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97章 董睦身世(一)

姜述理解董木的心情,接着说道:“我与你母亲的身份与众不同,为了前朝皇室的脸面,不得不遮掩此事。以前你年纪还小,不便让你知道,如今你国学结业,马上要踏上社会,再隐瞒真相对你很不公平。也许你感觉此事不可思议,却是不容争议的事实,此事除了我们知道,刘可的义祖母也知道此事。”
姜述身为皇帝,董木只是前朝太后的重养孙,尽管姜述于董木有教导之恩,但是突然在此现身,依然让董木既惊又喜。董后慈祥地望着董木给姜述行礼,突然说道:“你给父皇郑重叩首,算是认族归宗。”
董木自小在宫中长大,与刘中、刘可一样,从少年时代便受姜述亲自教导。后来三人搬去南宫,与姜中、姜华等一起玩耍学习,直至国学就读。姜述在董木心目中十分高大,所谓严师出高徒,正是姜述不循情面的教导,才让诸子养成诸多良好习惯,奠定了为人处世的基础。
青年人的目光聚集到了这座红瓦白墙的汉式建筑,道场占地不是很大,按照三进院落设计,海神像立在第一进院落中,其上盖了遮亭,几案上面摆着无数供物,密密麻麻的信众正在此处祭拜,几乎无处插脚。
如此不拘出身的用人制度,吸引了大量形形色色的年轻人,如大量出身寒门的读书人,抱负和志向不小的兵家子弟,不得重视的庶出大族子弟,在内州混得不得意的低层官吏,以及身处内州无仗可打又不甘寂寞的现役官兵。
和_图_书建的南海城,拆毁原来的土城墙重新拓建,四周皆是两丈宽五丈高的石砌城墙,缝隙皆用水泥灰浆抹过。老城区格局变化不大,官府机构皆设在此处,主要以汉人居民为主。新城区以外港的汉教道场为核心,按照蛮坊、归化坊、汉坊分布,主要用以安置蛮夷平民。新区没有修建城墙,按照规划修建十六坊,坊墙围拢新城区一圈。城内新修的大道,均用沥青铺面,分出车马道、行人道。
宗正府安保司神通广大,派出大量人力确保姜述诸子安全,此次在南海停留一日是贾逵临时起意,但是情报系统依然迅速做出反应,冯思是安保司的人,贴身保护董木安全,还有神鸟机构两位高手在暗处保护,就连那名车夫也是神鸟机构的眼线。
董木不由震惊异常,望着姜述和董后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姜述微笑着招呼董木近前,道:“睦儿,我确实是你的亲生父亲,你的亲生母亲就是您的义太祖母。”
董木往昔常以自己没有亲生父母而自艾自怜,如今亲生父母就在眼前,这让董木百感交集,不禁痛哭出声。董后上后搂住董木,落泪道:“我在前朝便是失势的太后,新朝建立以后,与寻常命妇并无区别,若非你父皇庇护,母亲怎会如此安逸?你怎能得到与皇子一样的待遇?如今你长大了,应该明白当年的事实。我与你父皇年纪相差甚大,但并不影响我爱他,这些年你父皇也并未因为我年老色衰而弃我不和_图_书顾。你父皇是个负责任的人,自小对你要求严格,也尽到了严父的责任。我们告诉你这个事实,是因为你已长大成人,能够理解这些年父母的不得已。”
郝昭担任周瑜部将以来,起初并没有进入核心,与其余部将待遇一样,但郝昭并未得过且过,而是殚精竭虑,费心操练军阵,提升部下战斗力。所谓功名马上取,郝昭自小志向远大,潜意识便有冒险精神,并不希望过安逸平淡的生活,曾经断然放弃调往内州任职的机会,跟随周瑜从南州到印州、贵州,再到阿州,此次终于得到独当一面的机会。
“这是父亲担任东莱太守时的样子,十二岁为二千石高官,比我们兄弟要优秀得多。”董木小声说完,在神像前面郑重地拜了下去。
新军军官大多经过国学兵科培训,效忠姜述和大齐帝国,培养军国主义信念,以“大齐至上,拥护领袖”作为日常行事准则,定期接受专业培训,不断增强专业能力。
周瑜领军的新一代军队,组织体制也略有不同,经验丰富的老军、精通军略的国学学生、从各族招募的异族士兵组合成军,彻底实行军功制度。军队传承与前朝全然不同,并非以传统军门世家为核心,家将部曲为外延,世代相袭,而是可进可出,可上可下,用人制度十分灵活。
董木更是目瞪口呆,望着年华已逝的董后和风华正茂的姜述,一时不敢置信。但以姜述的身份,又怎会编造如此谎言骗他?若这一切hetushu.com是真的,这又是何种荒唐的事情?
郝昭当初投军之时,一时冲动随了曹操,在长安之时为曹操建言献策,立下不少功劳。若是他起初跟随姜述,以他的才能,成就不会低于乐进。可惜道路是自己选择的,一时站错队,就会影响一生。曹操三个女儿均嫁给姜述,为了顾全大局,曹操旧部安排得不错,但是姜述部下将领太多,曹操旧部还是受到一定程度的排挤。郝昭归降以后,一直跟随周瑜左右,周瑜受姜述影响很大,轻出身重能力,了解郝昭能力以后,对他一向颇为重用。
车夫是落户南海多年的汉人,脸膛被阳光照射和海风吹拂,呈现健康的深紫颜色,扭头询问两名顾客,道:“两位客官要去那里?”
董木一下子没转过弯来,脑子机械地琢磨“父皇”的含义,但是没有发问,给姜述叩完首,道:“给陛下请安。”
以周瑜为代表的新生代将领,充满了锐意进取的朝气,不管出身是军人、匠人还是商人,只要有能力,都会得到相应的提升机会,并不遵循孙坚等老将重视的论资排辈。
董木得知姜述是自己亲生父亲,是在国学毕业不久。正是开满樱花的季节,董木踏着樱花满地的小径,去给董后请安,到了董后寝宫,室内高坐的除了董后,还有让他异外敬重的姜述。
一辆私家马车上,两名客人饶有兴趣地打量与内州风情相异的街景,年轻人十分沉稳,反而那名年纪大一些的黑脸汉子,不时忍不住发m•hetushu.com出赞叹声。
作为大齐以洛阳为重心的五横五纵国道之一,新道的始发站南海十分热闹。海运繁荣以来,南海城中长年留驻商人上万家,十分繁荣,商船队伍从南海出发,经南州越过贵印两州,抵达阿州及波斯湾,最远可达非州东新港。
董后道:“从今日以后,陛下就是你的父亲。在外人看来,你是陛下义子,其实陛下就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现在正是出海旺季,祭神问卜远航的商人最是崇信这些,又逢海神庙会,因此观内观外人山人海,旗鼓喧然,杂耍百戏,热闹非凡。两人不得不在远处下车步行,挤了一身汗,才到了观内海神像前。
后来朝廷用战俘开凿大庾岭新道,并在两旁植树改善通道环境,此路取代西江—桂江—灵渠—湘江这条道路,成为南北水运交通的主要干道,南下或北上者,大都取路此道。沿北江至韶关,入浈水,越大庾岭道,下章水经赣江入鄱阳湖,进长江经运河而通往中原各地。
交州属于蛮荒之地,境内多大山密林,道路崎岖艰险,因此秦汉两朝,修筑了进入交州的主要通道,经灵渠由桂江入西江一路水道,交州的物产和商人,也是溯西江入桂江,经灵渠入长江的支流湘江,从长江水系转往京师、中原各地。
数千里之外的交州南海港,迎来了一队水军,这是奉命调往西方的北洋舰队贾逵营。靠岸以后,船上兵将得到军令,可以在南海城中游玩一天,兵将们皆换上便衣,纷纷到马车站上车和-图-书,在马夫的吆喝声中,荡悠悠进入了南海新城。
马车转了大半天走完这一圈,才在年轻人恋恋不舍的目光中,驶出内港区,穿过繁忙的商业街区,到了海神观。“这是汉教道场,里面供着海神,本地人称为海神观。”
按照阿州四级兵役体制,正军主力出战在前,兵曹属下和建设兵团跟进警戒后方,派出部分正兵与民兵混合成为护兵,保护粮草物资前进,并在粮道要害之处筑堡守卫。
“先绕新城一边,再去一趟海神观,我想祭拜一下海神。”年轻人开口说道。此人只有十七八岁,长相十分俊秀,皮肤略有些黑,但并不影响他身上的高贵气质。
董木国学结业以后,先是分到水师担任情报官,不久前才转为水军校尉,董木在国学时品学兼优,能够升任这个职务,在众多国学弟子中脱颖而出,多少还是沾着有人撑腰的光,不过董木确实很优秀,并没有人因此而不平。
“海神像怎么如此眼熟,我认出来了,与威海港立的神像十分相似,这是陛下年少时的形象。”年纪稍大些的人说道。
说话者名叫冯思,原是姜述亲卫,现在水师担任部司马,还有一重身份,宗正府安保司暗卫,身负特殊使命,保护特定人的安全。年轻人是他的上司,太史慈麾下水师校尉董木,真名为董睦,是姜述和董后的儿子。此次西方连续发生战事,先是与罗马人在西班牙角力,后因光明教案与波斯萨珊交战,郎将贾逵此次逢命率军赶往阿州支援,董木随军同行。