数年前便已死去,奥邦托木亚担心这些忠心的侍卫叛变,不得不以这个借口忽悠他们保护自己投奔罗马。奥邦托木亚不知道他这次出逃,造成了光明教与王室的严重对立,间接引发了大规模内乱,光明教主教等主要神职人员最后投奔大齐,又在大齐支持下杀回,导致波斯萨珊亡国。
享不利德是光明教资深长老,在教中威信很高,在场神职人员便有不少是他的弟子,见恩师如此惨状,再也不能坐视,不理士兵们闪亮的刀光,冲上前去扶起享不利德,怒视着面无表情的奥邦托木亚。
奥邦托木亚心中一沉,他本以为自己所为是维护光明教正统,不想今日却触了众怒,从主动转换成了绝对被动,一时间惊慌失措,一反往日的冷静沉稳,一时间竟然答不上话来。
奥邦托木亚是南方人,家人在大齐侵占波斯萨珊时死伤过半,因此极端仇视大齐。同时,他也是一名虔诚的光明教信众,昨日在街上听见享不利德传教时提及光明神出自东方,不由怒火冲天,便让左右将享不利德等人抓捕。方才听说太后已经默许此事,内心便有些慌乱,此时部下士兵又有部分倒戈,光明教神职人员又纷纷指责,这才知道惹了大祸。
光明护教军和忠于王室的军队在王城大打出手,仓库、城防、王宫皆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。军神约途将军奉命统领边军进入王城平叛,约途不敢hetushu•com动用光明教众占多的军队,多征调附庸部落和附庸小国的兵马,在王城北部与护教军决战。仓皇成军的光明护教军大败,败军保护星辛等神职人员护着圣火往南败退,同时向大齐西部元帅府求援。
奥邦托木亚道:“光明教教义传承数百年,这些教众却在光天化日之下,传播光明神出自东方的悖论,这不是你们光明教失职吗?”
数名浑身是血、身着光明教袍的人,被士兵拖进来丢在地上。星辛踱到数人面前,仔细辩认,不由诧异地惊呼出声,道:“这不是大齐教区主教享不利德吗?”
奥邦托木亚声色不动,冷冷说道:“将通敌的光明教众拉上来。”
望着享不利德的惨状,又听星辛言语如此坚定,义愤填膺的神职人员纷纷上前,围护在享不利德等人面前,与全幅武装的士兵们对恃。一位信奉光明神的士兵忽然倒戈,招呼道:“我等信奉光明神,此时此刻应当献身护教。”
享不利德常年在东方传教,早被神鸟机构盯上,编造一个个神迹,诱使这位忠心耿耿的护教者转变成为另类的护教者。享不利德虽非主教,却是上代主教指定的传播圣火的传火长老,虽非职务最高者,却是威信最高者之一,在波斯萨珊和大齐拥有众多信众,此次在大齐情报部门操持下,不知不觉成为引爆波斯萨珊内战的导火索。
姜述倡导成立的汉教,比往昔任何一个宗教都要灵活变通,在大齐境内具和*图*书备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,为了方便在西方传道,汉教重新解释翻译各宗教圣典,按照中土哲学进行重新解释,编造出一个个极具东土色彩的宗教神话故事,以便吸纳这些宗教的信众,通过简单而彻底本土化的教义,吸收大量信徒,影响迅速扩大。宗教侵略比起武力侵略更加可怕,做为文化侵略的一种,神鸟机构在大齐对外拓展中陆续立下大功。
神鸟机构从策划此事开始,到引发波斯萨珊内乱,再到收买光明教高级神职人员,在长老会上确定光明教是汉教支派,光明教在信众心目中的崇拜力度大减。汉教又挑选光明教威信较高的神职人员,授于神职,提供优厚的条件,这些神职人员在汉教刻意引诱下,很快倒向汉教,并且拉着大批教众改奉汉教,光明教逐渐被演变成汉教的一个分支。
星辛也坚定地站在享不利德身旁,道:“大人,根据近期出土的神教遗物,享不利德所言并非没有道理,经过我教长老会议通过,我教已将光明神得传东方道教圣人一言加入教义之中。我与享不利德虽有矛盾,但是不能坐视你等将我教长老以这种理由毒打折磨。尊贵的太后前日拜神之时,也知道这一事情,当初并未有任何异议,难道太后出尔反尔不成?”
周瑜奉命担任光明护教军大将军,此次奉命出击的除了光明护教军三万残部,还有周瑜本部兵马十万精兵、李继宗统领的胡山营八万步兵,还有公孙瓒、高览http://m•hetushu•com、庞德三将统领的三万重骑兵。
“果然是陛下,走,我们去王宫请愿去。”方才倒戈的那位士兵适时插上一句,场面顿时失控。
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享不利德仍不屈服,拼尽全身力量,嘶哑着吼道:“按照最近发现的神教遗物,确实可以证明光明神出自东方,是道教鼻祖李耳的三弟子。”
星辛等核心人员得到西部元帅府批准,允许在大齐境内避难,部分教中的年轻人,出于护教需要,跟随星辛等众进入麦加,入驻汉教在庞大道观之内新建的光明大神殿。
稳扎稳打的代价也不小,光是为大军输送粮草物资,就动用了数千辆大车,三万多头骡马,再加上押运的民夫,沿途警戒的护兵,跟进维护的工匠,每天人吃马嚼费用很大。
神职人员闻言顿时骚动起来,星辛冷哼一声,环视室内,人群顿时静了下来。星辛继而上前,道:“光明教自谓无亏于国,大人何出此言?”
光明护教军与一营大齐兵马担任前锋,指挥官是此前一直默默无名的郝昭,这是大齐兵马首次与其他军队混编作战,之前虽然有协同作战的经验,但皆保持独立编制和命令。郝昭对护教军战斗力并不信任,因此并未贪功冒进,而是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。
那些缅怀往日光明教荣耀的顽固分子,大多在波斯萨珊内战中死于战乱,这部分将会可能制造麻烦的神职人员,被神鸟机构派出的高手秘密清除,替罪羊正是有口难辩的波斯萨珊王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